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76章 人生只有一次(上)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人生只有一次(上)

章文心里排列着最有可能把自己的信息泄露出去的人,胖子和老顾是首选,特别是胖子,喜欢吹牛,说话也不留心眼,认识的人也多,但是胖子认识的人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很复杂的人,都是些小的赌客,若果是胖子这里传出去的信息,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老顾也是一样,他的关系都集中在镇上,在外面的关系并不多。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的这张赔率表已经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但是,知道这张赔率表的也只有时静和商悦,当然还有纪清和莫心兰也看到过。她们接触的人中好像并没有什么睹球的人。应该这种可能性不大,但是,也提醒了章文,这张赔率表,随着胜率的提高,很有必要加强保密措施了。

难道是朱文宇?这家伙最近一下子跟着章文连打十六场,赢利了一百多万,他并不是在胖子这里下紸的,而且他认识的人复杂。

章文想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来,查了查对方的来电号码,却是本地的手机号。他还是决定给钱一打个电话,调查这种事,钱一才是行家。

“钱一,我刚才收到一个电话……”章文接通了钱一的手机。先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说了一遍,最后才问:“你看这件事会不会用什么麻烦?”

“你先把对方的手机啊号码告诉我,如果明天他再来电话,你最好提出见面谈,还有,能录音的话最好。不管对方开出的条件再怎么好,也不要答应,拒绝掉,看看对方是否有什么后续的手段。另外,这件事再不要对其他任何人讲!”这回钱一倒是没有嬉皮笑脸的,很难得的正经,这道让章文越发的有些担心了。

“你是说对方真的可能是搏彩公司?”章文问道。

“有可能,你最近有没有通过你的推荐盈利很多的客户或者是朋友?”钱一已改以往的态度,问的很仔细。

“盈利比较多的就是朱文宇了,上次他跟着我的推荐投注了16场,每场下紸20万,赢利了一百多万,而且他不是在胖子这里投紸的,你最好查查他是在哪下的注。其他好像再没有了,哦!对了,还有就是胡家老大的那次一场球下紸了170万,也赢了。”章文把能想到的都告诉了钱一。

“你把推荐给朱文宇的16场球的详细资料发给我。胡家兄弟嘛,我这另外派人查查。”钱一也对这件事很重视。

“咳咳!钱一,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说的是我。”章文很耻的强调了一下。

“嗤!我还以为你是关心我呢?放心吧,你认识的人我基本上都知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人物,也没有什么仇家,应该只是真的想要些推荐。”钱一电话里气乐了,安慰着说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章文听了钱一的分析,心里放心了许多。要说最近结怨的也就是熊大伟了,但是熊大伟就算有心报复也不会采取这种方式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睹球,也不认为他能想出这种方式来。

章文挂了电话,本来想让商悦马上把她的笔记本里的赔率表给删除了,转念一想,如果钱一查不出什么结果,那商悦这里就很可疑了,现在让她删了,会不会打草惊蛇?所以章文现在是没有开口,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商悦,只是接下来一直在观察这商悦的一举一动,看了一下午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商悦和刘佳蓉都表现得很正常,工作的积极性也很高,倒是章文老是盯着商悦看,惹得商悦很不满的瞪了他几眼,虽然不是美女,但是也害怕色狼啊!

……

澳门赌场,九哥的会所,范志成刚刚挂断了钱一的电话,然后对九哥汇报:“师父,那个电话查过了,是借用别人的身份开通的,再查下去也没什么结果。”

“嗯,你这里查的结果怎么样?”九哥闭着眼淡然的问道。

“朱文宇没什么问题,他上次下紸是直接通过我下紸的,而且,这个人做事很谨慎。胡家兄弟?应该也不会,他们最近正忙于在赌佰家乐,上次的几十万已经输光了,回去后听说又把父母的那套房抵押了出去,厂房设备也转租了出去,又拼凑了一百多万,最近一直在澳门搏杀,没时间搞这些事情。”范志成调查的动作比钱一还。

