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15章 两头不讨好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两头不讨好

吴玫下午早早的回到家,尽心尽力的帮儿子烧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儿子,因为总觉得老白的事让儿子很没面子,自己也有责任。【..】

“盛涵!我想和你爸复婚,你看好不好?”吴玫小心谨慎的和儿子商量。

“妈!你干什么?在外面还不够丢人的?你还要再把他请回家里来?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回这个家了?”儿子吃了一惊,随即很生气的说道。

“不是啊!我全是为了你呀!这样你爸也不用再去卖煎饼果子了,到我的店里来帮个手就行了。你也不用再难为情了,我知道,就因为你爸在马路上摆摊,你才不愿意出门的,也不愿意参加同学聚会。”吴玫连忙解释着说道。

“他不摆摊人家就不说了?他那点事镇上早就传遍了,妈!我说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行不行?”儿子越发的不耐烦了。

吴玫的儿子叫白盛涵,其实吴玫考虑到的这些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白盛涵今年在大学里交了个女友,而且就是隔壁镇上的女孩子,两人谈得很好,本来这个假期都准备带来让吴玫见见的,没想到一回来就知道了老白摆煎饼果子摊的事,这让小家伙很有点受打击,本来还跟自己的小女友说老爸退休了,想混过去,谁知道小女友的姑妈就是嫁到本镇的,这让白盛涵很是担心,总怕女友知道了老爸的那点事迹,每天提心吊胆的,本来说好的带女友来家里看看,现在也不敢带来了,因为女友一来之后,势必就会去自己的姑妈家里问好,那不是全露陷了吗?老白的事镇上谁不知道!

“可我是为了你才想复婚的呀!”吴玫被儿子一同埋怨,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很有点后悔没有听章文的话,这回倒像是两头不讨好。心里很是委屈,忍不住哭了起来。

“妈,妈!你别哭呀!我不是怪你,我是不想你为了我再去复婚,我知道你和我爸已经不合适了,我不要你为了我勉强自己……”白盛涵看到吴玫哭了,倒有些害怕了,他还是很知道孝顺母亲的,虽然有些内向,但是还是挺懂事的,只是这次为了女朋友的事有点乱了方寸,不知所措。

吴玫听了这些话,哭得更委屈了,甩门进了自己的卧室……

……

章文进了赌场,找到胖子临走前委托帮忙的两个打码仔,交接一番,开始工作赚外快。意外的看到了老顾和段克俭,章文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的摇了摇头,再仔细看了看,还真是老顾和段克俭两个人,这俩货不是前天还在自己那里愁眉苦脸的吗?怎么转眼又跑到澳门来了?章文惊讶极了。

原来段克俭禁不住老顾的花言巧语,俩人到陈培勇那里去用段克俭的房产证作抵押,借了70万港币,也没和任何人打招呼带着港币隔天又杀回来了,为了不让胖子知道,这俩货跑到大众厅里去玩的,要不是今天大众厅里的人太多了,挤不进去,他俩还不会到富贵厅呢,其实这是原来严老大的场子,这俩货估计胖子来这的可能性小些,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章文今天正好想看看范志成新接手的场子,就溜达到这来了。

“你们俩,别跑!怎么回事?前两天还死皮赖脸的哭穷,现在又有钱了?”章文一声怒喝,抓住了这俩货。

“嘿嘿!我们又借了点,这不是输的不怎么服气吗?就又来了!”老顾马上对起笑脸说道。

“哼!涨能耐了啊!我还想帮你们去打招呼呢,放宽还款期限呢!看样子是用不着了!那好,还钱吧!”章文没给这俩货一点好脸色。

“别,别呀!还是得打招呼!”老顾急忙道,还冲段克俭看了看,脸色很是尴尬。

“干什么呀!一脸的便秘样子,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章文看俩人的表情很不对头,老顾好像应该是很高兴,但是还夹杂着尴尬的表情,段克俭简直就像是刚被贼偷过一样,满脸的悲痛。

老顾和段克俭一脸的苦相,磨磨唧唧,吞吞吐吐的说了半天,章文才搞清楚情况,也知道两人为什么回事这般的表情了。

现在两人手里的筹码倒是没有少,还是70万,但是,结果却是大相径庭。老顾赢了50万,段克俭输了50万。段克俭对老顾恼火得很,老顾则是尴尬的很。是呀,老顾怂恿段克俭去借来了70万,结果他自己空手套白狼赢了50万,真正压上了房产证的段克俭却输了50万,能不尴尬吗?

章文很奇葩的看着两人,这结果也太搞笑了,问题是俩人在一起赌,这结果咋会差那么大呢?再三追问老顾,才知道朱文宇也来了澳门,吃午饭的时候正好被老顾看到,老顾知道自己的运气现在不行,死皮赖脸的跟着朱文宇进了至尊厅去看看,段克俭一不留神没跟上老顾,就找不到老顾了。没想到老顾在至尊厅里,抓住了一个长庄的机会,跟着朱文宇连押3把,赢了50万,然后在朱文宇的示意下滚出了至尊厅,当场把借来的50万还给了段克俭,倒霉的段克俭顿时受了刺激,也开始加大了投紸的力度,结果,老顾还回来的50万,还没捂热呢就被赌场收走了。所以俩人的表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看着老顾一脸的谄笑,章文懒得搭理他,看着段克俭求助的目光,章文也是一点也没有同情,不作死就不会死!怪谁呢!至于两人的矛盾,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哼!看我干什么?我最多还是帮你们打个招呼,还款期限放宽一个月。其他的破事我一概不管!”章文哼了一句,不再搭理这俩货,径直走进了至尊厅。

一进门就看到朱文宇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去,原来他赢了100万,被老顾一来,三下五除二卷走了50万以后,朱文宇的牌再也没有好过,把原来盈利的100万输掉之后,又输了50万,这会变成输家了,台面上还剩下了50万筹码。

“嘿!兄弟,来的真巧,正好!帮我拿一百万筹码来。”朱文宇看到章文很高兴。

“滚!你又没在我这洗码,现在想起我来了?”章文一点也没给朱文宇面子,这家伙悄悄地来澳门也就算了,连洗码也不在胖子这里洗了,这让章文很是生气,要知道在贵宾厅里洗码,那把一千万泥码换成现金码也就两三个小时的事,就能赚五六万块钱呢!章文心里心痛得很。

这一声怒斥把至尊厅里的大佬们倒是吓了一跳,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彪悍的打码仔!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