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87章 不测

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测

章文在店里等了一会,才慢慢的走到那家他并不喜欢的大肠店,今天是在包房里,钱一已经把酒打开了,还是茅台哦!不用问,又是从自己那里拿的,章文已经习惯了。

“嘻嘻,又拿了你一瓶酒!”钱一笑嘻嘻的说道。

“你下回能不能拿下面的,便宜点,我可是小本经营!”章文商量道。

“今天不白拿你的,喏,这个是给你和纪清的。”钱一拿出了一个用红布包着的小包,很有些土气。

章文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是一个长命锁,纯金的。这做工实在太粗糙了,看的章文直皱眉:“这是哪家金店出的,这加工水平也太差劲了!”

“嘿嘿,不瞒你说,是私人加工作坊做的,手艺是差点,可是分量实在啊!这是我和老五送给你们的!”钱一更强调它的优点。

“不会是你这些年偷来的黄货融在一起的吧?”章文掂了掂分量,快半斤重了,很怀疑的问道。

“扯淡,要是顺来的,我那直接就有好几个现成的,这可是我收集来的金沙提炼打造的,别看做工差点,可是独一无二的!”钱一叫道。

“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今天来我这就这事?”章文收起金锁,翻着眼睛问道。

“哦!还有一件事,这个箱子放你这,如果我半年之后还没回来,里面的东西就归你,当然也不能让你白拿,还要帮我办一件事!”钱一忽然收敛了笑容,很低的声音说道,顺手推过来一个小巧的比A4纸大一些的密码箱。

“出事了?”章文也压低了声音。

“嗯!事情早就出了,只是应该说该摊牌了,该做个了断了!”

“你们有多少胜算?”章文没有问对方是谁?这不是他该知道的事。

“胜负五五之数!”钱一伸出手掌示意了一下。

“多说点!”章文低声道。

“真的,再多那是自欺欺人!”钱一愣了一下。

“骗骗我也好!我不想你真的把这些东西就送我了!”章文很坚持地说道,不知不觉他对钱一和范志成已经很有好感,只是从来不肯承认而已。

“呵呵!五成五,最多了,现在就看我师父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了。”钱一对章文的表现也很感动。

“那你是要走了?回澳门?”

“嗯!先去美国,我大师兄在那里。”

“哦!那你保重吧,我还等着你回来把酒钱还给我呢!”章文知道不能问得太多。

“呵呵!你真是小气,可惜好像我现在只剩下你这么一个朋友了,其他的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藏着把刀在和我打招呼!走了!”钱一有些自嘲的说道。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准备离开了。

“那纪家会不会有危险?”章文赶紧问道。

“不会的,我云娜师叔都安排好了。她应该和纪红早就联系过了。你就放心等着你的孩子出生吧!也许我下回还能见到这孩子!”钱一停了停,背对章文说道。然后走了……

章文看着钱一的背影,忽然有种很悲哀的感觉,这种人平时看上去很潇洒的,也很随意,更不缺钱,但是却逃不掉血拼的结果,而且时时刻刻都会有危险。章文知道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江湖中人,和自己根本不是一路人,但是自己却把钱一和范志成当成了朋友,但到底是源于钱一的信任,还是自己也曾经想成为这样的人?章文自己也搞不清楚,只觉得自己现在很有种想仗义出手的冲动,却又顾虑重重,这就是为什么钱一和范志成都没有女人孩子的原因,他们不能有牵挂……

章文独自吃着桌上的菜,忽然觉得其实白切大肠也挺好吃的,这酒也没有原来的那么烈,可是心里面凉凉的,感觉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不知不觉中,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晚上章文没有回莫心兰那里,而是回到了纪清那里,把钱一的箱子藏好,他没有去打开,他怕一旦打开,钱一就真的回不来了,他宁愿把它当成是钱一寄放在他这里的,随即章文在书房取下了范志成送给他的一长一短的武士/刀,这是他最喜欢的藏品,没有之一。

盘腿坐在地上细细的擦拭着,回想着他们每一个人:九哥,钱一,范志成,甚至还想到了严老大……没想到平时见到的那么的和谐背后隐藏着如此的凶险,一个疏忽就会给对手以机会,一个大意就会赔上性命……

坐了整整一晚上,章文看到天已经渐渐的亮了,才慢慢的站了起来,揉了揉麻木了的双腿,小心翼翼的把两把武士/刀放好。

回到店里,章文给老顾打了个电话。

“老顾!上次那个神偷在你这里都投资了些什么?买了什么?”章文很阴沉的问道。

“嘿嘿,兄弟!我真的不能说啊!”老顾笑嘻嘻地想蒙混过去。

“快说!”章文低声喝道。

“章文,真的不能说,你不知道,那家伙有多恐怖!”老顾感觉章文语气不善,也不笑了。

“他是我朋友!你说吧,没人会怪你的!我保证。”章文知道老顾很为难,但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他……他……买了两个墓穴,还买了两块碑。另外还在我这里投了四百万。”老顾犹犹豫豫的说道。

“碑上刻的什么?”

“空的,他说到时候会有人来刻的……”

章文挂断了电话,他已经明白钱一要他帮忙办的是什么事了!

……

到了下午,章文显得出奇的平静,既然已经走了,那就耐心的等他们回来吧,自己这里先不能乱,至少他们还有五成五的胜算呢!

章文满脸的笑容陪在纪清身边,不时的和旁边的产妇打着招呼。

“文!今天你好像很高兴啊!”纪清有些奇怪地问。

“是啊!新生命就要出世了,以后我要教他做个好人,走正道的好人,一定要比我强!”章文笑道。

“你也是好人呀!”

“我是介于正邪两者之间的人,幸好你们拉了一把,我才回到正道上来的。”

“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我们就应该好好享受平常人的幸福!享受最最真实的生活。”

“哦!我也是这么想的!”

“哎!清清,问你个事?”

“什么事?”

“你怎么最近不结巴了?”

“你!你……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