“那你看会是谁呢?”九哥点了点头。

“如果是内地的一些地下团伙,那倒是不足为虑。但是,我怀疑是严老大的人。”范志成有些迟疑的说道。

“哦?有什么根据吗?”九哥一瞬间睁开眼,精光四射。

“上次胡家老大搏命下了1场紸,结果赢了。那场比赛就是章文推荐的,事后严老大很有结交章文的意思,只是章文没有搭理他。”范志成回道。

“严老大不知道章文和我的关系吗?”九哥问道。

“我只说是您的朋友,严老大就再没多问。”

“这就难怪了,不过如果真是严老大,这么做好像有些过了!”九哥这时反而笑了起来。

“他在赌场的规模法再扩大了,也许想从睹球上面多拉拢一些大客户!”范志成分析着说道。

“会不会是严老大那面出了什么问题!不管是不是他,先盯住他。还有留意最近在他的赌场里输的最多的赌客。你再把你二师兄,四师兄和六师弟叫回来。记住,要做的隐蔽。”九哥再次闭上了眼。

“是,师父!”范志成点头答应道,心里却是极度的震惊,很久没有这么大的阵势了。

……

第二天,章文果然又接到了电话:“章先生,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们可是很有诚意的。”

“我觉得你们给出的价确实很高,也很有诱惑,但是我希望能见个面详谈,否则,就这么合作,我连合作的对象是谁都不知道,这可就让人很不放心了。”章文这时倒是很冷静。

“这个就没必要了吧?你只要提供你的账号,我们保证准时付款,其实很简单的,大家各取所需。等以后合作久了,我们会见面的。”对方很果断的拒绝了。

“不行,这样的合作我实在是不敢接受,王先生,我看要不就算了吧。我只想太太平平过日子,这种不明不白的事,我不愿意参与。”章文也马上做出了回应。

“呵呵!我理解,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还是很客气的说道。

“不用考虑了,我说了我只想过个太太平平的日子,何况,我的推荐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准,这个钱不赚也罢!”章文这回索性态度坚决地说道。

“好吧,那我也就不勉强了,如果你想合作了,就打我这个电话。”对方说完挂断了电话。

章文马上打电话给钱一:“钱一,怎么样?查出点眉目了吗?刚才那个人又来电话了!我已经录音了。”

“这个电话号码是用假的身份证开通的,其他的还没查出什么,不过你放心,对你应该没有什么恶意,那把录音的文件发给我。再有电话马上通知我。”钱一语气听起来很自信,章文很怀疑这家伙已经查到了什么,只是不告诉自己。

“钱一,你可别大意啊!人生只有一次,我只活了一半啊!”章文提醒钱一道。

“哈哈哈哈,这会儿想起做哥哥的好了?放心吧,我还真舍不得你这么早就故去!”钱一电话里大笑道。

“嘿嘿!我故去了,你不是就没地方伸贼手了吗?”章文也笑道。

“靠!那是上帝之手!”

“这上帝也长得太寒酸了点!”

“……”

……

这会儿,胡家兄弟在严老大的场子里还在玩佰家乐,只是好像运气已经不在了,自从上次割伤了胖子以后,胖子就再也不让他们来洗码了,再说,胖子最近为了盒饭店的是也确实没来澳门。这哥俩奈之下只好还是到严老大的场子里玩,其实他们心里很怕严老大,而且,他们一直认为在胖子那里玩佰家乐一直是运气很好的,所以兄弟俩厚着脸皮一直想到胖子这来玩,但是胖子可是被吓怕了,现在脖子上还有一条疤痕呢。玩个佰家乐差点把命搭上,这谁还敢带他们玩,再说,胖子也知道这兄弟俩没钱了,已经是困兽犹斗了,再想咸鱼翻身,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胡家兄弟俩已经是输的红了眼,这次带来的一百二十万又没剩下多少了,这可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俩人所住的房子已经卖了,这次连父母的那套也抵押出去了,厂房也转租出去了。现在两家的人已经都搬到老婆娘家的农村里的老房子里去住了。

现在赌场里根本不给这兄弟俩赊账,要拿筹码先交钱,所以现在台面上的几十万已经是最后的本钱了,除此之外,兜里就剩下两张回程的机票了。

兄弟俩好好吃了顿饭,喝了瓶酒,还叫了两个洋妞,彻底的放松一下,但是再拿起筹码准备去赌场的时候,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恐惧,心里有种预感,这次再进赌场手里的这几十万也保不住了,难道还敢再博一次命,还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吗?

人生只有一次!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