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77章 这回坏事了

第三百七十七章 这回坏事了

天空中两只风筝悠悠扬扬的轻轻地摇摆,山坡上,曦儿和欣儿两个人跑跑跳跳的,又叫又笑,后面还跟着小旺财,不过,这只狗现在明显的营养过剩,肚子都快贴着地面了,跟在两个女孩子的后面,呼呼直喘。

时静也手持着线箍,静静地望着空中的风筝,一袭素色的长裙随风轻摆,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神色淡然,思绪万千,整个人都好像融入了这山色之间,本来没什么亮点的小山坡,此时却显出了一种脱俗的美!

章文在一旁给她们拍照摄影,此时感觉时静离着很近,又好像离得很远,这才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至于生火烧烤这类俗事就只能由章文来打理了,还好两个女孩子倒是很乐意一起跟着忙活,当然是一边往自己嘴里塞着一边给章文帮忙。

“来!时静,先吃几串烤羊肉吧,这可是我从新疆人那里买来的!”章文帮时静把手里的线箍暂时固定在一棵树上。

“嗯!谢谢!”时静轻轻地说道,接过了烤羊肉串。

“想什么呢?好像很出神啊!”章文大大咧咧的席地而坐,时静稍微犹豫了一下,找了块干净些的地方也坐了下来。

“没什么,胡思乱想,呵呵!偷偷溜出来,花了不少心思吧?真难为你了!”时静轻笑道。

“知道难为我还要我铤而走险?”章文很无奈的说道。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任性一次。……我离婚了!”时静沉默了一会说道。

“啊?这么快?”

“嗯,因为曦儿做出了明确的选择,接下来的事就很容易解决了,曦儿跟我。”时静很平静地说道。

“哦!好嘛,又一个离婚的,我身边怎么都是些离婚的人啊?不会都是为了我吧?”章文惊叹道。

“少臭美!吴玫是因为老白不争气好不好?商悦根本就没有结婚,只是同居而已,要不是她那个男友移情别恋,她也不会到这来。哼,也就是莫心兰这傻妮子,才会要死要活的跟着你!”时静没好气的叱道。

“哦!这我就放心了。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你不是一直想让曦儿移民到国外去吗?”

“现在我的事情基本上都解决了,好像一下子轻松了。以后?我还没想过,做事可以有计划,感情的事却是只能随缘分凭天意了。至于曦儿,我本来是很想让她去国外的,但是这次去过了以后,我发现曦儿不适合在国外生活,她太内向,而且国外的生活又太开放太独立,她适应不了。而且,我也接受不了国外那种子女和父母太过泾渭分明的独立关系,有些方面我还是很传统的!”时静一点也没发觉自己说话渐渐多了起来。

“莫心兰知道吗?离了婚最好的办法就是招找个闺蜜倾诉一番。”章文问道。

“你是第一个知道的。”时静摇了摇头说道。

“为什么?你和莫心兰闹别扭了?”章文很担心的问。

“没有!就是不想看到她现在老是在我面前很有优越感的样子!”时静难得的露出了小女人的一面。

“啊?呵呵,这就是你要我冒险带你来这的原因?”

“嗯,我很想重温读书时的那份纯真,那时候真是单纯啊,为了一句话一个动作都能回味很久,联想很多,没什么钱,却很开心!”时静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轻声的说着。

“哼,你们这些好学生当然很开心,我可是每天提心吊胆的,动不动就是请家长,再不就来个全班作检讨,觉得还不够狠,就给我来个处分。整个高中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啊!”章文哼道。

“呵呵,谁叫你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的,你看人家赵东辉就一直受老师表扬,连校长都点名表扬。那可是我读书时的偶像哦!”时静忍不住笑道。

“是太出色了,跟东方不败一样,最后挥刀自宫了!”章文很不服气的说道。

“滚!好好地又胡说八道了,人家那是得病了,你有没有同情心啊?”时静忍不住又爆了粗口,还别说,真是一下子神清气爽,只不过不好意思让章文知道。

“嗤!他有没有同情心啊?每次都踩在全年级七百人头上,没有我这个六百九十九名,哪来他的第一名?”章文想起每次考试都排名次就恼火。

“哼,还好意思说呢!”时静白了他一眼。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别搞错,现在陪在你这个当年的校花身边的是我!”章文很得意地说道。

“德行!”时静一直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把章文当做一个差生来看。尽管那时候很为他的成绩而着急。

两人回到烧烤架子旁边,让两个女孩去放风筝了,这会时静动手帮着烧烤肉串,看着远处嬉闹的孩子,又回到了现实中,自己已经不再是学生了,而是学生的家长了。

“你看现在这个场面,像不像一个小康之家?”时静幽幽地问道。

“差不多吧,我理解中的小康之家就是夫妻俩,有套房,有辆车,生活质量有保证,手里还有点闲钱,时不时的全家能出去玩一玩。”章文想了想说道。

“嗯,那样是挺好的,真的不需要很多钱。可惜看着简单,真正能做到的没有多少!”时静感叹道。

“因为人总是不知足的,进了小康,还想着奔大康,最后成富豪!”

