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80章 半边天(上)

离元旦没有几天了,这几天的销售量达到了最高峰,很多的都是所谓的科研部门,年底突击花钱,发/票的内容名目繁多,这些单位的工资收入不高,但是福利却是很舍得花心思,也是,每天坐在办公室里没事干,就想着怎么增加点补贴,置办点年货,应该说章文很欢迎这些人,但是心里却又是很厌恶这些人,一种很矛盾的心理。这一点上店里的这群女人们倒是心态很好,只要赚到钱就行了呗!商悦更是花样百出,针对这些人又想贪小便宜又没有胆子的心理,小赠品,小礼物,购物卡等等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对商悦来说这种生意只要进得门来,就别想再跑掉。

连纪红也不得不承认商悦在做零售和推销上的能力,远远地超过了她,纪红一直以来是靠打通关系,靠请吃送礼,签下合同,一劳永逸。想这种现场推销,随机应变,那就没法和商悦比了。这也是纪红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商悦会留在章文这里打工的原因。

虽然非常的忙碌,但是现在店里的气氛可以说是非常的火热,纪清今天又来了,她也感觉得在这里的氛围非常的和谐,心情很放松,特别是和莫心兰通过昨天的接触交谈,感觉很投机,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当然很多的共同语言是针对章文的,所以纪清开开心心的又来了,反正现在身子还不重,做点事没什么不适。

章文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店里都是女同胞,使得老顾,胖子都不敢来了,这还不算,茶叶店里本来应有的清净优雅荡然无存,整个店里都是欢声浅笑,地上铺满了各种包装袋,还有包装好的礼包,倒像是个批发站,连章文的办公桌上也堆满了大包小包的茶叶,地上一箱一箱的香烟,名酒,就给章文留了个看电脑的位置,连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踮着脚尖见缝插针的才能落脚。至于原来的给他沏茶倒水的老板的待遇,对不起,自己来吧,没人伺候。而且还要负责接听电话。

“我说各位娘娘,端茶送水的也就算了,我自己来,能不能别让我接电话了,我对业务又不熟。我这皇阿玛也当的太憋屈了!”章文忍不住发话了。

“喂!你有没有搞错,我们是在帮你赚钱!还皇阿玛呢!还不是你那个精怪女儿想当格格,才给你封的,还真当自己是皇上了?”纪红马上不客气的回敬了章文。

“就算我这皇阿玛是自封的,可是这些娘娘可也是你们自封的,好歹我这个老板可是货真价实的,让我在这接电话,这也太失身份了,哎!实在忙不过来,要不然把网店那里的几个员工也都叫过来?”章文很不满的叫道。

“你想干嘛?”莫心兰很警惕的问道,网店里的员工可都是女的,这下所有的人都盯着章文。

“我……我没想干嘛!你们别真么看着我啊!我不就想看看三国统一了以后的全体员工嘛!”章文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还带着丝丝的杀气。于是很没底气的说道。

“少臭美!谁说三国统一了,来这帮忙是给商悦面子,你以为是来帮你的啊?”纪红还是咄咄逼人的呵斥道。

“就是,当你的曹阿瞒去吧!什么事都不干,还想着一统江山?”莫心兰也跟着说道。

“江山美人都想要吧?”纪红不客气地说道。

“闭嘴!莫心兰,纪清你们俩要站稳立场,不许跟着瞎起哄!”章文恼羞成怒,冲着莫心兰和纪清喝令道。纪清和莫心兰对望了望,还真不敢响了。

“看你们俩那没出息样,活该受欺负!”纪红对莫心兰和纪清的表现很是不屑。

“要你管!我乐意!”莫心兰顿时对纪红怒道。

“我……我也是……”纪清也站在了莫心兰一面。

“好了,不要吵了……”

“我就是看不惯……”

“……”

这店里没法呆了,刚才还是和风细雨的,转眼就是唇枪舌剑,章文赶忙收拾东西逃了出去,太恐怖了,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还好,章文知道这是女人们独特的锻炼方式,乐在其中,用不了多久,就又细语莺歌了,倒也不用担心。

可是这烧香的把和尚给挤出来了,章文一时没了方向,到哪去呢?章文转头看到老白正在收拾摊子,有了主意,于是走到老白的跟前。

“老白,怎么才收摊,都快十点了!”章文问道,平时这会儿老白应该早就收摊了。

“今天早上去换了瓶液化气,出来晚了!”老白点头陪着笑。

“现在生意怎么样啊?”

