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65章 活得好

手术室外,章文一直是背着手笔直的站着,这也是章文的习惯,凡是遇到心情紧张或是有重要的决定前都会不自觉地站立着,似乎想要和某种气运抗争、挑战一般!

这家医院是以治疗胸腺疾病而著称的,所以都是差不多的病症,今天上午有近二十例手术,基本上都是和吴玫差不多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每个病人的肿块大小不同,还有就是良性和恶性的区别。九点半多,医生已经拿出了肿块,让亲属确认后,直接拿去坐切片检查,最终确定肿块的性质。这才是最让人紧张的。

不知不觉中又等了一个半小时,这时好多比吴玫晚进去做手术的病人已经缝合好了伤口,推了出来,这些都是良性的,从家属如释重负的表情看得出,心情一下子放心了不少,甚至是很高兴的样子。可是第一个推进去手术的吴玫却一直也没有出来,这让章文越来越心焦,莫心兰从握着自己的手的力度就知道章文此时很紧张和担心。

“没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莫心兰低声的说道。

“嗯!”

章文这会儿眼睛一直盯着手术室的门,盼望着下一个推出来的就是吴玫,最怕的就是医生来找家属谈话----那就说明切片检查出来的结果不好,需要继续做手术,直接将整个RU切除了。

这时候出来的医生在病人家属眼中无异于魔鬼,而且安全都成问题,谁知道病人家属会不会暴怒伤人?莫心兰忍不住紧紧的挽着章文的胳膊,生怕他也会有什么不理智的行为。

“我没事,你别担心!”章文低声对莫心兰说道。

“不会有事的,我那妹子一定会吉人天相的!”邢春花也等的有些焦躁了,她的脾气可是比章文要暴躁多了。

又过了十分钟,手术室的门开了,吴玫被推了出来,这说明切片检查结果是良性的,伤口已经缝好了,章文顿时感觉全身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不觉中眼角都有些湿润了。

“呵呵!逃过一劫哦!接下来只要再住几天,等到导流管没有**流出了就可以出院了!”后面跟着出来的医生笑道。

“谢谢!谢谢!”章文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把吴玫送回病房,章文才感到有些累,但是心情却是很舒畅,忍不住跑到楼下去想破例抽根烟,来到楼下,章文忽然看到楼下已经聚集了一大帮子的人,老顾,老余,胖子,朱志元,老白,一辆面包车很霸道的停在医院专用的停车位上,这一定是老顾的能力发挥了作用。里面居然是纪红和纪清,还有胖姐,意外的是商悦也来了。

听到手术的结果,大家都放心了,也都开始露出了笑容,一帮子人在医院的吸烟区肆无忌惮的开始点起了香烟,问这问那的。这乌烟瘴气的环境竟然让章文很感动……

“我想请大家吃顿饭!能赏脸吗?”嘈杂的声音中传出了老白弱弱的声音,声音不大,但是大家都听到了。

“怎么?老白有钱了?”胖子嬉笑着调侃着老白。

“无关乎钱的问题,就是心里高兴,怎么样?”老白看着大家很诚恳地问道。

“应该的!我们都去!好好热闹一下!”朱志元立刻拍板决定了。

“去,都去!”

众人都一起叫道。老白忍不住拿着纸面巾擦拭着眼角:“都去,都去,我真是对不起她呀!”

章文看着老白,感觉到自己比老白更想哭,感觉自己对不起的人更多!

……

抽完了烟,章文这时才抽出身来到了面包车里,笑着抚了抚纪清的头:“不是叫你不要来的吗?怎么老是不听话!”

“哪有!我姐陪着我来的,没事的!我还没有那么娇贵!再说吴玫姐生病,我不来怎么安心呀?”纪清小声地辩解着。

“带着我老婆瞎跑,有什么事我拿你是问!”章文冲着纪红示威道,还扬了扬拳头。

“滚!”纪红笑骂道。

“还有你,生意不做了?不知道我现在私房钱都被你们瓜分了?还不帮我多赚点!”章文顺手也抚了抚商悦的头笑道。

“我……我都安排好了!”商悦很明显有些准备不足,对于章文的举动一下子脸红心跳。

……

简单的看望了一下吴玫,大家都很识相的告辞了,因为吴玫刚做完手术要休息了,病房里只留下了胖姐,纪红和纪清。章文也开车带着莫心兰和商悦走了。

“回去让老顾安排一下,你和商悦,还有小姚和网店的那些员工都做个全面的体检,钱由我的店里来出!”章文忽然觉得身体健康是多么的重要,他再也不愿意再经历一次这种备受煎熬的过程了。

“嗯!好的,那你呢?”莫心兰心里很开心章文能考虑到这么多。

“我,你看我想是需要体检的人吗?我又没长的那么丰满的RU房。”章文不屑的问道。

“去死!你当就检查这里啊?”莫心兰娇叱道。

“讨厌!”商悦更是不满意,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略显平缓的胸,觉得好像章文有所指。

“唉!我是有所感啊,活着最重要,但是健康的活着才能完美啊!这可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我要我身边的人都健康,而且要完美!换句话说就是----活得好!”章文叹道。

莫心兰和商悦都不说话了,都有所感悟,莫心兰更是肆无忌惮的把头靠在了章文的肩膀上,商悦很不满的看着莫心兰的近乎示威的举动,忍不住挺了挺胸,噘了噘嘴……

……

第二天,章文上午就赶到了医院里看望吴玫,其实按照以往的习惯,只要没事了,章文是不愿意再往医院跑的,只是这回总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走进吴玫的病房,没想到时静居然坐在吴玫的床边,两人正低声细语的相得甚欢。

“嘿嘿!时静?你怎么来了?在聊什么呢?”章文有点惊讶的和时静打招呼。

“我怎么就不能来?她是你姐,就不能是我姐啊?”时静对章文的问话很是不乐意。

“呵呵,你这是又多了个妹妹啊?不过这个妹妹你可要小心,常人都会有自卑感的,实在是聪明的过头了!我就非常讨厌她这一点!”章文对吴玫笑道。

“讨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时静娇叱道。

“好了!一来就贫嘴,过来,到姐身边来坐!”吴玫温和的说道。

“是!”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