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70章 得意忘形

章文不但打电话通知了莫心兰,还叫上了老余,邢春花因为要照顾吴玫,所以没有来。老顾还把段克俭也叫来了,段克俭最近其实一直在镇上住着,只是深居浅出,埋头钻研股经,不怎么出门罢了。

再见到段克俭,变化很大,胡子邋遢的,头发也很长了,还真像是闭关修行之人。不过章文还是感觉段克俭好像变得成熟些了,也没有原来那么嚣张了。

倒是莫心兰这回没能和章文坐在一起,因为今天商悦和小姚估计是因为小戴的原因,分坐在了莫心兰的两边,这让莫心兰也很无奈,商悦还时不时的和莫心兰低声的说着什么,好像挺委屈的。小姚更是噘着嘴,闷声不响。不过,没多久,几个人就找到了共同的话题----原因是段克俭很虚心的向商悦请教关于股市的一些问题,连带着莫心兰和小姚也一起参与了进去。

对于段克俭,商悦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因为段克俭是真的谈论些股票的问题,而没有其他的杂念,所以商悦也乐得和她一起探讨一番,莫心兰则是最近多少也知道了些商悦在股票上的动作,颇有斩获。而时静一点没动,这让她心里有些着急,所以也想多了解些情况。而对于小姚,莫心兰的态度则是爱莫能助,只是心里很同情她,而且看到现在的小姚,不觉中回想起当年和章文的事,所以还是很愿意多开解开解她的。

这样,章文就和胖子坐在了一起,胖子也趁机小声地对章文说:“这次去澳门感觉怪怪的,多了好多的生面孔,而且范志成还把我的卡额度提高到了300万,倒是把你那张卡收回去了,你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不知道,我给你的忠告就是,这一段时间少去少问少谈论,能不去就不去,和范志成也不要联系。”章文也不明白详细的情况,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说道。

“就是,就是,范志成也是这么说的。嘿嘿,还好,你和老白这里还有外快可以赚,要不然光靠我那个盒饭店,我的第二套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买回来。”胖子这回澳门没有赚到多少钱,老白和章文的分别中奖倒也让他赚了四万块钱,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所以今天胖子特意从家里拿了一瓶据他说是一个酒厂老板送给他的原浆液,虽然章文他们不太懂,但是从酒杯上的挂壁持久,还有一股醇厚的酒香,也知道这是好酒。就是酒劲太大了些,中了奖,本来就高兴嘛,再加上好酒助兴,所以说起话来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老余连干了两杯,忍不住一拍桌子:“好酒,今天真是痛快!”

“老余,怎么了,老婆不在,也开始发飙了?”老顾也喝的脸红脖子粗的。

“发什么飙?是快发丧了!”老余毫无顾忌的说道。

“嗯?老头快不行了?”老顾出于职业敏感,马上追问道。

“唉!差不多就这俩星期了,总算是要解脱了!”老余叹口气说道,并没有多少悲伤,老余的老父亲都九十岁了,前几年就得了老年痴呆,还好老余家里兄弟姐妹多,每家照顾一个月,半年一轮,老余在家里排行最小,又因为是招女婿,算是嫁出去的,所以倒没要老余照顾,不过老余每个月轮到谁家,都会送点钱过去,也算是尽点孝心。这一点邢春花倒是从来不计较,做得很大度。到底家里有这么个痴呆症老人会增添很多的麻烦,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这一轮就轮了几年,大家都觉得筋疲力尽。

上个月老头住进了医院,好多器官都开始衰竭了,身上插满了管子,已经没法救了。这一个多月基本上全是老余来开销的,全家就他是因为招女婿跳出了余家村,也算是村里混的最好的人了,他们这个村情况比较特殊,紧靠着铁路的货场,旁边还有条污水河,地方又不大,噪音倒是不小,所以拆迁也一直无望,所以,一直是镇上最穷的村,老余的六个哥哥姐姐都没有跳出这个村,所以都不富裕,老头的医疗住院以及后事自然也就是老余来承担了,更何况老头没痴呆前就指定了老顾为后事经办人,他就信得过老顾。

“也好,到时候好好操办一下,你们兄弟姐妹也可以过点安生日子了!”老顾点了点头同情的说道。

“是呀,这几年前前后后也搭进去十几万了,我那几个哥姐更是耗费了大把的精力,实在是撑不住了。哎!老顾,你那时候和我们家老头都说什么了,他非要让你来操办后事?”老余问道。

