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46章 心事重重

第三百四十六章 心事重重

第二天,莫心兰去了网店,因为昨天没有去,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而章文则去了纪家看看纪清,今天不但章文去,还有章爸章妈带着欣儿都在纪家,热闹得很,连纪红也在,最近不太看到纪红,因为纪红现在谈了个男朋友,好像比较有感觉,连网店也去的少了。▲,..o这样一来纪家的人都很高兴,就等着好事临近了。特别是纪清更是急切,要是纪红能早点怀孕,那岂不是一下子纪家有了两个小孩子,所以纪清还是很期待纪红这次能顺利的组建一个自己的家庭。

章文看到纪红也忍不住的打趣:“不容易啊?总算是想着把自己嫁出去了!抓紧点啊,我们家的小家伙也好有个伴儿!”

“去你的,八字还没一撇呢!”纪红难得的也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也没有了原来的直白。

“呵呵!我那个妹夫是干什么的?不会又是个贪官吧?”章文笑问道。

“哎!章文,要是真的成了,好像你该叫他姐夫吧!”纪红纠正道。

“嗤!别搞错,你是纪清的姐姐,可是可没有我大哦!”章文不乐意的说道。

“那不管,辈份放在这呢!再说人家也是比你大两岁。他是大学的老师,副教授,学校的业务骨干!很有才气的,”纪红很有点骄傲地说道。

“哼!甭管有没有才气,他得先学会刨坑种地、播种结果才行!我听说好些书呆子连起码的操作都不会,老婆都娶了十几年了,还是处女啊!要不要我教教他,我有些这方面的教学片,一看就懂,一学就会!免费拷给你?”章文压低了声音贼兮兮的说道。

“滚!什么事到了你脑子里就变得低俗、恶心!不跟你说了……”纪红恼羞成怒的叱道,然后转身走了。

“我说的都是最基本最实在的事啊!难道你们清高浪漫的连觉都不睡的?”章文很郁闷的自言自语道。

这么多的人都来看纪清,这让章文想单独和纪清待一会,亲热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心里还真是着急,好不容易等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大家都去饭桌那坐好等着了,房间里就剩下纪清和章文了。

“快点快点!让我看看我的宝贝儿子!”章文猴急的叫道。

“干嘛?马上就去吃饭了!”纪清温和的笑道,不过还是解开了宽大的孕妇装。

“哇!又大了好多哦!我听听……嗯,他也饿了吧?好像在踢我!”章文贴在纪清的肚子上认真地听着。

“嘻嘻,他就像你,一点也不老实,老是踢我!”纪清又幸福又骄傲的说道。

“嗯,呵呵,这就是传说中的紫葡萄吧?”章文手忙脚乱的忙个不停。

“讨厌!好了!我们去吃饭吧,大家都等着我们呢!乖,听话,下回有奶吃!”纪清很有点当母亲的样子了。

“再等会?抓紧时间,我给他唱首歌吧,胎教!”章文说道。

“你就会瞎胡闹!别唱了,别把孩子吓着!”纪清笑道。

“哼!什么话,以后孩子肯定跟我亲!来,抱抱!……我说老婆你多重了?都有点抱不动了!”章文现在不敢使劲的抱纪清,怕勒到她肚子。

“一百四十了,唉,我以后这么胖,你不许不喜欢我!”纪清很适时的发嗲道。

“哪会呀!想什么呢!”章文说道,恋恋不舍的又听了听纪清的肚子,然后帮她重新穿戴好,小心翼翼的陪着纪清一起去吃饭。饭桌上,章妈章爸还是老生常谈把说了无数遍的注意事项又说了一遍,每次这样他们才放心,纪清的嫂子坐在纪清身边帮着纪清搭配荤素菜肴,反正都是按照书本上最科学的搭配来的。章文想想也觉得好笑,过去生活条件差的时候不也照样都过来了,现在有个身孕就成了全家的保护对象了,就连自己也觉得应该这样。

下午,纪清要休息了,章文则是把父母和欣儿送回家,先送父母回家以后,章文在送欣儿会陈怡芳那里,不过明显地感觉到欣儿有些心事重重的,章文问了好几遍,欣儿都是摇摇头笑笑,说没事,但是章文还是能感觉到欣儿笑的很勉强,到底有什么事呢?章文心里很是着急,最近和老师也联系过,欣儿的成绩也没有多大变化,还是前十名的样子,但是现在的表现却让章文很担心。

