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88章 自己人(上)

商悦带着段克俭去饭店点菜去了,现在商悦在店里专门准备了装菜用的食盒,因为章文他们好像更喜欢在自己的店里吃喝玩乐,所以商悦就准备了好些食盒,而且用自己的食盒也卫生些。

店里就剩下了章文和朱文宇。

“你干嘛要同意这小子一起睹球,我怎么看着这小子这么不顺眼呢!”朱文宇问道。

“嗤!当官惯出来的毛病,人家没对你点头哈腰的就心里不舒服了是吧?”章文很不屑的看着朱文宇。

“呵呵!也不是,我就是看着他有点像愣头青的感觉!”朱文宇有点讪讪的笑道。

“直觉吧,段克俭最近的运势如日中天,比你还旺,我感觉我认识的人里面就你们俩是在很强的上升势头,而且很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短时间内他不会破产,你不会坐牢!”章文眯着眼睛说道。

“靠!前面的还像句人话,后面的可就不像话了啊!我承认我是喜欢往上爬,这有什么错吗?那是能力的体现,我这辈子的目标最起码也得爬到局级干部,你看我什么时候贪过,腐过?现在谁敢来行贿送礼我立马就上交登记。”朱文宇很严肃的说道。

“啊?搞了半天你还是个清官?真他玛的失敬!”章文更不屑地说道。

朱文宇平时还真的很正经的,上上下下的关系都能处理的很好,开着一辆很普通的桑塔纳3000,业务能力也很强。不过,章文知道,他和那些大老板搓个麻将一晚上能拎回去一马夹袋的钱,当然,用朱文宇的话来说,能收你的钱那是拿你当自己人了。做事要眼光放得远,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不能贪图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

“行了,行了!章文,咱们是自己人,可以胡乱说说,别的时候千万别乱说哦!”朱文宇还真怕章文乱说,光自己在澳门至尊厅里赌钱,章文就看到了好几回。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个平头百姓,忠厚老实,为人厚道!”章文很憨厚的说道。

“就你?老实?还厚道?……”朱文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还别说,俩人聊了半天还挺投机的,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很多事两人的看法都不相同,这让章文对朱文宇很有了点好感。不过说起朱志元,朱文宇这个小舅子就有点挠头了,发展的太快,朱志元的能力明显的有些跟不上,特别是现在不像以前都做些小的,不怎么正规的工程,对资质和规范的没什么要求,就算是出了问题,也就是吃顿饭送点礼,基本上都能搞定。现在要更多的参与正规的投标报价,要有必要的资质,还要作相应的预算结算,这方面,朱志元就不怎么懂了。收到第手底下没什么人才,而且最迫切的是需要搞个三级资质,这只能靠出钱挂靠了,所以现在朱文宇也是为这事头疼。没有资质,就只能接一些发包过来的小活,这明显不是朱文宇想要的。

这些事章文也就是听听而已,反正花点钱到最后都能搞定,倒是朱文宇透露了一个事,那就是他的任命已经下来了,等过完节就走马上任了。

“那你不是好好的表现一番,倒有闲心来睹球?”章文有点疑惑的问。

“嘿嘿,扶正了就更要去拜拜大神,感谢一番的,至于表现,那是肯定的,规范服务,行业文明,说到底我们还是为人民服务的嘛!再开展一次税务大检查!短期内得要做出点成绩来!”

“得!你一上任,那些公司企业都跟着倒霉了!”章文一乐。

“如果没有偷税漏税,有什么好怕的?”朱文宇哼道。

“先从我这查起吧!”章文主动地说道。

“去去去!一边去,你也不看看你才多大点生意,你也敢请人来检查?罚你个一百万!”朱文宇最讨厌这厮瞎起哄。

……

商悦和段克俭把酒菜带回来都已经很晚了,章文叫商悦和他们一起吃,几个人席间倒也是挺说得来,特别是段克俭眉飞色舞的说起这两天在游戏里砸钱的过程,把章文和朱文宇给惊呆了,玩个游戏动不动就花几十万,实在是不能理解。

“你花个几十万养个情人,能理解不?”段克俭循循善诱的说道。

“那可以理解,也好歹看到个活人啊?你这玩意全是虚拟的,吃不到摸不着的有什么意思?这能比吗?”章文问道。

“怎么不能比?情人也就是养个十年差不多吧?等到了人老珠黄,你也不想要了,于是就花的钱也就一块不要了。十年下来,花费也得上百万了吧?这不等于也是游戏吗?而且还要做贼似得,我这可是光明正大的!”段克俭指着章文说道。

