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78章 人生只有一次(下)

又到了周末,店里的销售达到了最高峰的阶段,每天晚上都要加班到很晚,有了朱文宇的一千个礼包的销量保证,这次的礼包促销很有可能比中秋节销量翻倍了,当然工作量也大幅增加,连莫心兰也抽出时间来店里帮忙,这星期的比赛章文也就没有召集人过来下紸,反正胖子,老顾等人也忙得不亦乐乎。£頂£diǎn£小£说,◆.@.●o当然最主要的是再不能把自己的胜率摆在众人面前了,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的。

周六周日连着两天章文下紸了20场比赛,这次的胜率就只有68%了,也算是很高了,但是赢利就差很多了,因为打中的这些比赛,水位普遍都偏低,其中有一场比赛的水位只有0.7,同样是2千块钱的均码投紸,20场比赛的赢利才四千多一diǎn,不过,能保持在这么高的胜率,还是让章文很满意的。

等到了周一,没想到钱一居然来了,车里还有两个精壮的手下,钱一这回一身很精干的穿着,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疲惫,看样子这家伙最近够忙的。

在章文的办公室里,钱一也不像以往那样的嬉皮笑脸,到显得很严肃:“最近不要向任何人推荐比赛,如果有不认识的人要推荐或者是有重金下紸的,马上告诉我。”

“嗯!知道了,上次的电话你查到了什么?”章文问道。

“这是最近两星期的白金会员推荐,你看看!”钱一拿出了一份打印件。

“……还不错嘛,前一周居然10场能中8场,昨天,前天好像就差了些了13场中了7场。你给我看这个干什么?”章文看了以后问道。

“这是严老大前一阶段搞得会员俱乐部,下紸的金额非常可观,上次打电话找你的人就是严老大的手下,不过他们大概感觉到了我在查这件事,现在那个手机已经停机了。现在推荐比赛的两个人,一个是马来西亚的,一个是香港的。”钱一说道。

“搞这个俱乐部是不是很赚钱,要不然直接把客户的投注报给赌场不就行了?”

“如果推荐准的话,能招揽大量的客户,还有巨额的对冲的投紸量,再加上会员的每个月的会费,是很赚钱。”钱一diǎndiǎn头。

“恐怕也有很大的风险吧?高收益必然伴随着高风险!”章文笑道。

“嗯,严老大太急了,也把事情想的太简单,这种俱乐部需要很多的公司来消化大金额的支票,汇款等,而且对客户的底细要了解得非常清楚才行,严老大这些方面都没做好,所以最近出了很大的纰漏。”钱一赞许的看了章文一眼。

“那他们还会来找我吗?”章文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事。

“不会了,以后也……应该不会了,再说既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钱一说话间稍微的顿了顿。

钱一又特意的给胖子也打了电话,警告,提醒了一番,现在是很微妙的时期,绝不能让章文和胖子这两个小角色给惹出大麻烦来,所以今天钱一特意的过来一趟。

章文虽然知道的内幕不多,但是已经足够他放心了,只要对方不在暗处,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忽然间觉得轻松了很多,看样子,以后自己的推荐更要小心,低调才行!

……

“师父!严老大最近的情况很不好,不但跑了两个欠债的,而且他在内地的那家公司的资金也被冻结了,他的钱太集中了。严老大今天已经赶回内地去了。”范志成在像九哥汇报。

“呵呵!老严还是耐不住性子,急功近利!他还是干独脚大盗最合适。跑了的两个盯住了没有?输了钱就想跑,那怎么行?我们得帮他找回来啊!呵呵呵呵……”九哥很满意现在的局面。

“一个现在泰国,一个还在国内藏着。”

“嗯,泰国的那个控制住,国内的只要盯住就行了!还有,老严不在,他的场子也帮着盯着diǎn,别让其他的人插进来!”

“是,师父!我已经安排好了……”

……

胡家兄弟这一个星期算是缓了口气,几场球赌下来,赢多输少,手里有了几十万,另外前一段时间抵押给人家的两套房子也售出了,比抵押时的价格高些,所以又拿回了三十几万,这简直是有diǎn意外的惊喜感觉!

