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53章 临阵磨刀

商悦看到这会儿章文龙精虎猛的,一点也不像上午来时的病怏怏的模样,不禁暗自摇头,这老板根本就不是居家过日子的人,身边非得有个人照顾着才行。可是这人心肠还是挺软的,连刁学富前一阵子的所作所为都不怎么计较了。

“这一期怎么样啊?都连着两期一等奖空缺了!”胖子问道。

“是呀,这一期可以买的多一些。”老白也很期待,他另外还在计算章文已经三期没有中奖了,按照规律这一期是有可能中奖的。

“你有好的推荐吗?”章文问老白。

“嗯!没有,这一期都是法乙的比赛。”老白摇了摇头说道。

“就是呀!我也看不准,那增加投紸不是太盲目了吗?”章文对这一期一点感觉也没有。

“那你的意思是……”

“这一期别买了,我打算直接研究下两期的,12042期,12043期都是五大联赛的比赛,咱们更加熟悉些。而且就差一天时间。”章文做了个取舍。

“行,我们都听你的。”胖子是无条件的服从。

“也好,还有四天的时间,这次我好好的花点时间研究出几场大的冷门来。”老白也说道。

“好,我也多花点时间,好好研究研究,最近这几天有些心烦!”章文也觉得需要好好地宣泄一番,最好的方法就是重注砸在下一期的足彩上。三个人都跃跃欲试的准备在下一期足彩上来个大手笔的复式投紸。

下午,莫心兰也来了电话,告诉章文晚上不陪章文回去了,因为网店的事情比较多,而且要到晚上七点多钟才能忙完。其实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莫心兰现在很有点尴尬,本来以为教教欣儿初中的知识肯定没有问题的,没想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昨天已经让她在欣儿面前很没面子了,今天莫心兰实在是有点底气不足,所以想趁着今晚上偷偷地再复习复习。

章文也知道莫心兰的心思,没太在意:“那好吧,我今天自己回家,正好给我女儿烧我最拿手的鱼香肉丝。有好长时间没有烧过了。”

“老板,我帮你把蔬菜和肉都买好,再洗好切好吧!这样你回家就方便了!”商悦主动地说道。

“哦?商悦,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做的。我自己都会弄的。”章文有些意外也很感动的说道,但是又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没事的,反正现在还不太忙,等下一批新茶到了,那可就帮不上你了。你不会是怕心兰姐说话吧?”商悦看到章文犹豫不决的样子笑道。

“公开公平公正,我怕什么?再说了,一个好汉三个帮!我这还缺俩呢!”章文一脸的正气,理直气壮的说道。

“噗!得了便宜还卖乖!”商悦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出门去菜场了。

……

晚上,因为有了商悦的协助,章文一顿晚饭烧的很是顺利,也没花多少时间。章文不禁为自己的高效率暗暗得意。同时也很感念商悦所做的准备工作,唉!这女人还真的挺细心地,虽然长得一般,身材更是平坦,可是还是让人感觉到了女性的温柔,看来还是要坚定信念,不能再给自己招惹麻烦,章文暗暗得告诫自己。

欣儿这几天可是开心得很,今天又吃到了久违的老爸烧的菜(前两天都是莫心兰烧的),心里满意极了,咂着嘴赖在章文的身上发起嗲来:“老爸,你就好事做到底,把碗也洗了吧!好不好嘛?我今天的作业特别多,我都愁死了!”

“哼!我怀疑等我洗完了碗,你的作业就做完了!”章文一直要求女儿适当的做一些家务活的。

“哪呀!我会尽量做慢一点的。”欣儿这会纯粹使出了阳谋,彻底的耍赖了。

“看看,还是想偷懒!这会儿连瞎话都懒得编了!”章文是拿这个女儿没辙了。

“嘻嘻!谁叫你是我爸呢?哎!老爸,你说我妈真的会和那个姓孟的结婚吗?”欣儿问道。

“嗯!不知道,那得看脑子烧坏到什么程度了,希望还没有全烧毁!怎么?你还想再住回去?”章文摇摇头说道。

“不是,我是可惜我那个小房间,好漂亮好温馨的。”欣儿有些不舍的说道。

“嗯,看情况吧,大不了我把这套房子再买回来。”章文现在多少也有点底气了。

“可是我又不想我妈没地方住!唉,这个姓孟的真讨厌!”

“好了,做你的功课去,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哦!知道了!”