“现在上午下午都在做,一天差不多能卖四百块吧!”老白脸上带着兴奋说道。

“靠!那一个月不得赚个六七千的?”章文很惊讶,没想到小小的早点摊也是很有赚头的。

“没有那么多,酸奶豆浆这些利润没有那么高,现在一个月五千应该是有的。”老白略带着得意说道。

“呵呵,那也不错啊?不过别太拼命了,最好把烟戒了!”章文看着老白收拾东西还叼着烟。

“唉!我一个人也就剩下这点爱好了,看样子是戒不掉了!”老白叹口气说道。

“哦!行啊,你忙吧!我这会儿要到吴玫姐那里去一趟,你有没有什么面粉,油之类的要帮你带回来?”章文刚才就是看到了老白才想起来应该到吴玫那里去一趟,顺便把把礼包送过去,她那里的代售的礼包已经卖完了。

“不用了,我那还有不少,暂时不用进货,对了!你等等……”老白说完飞快的跑到不远处的银行的MT机提了五千块钱出来,又从兜里掏出了贰佰元,交给章文:“这两千二百元是还给她的面粉和油钱,这三千块你交给她,我儿子马上就放假了,让她给儿子买点穿的用的!”老白说着神色有些黯然。

“嗯,好的,你也别难过,总归是你的儿子,再怎么样你现在也是自食其力,比原来好多了,没理由再难过的!”章文借过钱,安慰着老白。

“嗯,我知道,就是……唉!不说了,你去吧,我也该回去了!”老白点头说道。

章文也不再说什么,话题有些沉重了,很不舒服,径自上了车走了……

到了“又一邨”饭店,章文直接找到了财务室里,吴玫正在做账,看到章文来了,很有些意外。

“姐!我把礼包送来了,你点一下。”章文冲吴玫笑道。

“嗯!那你在这坐一会,我去登记一下。”吴玫点点头说道。

章文一个人待在财务室,既熟悉又有些感到陌生,推开里间的门,这是原来吴玫住的小屋,里面的摆设依然没变,闻着熟悉的香味,章文看得有些呆了……

“偶尔晚上太忙,我还会住在这!”身后传来吴玫的低低的声音。

“哦,我说怎么还有原来的香味呢!”章文转过身笑道。

“礼包清点过了,上次销售的明细和钱款我会发给商悦,你还有事吗?”吴玫轻声问道。

“啊?这是在赶我走啊?”章文长大了嘴巴看着吴玫。

“哼!恐怕是有人在等着你回去呢!我哪敢留你啊!”吴玫幽幽的说道。

“这叫什么话?你是我姐啊!再怎么样也不该赶我走啊?”章文叫道。

“少来!恐怕又做了什么坏事被干出来了吧?”吴玫才不吃章文这一套呢。

“坏事没干就被赶出来了,你说我冤不冤?来,抱抱,安慰一下!”章文很委屈的说道,很夸张的张开了双臂。

“滚!少到我这来求安慰!”吴玫怪怨道,拿这厮真是没办法。

“真的要赶我走?”章文歪头看着吴玫问道。

“嗯!”

“真的!”章文再问。

“唉!你真是个冤家!把门关上吧!”吴玫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说道。

“就是嘛!这还差不多!”章文顺势就把吴玫抱住了,久违了的绵软香甜……

“要死啊!门还没关上呢!”吴玫恼怒的小声叫道。

“没事!很纯洁的那种拥抱,大爱无所畏惧!”章文厚皮老脸的说道。

“你,纯洁你个头,……”吴玫涨红了脸,这厮的一只手都伸到胸口这来了。使劲的踩了他一脚。

“嘿嘿!习惯动作……”章文放开了手,吴玫赶忙把门关上。

“啊!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没想到关上了门,章文倒越发的胆大妄为,把吴玫抱了起来,朝里间的卧室走去。

“有没有搞错?这可是我的权利,虽然有些时候没使用过了,但是可没说我放弃了!”章文理直气壮的说道。

一会功夫,两人又摆成了熟悉的姿势,章文很享受的躺在吴玫的腿上,一脸的心满意足:“这才对嘛!谁敢剥夺我的权利,我跟他急!”

“还好意思说呢!说吧,今天怎么会想起来看我了?”吴玫坐直了些,让这种暧昧的姿势更舒服些。

“我真的就是想来看看你!顺便把礼包送过来。”

“我看是把礼包送过来,顺便来看看我吧?”

“不对!这顺序不能颠倒!你别误导我!”章文严肃地说道。

“噗!就你会哄人!真的没别的事了?”吴玫忍不住笑了。

“没了!要说有就是老白托我带了点钱给你!我以为这不算个事!”章文忽然想起老白的托付。

“哦!是那些面粉和精制油的钱吧?”吴玫有些不以为然。

“嗯,另外还有三千块,让你给儿子买点穿的用的。”章文把老白的话原封不动的转交给吴玫。

“哼,难得他还想着儿子,我真不知道儿子放假回来我怎么跟他说!”吴玫轻声哼道。

“老白现在一个月能有五六千块钱的收入,相当不错了!这是好事啊!”

“你们男人为什么什么事都喜欢用钱来衡量?你知不知道,有原则,有责任心,守信用,敢担当这都比钱要重要得多,做好这些,赚钱只是时间问题!”吴玫教训着说道。

“你说的这些我好像都有,难怪我现在赚钱了,姐,你真是太正确了!”章文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你最不是东西!”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