赌徒

第269章 一把小刀大放血(中)

第二百六十九章 一把小刀大放血(中)

到了晚上十一点,老余实在招架不住了,台面上的钱只剩下五千都不到了,自己胡了最大的一把牌也才一千六百块,而且还是抓冲,连个苍蝇也没拍到,老余借着上厕所的时间,赶紧给老婆邢春花打了个电话,邢春花都已经上床睡觉了,一听老余输了这么多,顿时在家里呆不住了,风风火火的赶到了“文清斋”。

邢春花一进门看到老余的脸都黑了,再看看其他三家的台面上,老顾最多,朱志元和章文差不多都有个一万多,摆在那里也是厚厚的一沓,就老余的台面上,估计还剩个三千多块钱。

“老顾,你可真行,看我们家老余好欺负是吧?”邢春花冲着老顾怒道。

“嘿嘿!也就是稍微的赢了一点点,嫂子,你不至于吧?老余就输了那么点钱,你就跑过来救火来了?你都把分店开出来了,这点钱算什么呀?”老顾笑呵呵的说道。

“哼!知道我们家老余胆小,你们玩的这么大,他能不输吗?”邢春花瞪了老余一眼说道。

“春花,其实也没输那么多,章文今晚上推荐的几场球现在都快赢了……”老余赶紧向老婆汇报好的一面。

“呵呵,老余胆小,要不你来,咱们把尺寸再放大一点!”老顾成心要挑起邢春花的火气。

“你当我怕你啊?老余,你滚开!”邢春花一点就着,冲着老余喝道。顺手拎着老余的脖领子把他给拎到一边去了,随后自己坐了下来。

“好!霸气!怎么样?一千腊子,玩不玩?”老顾唯恐天下不乱的叫道。

“好!苍蝇也涨到一千!”胖子在旁边跟着起哄,老汤在一旁脸都绿了,这帮人简直是疯了。

朱志元是老大,不能示弱,于是转头看向章文,莫心兰在章文的身后更不愿弱了气势:“嗤!谁怕谁!上!”

“看到吗?这还用我表态吗?帮我老婆也飞个苍蝇!”章文拍了拍肩头的小手,一时也被激的兴起,叫嚣道。

“春花!玩的太大了吧?”老余吓了一哆嗦,贴着邢春花的耳边劝道。

“你闭嘴,喏!那我这张卡去提两万块钱出来!”邢春花从身边摸出一张卡来。

“唉!好吧……”老余愁眉苦脸的出去了。

商悦倒是很拎得清,从店里的保险柜里拿了三万块钱交到了莫心兰手里,章文冲她竖了竖大拇指。

“呵呵!有点意思了,看看谁放血最多!”朱志元也俯身从包里又拿出了2万元。

“哈哈!一把小刀放大血,反正肯定不会是我!”老顾得意的叫道。随后更示威似得从包里又拿出了3万块,台面上都放不下了:“佳蓉,过来,在我身后捧着,吓也吓死他们!我胡一把你抽一百!一晚上赚五千不是梦想!”

好嘛!这会老顾身后还有个专门捧钱的!这时的老顾好不得意!好不嚣张!

麻将桌上战火重燃,这回别看叫得响,玩起来都是小心翼翼的,认真地算牌记牌,开玩笑,一把胡下来说不定就是几万块,最少也得三四千!

……

这时候,段克俭也在赌场里杀得兴起,盈利一举突破了8万块,段克俭算着这点钱升级装备还是不够,也就是最多把前几天的星星补回去,要想升到12星,还得再赢8万才勉勉强强。

随着盈利的增加,段克俭的下紸也开始增加,时不时的5千,1万的押上去,但是,结果却是很不理想,不但没有赢,反而输掉了3万多。段克俭有些气急败坏的在闲上押了5万,搓了搓手,开始等着博牌!

买定离手,荷官发牌,段克俭认真地搏出了一个8点,他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会赢利要破十万了!

没想到对方博牌的赌客博出了两个四边,那就是8,9,10三个可能啊!先开出了一个红心9。段克俭心情沉了下去,人家已经肯定不输了。满脸紧张的像等着听宣判一样,等了好一会,对方才博出牌来,又是一个黑桃9.

段克俭惊得一身的汗,这就是死刑,缓期执行啊!段克俭还是很精乖的,马上在庄上又补了5万,果然,接下来的一把庄家出了个9点,直接秒杀了闲。段克俭虽然损失了2500块的抽水钱,但是还是很庆幸的保住了大部分的钱。

段克俭不敢再玩下去了,悻悻的离开了赌场,回到酒店,但是躺在**怎么也睡不着,无聊的看着电视,忽然看到了正在直播的德甲比赛,段克俭心里一动,何不打场球试试运气,反正刚才的5万也是侥幸保住的……

……

这时麻将桌上也是激战正酣,邢春花一女挑三男,杀气腾腾。老余伸着脖子在老婆后面呐喊助威,脸已经不怎么黑了,相反的透着红光!

