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77章 人生只有一次(中)

第二百七十七章 人生只有一次(中)

只剩下30万了,才一个多小时,胡家兄弟又输掉了十几万,这时,兄弟俩咬着牙把30万全部推到了庄上,胡家老大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拼命的抠着牌,他兄弟站在他身后紧张的握着拳头在使劲。

九点!两张比纯金打造的还要重的纸牌摊在了面前,耳边响起荷官平静的声音:“九点,庄赢!”30万筹码带回来了28.5万的现金码。兄弟俩紧紧的握了握手,随即就向世人展示了内地拆迁户的魄力,没知识不要紧,咱有的是勇气!58.5万全部又一次押在了庄上,而这时兄弟俩旁边的座位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别的赌客就算是坐着也离开他们远远地,这俩人身上的煞气太重,一直是一种搏命的玩法,既然是搏命,那就是博一次还行,一直在五五开的几率下搏命,那就是在找死了。看到这兄弟俩这疯狂的举动,本来想跟着下紸的赌客也不敢下紸了。

“庄六点,闲三点,庄赢!”

结果就是这样的戏剧性,两个疯子又赢了,就像是在捡钱一样,一下子就进来了84万。这让旁边的赌客很是懊恼,此时看向兄弟俩的都是崇拜叹服羡慕的眼光,也让胡家兄弟的**再一次迸发----100万继续押在了庄上,围在一边的赌客们也纷纷跟着下紸,等待着见证奇迹的发生。

胡家老大信心满满的博出了8点,果然现在的手气很是火热,但是……

“庄八点,闲九点,闲赢!”荷官的声音见惯不惯的依旧的平静。

套用睹球里的一句经典之言----大热必死!在一片哀叹声中,庄上的所有的筹码都被荷官收走了,奇迹终于没有延续下去,可叹胡家兄弟之前还在盘算着如果这次连出六个庄,就可以一举翻身了!

胡家兄弟好像做了个短暂的春梦,很是兴奋了一会儿,可惜转眼就梦醒了,现实是手里只剩下了14万筹码,围观的人群也骂骂咧咧的一哄而散,总算是认清楚了,这俩人不是赌神,也不神奇,就是两个疯子……

看来运气还是没有转好,不,应该说是上天给了他们一次机会,一次扳平的机会,只是这样的机会并不是他们想要的,现在的状况是他们必须赢大钱,才能摆脱现在的困境,胡家兄弟又押了2万,又输了。两人站起来离开了,再赌下去,剩下了12万肯定也是有去无回……

……

范志成没多久就得到了消息,他派出去的人正在向他汇报:“那胡家兄弟俩还剩了10万块就走了,而且,很奇怪,这兄弟俩一点也看不出着急上火的样子,还请了几个打码仔一起吃了顿饭,神色轻松,好像根本不在意这点钱的样子!”

“哦?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事出反常必有蹊跷,范志成马上打电话给钱一,让他查查最近胡家兄弟是否有别的资金来源。随后,范志成很好奇,这兄弟俩还有什么伎俩,该怎么收拾剩下的烂摊子。

严老大也得到了消息:“输光了?嗤,那就让他们滚蛋,记住,这俩兄弟要筹码,得先拿钱来,哼!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严老大其实是懒得管这两个小角色,现在他正烦心的是手里的一个优质客户现在潜逃了,那可是一家银行的副行长啊,每次来输赢都是上千万的,现在当地的公安局已经开始通缉了,据说是卷走了2个亿,这位副行长还欠着2千万的赌债呢,而且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好多的钱都是打到严老大在内地开设的一家公司的,现在他的公司也被查了。更让严老大郁闷的是,怎么也想不到,这堂堂的副行长,说不干就不干了,那可是金饭碗啊!自己这2千多万找谁要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现在的人都胆子贼大,才吃了十年的安稳饭,就已经看不懂这外面的世界了,严老大感觉最近的杀兴渐起,但是,找不到人也是干着急,人家这些潜逃的,早就计划好了,临走能捞一票是一票,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哪个国家在晒日光浴呢……

……

章文这两天心里总是不踏实,所以上午去父母那里看了看,吃了顿午饭,下午又去纪清那里看了看,虽然前天刚来过,纪清还是很开心的和章文腻在一起一个下午,然后,章文开车去了欣儿的学校,难得的接女儿放学,这才发现,学校门口的私家车都排了好几百米了,原来以为自己做的还可以的,现在才知道他这个父亲当得太不咋样了!看看人家的家长,有的都是全家老少一起来接孩子的,孩子一出校门,爷爷捧着汉堡,奶奶塞过来酸奶,妈妈帮着背书包,爸爸赶紧的把车开过来,配合得井井有条!章文都看傻了,这是王子,格格们刚从翰林院里出来啊!