把欣儿送到家,章文也没上去,面对陈怡芳还是觉得不太自然,于是抱了抱女儿就回去了,差不多快吃晚饭了才回到莫心兰那里,当然回家前章文还抽空去把这一期的彩票给买了。

“你说欣儿到底会有什么事?难道谈朋友了?那也不对啊,谈朋友了也不会愁眉苦脸的呀!再说欣儿一直是很有主见的,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章文躺在**问莫心兰。

“应该不会吧,要是谈朋友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成绩直线下降。哼!当年我就是被你把名次从前十名一下子拖到了三十几名。”莫心兰对这方面有着切身的体会。

“不是吧?我就没怎么下降嘛!”章文不满的辩解道。

“废话,你已经是最后几名了,还往哪降去。”莫心兰恼怒的使劲掐了章文一把。

“那你说欣儿是为什么不开心呢?”章文再一次把话题回到女儿身上。

“会不会是纪清有了身孕,她有什么想法了?”莫心兰问道。

“应该不会啊?她和纪清在一起的时候挺高兴的,而且一直很盼着小妹妹出世呢!”章文想了想道,欣儿一直认为纪清怀的是个女孩。

“要不再观察一段时间,说不定今天她来了例假也是有可能的,你这段时间多陪陪她,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常的情况!还有就是和你前妻多沟通,问问有什么情况没有?”莫心兰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好吧,但愿过几天就没事了!”章文对别的事都无所谓,但是对于女儿的事始终觉得像块心病,怎么也挥之不去。连晚上的比赛也没心思看了,躺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莫心兰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安慰他,只好陪着他一晚上也没怎么好好睡觉。

……

第二天是周一,章文还是睡到了快中午才起床,莫心兰已经去网店了,章文打开电脑看了看昨天足彩的比赛结果,还是没有中奖,再仔细看了看,一等奖空缺,这倒是没有想到。再看看自己的那张彩票也只中了11场,成绩实在不能算好。不过前天晚上的单场比赛,章文倒是赢了好几场,所以对于这两期足彩没有中奖倒也没太过在意,要是大奖那么好中,大家都去买彩票了,还干什么活?

洗漱一番之后,直接去胖子的盒饭店吃了顿午饭,看到巧妹,才知道胖子昨天晚上就回来了,现在还在睡觉呢!呵呵,赚点洗码的钱也不容易。再看看林巧妹,好像真的瘦了些:“巧妹!你好像瘦些了?是不是每天跑步起作用了?”

“文哥!这几个星期我瘦了6斤,现在晚上也习惯吃的少了。”巧妹对章文老老实实的说道。

“呵呵,那不是挺好,继续坚持!”章文很赞叹地说,巧妹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坚持,往往很小的事坚持下来就能收获到惊喜。

“嗯,我知道了,谢谢文哥!”巧妹和胖子一样很相信章文。

“哈哈,谢我干什么,这是你自己坚持的结果!”

回到了茶叶店,章文马上给陈怡芳打电话,问问欣儿的情况,但是陈怡芳回答说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什么特别是事,而且电话里听得出陈怡芳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难道是我多心了?关心则乱?章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心里踏实多了。

下午,不出章文的预料,胖子和老白都来了,连老余也乐呵呵的来了,莫心兰惦记着章文的状况也忙完之后赶了过来,这让章文很有些感动。

店里恢复了以往的祥和热闹,商悦感觉很亲切,很周到的帮众人沏茶倒水,还不吝把章文的好茶都拿了出来。章文冷眼观察,商悦对每个人都很热情,照顾的很周到,这不是很正常嘛!看来这一次是莫心兰想多了。

几个人都很开心,特别是胖子和老白,老白这次去澳门赚了两万六,胖子赚了将近五万,当然他没有对老白说,老白赚到的是他自己换来的码量,因为老白都是照顾一些小的客户,而胖子则是主要盯着大客户,像朱文宇的换码的量就都算胖子的了,只有章文去了,胖子才会自觉地一人一半。不过就算这样老白也是很高兴了。老余看着都有点眼红,他去了一趟澳门才赢了1万多块钱。

“呵呵!老白,下回还去不去了?”章文有意问道。

“嘿嘿,不去了,人要知足啊!这些钱已经够我跟几十场足彩了。”老白摇了摇头说道。

“是啊!要是老顾他们输了,这钱也不好意思拿。”胖子也点头说道。

“嘿嘿!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章文喝了口茶说道。

“什么消息?”胖子和老白一块问道。

“前一期足彩中了个二等奖,这两期没有中奖!”

“那不是好消息吗?”

“咳咳!二等奖还不够当期回本的!”

“这么少?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们俩该交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