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88章 长长的响

第三百八十八章 长长的响

转眼到了五月的最后一天,章文吃午饭的时候赶回了店里,每天上午章文已经习惯先到医院去看纪清,倒不是纪清要求的,而是他自己想去,离预产期只有十天了,现在全家人包括纪家的人全都围着纪清在转,章文感觉自己倒是在病房里都有些多余,想听听纪清的肚子吧,纪清还嫌难为情,只让他隔着衣服听,想唱歌个做做胎教吧,纪清嫌他唱得难听,吓着宝宝。想和纪清说说话吧,人家忙着和其他的孕妇讨教经验,没空搭理他,再缠着纪清就开始发威了:“妈,你看他,老是影响我!”

立马的章妈腰一插眼一瞪:“去去去!这没你的事,到外面呆着去!”

每次章文都还得陪着笑滚蛋,没办法,谁的肚子大谁就狠啊!不过今天章文倒是想早点回来,因为朱老大在外地的工程完工了,特意约了哥几个聚一聚,所以今天大家还是很高兴的,老顾和老白都早早的在章文这里开始喝茶了。

连老余也来了,他的老父亲还坚强的活着呢,老余这是抽空出来的,不过他也是想过来放松一下,最近陪着老爷子太累了,虽然请了特别护理,不用他端屎端尿,翻身擦背,但是天天的陪着也吃力啊,而且他们家那老爷子老年痴呆,谁也不认识,整天的胡说八道,又哭又闹的,所幸的是最近这段时间已经闹不动了。

没过多久胖子一脸的春风得意的进来了,进了门就大呼小叫的让商悦上茶。

“文哥,昨天一晚上白赚了一万啊!”胖子还没等章文发问就先忍不住叫出来了。

“你不会有黑掉人家的什么串了吧?”章文首先想到的是这个问题。

“没有,那玩意我是不敢再碰了,昨天的挪超那个叫什么列斯塔对维京的比赛,刚有人下紸10万维京,接着就又有人问我买什么好?那我就说买列斯塔喽,最好买个十万,结果他就真的买了十万,而且还赢了,这孙子的运气是真好,哦,对了!这家伙就是上次打出三串一的那个客户,总算是在他身上也赚了1万块钱。早上去送钱,他家伙还千恩万谢的送了我个打火机!”胖子顺手摸出个精致的煤油打火机,然后浑身上下的开始找香烟。

呵呵,难怪胖子今天这么高兴,打了个对冲,白赚了1万。这也是章文等人最眼红胖子的地方,这欢猪老是能捡到这样的便宜。老顾也是咂着嘴一脸的羡慕。

“商悦,帮我拿包软中华!”胖子一点也不和气。

“别抽了!你们看看这店里都是烟,今天是世界无烟日,知不知道啊?”商悦站在章文身后没动地方。

“啊?无烟日?那更得庆祝庆祝了!商悦,那一条中华来!”胖子一听还来劲了。

“对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商悦,也给我那一条来!”老顾也跟着起哄。

“给我也拿一包!好歹我们昨前天还中了个二等奖呢!”老白也说道。说起来还真是尴尬,这几期的足彩虽然买彩的金额减少了,但是却是一直在买,但是就前天中了个二等奖,还是因为有一场比赛取消了才中的,但是奖金确实太狗血了,二等奖只有1005元,而买彩却花了1024元,算下来还亏了19元,所以章文和老白和旁人都没怎么提这事。现在老白一高兴才说了出来。

“老板!你看他们……”商悦觉得这帮人是诚心在气她,跺着脚恨道。

“呵呵!去吧,拿一条软中华来,再把店门打开透透气。”章文笑道,自从上次钱一走后,章文现在觉得和这些朋友聚在一起很值得珍惜,所以不觉中宽容了许多,虽然他也觉得屋里的空气实在是太差了。

商悦不情不愿的拿了一条烟,直接递给了章文,章文拆开给在座的一人扔了一包,胖子接过烟拆开来,先在那只招财猫的嘴上插上一根,还是点着的,然后才自己点了一根,诚心点指商悦说道:“看看,要不说文哥能当老板,你只能打工呢!这就是差距。”

“讨厌!抽吧,抽吧,抽死你!”商悦捂着耳朵叫道。

说笑之间,朱老大也来了,后面还跟着小戴,再后面居然是段克俭,原来这次的工程段克俭他们家的那个公司也有一份分包工程,只是没有朱志元的项目大。

商悦看到小戴,心里更烦了,气哼哼的去帮着泡茶去了。

看到朱志元来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聊的更欢了,朱志元一屁股坐下来也是马上点起了一支烟,段克俭根本就是叼着烟进来的。好嘛,这哪是世界无烟日,远远望去屋里烟雾缭绕,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仙境啊!就差仙乐飘飘了。

胡侃了一通之后。朱老大拿出了老大的架势,清了清嗓子说道:“说几个事啊!”

大家顿时都静了下来,连商悦也悄悄地又占到了章文的背后。都等着老大的训示。

“第一,老余和章文,你们两个的50万借款我已经让财务去办了,明天应该能转到你们的账上!”朱老大先把欠款的事给了结了,这对章文来说真是雪中送炭,身边正好有些不踏实呢,这一下心里有底了。

“第二件事,今晚我在新开的钱宫海鲜坊定了一个包房,今晚上哥几个一起去,等会都把老婆接来,商悦和小姚也一起去吧!”朱老大很随意的说着,但是其他的人就不那么淡定了,这家海鲜坊是新开的,因为暗地里经营鱼翅等禁售品。还提供特殊的野味,一般人是订不到包房的,大家不由得热烈的议论起来,朱老大也很享受的在听着,心里暗自得意呢,这就是本事……

大伙正在热议着呢,一声悠扬的声响很不合时宜的从胖子的屁股下面传了出来,一股恶臭迅速的传播开来,离胖子最近的几个人都一蹦老高的逃开了,太臭了,这么多根香烟愣是压不住这股邪气。

“啧啧!咋没控制好呢?”胖子小声的嘀咕着,接着笑呵呵的看着众人仰起脸还唱了几句:“长长的响,现在的我,就在你身边露出笑脸!可是可是我,却看不清,你离我是近还是远?”

笑骂中,众人拿这欢猪也没办法,厚皮老脸的一点也不难为情。

“第三件事!……”朱老大皱了皱眉,接着说。

又是一声悠扬的声音,还是胖子那传来的,朱志元把下半截话停住了,定定的看了看胖子,然后一挥手:“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