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71章 天亦有情天亦老

第二天,一大早到了店里,章文首先给纪红打了个电话,昨天胖子对章文所说的澳门那面的情况,让章文很是有点不放心,生怕九哥的事情会影响到纪家,纪清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关心则乱,章文还是有些心神不定。所以一到了店里就给纪红打了电话。

“……呵呵,不错呀,知道替我妹妹操心了,就是反应迟钝了些,等你想起来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放心吧,这毕竟是内地,纪家不会有事的,何况九哥早就考虑到了,要不然你以为纪清真的肯这么老实的住在这里吗?哼,便宜了莫心兰那小妖精!”纪红似乎要比章文知道的多得多。

“哼,用不着你操心,她们俩现在可投缘了,你不要破坏我家庭内部的和谐!”章文很有点警告的意思。

“嗤!少为自己找借口,也就是我那个傻妹妹才会上当受骗,要是我……”纪红也毫不客气地反击道。

“打住!这就是你为什么一直嫁不出去的原因,聪明反被聪明误!更何况你还是自以为聪明的那种。说实话,纪清是大智若愚,而你是金玉其表……”

“滚!”

话不投机,俩人都及时的挂断了电话,不过章文倒是放心了不少。伸着头朝窗外看了看,老白居然今天又没有做生意,咦?怎么着?刚中了两次奖就不打算卖煎饼果子了?不会吧,也许昨天喝得太多了,今天还没醒!

一想起来昨天的事,章文马上想到了胖子,连忙给老顾打电话,得把胖子委托的事及时转告给老顾:“老顾,快去胖子那里看看,还活着不?要是没气了,你又有生意了!”

“什么意思?酒精中毒了?”老顾精神一振。

“哪呀!比酒精中毒可厉害多了,生死一线间,要不怎么要你去看看呢?这可是胖子的临终委托哦!”章文很沉痛的说道。

“怎么回事?你说清楚了!”老顾很警惕地说道。

“……就是这么回事,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去看了就知道了!”章文简单的说了一下昨晚上的事。

“嗯?不去,现在去那不是送上门找死吗?光一个林巧妹也就算了,说不定还加上一个邢春花,我这会过去?谁给谁办后事还两说呢!”老顾立马把头摇的跟卜楞鼓一样。

“你也太不仗义了?这事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没事说什么俄罗斯妞,搞得胖子和老白都两眼放绿光,老白今天也没出来做生意!”章文怒道。

“嘿嘿,咱们要相信胖子的抗击打能力,你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我估计过不了多久,胖子就活着来找你诉苦了!”老顾说完,捧着茶杯晃晃悠悠的就踱步过来了。

还真的让老顾说着了,没多少时间,胖子就哼哼唧唧的进来了,章文和老顾一看都吃了一惊,这胖子的形象也忒惨点了,一夜之间又胖一圈啊!两眼的眼圈乌青,一只手撑着腰,走一步喘两口,来到店里小心翼翼的用半个屁股滑到了沙发上,看样子也就比死人多口气。

“商悦!快,茶!上茶!上好茶!”章文连忙叫道。

“我看看!啧啧,下手太狠了,不就是个俄罗斯妞嘛!至于吗?”老顾也凑过来说道。

“放屁!老子什么也没干就成这样了!真他妈的冤!你们俩少在这装好人,是谁打电话叫我老婆来的?太缺德了,我招你们惹你们了?”胖子翻着白眼哼哼着说道。

“咳咳!胖子!其实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你在巧妹面前不该胡说八道,我们拦都拦不住啊!这可真是祸从口出啊!”

“我不管啊!我现在钱包,手机,通行证全被没收了,连驾驶/证都没给我留下,从今天起,我的一切开销就由你们俩包了……”胖子很理直气壮地哼哼道。

“没问题,没问题!应该的,应该的,谁叫咱们是兄弟呢!”老顾赶忙没口子的答应道。

“这还差不多!商悦,去把章文的办公桌左边第二个抽屉里的雪茄拿来,那玩意据说了多抽几口有缓解疼痛的效果!”胖子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马上现开销。

“靠!那当那是吗啡啊?商悦,别理他,还蹬鼻子上脸了!”章文怒道。

商悦和小姚已经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同时俩人的芥蒂也在这一刻化解了,其实小姚也知道,小戴的事不能怪商悦,商悦也被搞得不胜其烦。

这时,老白表情严肃的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店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老顾甚至还在想:难道昨晚上老白真的偷偷地去找俄罗斯妞了?然后被扫黄的抓住了?不对呀!昨晚上没收到通知呀!

