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64章 温情(下)

“飞哥,就是他,他还把愣子给砸昏了!”板寸头指着章文对陈飞嘶叫道。

陈飞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走进饭店,这就是几个混混嘴里的飞哥,看上去有一米八的身高,三十多岁的年纪,很是彪悍,最近两年在这一带风头很劲,更重要的是他还是陈培勇的本家亲戚,飞哥猛然停了下来,忽然发现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站在那里使劲的回想着,但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陈飞心里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开口试探的问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报个名吧,我不想有什么误会!”

“打电话问陈培勇!”章文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一松手放开了被他抵在墙壁上的混混。随手扔掉了手里的半个酒瓶。

提起陈培勇,陈飞猛然想起来了,在九哥举办的年夜饭上他见过章文,陈培勇临走时还特意去和他打了个招呼,飞哥忽然浑身一激灵,连忙摆手让手下的人退开,然后连忙拿出手机打给了陈培勇:“勇叔!我是小飞,我的几个小弟可能惹了点麻烦,我们在‘又一邨’饭店,这有个人……”

“……章文?你没事惹他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空了,给我找点事做?”陈培勇听完陈飞的描述,马上肯定了对方是谁。

“不是,我没惹他!他上来就打啊,我手下三个人都被打了,愣子都被他砸昏过去了!也不跟我们解释,就让我打电话给您。”飞哥一面叫屈一面狠狠地瞪了板寸头一眼。

“把手机给章文!”陈培勇沉吟半晌,低声道。

“文……文哥,勇叔的电话!”陈飞很恭敬的走上前,挤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嗯!陈培勇!你什么意思啊?看着我姐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是不是?你那些徒子徒孙就这点出息啊?连饭钱都付不起啊?……”

陈飞看到章文拿着手机破口大骂。不由得浑身发毛,脸色比挨了一个耳光的板寸头还要红,章文这会儿骂的可是自己的老大啊!电话那头,陈培勇也是把电话离着自己远远地直咧嘴,这简直就是一刁民,手下这帮孙子可真会挑人,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小一点了,才把电话凑近点:“呵呵,火气不小嘛!呵呵,最近都忙着老顾的事,一时疏忽,别放在心上!改天一起吃顿饭!”

“哦?你也在帮着他买墓地?嗯,你是得多买点,要不然还真不够你这些手下用的!行了,剩下的我来处理吧!”章文哼道。

随手把手机又扔给了陈飞,陈飞接过手机继续等着挨骂:“勇叔!……”

“都给我滚回来!”

“哦!是,是!……”

章文看着陈飞带着一帮人准备离开,又开口把他们叫住了:“等一等,你就是飞哥?是吧?今天的事,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我也不想再计较了,至于以前的所有欠账也一笔勾销。好不好?”

章文知道打个巴掌是要给个甜枣的,陈培勇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更何况以后再有外来的混混还是用的着他们的,所以章文也放缓了态度。

“行,行!以后用得着我,来个电话就行!”飞哥连忙顺着台阶下。

“你过来!”章文冲着刚才被酒瓶砸晕的混混招了招手。那个叫愣子的混混忐忑不安的走到了章文的面前,紧张的看着章文。

章文从柜台上拿了一支笔,然后对他说:“把手掌摊开!”

愣子搞不明白什么意思,但还是摊开手掌。章文在他的手掌上些了十二个字:章文出手,勇哥出钱,一万元整。

“呵呵,刚才出手稍微重了些,回去把这几个字给勇哥看看。算是补偿你的!”章文拍了拍愣子的肩膀笑着说道。

愣子满脸的疑惑回到了飞哥的跟前,飞哥欠了欠腰,算是打了个招呼,带着人急急忙忙的去陈培勇那里报到去了。到了陈培勇那里,毫无意外的又被臭骂了一顿,一帮子人直挺挺的站在陈培勇面前动也不敢动。这时,愣子哆哆嗦嗦的把手伸到了陈培勇的面前:“勇叔,他还让你看这个!”

陈培勇疑惑的看了愣子一眼,然后再仔细的看了看手掌上的字,看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行,真行!这事也就他做得出来,他打人,我付钱!哈哈,来人,去拿一万块钱来!”

板寸头和被抵在墙上的混混对望了一眼,心里真是郁闷:凭什么呀?大家都挨揍,愣子就因为手心里写了几个字,就得了一万块,早知道自己也把脸凑上去让他写俩字了!