“那你呢?有什么目标?”

“呵呵,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屁本事没有,能守住俩老婆就心满意足了!”

时静很有些怒其不争,但是仔细想想,章文确实是没有什么远大的目标,也没有什么长远的计划,但是这句话好像是在暗示着什么,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

五一节三天假期很快就过去了,章文几番试探,确定莫心兰和纪清都没有怀疑什么,心里放心了,窃喜!这就是所谓的偷不如偷不着吧?问题是自己没有想去偷啊!

不过,这两次和时静见面以后,章文感觉双方似乎都有意无意的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一种既安全又不太疏远的距离,而且能让双方都很放松的距离,这大概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最起码章文是这么想的。

之后的日子,章文在足彩上的投紸一直维持在一千元左右,因为命中率好像没有改善,现在一直是打中11场的样子,期间有过两次投紸金额增加到四千块,但是依旧是命中了11场,老白最近连推荐都不敢推了。

章文也确实没有心思花太多的精力去研究足彩,因为有点时间都跑到纪清那里去了,老婆就快要生了,还有一个月,章文现在做梦都经常梦到小宝宝的出世。甚至已经开始在网上搜索奶粉,尿布和其他的婴儿用品了,而且还兴趣盎然的。

只是,章文不想花心思,可是胖子不肯放过他,这欢猪一直惦记着他的日进斗金呢!

“喂!今晚有不少场比赛,我这有好几个串呢,帮我来看看,你可是答应我的,日进斗金的!怎么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你再不过来,我可到莫心兰那里去说道说道去了!”胖子跑到茶叶店没找到章文,心里很不痛快。

“我现在天天陪着纪清呢,没时间管你,每天赶来赶去的累着呢!”章文很不满的说道。

“我不就是让你抓紧时间,提前多赚点奶粉钱嘛!赶紧的,镇东头的房子快开盘了,我的第二套房子的首付就靠你了!”估计这欢猪这回去澳门又没赚到多少钱,有点发急的感觉。

“好吧好吧!等我回来!”章文没办法,谁叫被人家拿住小辫子了呢?再说自己还真的想搞点奶粉钱。

快下班的时候,章文赶回了店里,胖子还真的等在那里,看到章文,马上鬼鬼祟祟的拿出了被他看中的那些串,还真的不少,有六个串呢,因为上次中了个三串一,马上就会有不少人跟风,每次都是这样,不过这次的几个串却让章文和胖子很失望,都是些二串一,三串一,而且章文看下来还真有赢出来的可能性,现在人家也变得聪明了三串一,四串一不容易中,那就打二串一,赢出来也翻好几倍呢。

“唉!只有这一场我有点把握,其他的都风险太大!”章文朝胖子摊摊手。

“什么?等了你一下午,就只有这么一场?还只有5千块。”胖子大失所望,很不满的叫道。

“废话!这玩意本来就是捡漏的,人家敢串上去,那也是经过研究考虑的,你当都给你送钱来的啊?就这场我还有点担心呢!”章文白了他一眼。

“好吧,好吧!好歹也有5千块钱。我先回去了!”

“哎!你不是说请我吃晚饭的吗?”

“还吃个毛啊?才选出来一场,还想吃饭!我呸!”胖子恶狠狠地说道。

“我靠!你前面说的男人三铁都哪去了?”

“还三铁呢?三拳还差不多,农夫三拳有点晕!就怕你扛不住!”

胖子气哼哼的走了,只剩下了傻眼了的章文,这回好,不用三拳,章文已经有点气晕了!

晚上,章文本来想看看比赛的,无奈这几天一直跑来跑去的有些累,所以自己也就草草的下紸了几场比赛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都不到,手机就响了,章文迷迷糊糊的一接通,就听到胖子的嚎叫:“完了,完了,文哥!这回赔大了,那个串出来了!“

“你说什么呢?这才几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还睡个屁呀!咱们黑掉的那个三串一赢出来了!”

电话里传出了胖子的怒吼声!

章文一下子就惊醒了,知道这回坏事了……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