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72章 人间正道是沧桑(上)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人间正道是沧桑(上)

果然,连着两天没有看到老白,章文心里多少有些失望,连商悦也好奇的问道:“老板,老白真的不再卖煎饼果子了?他怎么这样啊?”

“哼,看来他还是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啊!就像某些人非要整容一样……”章文瞟了商悦一样,还特意朝她胸脯上瞟过去的。

“讨厌,好端端的说到我头上来干什么!”商悦顿时不满的说道,这回好,连茶都没人给泡了。

“唉!看来无论男女,有点钱都烧得难受!”章文看着商悦的背影叹道。

商悦听了,更加不满的跺了跺脚,回到柜台那边了,不满归不满,生意还是要做的,还有半个月就国庆了,生意已经很忙了,商悦和小姚现在每天都挺忙的。连莫心兰和纪红的网店都开始销量大幅度上升,看样子还需要进一次货。

忽然老白不见了,胖子也被巧妹拘禁了,商悦和小姚都在忙,章文觉得挺无聊的,还好,老顾晃晃悠悠的来了,他最近也开始空下来了。

“胖子呢?怎么这两天人都看不到?”章文问老顾。

“呵呵,胖子现在活得好辛苦啊!天天被巧妹看着,哪都不许去!”老顾乐呵呵的说。

“啧啧,没想到巧妹现在这么厉害,比邢春花也不差多少啊!”章文叹道。

“那是!深得邢春花的真传,也就是胖子这体格,要是换了老余,早就成纸片了。”老顾很猥琐的笑道。

“啊?不会吧?连**的功夫也传授啊?”章文惊道。

“呵呵,不知道吧?胖子家里现在从市场经济又回到了计划经济体制,胖子每天按计划交税,才能挣点可怜的工分,哦,也就是零用钱。”老顾贼眉鼠眼的说道。

“哦!可怜的欢猪,这会再也欢腾不起来了!真是祸从口出啊!”章文深表同情的说道。

“是啊,代价惨重,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真想看看我们的胖哥现在是怎么样一副沧桑模样!”老顾怎么看都像是在幸灾乐祸。

“草,还不是你闹出来的,没事挖个坑,这回好,胖子掉里面了!”章文怒道。

“我怎么知道巧妹现在会这么生猛,大不了过几天我给他送点补药去。实在不行,我送他半瓶进口的,上次老余靠着我那一瓶药,坚持了一个多月呢!”老顾心虚又心疼的叫道。

……

中午的时候,老顾回家吃饭去了,章文一个人看着电脑有些发呆,下一期的足彩要到后天才有,而且是一些小联赛,章文感觉没什么把握,更主要的是老白现在不在,已经习惯了和老白一起探讨比对一番再出票,现在好像缺了点什么似的,很无聊,哪怕是胖子来胡说八道一通也好啊……

章文这里是闲的蛋疼,可是店里面却是忙碌的很,不知道商悦从哪找来的两个女客户,正在和商悦聊得起劲,仔细听听,这俩客户还时不时的冒出几句韩语,敢情是俩个韩国留学生,喜欢中国的茶叶,商悦很专业的给她们介绍各种茶的特性和口味,非但如此,商悦还和她们询问起整容的相关问题,双方越聊越欢。章文仔细的看了看两个韩国美女,也不怎么样嘛!也就是妆画得精致些,比电视里的那些美女差远了,而且还不知道现在表现出来的是整容前的还是整容后的形象。章文忍不住摇了摇头。

“韩国人?”等两个客户买好了茶叶走了之后,章文问商悦。

“对呀!怎么样,蛮漂亮的吧?”商悦还沉浸在刚才的愉快的交流之中。

“这俩看着像美女的美女,是整过容的还是没整过容的?”章文发现在要谈论这个话题,表达起来还真是费劲。

“当然是整过的,她们做个小的整容手术很简单的,而且很普遍。”商悦有些羡慕的说道。

“你不会还想去韩国做什么手术吧?”章文问道。

“哼!不告诉你,省的你又没好话,再说我自己的事,你管得着吗?”商悦仰起脸说道。

“好好好,只要你别整的都不认识你了就行,我才懒得管呢!”章文哼道。

“讨厌!”

商悦刚说完,真的让她讨厌的事就来了,小戴又来了,还是打着询问股票的借口来的,商悦的脸瞬间就拉下来了,小戴却是根本不在乎,还是很高兴的和商悦小姚打着招呼,坐了下来,当然还和章文也打了声招呼,不过小戴的目的明显不在章文这里,所以打过招呼就和商悦说话去了。

“你怎么又来了?没看到我们最近很忙的?”商悦没好气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们忙,等忙完了在说,我先坐一会!”小戴毫不介意的笑道。

“我们要忙到下班呢!”

“没事,那我请你们吃完饭。”

“……”

章文感觉到店里面的气氛很有些不对,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和小戴打了个招呼走了。心里还寻思着:这小戴不是很传统的嘛,怎么盯上商悦了?现在加上原来的小姚,三个人的关系可是够乱的,还是躲开点吧!这是这会儿上哪去呢?章文想了想,自从把女儿交给了时静,还没好好地登门拜谢,正好现在有空,不如打个电话问问。

“时静,在哪呢?有空吗?”章文拨通了时静的电话。

“呦!我当你把欣儿往我这一扔就不准备再管了。今天是怎么了,想起来打电话了?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被莫心兰赶出来了?”时静一上来就没客气。

“哪呀,一直想来看看你的,今天不是正好在市区里办点事嘛!就打个电话给你。”章文说的自己都觉得亏心,离着市区二十几里地呢。

“现在?嗯,好吧,那你要等一会,我忙完手头上的事,要不你先到我们银行对面的茶楼坐一会吧!”时静盘算着说道。

“行,我也还要点时间才能到。”章文说完,猛的提高了车速,朝市区飞驰而去。

二十分钟以后,章文赶到了时静说的茶楼,这厮特意挑了个小包间,叫了一壶茶,看看时间,才两点钟

等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时静穿着银行的西装短裙,还系着领结,一副职业女性的打扮,温婉端庄,气质高雅,让人眼前一亮,章文一下子看的呆了。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