只是兄弟俩虽然造势有钱了,但是时间太短了,还是没有人相信他们,特别是那几个打码仔,还是坚持要他们先付钱再下紸,这让他们很不满意,但是,手里意外的多出了些钱再加上上星期的赢利,倒是让事态朝着有利的一面在发展。

“小金,今晚上我们还是下紸两场,就是会员推荐的那两场。帮我们报上去!”胡家老大现在说话有些底气了。

“行!不过,还是要先拿钱才下紸!”小金是胡家兄弟所在的镇上的打码仔,也是严老大的场子里混的。

“原来不都是先下紸后付钱的吗?我们每场下紸40万,你一下子把80万都拿去,我们也不放心啊!”胡家兄弟也不乐意了。

“不行啊!现在严老大就在市里,我们也不敢坏了规矩啊!”小金为难地说道。

“那这样,今晚上一块吃饭,我们把钱带在身边,输了你拿走,这总行了吧?”胡家兄弟也没办法,谁叫前一段时间输的那么惨,人家是信不过他们了。

“那可以!你们说吧,到哪吃饭,我来请!”小金觉得这样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了。

“到我们厂子里来吧,比赛都是半夜,那家饭店还开门啊!”胡家兄弟的场子要到月底才交给别人,现在还算是他们兄弟俩的。

“也行!那我晚上过来!”

……

严老大现在很想杀人,这几天跑下来,一个钱都没收回来,他先找到了潜逃的副行长的家里,副行长也是胡家兄弟他们镇上的,所以也姓胡。严老大连家门都没进去,那套房子已经被封了,再赶到胡行长市区的房子那里,房子是还在,但是两个月前就卖掉了,现在是其他的住户在住着,再找到胡行长的情人那里,也是一样,房子早就卖了,连那情妇也和胡行长一起失踪了。好嘛,胡行长连老婆都不要了,这很大程度上迷惑了办案人员,为潜逃争取了时间。严老大真是有火没地方发,这些贪官污吏的算计可比他强多了,让他手里提着刀都没处砍!

再返回来处理公司被冻结的资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这方面他没有什么强硬的关系,要不然也不会资金被冻结前一diǎn消息也没有,想想真是揪心,好几千万呢!严老大这会儿正郁闷的喝着酒,手下的几个人在一旁谁也不敢说话,知道老板现在正在气头上,腰上还别着一把刀呢!

……

胡家兄弟这会儿也想杀人,刚才的两场比赛都输了,简直无法想象,这都是白金会员独享的推荐啊!还不如自己瞎蒙来的准呢!

“胡哥!那钱我就拿走了……”小金也觉得不对劲,想赶紧拿钱走人。

“等等!我们还要再打一场!”胡家老大看到小金伸手想拿密码箱,顿时急了,忍不住吼道。

“那,那你们得先把钱给我!”小金看着兄弟俩有些瘆的慌。

“放心,钱肯定少不了你的,下一场比赛我们下紸二百万。”胡家兄弟又开始搏命了。

“你们有那么多钱吗?没钱我不会帮你们……”

小金只说到了一半,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不敢说下去了。看着胡家兄弟青筋暴起,满脸的凶相,这是要玩命啊!

“你别胡来,我最多帮你下紸80万,把你刚才输的赢回来。”小金只好退而求其次。

“200万,一样在搏命了,80万和200万有什么区别!”胡家老大恶狠狠地说道。

“那要是输了,不用你们动手,严老板就得杀了我!再说200万那么大的数目,报上去,肯定要查的。”小金也急了。

“那是你的事情,别以为就严老板会杀人,我们兄弟俩像当初也是开养鸡场的,褪毛放血,开膛破腹,咱也是熟手!”胡家老大把刀朝下压了压。

小金是搞定了,可是下紸上盘还是下盘呢?

