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92章 孺子可教也

第二百九十二章 孺子可教也

和莫心兰进货回来,第二天章文又去了纪家专门看看纪清,现在,隔两天就得去一次,不去心里总觉得有些放不下,特别是现在纪清已经开始有些显现出孕妇像了,感觉又胖了些,小腹已经微微有些隆起了,每次来章文的注意力基本上都集中在纪清的肚子上,趴在上面仔细地听,轻轻地抚摸着,很神圣的样子,而且还会时不时的唱个歌当做胎教,只是基本上都被纪清制止了,谁叫他唱的都是什么好汉歌,中国功夫,嘻唰唰这些歌呢!最后还是听听纪清清纯的柔美的声音比较适合。¢£,每次从纪清那里回来都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很温暖的感觉!

章文美滋滋的回到店里,都快下班了,却看到钱一大模大样的坐在店里喝着茶,相反的,倒是商悦有些拘束的站在一边,也不知道钱一使了什么招数,商悦看到他老实的不得了。

“又来蹭吃蹭喝的!我看看,啧啧!还净挑好的喝!”章文凑到跟前仔细地看了看,心痛的叫道:“商悦,不是跟你说了嘛,这家伙来泡个炒青,茶叶末,或者给个几毛钱打发走就行了!怎么不长记性呢?”

商悦抬头看看了两人,没吭声,接着傻站在那。

“嘿嘿!看到吗?你那几招对我没用!哎呀,还真不是吹,人家花大把的银子请我去喝茶,我都不一定给这个面子!”钱一得意的笑道。

“得!那我也得向黑势力低头了。说吧,晚上想吃什么?我保证让你满意!”章文刚从纪清那里回来,心情好着呢。

“呵!孺子可教也,我就喜欢聪明人,说起话来一点都不费事。太好了,晚饭又有找落了!”钱一起身背着手准备去吃饭了,临走,转过身扔给商悦一个u盘:“别说我没帮你啊!这点东西足够你全身而退了。”

章文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估计又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视频,照片之类的东西,钱一最擅长的就是干这个。当然,章文最感兴趣的也是这个,特别是视频,裸照什么的,很吸引人啊,更难得的是贵在真实哦!看着章文探头探脑的样子,商悦很不满的白了他一眼。钱一更干脆,拉这章文就往外走。

让章文很无语的是,钱一又是直奔大肠店,章文看着皱皱眉,怎么吃这玩意也上瘾啊?等到菜端上来,默默的看着钱一心满意足吃的酣畅淋漓,也只好陪着吃几口,说实话。章文不怎么喜欢那猪大肠在嘴里滑腻肥嫩的感觉……

“兄弟,吃啊,别客气!”钱一一边吃着还不忘招呼章文。

“看着你吃就饱了!”章文吃了点素菜。

“那你怎么不说话啊?”钱一感觉有些过瘾了。

“我在等你说啊,你特意跑过来,不见得就是为了吃顿猪大肠吧?”章文顺便帮他把酒也倒满。

“唉!真舒服,好,咱们说正事!”钱一喝了一口酒,很尽兴的摸了摸肚子叹道。

“是上次那个电话的事吗?”章文估计钱一此行应该是为这件事。

“不是!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严老大跑了,知道吧?”钱一稍微认真了些。

“嗯,前几天刚听胖子说过。好像胡家兄弟也失踪了。”章文特意提及胡家兄弟的事。

“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想到,太聪明可不是什么好事啊!”钱一看着章文说道。

“嗯!回不来了吧?”章文没问是胡家兄弟回不来了还是严老大回不来了。

“唉!回不来了!”钱一也同样没有明确的说明。

“九哥现在是越做越大了!”章文笑道。

“是呀,现在是鼎盛时期了,嘿嘿,凡事盛极必衰,十年内师父还镇得住,再以后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我的那些师兄弟可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可是没有一个能真正服众的。也许十年后我也该退出了!”钱一或许是喝多了,有些落寞的说道。

“也好啊!等你退休了就到我这来,算我吃点亏,免费提供茶水!”章文有些意外钱一的表现。

“知道吗?老五其实早就能劈出五刀了,师父那更是深不可测,每次我去偷点什么,总是被打回来,表现的就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嘿嘿,都是深藏不露啊!”钱一自嘲的笑道。

“很正常啊,都是保命的手段,当然不会轻易暴露了!你只要明哲保身置身事外,不就行了?就凭你的小身板难道还想争点什么?”章文有点能理解钱一在担心什么。

“我不追求那些,我喜欢混迹市井,吃喝享受。”钱一摇了摇头说道。

“我也喜欢!为共同的爱好,干杯!”章文举了举杯。

“其实我能来这还是托了你的福,师父让我护着纪清,看住你,说实话我还真是失职,有负师父的重托啊!我倒是很羡慕你现在的悠闲的生活。”钱一长叹道。

“那更得干一杯了!”

