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79章 小九九

第二百七十九章 小九九

胡家老大看到这一幕顿时又惊又怕,严老大的这一刀彻底的打消了他心里的侥幸心理,原来真的敢杀人的!他手里的菜刀不由自主的掉在了地上,扑过去抱着胡安农:“老二,老二!……”

“哥!救我……我不想死……”胡安农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无力地喃喃道:“报应……报应……”

“老二,呜呜呜呜……”胡安工哭叫着,眼看着胡安农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胡家老大正抱着胡安农哭着,忽然,胡安农胸口的刀被拔了出来,严老大已经站在了他的跟前,胡安工这时才想起自己的处境,他惊慌失措的放下兄弟,跪在严老大面前连连磕头:“严老板,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求求你!求求你……”

严老大这时心里畅快了许多,慢慢的用刀在胡安工的脸上蹭了蹭,把刀上的血抹在了他的脸上,胡安工惊恐的抬起头看着严老大。

“嘿嘿!说实话,我也不愿意见血!来,拿着……”严老大很嗜血的笑着,把刀地道了胡安工的面前,胡安工颤抖着双手捧着这把刚刚从他兄弟胸口拔出来的刀,心里稍微感觉安全了些。严老大用一只手摸着他的头顶,慢慢的转到了他的身后,猛地用另一只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胡安工大惊之下,拼命的用两只手想掰开勒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长大了嘴巴,僵持了没几秒钟,胡安工的脖子内部发出了一声闷响,脑袋转了180度……

“我说过我不愿意见血……”严老大慢慢地放下胡家老大,很轻松的拍了拍手。然后对几个吓傻了的手下说道:“把人装上车,把这里弄干净!”

过了五分钟,车子离开了胡家兄弟的厂子,临走还把大门给锁好,因为厂子已经转租出去了,厂子里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所以连晚上值班的人也没有,没人知道这里面已经出了人命了。

等到严老大的车子开走了,钱一小心翼翼的从厂子围墙旁边钻了出来,走了很远也上车走了。

“呵呵!匹夫之勇,终究成不了大事!”九哥接到了钱一的电话很满意地笑道,事情正在朝着他预想的在发展。

“师父!接下来我们怎么做?”范志成问道。

“此时不可走露消息,你现在多留意严老大手下的那些人,我们也该帮严老大一把了!你二师兄会盯着他的。那个逃到泰国的副行长怎么样了?”九哥点点头问道。

“我通过那面的人正让他一点点往外吐呢!”范志成笑道。

“嗯,是得让他吐干净,我不讨厌贪官污吏,但是拿着钱往国外跑,我就不那么高兴了!何况临走前还坑了严老大一把,这就很不应该了嘛!”九哥怎么看也不像不高兴的样子。

“明白!”

……

第二天,店里面更忙了,今天正好纪红进货,冷库那里卸了货之后,剩下来的都送到了实体店来,莫心兰,纪红这会儿都在实体店里忙着分拣,称重,装袋,封口……连纪清也跟着过来帮忙了,店里面顿时叽叽喳喳的都是女人的欢声笑语,纪清现在已经明显的胖了,每天按照医嘱进食蔬菜,水果等,反正只要是有益于胎儿生长发育的,她都认真地执行。

莫心兰和纪红还是互不相让,所以现在店里面就出现了很意想不到的一幕,纪红和商悦待在一起,纪清和莫心兰俩人待在了一起,而且还低声细语的有说有笑,有点太和谐了,这让章文很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虽然算算自己最近好像没干什么出格的事,但是还是心理不那么自然。想过去帮忙吧,还被一群女人给赶了回来,只好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抓耳挠腮的,还好,没多久胖子和老顾都来了,进门一看这阵势,也都吓了一跳,俩人很知趣的都挤进了章文的办公室里。

“你这可够热闹的啊?”老顾这回只好自己动手沏茶了。

“是啊!二零一二年就要到了。世界末日啊!”章文感叹的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现在已经是世界末日了?”胖子惊讶的问道。

“你说的一点也不错,当这些女人联合起来的时候,那比世界末日还要恐怖!”章文点头说。

“你不会又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吧?”胖子贼兮兮的问道。

“我就是想不起还有什么事情没交代清楚,我才发愁啊!”章文很痛苦的说道。

“别发愁了,元旦和我去澳门吧!我这攒了一大帮的客户呢,怎么着也得赚个十万八万的回来,昨天晚上,胡家老大给我打电话,让我给推荐一场比赛,你猜猜给我多少推荐费?”胖子很有些得意地说道。

