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43章 你跟钱有仇啊?(上)

下午,章文和莫心兰来到茶叶店,今天是星期六,本来章文是不想来上班的,这两天还有连续两期足彩,所以本来打算在家里研究足彩比赛的。只是今天小戴来到了店里来看望章文,当然也是来看望小姚的,毕竟两人是一起辞职过来的。

章文见到小戴很高兴,小伙子显得很精神,更兼沉稳自信,这是在原来的单位所没有的,说明他在朱志元这里做的很满意。只是性格还是比较内向,看到章文还是问一句答一句,要不就是挠头傻笑。看得出来,小姚对小戴的到来很是高兴,今天还专门回到房间里精心的描了描妆,换了一套裙装。

“小戴,今天怎么想起来来看我了,我当你跟了朱老大,就把我这个推荐人给忘了!”章文笑呵呵的做到了自己的老板椅上。

“哪呀!文哥,我现在确实忙,每天都要加班,今天朱总不在,我想反正是做这几份标书,在哪做不是做,所以我就来你这加班了,顺便也可以蹭顿饭。”小戴连忙解释道。

“就是!小戴现在很忙的,公司里的标书都是他一个人在做。”小姚也在一旁帮着小戴说好话。

“哦?朱老大现在的业务很多吗?”章文不经意地问了一声。

“嗯,很多。而且现在的项目都是比较大的,主要还是没有资质,如果今年能搞定三级资质,那还能做的更大。现在手里的两个新的项目就有一千多万了。现在公司还是缺人啊!”小戴有些无奈的说道。朱志元发展的太快了,有很多的弊病都显现了出来,其中最着急的就是手下没有什么好的人才。

“嗯,那你更要做的仔细些,业务的来源可能有些捷径,但是投标报价以及施工过程可要实在些,不要偷工减料走捷径,省的以后惹麻烦。”章文很隐晦的提醒小戴。

“我知道!朱总这方面还是很认真的。”小戴也听明白了章文的意思。

“文哥,今晚上在这吃饭吧?我和商悦姐给你们做过桥米线!”小姚很兴奋的说道。

“呵呵!是你做呀,还是商悦做呀?”章文看着小姚笑问道。

“……主要是商悦姐做,我帮着打下手!”小姚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那我就尝尝正宗的云南过桥米线,再让心兰去买点熟食,我和小戴好好的喝两杯!”章文很痛快地答应了。

接下来章文和小戴倒是没有太多的寒暄,因为小戴还有好几份标书要做,而章文则是要把今晚上的足彩投紸方案给定下来……

……

这会儿老顾和段克俭又一次的并肩作战,同仇敌忾。刘佳蓉和方芳站在身后都不敢出声,刘佳蓉时不时的能收到老顾的打赏,心里高兴,这两天积少成多已经兜里有了2万多的筹码了。方芳则是被段克俭严厉的警告过了,再罗嗦就滚回酒店去,所以尽管有几次方芳很想插手,但是终究还是忍住了,而且忍住的结果是段克俭赢钱了!

所以现在老顾和段克俭打得顺风顺水,赢多输少,台面上的筹码在稳步的增加,两人还时不时的击掌相庆。刘佳蓉又有好几千的打赏进账,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本来开个彩票店当上了老板娘,心里也挺得意的,但是做了一段时间才发现,当这个老板娘并没有想象中的风光,赚得也不多,更重要的是老顾给她花钱搞了这个彩票店之后,就不再提给她在老家买房的事了。这让刘佳蓉觉得很是郁闷。这次跟着老顾来到澳门看到了其他的一些跟着老公来的阔太,才知道自己的生活远远没有达到人家的水准,那些女人才是养尊处优,吃吃喝喝白相相,没事就去做美容,心里羡慕得不得了。不过现在兜里有了几万块钱的筹码心情还是不错的。

“方芳姐,你干嘛这么紧张呀,他们现在不是玩的挺好的吗?”刘佳蓉这时还关心起方芳了。

“我就是怕他输钱,每次他一输钱我就提心吊胆的。”方芳现在满脸的细汗,看上去倒是比坐在上面下紸的段克俭还辛苦。

“其实你还不如到那面吧台去喝一杯,其实也就是最后看个结果。反正是做好了放手一搏的打算来的,大不了输光!”胖子在一旁也看不下去了,这方芳前前后后已经搞掉了段克俭好几十万的钱了,这实在是赌钱的大忌。

