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78章 重创(上)

第三百七十八章 重创(上)

章文连忙拿过笔记本,看看昨晚上的比赛结果,果然,在那个赢出来的三串一中,被章文认定必输的一场比赛打平了,是意甲的尤文主场对莱切,开盘让两球,后来升到两球/两球半,因为比赛是要半夜才开始,所以章文根据下班前的赔率分析下来是没问题的,最多是尤文赢球输盘,而且赢两球的可能性相当的大。没想到最终的结果是1:1

这就让章文很觉得意外了,因为就是因为这场比赛,章文才敢判定这个三串一必然赢不出来,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再看看临开场前的赔率走势,果然是升盘降水,一窝蜂的下紸尤文,而且投紸额肯定比章文在赔率表上设定的投紸金额要高得多,如果能等到开赛前再下单,章文肯定不会去黑掉这个三串一。可是不可能啊,这个三串一还有两场比赛是晚上就开始的,要比尤文的这场比赛提前好几个小时,所以章文也只能根据当时的判断来选择,这就埋下了隐患。连带着这一期的足彩也爆了。

“唉!大热必死,太大意了!”章文很无奈的长叹一声。只好穿起衣服,出门先去胖子碰个头,商量一下怎么解决这事,莫心兰倒是很淡定,稍微醒了一会,哼了一声,就翻个身接着睡了,反正这家伙闯祸又不是第一次了……

匆匆赶到店门口,胖子已经等在门口了,这会儿大街上基本上还没什么人,连老白都没来摆摊呢。进了店里,倒是把商悦给惊醒了,大清早的,以为招贼了,赶紧下楼来看看,等到看清是这两个货,商悦就知道准没好事,于是也就打开饮水机,帮他们准备茶水,其实也是有点好奇,想知道这俩货到底又闯了什么祸了。

“真他妈的邪门,昨天晚上的串,六个赢出来了3个,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胖子才不管商悦在不在旁边呢,扯着大嗓门就嚷嚷开了。

“这也正常,二串一是比较容易些,就是那个三串一太意外了,你这回要陪多少钱?”章文问道。

“什么我要陪多少钱,使我们要陪十三万八千。听清楚,使我们!”胖子强调地说道。丫的这欢猪反应倒挺快。

“好,好,好!算我倒霉,本来陪着老婆挺好的……什么?你说多少?十三万八?怎么这么多?”章文刚开始还不怎么在意,后来才惊叫了起来。章文记得三场比赛一场标准盘的赢,还有两场都是亚洲盘的下盘,赔率分别是22;19;195总共下注5千,赢出来应该是5000*22*19*195=40755元,再去掉5000本金,也就三万多块钱。

“咳咳!那个三串一,我要报上去的时候,那个老板打来电话说,买下盘还不如买平手,就改成标准盘的平了,我当时想,那样更好,难度更大,所以也没和你说。没想到打平的赔率是663”胖子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啊?这是得到消息了!那他这场比赛下紸了没有?是不是直接买的标准盘的平局?”章文急忙问。

“那倒没有,他还是买的亚洲盘的下盘,不过下紸额很大,二十万。平时他都是一万,二万的下紸的。”胖子老老实实的交代道。

“啊呸!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人家都把投注下盘改成直接投紸标准盘的平局了,你也不告诉我,我把你个蠢货……”章文听了顿时觉得逆血倒喷,指着胖子都说不下去了。

然后章文拿出手机,算了算5000*22*19*663=138567可不是十三万八千多嘛!这一下比原来预计的整整多出了十万。章文靠在沙发上也没了脾气。

“老板,老白开始摆摊了,你要不要吃早饭?”商悦这时看到老白推着车开始做生意了,轻声问道。

“嗯!那你去给我拿一个来吧!”章文微微地点点头。

“我……要吃两个!”胖子也小声地对商悦说。

“自己付钱!丫的还有心思吃?”章文瞟了这货一眼。

“我紧张的时候就是靠吃东西来减压的!”胖子嘟囔着说道。

商悦忍不住乐了,赶紧跑出去给他们买早饭。一会功夫,胖子的两份加料的煎饼果子和两盒牛奶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商悦,嗯,拿盒烟来,行吗?中华。”话是冲着商悦说,眼神却是看着章文。

“嗤!你还真讲究!”章文哼道。

“唉!已经赔了十几万了,还在乎一盒烟吗?”。胖子苦着脸说道。

商悦从柜台里拿了包中华烟递给了胖子,然后又从章文的抽屉里拿出了前两天没抽完的雪茄,递给了章文。啧啧,多知趣的商悦,章文心里赞道,自己还没说呢,人家就知道该做什么了。

“那接下来怎么办?这笔钱什么时候要?”章文点上了雪茄问道。

“今天,打个招呼,明天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胖子郁闷的说道,他现在手里的备用金也没这么多,其他的钱都交给家里了,因为每个月要还不少贷款,年初时还换了一辆车,再加上最近想把第二套房的首付凑足,所以,想从家里拿钱几乎是不可能的,再说以巧妹现在的强悍程度,胖子是打死也不敢回家去要钱的,更何况巧妹平时把钱管的特别紧。

同样,章文这面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钱刚刚被时静和商悦瓜分道股市里去了,身边倒是有十几万,可是那是准备买彩的基金哦,有了这些钱,才敢买彩的时候,出手重一些,章文这时只好把主意打到这次的礼包促销的盈利上了:“呵呵,商悦……”

看到章文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商悦就知道他又在动什么脑筋了,马上接过话茬:“我劝你想都不要想,昨天时行长和心兰姐已经决定把这次的盈利打到股市里了,还是时行长一半,我这里一半。所以你要想动这笔钱的脑筋,先问问她们俩同意不同意?”

章文一下子就泄了气,莫心兰那里还有可能花言巧语的蒙过去,时静那里章文就根本没抱任何侥幸心理,再说他看到时静就发憷,还是另外想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