……

章文看了看饭店里踢翻的几个凳子,还有满地的碎酒瓶茬子,对那些满脸崇拜的的服务生说道:“收拾收拾,继续营业,对了!飞哥这帮人的欠账都划掉吧,下回再来,有一顿算一顿,不许赊账!”

处理完这些琐事,章文没有感到有什么可以得意的,这些本来就是小事情,起码对于章文来说。回到了原来吴玫的那间财务室,进到里间的那个卧室,刚刚好转的心情又消失了,呆呆的坐在吴玫的**,房间里还散发着吴玫身上的阵阵幽香,章文又开始回想起这几天和吴玫发生的这些事。

虽说这一次是个意外,但是章文却是很后悔,也很迷茫,从心里上来说,章文一直把吴玫当成了姐姐,而且是可以帮他抚平伤口,平静心绪的姐姐,是章文最珍惜的化解烦恼的避风港。可是这一次的意外,让章文很害怕再也找不回过去的这种感觉了,这个避风港还在不在了?而且章文心里也背上了沉重的负担,一直处于一种深深的自责之中,章文很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似乎太过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可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考虑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担负的责任也越来越多,再也不会像原来那样随心所欲不计后果。

现在章文面对吴玫,总感到不知道该怎么相处,虽然是意外,虽然是吴玫在一种极端的情绪下的**,但是,自己当时应该理智些的啊!可是到头来还是上面管不住下面,大头管不住小头,弄到了现在如此尴尬的境地。更要命的是,现在章文看到莫心兰,纪清,老白都有种心虚的感觉。

可是原来的想法也很龌龊,守着吴玫自己不去过界,却内心也不许别人进犯,难道这不是也是一种自私吗?到底怎么做才是对的啊?为什么人总是在做选择题,却又没有个明确的答案。章文越想越乱,索性离开了饭店,回到了自己的茶叶店。

一路上下起了小雨,阴郁的天气更让章文感到心烦,猛然想起来,今天是清明节,不由得心情更加的沉闷了。

坐在老板椅上,章文还是感到说不出的烦躁,商悦送了一杯茶来,就知趣的离开了,看得出章文的心情并不好,只是商悦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章文对吴玫会这么在意!

快下班的时候,老白也来了,他很关心吴玫的情况,不过也知道现在刚住进去,是不会有什么消息的。

“老白,这两期的足彩别买了,我也没那心情,买了也中不了!”章文对老白说道。

“嗯,我也想说这个呢,这两期是可以停买了。章文,我这还有两万块钱,你看你能不能帮我送给吴玫?我去送恐怕她不会收的。”老白声音低沉的说道。老白有些还以吴玫的病说不定真的是被自己气出来的。

“算了,现在还花不了多少钱,我去帮你送她也不会要的,你还是多赚点钱给以后儿子结婚用吧,总不能全靠吴玫一个人来!”章文现在看到老白也莫名其妙的有些心虚。

“唉!自作孽啊!好吧,我知道了。我想去看看吴玫,你觉得怎么样?”老白有些紧张的问道。

“开完刀再去吧,现在别影响她的心情。”章文想了想说道。

老白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也知道吴玫并不愿意看到你自己,有些失落的离开了。

晚上回到家,莫心兰已经从医院回来了,简单的说了一下吴玫在医院的情况,章文默默的点点头,莫心兰和吴玫的交情远比不上纪清和吴玫的交情,很有些奇怪章文对吴玫的感情会这么深,其实章文是在忧虑以后的日子怎么面对吴玫,还有纪清和莫心兰。当然更担心的是手术的结果。

“文,要是我也生病了,你也会这么难过吗?”莫心兰从后面抱住章文幽幽地问道。

“嗯,会的,我会天天陪着你的!”章文听了莫心兰的话,心里的愧疚感更深了。

“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的!”莫心兰用脸贴着章文的后背喃喃的说道。

“不,我就是一个混蛋,根本不是什么好人!”章文低头自语。

“我说你是,你就是!”

……

终于到了开刀的这一天,章文和邢春花、莫心兰早早的就来到了医院,其他人章文没让他们一起跟来,他不想来得人太多,那样更容易紧张。

吴玫倒是表现得很平静,只是连着上了几次卫生间,还是显露出了她的紧张。章文轻轻地握住了吴玫的手,默默的凝视着她,吴玫轻轻地展开了一丝笑容,似乎在宽慰着章文。

到了八点多钟,吴玫躺在了移动病**,被推进了手术室,章文等人在手术室外开始了焦急的等待……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