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87章 给我一个支点

第二百八十七章 给我一个支点

清晨的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了进来,章文悄悄地把双手抽了回来,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直的身体,这一觉睡得好辛苦啊!

就是这轻微的动作,纪清和莫心兰就都惊醒了,虽然拉着窗帘,但是卧室里还是亮了许多,显得昏黄而暧昧,并且充满了两个女人特有的体香,经过一晚上的适应,两人也没有刚开始的慌乱和羞涩,甚至还时不时透过章文还悄悄地偷瞄对方一眼。

章文索性坐起身靠在床头,连带着纪清和莫心兰也跟着坐起来,身上裹着被子,靠在章文的肩上,虽然受了一晚上的罪,还什么也没干成,此时章文左拥右抱倒是很满足,只是下面的小老弟一直也没得到满足,所以还在发威……

“麻烦你们能不能闭上眼,我要去上厕所!”章文很诚恳地说道。

“干嘛?你干坏事的时候眼睛睁的比谁都大!”莫心兰哼道。

“嗤!我是怕吓到你们!你当我是不好意思啊?老子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章文一掀被子,跳下床,走进卫生间。心里还在暗自恼怒,低头瞅了瞅----这该死的晨勃!

果然,纪清和莫心兰看到顶起的好大一个帐篷,颇为威武雄壮,登时脸红心跳,不约而同的都缩回了被窝里,俩人还挤到了一块,把被子紧紧的裹在身上,不大算再让章文钻进来了。

“可能……真的……把他憋坏了!”纪清听到卫生间里放水的声音一直持续着,小声地说道。

“嘻嘻,就是!这还算是轻的,恐怕这几天都憋坏了!”莫心兰也娇笑的说道。

两人倒在被窝里说起悄悄话来了,章文从卫生间出来,再想钻到被窝里已经彻底没了可能,两人把被子裹得紧紧地,一点缝隙都没留下,章文在一边连哄带吓的没取得一点效果,只好恼怒的隔着被子在两人的屁股上一人拍了一巴掌,然后穿戴好,洗漱一番,出门去买早点了。

到了楼下深深地透了口气,天气还是很凉的,阳光也有些刺眼,但是章文心里却是暖洋洋的,生活真是美好啊,那首歌叫什么来着----为心爱的人做份早餐!嘿嘿,咱是喂心爱的人买份早餐!哦,不买两份!想到这,章文忍不住咧开嘴傻笑了。脚步轻快,精神抖擞……

买了豆浆,粢饭和小笼包,章文盘坐在卧室的地板上,等着两个娘娘起床,两眼放光的等着看两人起床更衣的精彩表现,没想到人家两人早就有了准备,被子掀开,都穿着暖棉内衣裤呢,看着章文目瞪口呆大失所望的样子,纪清和莫心兰忍不住笑出了声……

“文,我们下午去烧香……你……你……”纪清说的吞吞吐吐的。

“好呀!我陪你们去!”章文随口说道。

“是我们俩去,不要你去!”莫心兰很干脆地说道。

“凭什么呀?我长得也不招佛祖厌恶吧?”章文很诧异的问道,平时吵着要自己陪,这会儿又不要赔了?

“你,你心不诚,我们……”纪清也呐呐的说。

“就是!我们要去求子求平安,你少捣乱!”莫心兰和纪清站在一起很坚决的说道。

“那要不然等会儿我来接你们?”章文问道。

“不用了,我开车去,等会我送小清回纪家。”莫心兰和纪清早就商量好了。

“啊?不回来了?”章文很不满,虽然耶稣很受苦,但是还想着再架一晚上呢,说到底心里还是很兴奋地。

“我……我……还是回去吧……,和你在一起我老是睡不好,我怕……”纪清看到章文不怎么乐意,连忙解释道。

“……好吧,那我等会直接回茶叶店去!”章文看了看两人,知道纪清担心影响胎儿,莫心兰则是求子心切,还是随她们的心愿吧!

……

看着两个女人神神叨叨的驱车去玉佛寺了。章文也无奈的驾车回了自己的店里,没想到老顾和段克俭两人在店里坐着,很悠闲的品着茶,抽着烟,和以往一样,那只发财猫嘴上有叼起了一根烟,走近一看,好家伙,九五至尊。这俩货还真够奢侈的。

“段克俭,你现在也学会抽烟了?你到这来以后可是学坏了哦!”章文皱了皱眉头对段克俭说道。

“嘿嘿,难得的,难得的!这不是高兴吗?”段克俭看到章文始终有点敬畏。

“高兴?怎么?赢钱了?”章文看了看这俩货,看老顾这脑门发亮,照以往的惯例,应该是赢钱了。

“那是,这次段皇爷在赌场里独领**啊!一阳指啊!一晚上就一百二十万,这不,我们俩昨天就回来了。”老顾这次对段克俭崇拜的不得了。

“嚯!够狠的啊!那胖子呢,也回来了?”章文很意外,没想到段克俭会赢这么多。

“胖子?该干啥干啥,还在那边般筹码呢!”老顾很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哦!你也别那么嚣张,有赢就有输,胖子虽然赚的不多,但是那可是安稳钱。段克俭,差不多就可以了,别到时候弄得像老白一样。”章文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声。

