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82章 半边天(下)

第二百八十二章 半边天(下)

老白推开茶叶店的门,看到里面一棒子女人,不禁有些发愣,随即才冲着众人点头哈腰的打招呼:“商经理,我来买点茶叶!”

“白老师,进来坐,别客气啊!”商悦她们几个最近可是没少吃煎饼果子,和老白已经很熟了,连纪红都吃过两次了,大概也就纪清没有吃过,她现在对外面的食品是严格控制的,但她也是见过老白的。

“我想买点茶叶,实惠点的,多少钱一斤,再给我拿一条红双喜香烟。”老白很拘束的坐了下来。

“嘻嘻,白老师,你别那么客气呀,香烟我要收钱的,茶叶,我们老板说了要送你的,你开这个早点摊他没帮上什么忙,早就说了用茶叶补上,何况今天老板娘都在,说什么也不能让你破费呀!”商悦说的很有艺术性,一个“都”字很有深意。

首先莫心兰就心情大悦,站起来拿了好大的一包性价比最高的一百五十元一斤的茶叶,正准备塞给老白,纪清轻轻的拉了一下她:“再拿包那个!”

纪清用手一指就是一千块钱一斤的茶叶,进价都要七百呢,商悦心里有些肉痛,就称呼了一声老板娘,这俩人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商悦真担心那个抠门老板回来会不会暴跳如雷,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没事多了一句嘴,出去一千多块钱!纪红在一旁也瞪大了眼睛看着纪清,这傻妮子又犯病了!

老白高高兴兴的付了香烟钱,拿着茶叶香烟走了。

“你们俩知不知道刚才送出去了多少钱?”纪红忍不住问道。

“嗤!有什么呀?大不了这钱我来出!谁叫我们俩高兴呢!”莫心兰这会儿心里美着呢!

“两个白痴!”纪红愤愤的骂道。

“哼!两个幸福的白痴总比一个聪明的没人敢要的要好!”莫心兰反唇相讥。

“你说什么?”纪红大怒。

“哎!你们说,白老师现在这么努力,吴玫姐会不会重新接纳他?”商悦眼看着又要吵起来了,连忙转移了话题。

“我看不会,吴玫姐现在又有钱又有气质,怎么会再和她复婚,再说本来就是白老师先对不起吴玫姐的!”纪红首先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也觉得不会!白老师又不像文哥那样有本事!”纪清也不看好老白,不过更多的是在炫耀自己的老公。

“就是!你看他都像个老头子了,一点也不配吴玫姐!”莫心兰也点头说。

没想到这点上,几个女人的观点出奇的一致!

……

“你起来,便宜还没占够啊?人家腿都麻了。”吴玫推开了章文,嗔怒着说道。

“嘿嘿!我怎么一点也没觉得?”

章文坐起身,把老白托他带来的钱掏出来,交给了吴玫。

吴玫拿着钱到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笔钱,她现在不缺钱,但是这好歹也是老白的一点爱子之心啊!再想想老白的所作所为,吴玫又有些伤感。

“你想什么呢?嫌少啊?”章文看到吴玫犹豫不决的样子有些纳闷。

“他现在过得好不好?”吴玫低头问道。

“不是告诉你了吗?一个月能赚五六千,就是辛苦点,上下午都做,过得也挺省的,自己给自己养老应该没问题。干嘛?你不会想破镜重圆吧?”章文惊问。

“没有,我就是担心儿子放假回来接受不了,如果儿子真的想我们复合,我……我……”吴玫心里很乱了。

“什么?三千块钱就把老婆买回去了?这也太便宜了,我出五千!”章文大怒,没想到送点钱来,把自己的这个姐给送出去了。

“滚!你当拍卖呢?”吴玫恼怒的叱道。

“本来嘛!这也太便宜他了!”章文嘟囔着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吴玫看了看章文问道。

“我不知道!”章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帮你说吧,你怕我要是复婚了,你就没了占便宜的机会了,最好我们就保持这样。是吗?”吴玫坐到章文的身边轻声说道。

“也不全是!他现在根本配不上你!”章文被说穿了心事,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那你说我和你会怎么样?这个问题相信你也很纠结吧?”吴玫这会儿看章文想再看一个孩子。

“我有什么好纠结的?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又不怕!”章文嘴里强撑着。

“你想不想我们之间突破最后一层?真的我们俩再进一步,你认为会怎么发展下去?”吴玫接着问道。

“还是和原来一样呗!”章文闷声说道。

“不一样!其实你也知道,所以你一直不敢越过这一步。一旦过了界,你我的心态都会发生变化,短暂的满足之后,你我要面对纪清,莫心兰,你还要担负起更多的责任,承受更大的压力,我们从光明正大变成了偷偷摸摸的,到时候只会相互埋怨相互指责,渐行渐远,姐弟情分也就不存在了,这也不是你想要的吧?其实我也想过,要是我没有儿子,那我也许会再进一步……”吴玫索性一次把话都说开了,这让章文很不适应。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章文不耐烦的叫道。

“我是说,其实大多数的时间我还是把你当做我的弟弟,我更珍惜这份姐弟感情,也不想失去!懂了吗?”吴玫把话都说清楚了,倒是觉得轻松了,就等着章文的反应。

“嗯!我也是,但是,但是……”章文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我就吃亏点,让你沾点便宜,满意了?”吴玫用手指点了点章文的头。

“哼!本来就是我的,那,老白的事怎么办?”章文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知道吴玫说的是对的。

“再说吧!等儿子放假回来,看看儿子的态度,希望儿子能理性地看问题,我是在想象不出怎么再和老白生活在一起,感觉完全是两类人了!”吴玫想了想摇摇头说道。

“就是!我告诉你,老白那玩意这一年多都折腾坏了!不中用了,你千万别走回头路哦!”章文现在的样子就是个彻彻底底的无耻小人。

“滚!你天到晚想什么呢!”吴玫顿时涨红了脸怒斥道。

“真的!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章文急忙辩解道。

“去死!你现在可以走了!”