“老白!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还是昨天喝的太多了,还没恢复过来?”章文也很惊讶老白的现在的表情。

“哦!不是,我……我是想商量个事!”老白犹犹豫豫的说道。

“呵呵,明白了,明白了!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买足彩本来就是三分技术,七分运气嘛!而且你最近是打得挺准的,在一起买可能有时候会受彼此的影响,没事,你以后就按照你的想法买就行了!”章文恍然道,他以为老白是想以后自己玩足彩,不想再一起买了,所以有些不好意思。

“我说老白,你才中了两次奖,就迫不及待的甩开我们了?看着我这跟着赚了点钱,就不乐意了?说实话,要不是这两期都是取消了几场比赛,你能不能中奖还两说呢!”胖子先不乐意了,本来心情就不好,于是说话也不客气。

“这,这……老白,我也觉得好像没必要吧?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在一块玩不是挺好嘛!”老顾也有些皱眉道。

就连商悦和小姚也都不满意的看着老白,商悦更是泡好的茶都快送到老白的跟前了,又一转身端了回去。

“不是……你们没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说这个!”老白急忙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啊?怕我们跟不起啊?嘿嘿,别看我的钱包被老婆没收了,要跟着买个彩票还难不倒我!”胖子在老白面前还是很有底气的。

“我是想去一趟澳门,我算算现在手里的钱换成港币也有15万了,而且我现在的感觉就是原来第一次赢钱的感觉一样,特别的好!所以……我想去一次。就一次!”老白有些心虚的看着章文说道,想当初他输到一穷二白的时候,是这帮哥们及时的帮了他一把,现在又要去澳门,好像有些不应该,可是自己的感觉确实是好,很有点舍不得。

“哦!原来是这样!没用的,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其实你要是说带个一两万去玩玩,我倒没什么意见,可惜你杀性太重了,直接想搏个富贵回来!这事你用不着和我们商量,钱是你自己的。不过我告诉你,再输的精光的时候,不要再来找我。”章文一下子把脸沉了下来。

“我……我就是不甘心在澳门输掉了那么多……”老白涨红了脸,低着头说道,表情又渐渐地显现出了在澳门时的穷凶极恶的样子,连商悦了小姚都有些害怕的相互挽着手,悄悄地挪到了章文的背后。

“老白!你好不容易才刚刚稳定下来,连你儿子都重新接受了你,还有这么多人帮着你,有什么不知足的,想想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白相相,有什么不好?我吃过一次亏,都已经不敢去了,至少是不敢玩大的了。你还想着要去?说实话我还真不想做你的生意!”老顾这回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呀,老白!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比当初穷困潦倒的时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性格也开朗了,生活也充实了,气色也恢复了,难道还放不下输掉的那点钱吗?”章文看这老白问道。

“我……我就是舍不得你们这些朋友,才来问问你们的,可我又不甘心呀!我昨天一晚上也没睡好,总觉得这是老天爷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老白把头深深地埋在腿上,双手捂着脸。

“更是一个陷阱!”章文冷冷的说道。

“算了,老白!现在这样已经挺好了,一年中两次奖,再加上平时的收入,一年十七八万的收入,也算是白领阶层的收入了,有什么不知足的?要不让春花姐给你也介绍一个她们村的女人?她们村出来的老婆个个都能把老公管的服服帖帖的,保证你娶了这么个老婆以后,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整天就想着怎么对付这彪悍的老婆。”胖子揉着脖子心有余悸的说道。

一席话说的众人都笑了,只有老白还是表情纠结的起身慢慢的走了出去,众人都面面相觑,估计老白还是放不下心中的执念,恐怕最终还是会去的……

下午,章文去吴玫家看望吴玫,也没有把老白的想法告诉吴玫,再怎么说,吴玫也不会无动于衷的,还是会影响心情的,所以章文还是决定不告诉吴玫。

“怎么这两天没有看到老白出来摆摊?是不是病了?”吴玫忽然问道。

“嗯?你还天天巡视啊?”章文心里有些泛酸的问道。

“呵呵,你想到哪去了,我是每天早上出门散散步,没看到他而已!”吴玫轻轻地用手指点了点章文的头。

“他玩足彩连中了两次一等奖,这两天有些放松!”

“这样啊!希望他能够把持的住,有时候你们男人有了钱不一定就是好事!”

章文听了顿时一呆,吴玫说的真是透彻啊!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