“胖哥,我是胡安工啊!你能不能请上次的文哥帮着推荐一下1:30的拜仁慕尼黑对多特蒙德的比赛,打上盘还是下盘,只要能对,我们愿意孝敬文哥5万块!”胡家老大现在不相信会员的推荐了。

“哼!不好意思,我脖子上的疤还没长好呢!”胖子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

“嘿嘿!上次的事是兄弟冲动了些,这次不会了,我们借到钱了,真的!要不你把文哥的电话给我,我们问问他,赢了钱照样给你打一万过去!”胡家老大心里着急,嘴里还要客气着。

“没用,这两天文哥也输了好几场,正走背字呢!”胖子也不是吃素的,马上就给唐塞过去了。

挂断电话,钱一马上收到了消息,能以出售给5万推荐费,这次的下紸肯定小不了,钱一一蹦老高的叫道:“快!快!上车,到胡家邨去,就胡家兄弟的厂子里,他们没别的地方可去!”

过了一刻钟。

严老大手下受到了小金报上来的下紸:“200万?谁下的注,你收到钱了吗?”

“怎么回事?”严老大问道。

“小金报上来两个下紸,总共200万,其中一百万是胡家兄弟的,胡家兄弟刚输了80万。”

“哦?又是这兄弟俩!他们有钱了?问问小金钱收到了吗?”严老大有些意外,这胡家兄弟还真是执着,这会了,还能弄到钱。

“小金说收到了,前一阵听说胡家兄弟又借到了一笔钱。”手下人吞吞吐吐地说道。

“有钱就让他们下紸呗!比赛快开始了吧,把电脑打开!”严老大没太当回事。也打开电脑看看直播。

比赛上半场结束,拜仁主场0:0

严老大皱着眉头问道:“刚才小金下紸的是上盘还是下盘?”

“上盘,拜仁慕尼黑。还是根据咱们的会员推荐下的注。”手下连忙回道。

“嗯?你再问问,钱已经拿到手了吗?”严老大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几场比赛,自己的会员推荐的准确率也太差了,这不是得罪这些会员嘛!

“老板,电话没人接!”手下的人连忙汇报说道。

“刚才下紸的是谁?”严老大急忙问。

“是胡家兄弟和赵老板!”

“快!给赵老板打电话,问问是不是他下的注?”严老大感觉事情不妙,这胡家兄弟可是有搏命前科的,不会这次又开始故伎重演了吧?

“……老板……赵老板没有下过注,看来是胡家兄弟搞的鬼!”手下的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嘿嘿!妈的,老子最近和姓胡的犯冲啊!跑了一个,有蹦出来俩!上车,快!我非宰了这两个王八蛋不可!”严老大暴怒道。

……

胡家兄弟和小金看着电脑里的比分,都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拜仁慕尼黑0:1主场输了,胡家兄弟感觉背后冒凉气,这下子祸可闯大了,胡安工又把刀架到了小金脖子上,声嘶力竭的吼道:“我还要打一场,五百万!快,快!”

“没用了,现在已经没有比赛了,要下紸也是明天晚上了,我今天不把钱交上去,明天根本不会让我下紸的。”小金有气无力的说道,这200万胡家兄弟付不出,就得他自己垫出来,这和要自己的命也差不多了。

“我不管!都是你们的会员推荐,还狗屁的白金会员专享,我不管,要不然这几场比赛算你们的,要不然再让我打五百万!惹火了我,我到公安局去举报你们。”胡家兄弟涨红了脸吼道。

“是吗?你还能走出这个门吗?”忽然传来一句阴阴地声音。

从黑暗中走出了严老大和他的一帮手下,手里都拿着一尺半的砍刀,胡家兄弟惊呆了,连忙拿刀架住小金,慌乱的叫道:“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胡家兄弟,上次你们搏命是运气好,老子放了你们一马,你们真不该又一次来惹我,当我真不敢杀人吗?痛快diǎn,200万拿出来!要不然就把两条狗命留下来!杀鸡你们行,杀人你们可就差得远了!”严老大可没有上次的好心情了。

“别过来!我警告你们别过来啊!严老板,这次是你们的推荐错了,不能全怪我们!”胡家老大底气不足的说道。

“少废话,到底有钱没有?”

“没……没有,但是……”

胡家老大的话还没说完,胡家老二的胸口上已经被严老大飞来的一把砍刀扎了进去,胡安农惨叫一声,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两条腿还在不停的抽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