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54章 汝之人参吾之砒/霜

这回连莫心兰也是听了一呆:“那怎么行?让曦儿和他还有他那个不知道算老公还是算老婆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这太可怕了!再说如果她那个老公或是老婆如果是个浑身是毛的人形动物,那还不跟进了狮虎山一样?”

“别说了,我不想听!反正我是不会让曦儿跟着他的。”时静被莫心兰说的有些毛骨悚然,虽然她知道这些人平时的形象还是很文明的,西装领带,也很礼貌。但还是被莫心兰的话吓着了。

“曦儿知不知道这些?”

“不知道!我怕她接受不了,她一直很崇拜自己的父亲的,甚至很自豪!”时静摇摇头说道。

“可是,这些事她总会知道的呀!那你的公婆怎么说?”莫心兰再问。

“哼!最奇葩的就是这个问题,他还不让我告诉他父母,还要我继续帮着他照顾他父母。”

“怎么?你答应了?他这样也太自私了吧?你也太傻了吧?“莫心兰大惊道。

“我怎么开口呀?但是我没有答应,可是这事最好由他自己和他的父母说,要不然弄出个好歹来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到底两个老人都快七十岁了。”时静很郁闷的说道。

“哎!你的顾虑也太多了!要是我,就让他净身出户,再把他的事全告诉他的父母,让他们来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还想要曦儿,门都没有!不找他赔偿这些年的青春损失费就不错了,他还好意思提要求?”莫心兰可不会顾虑那么多。

“唉!也许只有像你这样才能干脆的解决问题!”时静现在倒是很羡慕莫心兰直率泼辣的性格。

“嘿嘿!也不是啦,我也就是虚张声势,碰到那坏蛋还不是照样一点主义也没有?”莫心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死样!成心在我面前秀幸福呢!去洗澡去!今晚就住这吧,我还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时静很有些不满的叱道。

“好呀!我也好久没和你一起说说话了!”

……

刁学富现在躲在另外一个镇上的小旅馆里,第一次尝到了离家出走的滋味,并没有想象中的洒脱,心里一直惦记着家里,担心老婆面对老顾的追/债会是怎么样的惨状。可是又不敢回去,他更怕老婆发飙的凶悍。

家里的存折和卡倒是在自己手上,可是满打满算卡上也才三万多块钱,而且自己和老婆这些年来和亲戚家人都不怎么来往,连父母那里也是最多打个电话而已,要不怎么混出个神刁侠侣的名头呢?

现在自然也不好意思开口向别人借钱,当然他也知道即使开口也借不到钱。自己现在也想不通怎么会一时冲动,玩得越来越大,其实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不甘心前面的钱打了水漂,想通过后面的投紸把前面的损失拉回来,只是现在完全的失败了,最让刁学富想不通的是,章文在中了两个二等奖之后怎么会马上就偃旗息鼓,不再买彩了,这让刁学富很是无语,本来他想着老老实实的跟几期,不说盈利,最起码把前面的损失补回来,可是这该死的章文怎么就好像知道自己的想法一样,忽然就不玩了,这让刁学富忽然有种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感觉,而且还不好找人家去理论。他哪里知道章文是被琐事缠身,没时间也没心情研究这两期的足彩。

连着两期的一等奖空缺啊!这要是中个二等奖,至少也能让自己把亏损全部拉回来,说不定还略有盈余,更何况还有可能中两个二等奖呢!

原来,前两期足彩,刁学富急于拉回损失,却又没有章文的投紸作参考的情况下,只好在网上查看一些专家的意见,还有一些足彩交流的群,他也参加了好几个,根据专家的推荐还有群里一些资深的彩民的建议,也设计了一个一万六千的元的大复式,搏命般的出了票,连续两期,前一期打中了12场比赛,上一期打中了11场比赛。

连着两期都是从满怀希望然后被打到谷底,实在是冷门太多了,有几场冷门真的给刁学富防到了,但是却输在了两场单场的做胆的比赛上,结果造成了现在这样巨额亏损的状态。其实,要不是刘佳蓉回来了,刁学富还会再来一张更大的复式。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这买彩和赌场里的赌鬼一样,都是到了最后才知道后悔,开始害怕了。因为接下来要为之前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了,才发现自己无力应付了,只好跑路了。

可是跑得掉吗?先不说老顾的凶名赫赫,还能指使镇上的那些地痞流氓。就是走正规的法律途径也是刁学富理亏啊!而且还要赔偿连带的损失。自己的两套房子就在镇上,根本跑不了。越拖下去损失越大!刁学富颤颤微微地拿出了手机,开了机……

这几天,刁学富的家里也是吵翻了天,首先是小龙女就发飙了,找到刁学富的父母扬言如果刁学富不会来,她就把两套房子全都卖了,然后离婚回娘家。

虽然刁学富和父母也不怎么来往,但是总归是一家人,还有他的哥哥,姐姐都来了,大家凑齐这点钱是没什么问题,但是首先要找到刁学富,就算帮他凑齐了这些钱,到时候怎么还,总不能借出去就回不来了吧?

