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16章 有点乱

第三百一十六章 有点乱

朱文宇连忙起身搂着章文去了吧台,这里可不像外面的台子,乱哄哄的,在这里很幽静,彼此就算是交谈也是声音放得很低,没什么人会像章文这么大声的嚷嚷。

“兄弟,你吵什么呀?不是我不去胖子那里洗码,是不想让人知道我来澳门的事,最近好多人都被举报了,查的厉害呢!再说,我也不知道你来澳门了呀!”朱文宇小声地和章文说着。

“那你还来这干什么?顶风作案啊?”章文奇怪地问道,朱文宇应该是个很小心的人。

“你当我愿意来啊?我还不是陪人家来的。你当我维护那点关系那么容易啊!”朱文宇很无奈的说道。

“哼!我就相信你一回。这是二百万筹码,等会我再给你三百万,这次最少你也得给我换五百万现金码。”章文趁机给朱文宇规定了指标。

“行!行!没问题,只多不少!”朱文宇拿着筹码回道佰家乐台子上去了。

没想到章文一杯咖啡还没喝完,范志成就过来了,原来章文刚才一嚷嚷,马上就有人告诉范志成了,现在几个场内的葡籍保安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章文呢!

“呵呵,新年快乐!志成老弟!你这么关心我?才这么会功夫就赶过来了?”章文很热情地打招呼。

“哼!我是怕你被人家赶出去。”范志成最讨厌章文管他叫老弟。

“没礼貌!跟钱一一个德行。我得跟九哥说道说道,这教徒弟应该德智体全面发展。”章文还是笑嘻嘻的说。

“哼!新年快乐!”范志成很无奈的也回了一句。接着说道:“两件事!第一,我师父问你有没有兴趣到他的场子来发展,不需要你管理,也不要你去拉客户或者讨债,只要做些分析就行了。”

“嗯?要是十年前我会很高兴的,现在嘛!这里已经不适合我了,再说小小的澳门,弹丸之地,吃完饭散个步就能绕一圈,没劲!”章文撇了撇嘴说。

“第二件事,以后如果你有大额的下紸,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行了,这也是我那个不懂礼貌的三师兄的意思!”范志成难得的多加了几个字,看来对章文刚才的话还有些不爽。

“嗯,知道了。九哥在吗,我好歹也得去拜个年啊!”章文这回挺认真地说道。

“我师父不在,马来西亚新开了一个场子,最近挺忙的!……那面有点乱!其实我也不希望你来澳门做事。”范志成有些迟疑的补充了一句。

“嘿嘿!我什么都没听到!没事你赶紧走人吧!”章文摇着脑袋说道。

“好!”范志成眼里露出几分赞许,这厮很小心嘛!

章文坐在那里独自一人想了很久:看来好日子要到头了,现在已经开始打击周边这些国家的赌场,近几年周边的朝/鲜,韩国,缅甸,越南,老挝等等都开设了针对中国人的赌场,资金严重外流,所以开始限制打击这些赌场了,导致赌客回流到了澳门,现在是澳门的鼎盛时期,但凡是物极必反,现在查出来的和外逃的这些官吏奸商绝大部分都是澳门的常客,而且是豪客。估计收拾好外围的赌场,就该清理澳门这一块了,已经有好些人开始转战到美国,澳大利亚去了。看来以后还是把精力放在睹球和足彩上才是最安全的。

溜溜达达的走到朱文宇跟前看了看,还真不错,已经换掉了一百多万的泥码了,真快。这里起底就是10万,几把牌下来就上百万的筹码换好了,对章文这种小角色来说简直是在捡钱啊。章文很高兴的把朱文宇台面上的现金码都收回来,再次换成泥码,至于朱文宇是输是赢章文倒是没怎么在意。

……

老白年迎完财神,年初六就开始出来摆摊了,反正一个人在家里也没事做,和儿子通了两次电话,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老白也知道儿子因为自己的事不愿意搭理他,心里也挺苦恼的,吴玫那里的电话就更不敢打了,一打电话准保是没完没了的埋怨和责备。还不如多赚点钱,以后儿子结婚也好出点力。

因为还在春节放假期间,老白的生意没有原来那么好,但是也不算太差,吃了几天的大鱼大肉,好些人倒想吃点煎饼果子了,还有的人家是懒得烧早饭,直接买几个,全家的早饭都解决了。

到了差不多九点半的样子,来了个女孩子,长得倒是很文静,还戴了副眼镜,围着老白看了好半天,后来才别别扭扭的买了三个煎饼果子,搞得老白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对着不锈钢的台子照了好半天,也没看出脸上有什么不对……

吴玫这两天无精打采的,饭店的生意也忙得差不多了,懒洋洋的睡到了上午九点才起床,打开冰箱,准备帮儿子煎两个鸡蛋,再弄点牛奶面包。这时很意外的门铃响了。

“盛涵,你去开一下门,我在煎鸡蛋呢!”吴玫冲着儿子的卫生间叫道,儿子正在刷牙洗脸呢。

“哦!”白盛涵擦了擦嘴角,跑到门口打开了防盗门,一下子呆住了:“小雨?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啊?你到底让不让我进去啊?”小雨娇叱道。

“啊!哦,对,对,快请进。”白盛涵很有些手忙脚乱。

“我给你带了早饭!”小雨举起手里的三个煎饼果子。

“你……你……都知道了?”白盛涵脸色紧张的问道。

“哼!我昨天在我姑妈家,要不我还不知道你还打算瞒我多久呢!”小雨哼道。

“你……你看到我爸了?”白盛涵很担心的问道。

“嗯!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何必这样呢?”

“我……我……”

“盛涵,是谁呀?”吴玫这是从厨房探出头来问道。

“阿姨,新年好!我是盛涵的同学。”小雨表现得很大方,不过还是有点紧张的,脸都有些哈红了。

“啊!你就是盛涵的那个……那个……女……同学!快,快,厅里坐!”吴玫一下子有点明白了,欣喜异常。随即看到小雨手里的马夹袋:“这是什么?”

“我买了三份早饭,煎饼果子!”

“啊!……”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