“什么大不了输光?谁愿意输钱啊!我帮他看着点有什么不对?”方芳听了胖子的话很是不满意,冲着胖子发火道。本来她就认为段克俭之所以会来赌钱,都是老顾,胖子这些人带坏的。

“得!算我没说!”胖子只好服软,碰到这种女人实在是不可理喻。

胖子和老白面面相觑,都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这俩货现在心情可是不错,这次来澳门的洗码量可不少了,其中大部分都是老顾和段克俭贡献的,其他人像朱志元和老余也都稍微的赢了些,但是他俩纯粹是娱乐为主,倒是朱文宇的情况不怎么好,好像已经输了一百多万了。

不过,老白这次可是累得够呛,都两天了,还没好好的睡个觉呢!胖子对老白的表现是相当的满意,没有出现他所担心的事情,而且做事很认真,这让胖子轻松了不少。

这时老顾和段克俭又打出了一个**,两人现在已经各自盈利了40万了,老顾算了算总的盈利已经达到143万了。趁着这一次的**,老顾对着段克俭笑道:“怎么样?20万!来个码宝,一举搞定!”

老顾还是很毒的,该出手的时候绝不手软,当然也是因为他现在盈利颇丰,有底气。两个10万的筹码押在了闲上。

“干!谁怕谁?”段克俭也是血气方刚,毫不示弱!也拿出20筹码准备押上去。

“你疯了?押这么多!今天总共才赢了四十多万!不行!”方芳再也忍不住了,惊叫的扑上来拽住段克俭的手。

“你干什么?放手!”段克俭猝不及防下,怒道。

“不行!太大了,输了怎么办?好不容易赢了点……”方芳像要拼命一样,引得周围的赌客都在看着这夫妻俩。连发牌的荷官也不由得停了一会,等着段克俭下紸。

段克俭无奈下被方芳抢回去了一个10万的筹码,方芳像宝贝一样紧紧的攥住抢回来的筹码,同时担心的看着押上去的那个筹码。

“买定离手!”荷官平静的声音响起,同时还有意无意的看了段克俭这一眼。

庄6点,闲8点。闲赢!

老顾干净利索的赢了20万,马上又连本带利把40万全部押在了闲上。段克俭心里懊恼不已,狠狠地瞪了方芳一眼,方芳有些心虚的说道:“反正也赢了10万块!”

看到老顾这会押上去了40万。段克俭懊恼之余,也想奋起直追,他也打算推40万上去,于是方芳再一次的上演了抢筹码的大战,像疯了一样:“你干什么?赢10万块还不知足?”

“你没看到老顾都押了40万了?上把已经少赢了10万了,你跟钱有仇啊?”段克俭被方芳搞得头昏脑涨,周围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人家老顾上把赢了20万,这把就算是输了也才输20万。你要是输了就等于输掉30万。”方芳理由充分的说道。

“那还不是你造成的?”段克俭被方芳气的有点找不到北了。四个筹码又被方芳抢回去三个,还是只押了10万块。

“我说,你们要不先回酒店商量好再来!”胖子也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这还有其他的打码仔呢,都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他----这带来的都是什么客户啊?

“买定离手!”

随着荷官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了,都等着荷官发牌。

“庄2点,闲9点,闲赢!”

强势的闲,造就了强势的老顾,凭借着20万的连续下紸带回来了60万的赢利。这时这张台子上的牌也发完了,荷官开始换新牌。

老顾和胖子等人都围在了吧台开始喝杯酒轻松一下,要说老顾刚才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这会儿才真正的开始轻松了下来,段克俭也满脸郁闷的叫了一杯酒,方芳跟在后面也有些傻眼了,自己这么一闹腾,愣是比老顾少赢了40万。忐忑不安的跟在段克俭后面,手里还死死的攥着从台面上抢回来的四个10万块的筹码。

“呵呵!我说弟妹啊!你跟钱有仇啊?”老顾笑眯眯的对方芳说道,眼里却是满眼的不屑,这要是自己的老婆早就一个大耳刮子扇上去了。

“我……我也是为了他好嘛!”方芳满脸尴尬的说道,偷偷地瞄了段克俭一眼。

“进了赌场应该想的是怎么多赢点,而不是想着怎么少输点,你老想着输钱,那你来赌场干嘛?说起来你还是炒股的老手呢,碰到一个天天涨停板的股票,我估计你也赚不到几个钱。”老顾摇了摇头说道。

“我……我……”方芳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自己也曾经买到过连续涨停的股票,也就等了2个涨停板就忍不住抛了,结果等过了俩星期才发现后面还有6个涨停板呢!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