老顾身后的捧钱的刘佳蓉已经不见了,因为已经没钱可捧了,现在老顾台面上所有的钱加在一起都不到2万了,老顾这会儿也笑不出来了,呼呼地直喘。

章文台面上增加了五千多块钱,但是,莫心兰手里可是也增加了五千多块,莫心兰的苍蝇飞的还真是准,特别是章文每次胡牌,她基本上都能飞到章文的这个风向上,所以莫心兰心里美滋滋的。

“快出牌呀!想什么呢?”老余在老婆身后冲着老顾叫道,那叫一个高兴,两只手还在帮着邢春花肩膀上做着按摩。

“八万!”老顾犹犹豫豫的打出了一张牌。

“胡了,就抓你!给钱,连苍蝇一共3千!”邢春花得意的催促道。

“不玩了,不玩了!什么事嘛!搓个麻将还带中途换人的!”老顾又气又恼的付了钱,把面前的麻将牌一推,没兴趣在玩了。

“喂!老顾,不至于吧?这点钱对你那个棺材铺来说算什么呀?吵着让我来的也是你!涨价的也是你!怎么啦,输不起了?”邢春花可一点也没放过老顾。

“要不就别玩了?都一点钟了!”朱志元这时插话道,他一晚上没什么输赢,也觉得挺郁闷的。

“玩!接着玩!我会输不起?”老顾又开始犯倔了。

这时,商悦凑到章文的耳边小声地说道:“老板,今天一共下紸16场比赛,赢了11场,输了5场,其中有一场是输了一半,现在的胜率正好是70%,今天都是均码下紸2千,盈利应该1万多一点。”

“哦?那好呀!接下来还有几场比赛?”章文听了很高兴,70%的胜率,相当不错了。

“还有一场比赛!但是我觉得不应该再打了。”商悦说道。

“为什么?”章文问道。

“这场比赛的没有什么倾向性,上下盘都可能赢,再说我们的胜率已经超过70%,从概率上来说,这场比赛输的可能性会大些。”商悦很聪明,也很理性。

“章文,今天的球赢了,是不是?还有几场?帮我打场大的!”老顾侧着耳朵听到赢了一万多,心里很想来把大的,把麻将上的损失赢回来。

“下面还有一场比赛,不过我不建议再下紸了。这场比赛看不准。反正今天下紸的人都赢了万把块钱了。”章文对大家说道。

“怕什么?你就说,你看好上盘还是下盘?”老顾还是不肯罢手。

“额!上盘,斯图加特吧!让一球,走水的可能性很大。”章文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就上盘,胖子帮我下紸3万。”老顾冲着胖子叫道。

“你疯了?我不是说了今天均码下紸!”章文吓了一跳,没想到老顾下的是重注。

“你放心,我感觉这场比赛肯定能赢!不就是几万块钱嘛!我还没放在眼里!不会输得把老婆都叫来!”老顾很潇洒的说道,还挑衅的看着老余。

老余老脸一红,有些挂不住了,邢春花不干了:“说什么呢你?你还玩不玩麻将了,要玩就快点!”

“玩,谁笑到最后还不知道呢!”老顾大叫道。

这时,胖子刚要把老顾的下紸报上去,就接到了段克俭的电话:“什么?你也要下紸?你买上盘还是下盘?”

“我不知道,章文怎么说?”段克俭对这些比赛球队没什么概念。

“文哥说他不太看好这场比赛,我们都没下紸。很有可能走水!”胖子把章文的话重复了一遍。

“不太看好?那就是要输喽!那我打下盘,帮我下紸5万。”段克俭这厮的脑子很活络,思维很有跳跃性。

“靠!打下盘?这一会功夫又来一个疯子?”胖子冲着章文叫道。

“你管他们干什么?都是有钱人,让你下紸你就下紸呗!”章文无所谓的说道,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钱。

胖子一听飞快的帮段克俭下紸了2万,还有3万没有报上去,和老顾的3万上盘对冲掉了,管你们谁赢?反正胖子的对冲的3万的抽水钱已经赚到了,好歹也有三千块呢!胖子这会儿飞苍蝇的盈利已经都跑到莫心兰手里去了,有了这三千块抽水钱,麻将上的损失就补回来了!胖子心里的小算盘拨的哗哗的。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