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293章 聪明人

第二百九十三章 聪明人

章文赶忙跑到邢春花跟前,先下手为强,一个大大的拥抱先把邢春花的双臂给抱住咯,省的她一双拳头没法控制:“大姐,好几天没见,兄弟可想死你了!”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别以为我刚才没听到?”邢春花哼道。…≦,

“嘿嘿,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招个像你这样的来我店里太屈才了。”章文极其亲热的挽着邢春花的胳膊把她让到了沙发上。

“哼,等会再跟你算账!你们俩也过来坐!”邢春花霸气无双的往三人沙发上一坐,得!两边也就能做个老余这样的瘦条形的。

章文先哄住了邢春花,这才招呼后面跟着的老余和老顾,老余乖乖的坐在邢春花的身边,他倒是不挑剔,两边剩下的地方也足够他坐了。

“今天好像才星期五啊?你们这是怎么意思?就算是想搓麻将也得等到下午吧?”章文很纳闷的问道。还是商悦会看眼色。手脚利索的帮车几个人沏茶倒水。

“谁要到你这来搓麻将?今天是有正经事!”邢春花叱道。再看了看老顾。

“咳咳!是这样,朱老大现在发展的太快,手里的钱不够了,想问我们几个拆借一点,春花嫂子有点不放心,所以我们来你这商量一下。”老顾清了清嗓子说道。

“哦!这倒是件大事。”章文也开始认得考虑起来。

既然朱老大开口,那肯定不是十万八万的,邢春花再彪悍,在钱上还是很仔细的,和平常的女人一样,她不太愿意把钱借出去,但是,朱志元到底不一样,都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交往这么多年,这点忙还是要帮的,所以邢春花很有些纠结,想多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朱志元现在发展的太快了,我怕会不会出问题?再说,你也知道,我去年开了一家分店,手头上拿不出多少钱!”邢春花见这些人都不开口,她是急脾气,先发了言。

“老大要借多少?”章文抬头问道。

“要二百万呢!”邢春花有些担心的叫道。

“老顾,你怎么看?”章文问老顾。

“我吧,最近帮着佳蓉办彩票站的事,要装修,要买终端机,还要帮她买辆车,还有……”老顾掰着手指头算道。

“你少来这套,你这次去澳门赢的钱足够解决你说的这些事,还有富余。我看这样吧,你出一百万,我和我姐每人五十万。”章文才不管老顾装傻呢,这老货手里有钱,要说家当,恐怕他是这个圈子里面最丰厚的,光他前几年收进的墓地,就应经翻了好几倍了,绝对的暴利。

“什么?凭什么呀?我可养活着一大家子人呢!”老顾一蹦老高的惊叫道。

“你少装穷,你一年赚得就不止一百万!”邢春花一点也不客气的揭穿老顾的老底。

“行啦,你现在到澳门输个五十万都不当回事,你就当连输两回不就行了。再说,朱文宇已经扶正了,朱老大肯定是一飞冲天,一年赚个一千万也不是什么难事。”章文对老顾撇了撇嘴。

“那……那……章文,你也出五十万?”老顾有些不信的问。

“朱老大以前一直帮着我,知恩图报,这是最起码的。”章文还是很讲义气的,而且他觉得手里那点钱放在自己手里,说不定就是惹祸的根源。

“就是,你看看,章文没什么钱都借出去五十万,你再看看你那小气劲。我呸,还大老板呢!”邢春花对老顾一点也不留面子。

“那,那,好吧!我就知道来这肯定是这个结果!”老顾一脸肉痛的说道。

“五十万我倒还拿得出,但是,一定要办个手续。”邢春花觉得五十万还是能承受的起的。

“那当然,借款手续是一定要办的,以后有什么事也说的清楚。”章文点头道。

这倒不是信不过朱志元,章文只是觉得以后朱文宇万一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些借款也说的清楚,完全是和朱志元之间的事。现在官场上的风险更大,是知道朱文宇能走到哪一步,近几年肯定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钱的事谈完了,话题就轻松了许多,老余也活跃了起来:“章文,你这的茶真的很不错,给我也搞点。”

“没问题,余哥,看你的气色不错呀,没像老顾说的那么差嘛!”章文问道。

“呵呵,还可以,还可以,就是有点气喘,现在连烟都少抽了。”老余很尴尬的干笑道。

“哼,可以个屁,一点用也没有!”邢春花哼道。

“姐,是不是我这姐夫不够卖力,我给你透个信,老顾那又买了一瓶进口的……”章文凑到邢春花跟前贼眉鼠眼的说道。

“章文,你可太损了!我可是刚买来的……”老顾顿时大怒的叫道。

“章文,你太缺德了……”老余也叫了起来。

“滚!你给他吃一斤也没用,到了外面都生龙活虎的。没一个好东西!”邢春花恼怒的起身骂道,然后直接走了。

章文和老顾对望了一眼:“老余,看样子你表现不咋地呀?嫂子不满意了。”

老余看到老婆走了,也站起身跟着后面往门外走,还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唉!老了,时间是把杀猪刀,不知不觉的就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真的不中用了!”