“干!对了,发了一通牢骚,都忘了说正事了!前两天,朱文宇的六场下紸是你推荐的吧?”钱一想起来说道。

“嗯,怎么了?”章文有些心惊,这才几天,钱一都知道了。

“六场居然对了五场,很得意吧?”钱一斜着眼看着章文。

“有人注意到了?”章文小声地问道。

“老五告诉我的,朱文宇现在直接在他那里下紸,我们觉得你该收敛些,有些小事会引来不必要的大麻烦。有些祸端则是几年甚至十几年后才显现得出。现在通过我们下紸还问题不大,但是要是真的胜率很高,有人赢了钱会炫耀,有人就会调查,对你来说都不是好事情。你总不会希望在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吧?”钱一这会儿很正经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这些事的。”章文对钱一还是很感谢的,这都是真心话。

“还有,严老大和胡家兄弟的事也不要和胖子等人再谈起,什么都不知道最好!”钱一再三的叮嘱。

“嗯,你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章文傻傻的问道。

“孺子可教也!这我就放心了!”钱一对章文的反应很赞许。

“哎!商悦是怎么回事?我看她好像很怕你啊?”章文一直很好奇商悦的事情。

“不是刚和你说了,什么都不知道最好,怎么又来问了?”钱一很不满的说。

“这是两码事!你少给我混搅在一起!她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章文问道。

“嘿嘿,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充其量也就是个奸商,被人拿住了把柄,要她手里的钱!”钱一没太当回事。

“听她的意思,你能帮她把这事摆平了?”

“这有何难?被人拿住了把柄,再拿住对方更大的把柄不就行了?”钱一的道理很简单,也很实用。

“到底什么事啊?我作为老板总该知道点吧?”章文越发的好奇了。

“那可不行,我可是答应过商悦,替她保密的,我一向是很守信用的!”钱一把脑袋摇得像拨楞鼓一样。

“靠,我是怕她跟你做交易会吃亏,你这货一看就不是好人!不,根本就不是好人!”章文大怒道。

“喂!我帮她还不是为了你,能让你以后有个能赚钱的保障,你他妈有良心没有?”钱一叫的比章文还响。

“好好好,我不问了!不过你得把这事做得漂亮些,最好能陪她回去一趟。我的店里还真缺不了她。”章文闷声说道。

“好吧,等到时候我有空也过去一趟。”钱一答应的很干脆。

“你不会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吧?说起来你也这把年纪了!”章文小心翼翼的问。

“你放屁!我就那么差的眼光啊!”钱一果然大怒。

“也还可以啦!摘了眼镜增点肥,也算是中等偏上!”章文很猥琐的说道。

“小子,我可警告你,我把她留下是帮你赚钱的,你别动歪脑筋,要不然我可真要到我师父那汇报去,就是到纪红那说一声,估计也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吧!”钱一警告的说。

“嘿嘿,你少来这套,话题转移到我身上来了!”章文哼道。

“草,那什么……掌柜的,再来盘白切大肠!”钱一扯开公鸭嗓子叫道。

……

隔天在店里,章文虽让被敲掉一顿晚饭,心里还是很高兴的,照钱一的说法,商悦明年十拿九稳的能留下来,这可是一个好消息。看着商悦跑过来帮着他沏茶,章文忍不住看了看商悦。把商悦看的直发毛。

“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事?”商悦很紧张的问。

“没事,没事,就是确定了一个好消息,比较高兴!”章文心里还在美着呢!

“哦!我也汇报一件事,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商悦这会平静多了。

“说来听听!”章文立刻竖起了耳朵。

“刘佳蓉马上就不做了,可能过几天就从这搬出去。”商悦悄声的说道。

“哦?那也是好消息呀!”章文巴不得刘佳蓉快点搬走,省的老顾没事老往这钻。

“可是,那就得重新招人了。”商悦问道。

“那就招啊!只要别长得影响市容就行,当然,也不能像我春花姐那样太魁梧的……”

“你说谁呢?你活得不耐烦了吧?”

门口传来了邢春花的声音,紧接着店里就出现了邢春花彪悍的身影……

“啊?……大……大……大姐?”

章文感觉得声音好像有点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