晚上,章文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看着电脑,忽然有些不习惯了,平时都是莫心兰给端茶送水的,还陪在一边切削水果,聊聊天,现在房间里却是安安静静的,看着电脑里的赔率,却莫名其妙的总是走神,一点也没有分析出什么结果出来。再说和女儿的对话也让章文有些伤神,如果把那套房子买回来,那身边又没多少钱了,而且真的要是那样,不是有病吗,一套房子买来买去,手续费都折进去不少了。

……

莫心兰回到家,简单的吃了些东西,拿着纸笔做好准备,然后给时静打电话:“静!晚饭吃过了吗?”

“呵呵!你打电话来不会是只想问我吃没吃过晚饭吧?说吧,有什么事?别假惺惺的。”时静还是比较了解莫心兰的,现在这么黄金的时间不陪着章文而给自己打电话,那肯定是有事了,而且还是挺棘手的事。

“看你,我是真的想你了嘛!”莫心兰叫道。

“是吗?那好,你的问候我收到了,谢谢啊!我还有事,我先挂了!”时静说道。

“别挂!好吧,你赢了,我是有事要找你!”莫心兰连忙叫道。

“看吧,近墨者黑,现在学的一点都不老实了。”时静有些得意的说道。

“哼!我现在打算近朱者赤!所以来找你了。我在给欣儿辅导功课,我……我发现好像教不了啊!怎么办?我大话都说出去了,现在却是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好多东西都忘光了!”莫心兰很郁闷的说。

“啊!你教欣儿?呵呵,你还真是有勇气!”时静忍不住笑了。

“所以嘛,才向你求救了!有什么好笑的!”莫心兰不满的说道。

“好吧,你教她哪一科?”

“所有的,除了体育。”

“啊?我的姐姐,你可真敢想啊!我帮不了你,语文,数学,外语,物理,下学期还有化学。这没个三五个月你能上手才怪呢!”时静惊叫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去和欣儿说,干妈教不了你了,你自己去问老师吧!那多没面子啊?好歹我原来也是班里前十名的啊!”

“呵呵呵呵!那你确实是教不了嘛!再说,你现在哪还有心思看书?”时静在电话里忍不住的笑。

“你别笑呀,快说说有什么办法呀?”莫心兰恼怒的叫道。

“我真的没办法,我看最好的办法就是你直接承认教不了!别硬撑着了!”

“嗯!要不我现在过来,你给我看看,我的水平怎么样?哪怕能教一门也好啊!”莫心兰忽然想到了个办法。

“你少胡闹,都几点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喂,喂,……这死妮子,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时静看着手机无奈的道。

才三十分钟,莫心兰就赶到了时静家,这段路平时时静开起码得要一个小时。

“静!我好想你哦!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才见着面,你也不来我家看看我!来,亲一个!”莫心兰见到时静还是使出老一套。

“少来,你就不能来看我呀?我去你那你方便吗?”时静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所以我就过来了嘛!曦儿,曦儿!快出来,兰姨来了,也不过来打招呼?”莫心兰冲着曦儿的房间叫道。

“兰姨!”曦儿听到了莫心兰的叫声跑了出来。

“呀!怎么去了趟美国,长高了不少嘛,好像比欣儿高了!”莫心兰看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曦儿惊讶的叫道。

“嗯!不但长个子,还长脾气了呢!”时静有些怪怪的说道。

“兰姨,我先回房间做功课去了!”曦儿听了时静的话闷声的回房间了。

“怎么了?好像曦儿有心事?”莫心兰问时静。

“嘘!跟我回卧室再说。”时静指了指卧室说道。

莫心兰跟着时静回道卧室,两人相互仔细的打量着对方。都觉得对方有了很大的变化。

“你长胖些了,嗯!还是这样好,总算是有点女人味了!”时静看着莫心兰点点头说道,现在的莫心兰确实很漂亮,也丰满了许多,白里透红,整个人都神采奕奕的。

“你倒是瘦了些,怎么曦儿长高了,你倒瘦下来了?”莫心兰感觉到时静的气色并不是太好。

“唉!还不是和任同的事闹的!”时静神色黯然的说道。

“怎么?他想干什么?他一个同志,还有理了?你这些年已经够照顾他的面子了,怎么?转了国籍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莫心兰怒道。

“哼!还真是这么回事!他现在的纽约州,他们现在是合法的。倒是我妨碍了人家的自由。现在急着要和我离婚呢!”时静漠然道。

“怎么样?我早劝你离了,现在倒是他主动提出来了,那也没什么呀?难道你还想再过下去?”莫心兰问。

“不是!离婚,财产分配都没问题。最大的问题是……”

“什么问题?”

“他要曦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