这时,刁学富的电话来了!

……

时静和莫心兰相拥着倚靠在**,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只是此时的心情完全不同了,似乎有段时间没有在一起,反而有些生分了,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淡淡的香吻从两人身上渐渐的扩散开来。

“嗯!你先真的越来越丰满了!”时静靠在了莫心兰的胸前,用手轻轻的按住她的胸。莫心兰不但丰满了些,而且小腹还依旧平坦紧致,特别是身上的体香似乎也愈发的浓了,这说明莫心兰现在还处于肌体最旺盛的时期,这让时静很是羡慕。

“那当然,我现在饮食可有规律了,荤素搭配的很科学的,当然锻炼也是少不了的!”莫心兰很有点沾沾自喜。

“唉!还是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活的开心!”时静很感叹的说道。

“哎!那你和任同的事解决了以后,打算怎么办啊?还想不想再结婚了?”莫心兰很关心的问道。

“不知道,看缘分吧,首先要曦儿能接受的人才行!”时静有些漠然的靠在莫心兰身上。

“啊?你打算找个什么样的?”莫心兰忽然警觉到曦儿能接受的首先就是章文。

“看你那紧张的样子!我要找也找一个感情专一,顾家型的男人。”时静白了莫心兰一眼。

“嘿嘿!我就是关心你嘛!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哦,对了,那我给欣儿辅导的是怎么办?”莫心兰又绕回到了此行的主要目的。

“算了,你还是别管了,我给章文打个电话,如果欣儿愿意,让欣儿来我这住一段时间吧,曦儿最近的情绪不太稳定,也许欣儿和她更容易沟通。再说,按照现在的进程,欣儿应该也有些问题需要特别辅导一下,光凭老师在课堂上讲的,不一定能完全理解。”时静想了想说道。

“那好呀!如果这样,我和章文也不用每天来回的赶了。可是……可是……”莫心兰先是一喜,接着又有些担心了。

“哼,又在动你的小心眼了!你可真够辛苦的。汝之人参吾之砒/霜,不是每个人都拿你的宝贝当成宝贝的!”时静用放在莫心兰胸口的手使劲的捏了一把。

“唉!是呀,现在我连商悦也要提防着点,这妮子现在又是运动又是增肥的,起劲的很!我还真是小看了她。不过她经商的本事确实是很有一套,见识也广,怎么原来就被她的外表给迷惑了呢!”莫心兰有些无奈的说道。

“商悦?不会吧!你太多心了吧,是不是有点草木皆兵了?”时静忍不住笑了。

“但愿吧!不过她现在真的给人感觉变化很大,而且是由内而外的。平常人不容易引起注意!”

“是嘛?过几天我去店里看看!”

“好呀!最近又有好多的新鲜事!”

“说给我听听……”

“……”

……

第二天一早,莫心兰就急急忙忙的赶回去了,时静也穿戴整齐准备先送曦儿去学校。

“妈妈!昨天兰姨说的是真的吗?”曦儿定定的看着时静问道。

“嗯?兰姨说什么了?”时静顿时感觉到不妙。

“就是她和你在卧室里说的,我爸真的是……是那个……”曦儿很紧张的问道。

“你偷听我们的谈话了?”时静更紧张。

“嗯!我……我现在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爸爸老也不回家住。妈妈,是真的吗?”曦儿咬着嘴唇问道。

“是……是……真的,曦儿!你别多想,其实你爸爸还是很爱你的!”时静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我知道了,其实你早该告诉我的!”曦儿背着书包转身下楼了。

时静忽然觉得女儿长大了,也许有些事并不一定要这么刻意的瞒着她,但是,女儿现在会是什么心情呢?时静心里七上八下的,忽然感到头大如斗,忍不住心里暗自把莫心兰狠狠地痛骂了一顿……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