“我这人厚道呗!而且我认识人多呀,到时候你抱回来的,我保证你爸还是你爸。要是没我,一铲子倒进去,谁知道骨灰盒里是不是你们家老头?说不定你就把别人家的老头当爹给供起来了!”老顾翻着小眼睛说道。

“真的?百分之一百?”老余盯着老顾问。

“嘿嘿,那是有点吹牛了,90%肯定是有的。”老顾讪讪的说道。他用这招骗了不少的人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

“咱们也几十年的交情了,说实话!”老余今天喝的有点多。

“至少80%!”老顾被老余看的发毛。

“我就知道你嘴里没一句实话!”老余摇摇头说。

“70%!嗨,你管他那么多,谁的爹不是爹?今天这么高兴的日子你问这些干什么?”老顾有些恼羞成怒的叫道。

章文和胖子面面相觑,这老哥是什么牛都敢吹,老余更是被他一句话噎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又是一杯酒下肚,就趴到在了桌子上。

“来,章文!咱们继续喝!说点高兴的,你们不知道吧?隔壁镇上的旭日大酒店来了几个俄罗斯妞,怎么样?老哥我今晚上带你们去见识见识?”老顾对章文和胖子贼兮兮的说道。

“啊!带他去,我什么都没听到。或者带老白去也行!”章文听了赶紧洗清自己,莫心兰那里正恶狠狠地盯着呢,这老货真是害人不浅啊!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胖子顿时很兴奋地问道,连老白也两眼放光的看着老顾。

“那还有假?全都是……等会我跟你们说,现在他不方便!”老顾用眼示意着章文。

什么话?什么叫不方便?这不是无妄之灾吗?章文心里恼火极了,那意思好像莫心兰不在就方便了?不过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完了完了,这下被老顾害惨了,章文心里哀叹着……

章文是心里恼怒,可是老顾和胖子还有老白却是越说越起劲,推杯换盏,愣是把剩下的半瓶酒都喝光了,得!这回那也不用去了,都站不稳了。

“你倒是站稳了,二百多斤全靠在我身上,受得了吗?”章文把胖子扶正说道。

老顾还算是有点清醒,还知道给巧妹打了个电话,让她来接胖子,老白只好由段克俭架着回家了。

老顾和章文分别架着老余和胖子离开了饭店,才出门,巧妹已经赶到了。

“老顾!……不是给你说了嘛……找个苗条点的……怎么还是这么胖的,这和我们家巧妹有什么区别?”胖子看到巧妹,醉眼朦胧的问老顾。

“哦!可怜的胖子,你摊上大事了!”章文心里暗道,顺手把胖子交给了巧妹,看到巧妹眼里要杀人的目光,忍不住浑身一激灵。

“给我……换一个……我不要这个……”胖子一路上还断断续续的说着。

很同情的目送着胖子,然后回头就看见莫心兰,商悦还有小姚都在瞪着他,章文是一下子就酒醒了,心虚的叫道:“不是我,我可什么都没干,什么也没说……”

“哼!我要是不在,你就方便了是吧?”

“那得话?我是那么没有节操的人吗?”

“是!”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

晚上,回到家,章文可是得了好大一番工夫才把莫心兰哄得不那么生气了,长长地舒了口气,这该死的老顾,真是害人不浅啊!赶紧洗洗睡吧!

刚睡下去没多久,胖子的电话就来了,章文犹豫不决的接通了电话:“……喂?”

“文哥!救命啊!要出人命了!”电话里传出了胖子鬼哭狼嚎的叫声。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章文明知故问。

“我他妈的在挨揍啊!我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你们和我老婆说什么了?”胖子还在嚎叫着。

“兄弟,不是我们说了什么?是……是你说了什么!”章文很同情地说道。

“啊?我说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嗷!”又是一声瘆人的惨叫。

“这个……真的还不好说,你还是问巧妹吧?兄弟,挺住!”章文很为难地说道。

“嗷!文哥,受不了了,你……你转告老顾,让他明天早上来办理后事吧!”胖子叫的这个惨呀!

“唉!我一定把话带到!兄弟,争取----活下去!”章文很痛心的挂断了电话。

回头看到莫心兰也在认真地听着,还是不是的点点头:“嗯,我也得和纪清商量商量,制定个家法,买点刑具什么的!明天我去问问,巧妹是用的是什么家伙?好像很有效哦!”

章文心里发毛,这真是得意忘形,招来了无妄之灾!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