又一次被赶了出来,章文又没地方可去了,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翻开手机看看黄历----宜:出行,祭祀,纳财。忌:嫁娶,动土,掘井。

怪不得,原来今天适宜出行啊!那忌动土,掘井。是不是说晚上不适宜做运动了?郁闷!

……

章文没精打采的回到了店里,没想到朱文宇在店里,他带了个客户来,这家伙倒是挺上心啊。再看着卖茶叶的主,价格不还,回扣不要,还自己动手把里包装上车,最后陪着笑写好支票请商悦笑纳。朱文宇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挥挥手把这客户打发走了,牛啊!这生意做得多霸气啊!章文顿时心情大好,眉开眼笑,这黄历上说的真准啊,宜:……纳财……

“章文,我可是超额完成指标了哦!”朱文宇很得意的卖弄着。

“嗯!表现不错!怎么样,元旦你也去澳门?”章文相当的满意,问道。

“不去!最近忙着呢,元旦还有几个大领导要拜访。”朱文宇现在还在为扶正做着最后的冲刺。

“这俩月折腾出去不少钱了吧?”章文小声问道。

“草!可不是,连输带送的好几十万呢,你当扶正那么容易吗?那两个付所也在拼命活动呢。”朱文宇很无奈的说道。

“少来,你要是没把握会让朱老大提前把厂房扩建了?嗤,这会儿出去几十万,朱老大那里还不是帮你几百万的赚回来?”章文知道朱文宇是很有脑子的,天生就是个混官场的料。

“我有八成的把握,但是任命一天不下来就心里不踏实。过几天我可能还要下几场紸,你到时候给我看看。”朱文宇搂着章文悄声说道。

“别,我现在没那么准,这玩意还是靠运气的,要不然我还开个什么点啊?”章文连忙推辞,他是被上次的那个电话吓怕了。

“尽量吧!输赢都不怪你,输了最多我自己垫上。”朱文宇有些期待地说道。

“……那你到时候要下紸的时候直接打我电话,而且不要和任何人说是我推荐的。”章文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要帮朱文宇,这家伙的实力那要比老顾这种地头蛇大多了,而且感觉朱文宇这人是很聪明的,很多事操作的非常得体,比较让人放心。

“哦!明白了,到时候我打你电话!”朱文宇有点反应过来了,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再回到店里,这回商悦走过来帮他沏茶了,这让章文很是感动,总算是又找到做老板的感觉了。

“老板,今天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商悦怯生生的问道。

“嗯?当然先听好消息!”章文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劲。

“好消息是今天早上的煎饼果子老白免费赠送,而且明天也免费。”

“额!好消息倒是好消息,但是这玩意也架不住天天吃呀!那坏消息呢?”章文觉得这好消息的含金量不高。

“坏消息是,今天老白来买茶叶,纪清和莫经理送给他了两包茶叶!”商悦小声的汇报说。

“这算什么坏消息,两包茶叶嘛,多吃几个煎饼果子就吃回来了。两包茶叶多少钱,别给人家20块钱一斤的,那太寒酸了,做人要厚道!”章文不以为意的问道。

“一千三百块。老板,是不是太厚道了?”商悦傻傻的问道。

“噗!什么?你有没有脑子?一千三,这得吃好几百个煎饼果子才吃的回来。”章文立马把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这什么黄历啊,这叫宜纳财?

“是……是莫经理和纪清要送的。”商悦悄悄地把纪清和莫心兰出卖了。

“纪清,莫心兰你们两个败家娘们,我吃个煎饼果子还在为加不加火腿肠考虑半天呢,你们俩倒好,一出手就是一千三!明天你们俩都别来了,再来非把家底都赔光了!”章文一蹦老高的叫道。

“瞎叫唤什么?我妹妹还不是为你涨面子?别不识好歹!”纪红抢先维护着自己的妹妹。

“就是,你有没有良心啊?”莫心兰也愤愤的说道。

“我……我明天还来,要不……你别来了……”纪清也鼓足勇气说道。

“什么?反了,反了!你们是在作死啊!不作死就不会死,知道不?”章文面对众女指手画脚的叫道。

“对!不作死就不会死!我正式通知你,今晚上我那不欢迎你!”莫心兰态度更强硬。

“我……也是!我那里也不欢迎你……”纪清也附和着,这才几天,已经联手了。

“哼!稀罕吗?我在这店里就有地方睡!”章文哼道。

“老板,你那间健身房被我放茶叶了,实在是放不下了!”商悦及时的提醒说。

“啊?你怎么不早说?”章文抬头看看纪红。

“我那套房子你想都别想!”纪红马上扔过来一句。

得!这回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可怜的是连住的地方都没了,无家可归了,这黄历上说的真准啊----宜:……出行……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