“哪能呢!我这才刚开始呢,你放心,我心里有底,大不了输光了手里的钱就不玩了,我肯定不会去卖房子卖车的。再说,我可是刚去庙里烧完香,求过财。而且,相面的说我是天生的不缺钱,有财运,真的,我们那的看相的特别准,求他看一次得花好几千呢!”段克俭很自信的说道。

“怎么这年头都喜欢往庙里跑啊?”章文没想到段克俭也去烧香求财了。

“怎么?你这两天也去了?靠,你不会打电话给我,咱们一块去!”老顾赶紧的问。

“没有,我老婆她们这会正在烧香磕头呢!说我心不诚,把我赶回来了。”章文很郁闷的说道。

“这就对了嘛,你这种人怎么能去庙里呢,那是一方净土。对了,你老婆是求财还是求平安?”老顾一拍大腿笑问。连在柜台里站着的商悦和刘佳蓉也忍不住笑了。

“哼!求子求平安!俩都去了。”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嗯,那是得心诚,怎么?小莫也想要了?”老顾问道。

“是呀,这事求和尚老道的有什么用,还不得靠我!”章文哼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心诚菩萨才能看得见,用手一指,就送你一个娃娃。怎么叫心诚?就是拿钱堆呀,堆到差不多高,菩萨一看可以了,口念咒语:给我一个支点我来撬动地球!一使劲,就撬过来一个孩子!知道不,那钱就是支点。”老顾煞有其事的说道。

“扯淡,有那钱还不如求我呢,给我一个女人,我能创造一个种族!”章文比他还能吹。

“噗!我草,你当你放出来的是鱼子酱啊?一下崽一群一群的!”老顾刚喝的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行了行了,不和你废话了,赢了钱说什么也得从我这拿几个礼包去吧?”章文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

“我说,你们店里的人都和你一个德行,那个商悦早就给我们推销过了,我们段公子一下子就买了二十个,好几万块钱呢。连我都被强买了六个,要不然我们能这么太平坐在这喝茶?”老顾很不屑的看着章文说道。

“哈哈,好!好!这样的员工就是让人放心,有责任心,有进取心,商悦,你放心,我让莫心兰也帮你求了一个!”章文顿时精神一振,得意忘形地说道。

“讨厌,老是瞎说,等心兰姐回来,我非告诉她不可!”商悦恼怒的说道。

“来,老顾,召集人搓麻将!”章文现在心情好了,想玩麻将了。

“哪还有人?老余都快被邢春花拆散架了,朱老大现在扩建他的厂房,忙得像只狗一样!”老顾摇着头叹道。

“你说谁像只狗?”门外传来了朱文宇的声音。

“谁?谁?谁在说话?”老顾装模作样地四下张望。

“好像是那只狗的小舅子!”章文挤眉弄眼的小声说道。

“哎呦!文宇,今天怎么有空?来来来,坐坐,正好我也要带佳蓉出去到商场去!”老顾热情的打着招呼,准备开溜了。

“哼!信不信我把你的棺材铺给拆了!”朱文宇恶狠狠地说道。

“嘿嘿,你坐着,我先走了,明天请你吃饭!”老顾赶紧带着刘佳蓉溜走了,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混在这就是想把刘佳蓉约出去。

“什么事?不会想把我的茶叶店也给拆了吧?”章文瞟了朱文宇一眼。

“晚上打几场球,打的大一点。”朱文宇凑到章文的耳边说道。还很不放心的看了看段克俭。

“文哥,我晚上也打几场球!”段克俭对朱文宇的眼神很不满,他们家的公司又不是镇上的,所以也不把朱文宇当回事。

“啧!你凑什么热闹啊?”朱文宇没想到段克俭会不买他的账,他想象中段克俭应该夹着包客气一下就告辞了。

“等等!我想想……”章文看着两人,这俩人都在上升期,有种直觉----这俩人今天不会输,特别是段克俭,印堂发亮都能倒出人影来:“这样,等会就我们三个人,在我这看盘,但是别再对其他人说了。今晚我也打几场!”

章文这几天正有火没处泄,又受到了段克俭一百二十万的刺激,于是也很想玩几把。

“哼!那行,你去饭店叫点吃的来!”朱文宇还是想打压段克俭。

“没问题!我等会就去!”段克俭其实脾气还不算太坏,就是有些任性。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