“靠!说谁呢?瞎指什么!指他去!”章文恼怒的说道,顺手指了指朱文宇。

“你少来!我可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朱文宇很不满的一摆手。

玩笑归玩笑,仔细想想段克俭说的不无道理,还真是这么回事,每个人都在玩着游戏,只是形式不同而已,都要花钱!除非是那种朝九晚五,下班回家的居家好男人,可惜在座的几位都不是什么居家过日子的人。连商悦也忍不住对段克俭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这个公子哥想问题还很有独特的见解。

章文也很惊讶,先不说这比喻的是否恰当,但是很有点道理啊!你喜欢玩车,就会不急成本的买车,改装,在和车友一起开展活动,那开销也不小,到最后还不是一堆废铁。说穿了,什么事都要有个度,量力而行,哪怕是赌钱,如果真的能做到用多余的闲钱去小赌怡情,那反而是不怎么会输了,因为心态摆正了。再说像朱文宇你说他没有情人,章文是不相信的,只是隐藏的非常好,不敢撸出一点马脚,因为他是公务员,这种事往往是致命的。

……

吃罢晚饭,章文坐在电脑前研究赔率,商悦已经把数据都输入进去了,章文让商悦回宿舍休息了,不想让她参与到这种场合中来。

段克俭倒是一刻也不忘他的游戏,拿出笔记本连上网在章文的办公室里照样玩的兴高采烈的,朱文宇要么打电话要么站在段克俭身后看看这话了几十万的游戏,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

晚上的比赛不多,而且都是些小联赛,有几场比较重要的比赛都在凌晨才开始,所以现在这段时间还是很空的。虽然推荐了几场比赛,但是习惯上对不了解的比赛,都不会下太大的紸,朱文宇和段克俭都是这样,四场比赛每场也就是一万元,不过都是通过朱文宇自己报上去的,这家伙还很小心的躲到外面去报的下紸。章文则是坚持无论联赛的大小,只看赔率的分析,每场比赛下紸两千,这样的投注额心里压力会比较小,不会影响自己的心态。

四场小联赛的形势不错,所以现在都兴致勃勃的站在段克俭身后看他在给他的宠物升级,那只宠物也不知道算是个什么东西,凤凰不像凤凰。野鸡不像野鸡。段克俭想把它升到12星,结果到比赛结束花了一百多锭黄金也没成功,反而降了一星,变成了11星的宠物了。

“你这一锭黄金多少钱?”朱文宇好奇的问道。

“一百块,网上交易便宜点,大概92块。”段克俭如数家珍地说道。

“啊?就这么一会儿,一百多锭黄金就没了,一万多砸掉了?”朱文宇虽然知道这游戏很烧钱,但是亲眼看到还是觉得太奢侈了。

“这算什么?另外一个大区的叫‘楚风’的玩家,一把15星的刀就花了150万,全区就这么一把15星的装备。那才叫真正的有钱人。玩个游戏都投进去上千万了。”段克俭满脸的羡慕说道。

“这玩意真有那么好玩吗?”朱文宇实在是理解不了段克俭的行为。

“这就跟吸毒一样,一旦上瘾就会拼命的找钱充值,升级装备。全身心的投入,而且你要是有什么烦心事,已进了游戏,就什么都忘记了,那才是你理想的世界!”段克俭很深刻的说道。

章文原来也玩过,也差不多花了万把块钱,但是实在是玩不下去,没钱简直就是受虐,而且越是没钱就只能做任务来提升经验升级,每天的任务比上班还要忙,没几个小时根本做不完,感觉就像是苦行僧一样。不过有一点段克俭说的是对的,一旦进了游戏什么烦恼都抛到脑后去了,全身心的投入,一晚上几个甚至是十几个小时,在极度的疲劳下睡一觉,特别的舒服。

“走吧,疯子的世界我们不懂,还是看看几场比赛的结果吧!”章文对朱文宇说道,他可不想再钻到游戏里去,那玩意真的玩起来,保不齐自己比段克俭还疯狂,还是不碰为妙。

四场比赛,赢了3场,因为没有比赛的直播,不知道过程,赔率表的分析结果还算是正常,去掉抽水,段克俭和朱文宇每人赢利一万六。

接下来才是今天的重头戏,三场英超,而且三场比赛的赔率走势很有点诡异,这让章文很兴奋也很紧张,赔率表的作用开始显现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