看着老余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门,章文和老顾面面相觑,愣是没听懂,转身俩人扑到章文的办公桌前,商悦正在用章文的电脑做着帐。

“快百度一下,老于说的什么意思……”俩货急着问。

他们俩不懂,不代表商悦听不懂啊!商悦听完两人要查的东西,顿时满脸通红,愤愤的起身走了,临走还怒斥了句:“流氓!”

等百度完了,章文和老顾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商悦会骂他们了。

“老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学问了?这么时尚的词都学会了?”老顾傻傻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难道你那个药吃多了还有益智的作用?”章文也很不可思议的问。

“嗯,有可能!我说呢,我咋就越来越聪明呢!”

“要不,你也给我来两片?”

“二百块一片,不开发/票!”

“滚!”

……

第二天星期六,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会儿商悦正站在章文的身边,规规矩矩的汇报这几天的和莫心兰,纪红盘账的结果。章文要求元旦以前的做个结算。然后准备提出来。听着商悦一条一条的汇报,章文听的头昏脑涨,最后很失望的问:“怎么一百万都不到?你不是说元旦比中秋的销量翻倍了吗?”

“是呀,可是还要去掉今年的房租,还有员工的工资,还有你平时开销的和好多没收费的。另外你只占店里的60%的股份,所以属于你的只有七十二万了。”商悦一笔一笔算得清清楚楚。

章文的茶叶店莫心兰和纪红各占15%的股份,他还给欣儿算了10%的股份,所以他只有60%的股份了。其实这已经很不错了,刚才在员工的奖金里他给商悦算了二十万,这点章文还是很拎得清的,既然以后要靠商悦来撑市面,当然就不能小气。刘佳蓉也给了2万,算是好聚好散吧!

“那莫心兰和纪红她们去年有多少分红?”章文在她们两家网店里也同样有股份的。

“心兰姐已经宣布了,不分红,今年要增加普洱茶的销售,进货会需要很大的一笔资金,说不定她还要再投进来一些。纪总还没最后决定。”商悦回答道。

“哦?那莫心兰那里差多少钱,要不我的钱先给她打过去?”章文对莫心兰还是很关心的,这让商悦很有些羡慕。

“不用,现在具体进多少货还没定呢,等我这次回去再详细的了解一下,再做决定。”商悦轻笑了笑说道。没想到章文对莫心兰的支持是不遗余力。

“哦?那你把钱都提出来,我还要借给朱志元五十万呢!”章文想了想说。

“其实直接公司转账更好,又方便,省的下回他还钱的时候还要提现钞出来。公司之间的拆借是很正常的。”商悦提醒章文道,也不知道过去他这个老板是怎么当的。什么都不知道。商悦是不知道,章文过去开制冷公司的时候,账面上从来也没有多少钱,哪有钱借给人家。

“嘿嘿,还是你脑子好使,有你在,我感觉省力多了。唉!我是越来越跟不上形势了,连老余都知道木耳香蕉什么的,我愣是不知道,真是惭愧的很!”章文一脸的嬉笑,哪有点惭愧的样子!

“讨厌,老是胡说话!”商悦又一次红着脸叱道,转身跑了。对这个老板,商悦现在发现和别人的感觉一样,会忍不住想痛斥他一顿,但是还得老想着帮他,也不知道这算是优点还是缺点。

“商悦!把我剩下的二十二万帮我提出来,我还真想买点木耳,香蕉的年货呢!”章文冲着商悦喊道。

“啪嚓!”

一个茶杯摔碎了……

章文正在心痛那个茶杯呢,门被推开了,段克俭拎着个大包走了进来。

“你干嘛?我刚说要买年货,你就送来了?”章文诧异的问。

“不过了,妈的,娶了个败家的娘们,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到镇上来住些日子。”段克俭怒气冲冲地说道。

“你不会想住到我这店里来吧?我这可都是女同胞!”章文吓了一跳。

“我住到镇上的宾馆去,有空来你这上上网!”段克俭倒是没把自己当外人。

章文也没搞清楚他到底是对现实中的老婆不满还是对游戏里的老婆有意见,估计是前者,要不然也没必要离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