“爸!你怎么来了?”欣儿先看到了章文,欣喜地叫道。

“我来接格格回家!你们学校放学的时候天天都这阵势啊?”章文笑道。

“那当然,你没看到,春游的时候,还有好多家长开车一路跟着呢!”欣儿很不屑的说道。

“那你怎么从来不要我来接你?我的车现在不算很差吧?”章文问道。

“我才不要呢!这些同学连最起码的穿衣洗澡都不会了,都那么大的人了,洗个澡还要他妈帮他洗,也不嫌丢人,还在班里炫耀呢!”欣儿撇了撇嘴说道。

“嗯!不错,我的女儿就是强!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章文很满意女儿的表现。

“那当然!靠父母算什么本事?我以后要自己买车,那才是真本事!”欣儿很自信的说道,她现在是有自信的本钱,年终算算,属于她的分红恐怕真的能买辆车了。没想到,自己前几年的不得志道让女儿变得很独立很自信,这多少有些意外的感动!

“好!有志气,顺便问一声,买车的钱谁出?”章文打趣的问。

“嘻嘻!一人一半!”欣儿笑嘻嘻的一点也不吃亏。

“成交!”

和陈怡芳还打了个招呼,章文和欣儿回到了纪清的房子,这会父女俩一起上手,很快一顿晚饭就搞定了,章文发现女儿的手艺已经有超越自己的趋势,这让他很有些紧迫感,那可是在女儿面前炫耀的本钱,怎么不知不觉中就被赶超了?不要紧,自己还有个当厨子的老婆,那手艺欣儿再想超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嘿嘿,章文自我安慰道!

其实本来也知道那个电话没什么危险了,但是关心则乱,章文并不后悔今天这么折腾了一圈,现在想想家人的平安和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呵呵,看来真的老了,想法已经和原来很不一样了!

等到欣儿做完功课,章文还特意陪着女儿看了一部电影----《飓风营救》很不错的一部片子,到最后在主人公经过九死一生救出自己的女儿时,在女儿很绝望后获救的惊喜痛哭中,主人公也就是影片里的父亲只是淡然地说了句:“我说过我会来的!”

没想到一句很平常的台词让章文居然感动的热泪盈眶,这才是伟大的父爱,一直默默地等待,随时可以为了女儿付出一切,太感人了!

“这个父亲真是伟大!”章文在影片结束后还在感叹。

“嗯,我的父亲也很好哦!而且,我可比电影里的女儿要好得多!”欣儿把头靠在章文的肩膀上很满足地说道。

“咳咳!其实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好,也不怎么称职!”章文有些脸红的说道。

“嘻嘻,可是我的老爸是世界上最独特的,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爱你,爸爸!”欣儿伸着头在章文的脸上使劲的亲了一下!

“et!”章文感动的都快哭了,还捧出了仅会的一句英文。这女儿太让人感动了,真没白养,今天这一圈跑的太值了!人生只有一次,这感人的画面能经历几回啊!章文感觉自己以后真应该多回来陪陪女儿,多去看看父母!和这些亲情比起来钱算个什么呀!

……

可是对胡家兄弟来说,钱就是要命的枷锁,现在兄弟俩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了,没有人再肯借钱给他们,讨债的倒是不少,银行也多次打电话要他们还贷,这会儿没有钱真是寸步难行啊!兄弟俩一反常态,和所有的债主都打了招呼,承诺了还款的时间,还在打码仔推荐的搏彩网站上花了2万块钱成了白金会员,接下来跟着专家的推荐,连打了2场球,居然都赢了。

兄弟俩在镇上重新活跃起来,到处放风,他们借到钱了,有人要投资和他们一起办厂,当地的几个打码仔也有些疑惑了,这兄弟俩是不是真的有钱了?要不怎么每天请客吃饭,晚上搓着上万输赢的麻将!

“人家去年赢了一年多呢,怎么也还有点家底吧?”

“就是,别看现在的房子卖了,人家市区里还有一套房子呢!”

“据说,他们一年赢了一千多万,有相当的一部分是买了黄金,现在舍不得出售,要不然随便拿点出来就是好几百万!”

兄弟俩的做法已经开始见效了,而且最近的睹球战绩确实不错,手里又有了几十万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啊,他们要的是一个一掷千金的机会!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