“多少?就你那看盘的水平,五百顶破天了!”章文很不屑的看了看胖子。

“嘿嘿!5万!我连想都没想就回绝了,丫的这兄弟俩的钱谁敢要啊?不过我把这个是告诉了范志成,真是意想不到啊,范志成今天就把我的洗码卡的额度提高了,哈哈,这会去澳门可是要好好的赚一票了!”胖子忍不住兴奋地说道。

“五万的推荐费?这得下多大的紸啊?他们要打哪场比赛?”章文惊讶的问道。

“拜仁慕尼黑对多特蒙德,拜仁主场让一球,还是低水。没想到拜仁还输了,昨晚上输钱的人多了去了!”胖子叫道。

“哦!……”章文心里直觉这次胡家兄弟的麻烦大了,这场比赛大多数的人都会下紸拜仁,让一球,那就是至少赢一球啊,对这些平时不怎么玩球的人来说,习惯性的都会下紸强队,更何况还是主场。要是他们输了,那可真的要剁手了!章文不知道这俩兄弟已经连命都搭上了。

“管他呢!这次元旦我也去澳门,前一阵子输了不少钱,这一阵子又为了把那个外地人的棺材店搞死,可把我累坏了,总算是今天开始收拾东西滚蛋了!”老顾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哪有点累的样子!

“你他妈的就是个流氓!”胖子撇了撇嘴说,这老货做的太狠了。

“不对,你在流氓前面还应该加上地痞两个字,在这镇上你开别的店我不管,你来香烛店,那我就对你不客气,和我抢死人,脑子有问题吧!”老顾恶狠狠地说道。

“文哥,要不咱俩也开个棺材店?就开在老顾的对面。看看他是不是也来砸玻璃,泼狗屎?”胖子坏笑的问。

“嗯,我没意见,我也想看看从老顾着能不能抢个把死人!”章文很配合的说道。

“你敢?我说兄弟们,咱们之间要团结,不带拆台的。做人要厚道!”老顾语重心长的说道。

三人嘻嘻哈哈的说了会儿话,看到店里实在是忙,又有客户上门,胖子和老顾也起身告辞了,临走老顾还恋恋不舍得看了看刘佳蓉……

章文等俩人走了,静下心来想着这几天的事情,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而且胡家兄弟一出手就是五万的推荐费,这很不正常啊!看来以后真的是不能瞎推荐,更不能显摆,怎么现在玩的尺寸越来越大了,总觉得心里怕怕的。章文抬头看看忙碌的一帮子女人,还是自己的后院最温馨!这么一想,章文就决定元旦不去澳门了,其实现在澳门赌场对章文的吸引力已经没有多大了,要不是能赚点洗码的钱,可以说一点吸引力也没有了。

元旦还是好好的陪陪家人,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吧,再抽出时间去看看时静,还有吴玫,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地聚一聚了,感觉有些疏远了,再有就是看看今天纪清和莫心兰相处的这么和谐,元旦会不会待在一起三人行啊!章文心里打着小九九。

……

严老大这时也回到了澳门,他把小金也带到了澳门,昨天夜里找了个地方掩埋了胡家兄弟,估计要等到案发还得有段时间,他要在这几天里把手上的产业处理掉,尽快躲到国外去,他知道只要事情一暴露,马上就会查到他的头上,这次的事做的有点太草率了,但是也没办法,主要是前一段时间的坏账太多,再加上在内地的公司资金被冻结,本来就已经很被动了,走就走了吧,说心里话,严老大还是觉得在外面闯荡更痛快,在这里待着太费神,事事都要考虑的很多,这让他很不适应。

至于自己手下的人和几间场子,严老大也只能找九哥来商量了,到底和九哥有着十几年的交情,总不能便宜了其他的人吧,再说,过几天偷渡也还要靠九哥的人帮忙呢。严老大为了安全起见,不打算乘飞机离开……

至于九哥,则是很热心诚恳的全力以赴的帮着严老大处理走后的遗留问题,当然严老大也知道九哥不会白帮他的,自己这十年打拼下来的场子算是彻底的易主了,不过这会儿,严老大倒觉得反而没有了牵挂,反正手里有钱,以后天高路远更自在了,也许他天生就是属于亡命江湖的人……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