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45章 你跟钱有仇啊?(下)

所有的人都被老顾的果断弄懵了,只有老白暗暗的赞叹老顾,这老小子是真聪明,很有点奸雄的范。自己当初要是能做到老顾的这么果断也不至于落得个如今的下场。

胖子也没想到老顾一点也不留的全都换成现金:“老顾,你不留个十万八万的再玩一会?”

“不留!嘿嘿,听人劝吃饱饭!明天我带着佳蓉去香港玩两天就回家了!”老顾很得意的看着几个人说道。

“老顾!你真的不玩了?我还想跟着你再玩几把呢!”段克俭问道。

“老弟,不瞒你说,刚才那两把我其实心里也紧张着呢!现在总算是把输的钱差不多捞回来了,差不多就行了,我还是过回以前的日子比较踏实,没事到章文那里喝喝茶,挺自在的!亏了十几万就当买个教训吧!”老顾悄声的对段克俭说道。

“啊?那我怎么办?我还差着远呢?”段克俭忍不住叫道。

“嘿嘿!攘外必先安内!你还是先回去吧!”老顾贼兮兮的说道。

刘佳蓉现在心里后悔死了,就因为多了一句嘴,送掉了两万五,但是听到老顾还要带她去香港,又有些高兴,反正她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老顾了,有种又惊又喜又怕的感觉。但是说到底这一切都是从偷换了章文彩票开始的。

段克俭看着老顾得意洋洋的带着刘佳蓉走了,脸上阴晴不定,心里拿不定主意。方芳看着老顾离去,感觉人家就像是买到了个牛股,连着几个涨停板之后,抛在了最高点。她忐忑不安的看着段克俭,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段克俭留下了一百多万的筹码,把剩下的二十万都给了方芳,没好气的说道:“这20万给你,加上你抢回来的40万。差不多50万人民币,就算是还给你股市里拿出来的钱了!”

“啊?那怎么行,我抛掉了一百万的股票呢,那些都是亏损很厉害的股票,我要马上买回来的!”方芳惊叫道。

“嗤!那有什么办法,还有50万都被你闹腾没了,不算你的算谁的?就你这点胆量,人家老顾说得对,给你个牛股你能守几天?哼,股市和赌场没什么区别,也是要胆量的!这是你的通行证和机票,让胖哥给你改签今晚上的飞机,你回家去吧!”段克俭一脸的厌恶说道。

“那你呢?你还要去赌?”方芳又惊又急的拉住段克俭问道。

“我还赌个屁呀!我那点运气早被你折腾光了!我现在去嫖,有本事你也跟进来闹腾!”段克俭不耐烦的甩开芳芳的手,恶狠狠地说道,然后愤愤的走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还不是为你好!”方芳看着段克俭头也不回的离去,嘴里喃喃的说道。

“算了,股票里少了50万,好歹小段的那套房子保住了。本来你要是太太平平的在旁边看着,现在也和老顾一样,不但收回损失,还能去香港玩一圈,怪谁呢?”胖子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哇!……”

惊天动地的哭声,把全场都震动了,胖子这里又一次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

“文哥,我先回去了,我还要把这些文件回去打印出来。”小戴和章文打招呼,准备走了。

“好!正好我也要回家了,顺便把今天的足彩投紸给打印出来。嘿嘿,又是一张八千多块的大复式。”章文点头说道。

“小戴,明天你还来吗?”小姚追问道。

“明天就没时间了,都是打印复印敲章的活,只能在公司里做。”小戴说道。

“哦,那好吧,有空多来坐坐。”小姚失望地说道。

“嗯!”

章文和莫心兰在老李那里买好彩票,有顺路买了些水果零食,准备今晚上看比赛直播,这一期足彩可全都是五大联赛的比赛,销量肯定比上一期多,所以章文还是很期待的。

同样的,刁学富在塞给了老李一百块钱的信息费之后又拿到了章文的投紸方案,这回他也明白了,这一期都是彩民熟悉的比赛,足彩的销量才会高些,当然再中个奖的话,奖金也可能多些,虽然上一期中个二等奖还亏了钱,但是刁学富看到了中一等奖的希望,要不是最后一刻被扳平,那就是一等奖啊,好歹也有几十万呢!所以这次刁学富还是咬着牙跟进了,几十万甚至是几百万的诱惑相比这八千多的投资大得太多了!

……

“你觉得小戴和小姚怎么样?我看小姚是有点意思的!”章文和莫心兰一面吃着水果一面聊天。

“没戏!小戴根本不会接受小姚的,别说现在,就是以前她还是个小小的富二代的时候,小戴都不会接受她!”莫心兰很肯定的说道。

“唉!也是,年轻人真是不知好歹,太开放了,到最后就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章文叹道。

“小戴是那种既内向又传统的人,肯定是要找一个差不多的人。何况小姚他们家现在已经变成负债累累了,没几年根本缓不过来,你没看到小姚的车都被拿去抵债了。小戴以后只会是越来越好,我估计今年朱志元肯定得给他20万年薪打底。你再看看小姚,什么都不会,也没有一技之长!”莫心兰分析道。

“哦!可是我也什么都不会,也没有一技之长,你干嘛哭着喊着要跟着我?”章文问道。

“去死!你还没一技之长?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我不跟着你,还不知道惹出什么祸来呢!”莫心兰大怒道。

“啊!是是是,你们是抱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光荣使命,挽救了一个差点就铸成大错的落后分子,而且是准备花一生的时间完成这光荣的使命!”章文连连点头道。

“哼!知道就好!抱抱!这要求不高吧?”

“不高,我很荣幸!”

“唉!我每天就这么看住你,还是不行啊!你看,人家连过桥米线都专门去学会了,好吃吧?”莫心兰酸溜溜的问道。

“不是吧?你这疑心病也太大了吧?今天又不是我一个人在吃?”

“哼,可惜做的人只看到你一个人在吃!”

“心兰,你这冤枉我不要紧,别冤枉人家商悦啊!绝对不可能的事!”

“唉!我也希望是我感觉错了!可惜我的直觉一直很准的。”

“不可理喻!”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