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44章 你跟钱有仇啊?(中)

第三百四十四章 你跟钱有仇啊?(中)

章文面前摆着一个大海碗,跟个小盆似的,然后把火腿片,鸡肉片等等十几样荤素小碟,一样一样的倒进碗里,其实吃过桥米线就是这个过程最有意思,稍微搅拌一下等这些肉片都烫熟了,在放入米线。∈♀,..o是不是最正宗的云南过桥米线不得而知,但是味道还真是不错,再放些辣椒酱,章文吃的额头冒汗,冲着商悦竖了竖大拇指:“这就是正宗的过桥米线了吧?味道不错啊!”

“也说不上正宗,就是学做这个汤花了些功夫,你们要是喜欢,我下回再帮你们做!”商悦没想到自己刚学来的手艺居然很受欢迎,心里很有些成就感。

“嗯!好,好,小姚!看到没有?多学着点,以后嫁人也多一点资本!”章文拿小姚逗趣。

“我知道了,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学了!”小姚也发现到了这里自己什么都不会,章文身边的这些人都有各自的本事。

“呵呵!不要紧,年纪轻就是本钱,但是要抓紧啊,时间可是一把杀猪刀,几刀下来就把一个美女雕刻成老太婆了!”章文安慰人的话听起来总那么不舒服。

“章文,你什么意思?这里除了小姚,剩下的都是被雕刻过的,怎么?想换老婆了是吧?”莫心兰马上瞪起了眼叱道。连商悦也很不乐意的看着章文。

“哪跟哪呀?我这和小姚说话呢!你们也太敏感了吧!”章文觉得这简直就是不白之冤。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莫心兰和商悦异口同声的说道。

得!这回连小戴也跟着躺枪了!

还好,关键时候胖子来电话了,章文捧着电话都有点感动的想哭,多可爱的胖子啊!

“胖子,怎么样了?你那面战况如何?”章文马上摆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

“挺好的,老顾威武啊!二百万到手了!”胖子这会儿也很高兴。

“啊?这老货这么猛?那段克俭呢?”章文虽然感觉到老顾会赢,但是还是有些惊讶于老顾的凶猛。

“嘿嘿!……”胖子笑了笑,起身走的离段克俭等人远点,悄悄地把刚才赌台上方芳抢筹码的是说了一遍。

“哦!那就没办法了,关心则乱,这回方芳回来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章文听了也就是淡淡的一笑,不由得想到了纪清和莫心兰,如果这俩人跟自己一起去澳门,纪清肯定是不声不响的,莫心兰恐怕就要会给自己添柴加火,非把声势搞大不可。

“是不是给章文打电话?躲那么远干什么?过来过来,我和他说两句!”老顾看到胖子说的眉飞色舞的,也忍不住想要显摆一番。抢过电话,老顾嚣张的叫道:“章文!看看,看看,让你来不来。哥这回大发神威,你要是来了,多了不说,扔个十万八万的给你去玩玩!你可是错过了一次发财的机会啊!”

“拉倒吧你!也就是赢了点钱,前几天还打算从二楼跳下去呢!“章文不屑的说道。

“怎么样?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办?这回我听你的!“老顾居然很虚心的问道。

“怎么办?回来呗!把筹码变成现金比什么都强!“章文想也不想的就说。

“什么?回来?算算总账我还输十几万呢?现在我手握四百万筹码,赢个10%不难吧!”老顾很不满的叫道。

“嗯!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一些经历,我有好几次输光前,都是能达到差不多快持平了,有几次甚至就差几百块钱,但是后来还是输光了。这就是说,老天爷给了拉回本钱的机会,但是你要识相,付点利息出去才行!不信,你拿10个筹码,下紸10把,看看结果怎么样,要是还在赢,那你就继续玩。”章文没有理会老顾的不满,只是说了自己的建议。

“这样啊?嗯,让我好好想想!”老顾犹豫不决的把电话交还给了胖子。没想到,段克俭一把抢过了电话。

“文哥!我是小段,我……”段克俭在电话里好像很委屈的样子,欲言又止。

“回来吧!再玩下去你就不是赢得少的问题了,恐怕要输钱了!”章文轻声说道。

“可是我……应该能赢的更多的呀!”段克俭忍不住叫道。

“没有应该不应该,只看结果!”章文很简单的说道。

挂了电话,几个人忽然都沉默了,老白在一旁弱弱的说道:“我觉得章文说的是对的。换成现金才算是真的把钱拿到手了。”

“凭什么要听他的呀?他自己连澳门都不敢来,还要教人家怎么做?老公,我们再去玩,别理他!”刘佳蓉很不满意的叫起来,然后亲热的挽着老顾说。

“哼!怎么?你也跟钱有仇啊?”老顾翻着小眼睛看着刘佳蓉哼道。

“我没有啊?我就是想你多赢点嘛!”刘佳蓉有些意外的看着老顾。

“嗯!你现在手里有多少筹码?……4万,那好,我再给你1万,5万筹码,你去5千一把押十把,押庄押闲随你便,要是赢了,赢多少我再给你奖励多少!”老顾表情淡然的说道,看不出是是喜是怒。

“我……我……”刘佳蓉有些不知所措。

“去呀!老白你陪她过去!”老顾不容反驳的说道。

“哦!”

刘佳蓉有些不解的走到了一张佰家乐台子前停下来,段克俭夫妇也不明所以的跟过去看着。胖子悄悄地问老顾:“文哥和你说的?”

“嗯!章文这家伙有时候说的还是挺对的!胖子你说佳蓉会不会拿这5万也来个码宝,过三关什么的?那我可贴大发了!”老顾有些担心的问。

“是呀!5万变10万,10万变20万,五把一翻就变成160万了。先不说她有没有这个运气,换了你,你有这个胆量吗?”胖子好笑的反问道。

“那倒也是!”老顾也笑了。

果然,刘佳蓉这会轮到自己做主了,也只敢按照台面上最小的下紸额5千下紸,甚至连坐都不敢坐下来,断断续续的下了9把紸,只赢了2把,手里的筹码只剩下五个5千的了,最后一把说什么也不敢押了。哭丧着脸回到了老顾的身边。

老顾不屑的看了看刘佳蓉,然后把手里所有的筹码,402万全部交给胖子:“胖子,拿去,该还的还,该扣的扣,剩下的回去打到我的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