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0章 距离

晚上章文尽量的哄着莫心兰,但是效果不大,尽管莫心兰偎在他的怀里不怎么说话,但是章文知道她的心情并没有好多少。

第二天是星期五,章文已经说好下午去时静那里,所以还是先来到了店里,看到商悦正在接受传真,是镇东面新楼盘的房型平面图,看样子这小妮子是真的要买房啊?难道真的要扎根在这了?

“哦!商悦,你是打算买二室一厅的还是三室一厅的?”章文明着是问房型,实际上是像揣测一下商悦的实力。

“都行,看哪个房型更好!”商悦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像还有四室二厅的哦?”章文再问。

“嗯,好像太大了,就算是出租也不容易租出去?那还不如买两套二室一厅呢!”商悦好似对多出来几十万并不怎么在意。

不用再问了,章文得出的结论是感觉深不可测,绝对不在莫心兰之下,再问下去对自己是个打击,章文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已经觉得自己矮了一截了,唉!怎么会这样呢?打工的愣是比老板钱还多,不经意间就被弄得灰头土脸的,充分说明: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正想着呢,老顾又晃悠悠的进来了,得!又是一个有钱的主!

“老顾,怎么?买房子的事情搞定了?”章文懒洋洋的打着招呼。

“唉!手头的钱不宽裕啊,这次就买一套算了!”老顾有些遗憾的说道。

“啧啧,真有钱!真土豪!土豪,咱们交朋友吧?”章文一只手撑着脑袋说道。

“嗤,咱们不是朋友吗?”老顾对土豪二字一点也不排斥。

“我是说那种,你的钱就是我的钱的那种朋友!”章文说道。

“行啊!商悦,把你们老板抽屉里的茶叶给我泡上,从今天起,就算我的了!兄弟,你也别客气,我那里你看上什么只管拿,就是我那镇店之宝,你要是喜欢,只管拿去用!”老顾的反应不是一般的快。

“额!哥,我错了,咱还是亲兄弟明算账的好!”章文知道老顾的镇店之宝,是一个水晶骨灰盒,那玩意还拿去用?给谁用?所以章文马上败退了下来,白请了一杯茶。

“呵呵!不行啊,你的道行还不够深啊!”老顾拍了拍章文的肩膀,随即凑到章文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问道:“那个神偷大侠真的没什么事吧?我是说我把他的事情告诉给你的事?”

老顾心里一直在担心这个,昨天人太多,他一直没机会和章文说,经过他从陈培勇和胖子那里多方打听,老顾也猜到些钱一的身份,别看老顾在镇上八面玲珑,如鱼得水,但是对于这种江湖人的态度却是最好不要结交的,更是千万不能得罪的,这点老顾还是很清楚的,所以多少有些担心。

“放心吧,肯定没事!----一定不会有事的!”章文保证道,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好像不是对老顾说的,更像是对自己说的!

……

下午,章文买了些水果拎到了时静家里,进了门才知道,俩孩子都上学,六一儿童节并不放假。

“不放假?那你怎么在家?难道小孩不放假,却给家长放假?”章文有点意外的问道。

“你不是说要来嘛?我才调休了半天!”时静怪怨的说道,伸手接过了章文手里的水果。

“呵呵,这样也好,咱们先给她们做点好吃的,到底也是六一节嘛!”

“嗯,先坐吧!喝茶还是咖啡?”时静大大方方的说道。

“咖啡吧,天天喝茶,到你这换个口味!”

两杯咖啡端了上来,摆放在茶几上,纯白的咖啡杯具,银色的小勺,一切显得很精致很优雅,连章文也不由自主的坐正了些,显得绅士些。只是两人这会儿倒显得有些拘束了,不知说什么好。

“莫心兰怎么没来?让你一个人来她倒放心啊?”还是时静先开了口。

“她最近一直不太精神,心事重重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时章文最近比较烦闷的事情之一。

“可以理解,纪清生了孩子,对她肯定是有影响的,再说,接下来你肯定会以陪纪清为主,她难免会感到有些失落,你该多和她聊聊!”时静马上想到了缘由。

“欣儿好吧?不但是莫心兰,我还担心欣儿会有什么想法?”章文接着问道。

“欣儿倒是很豁达,跟你一样没心没肺的,就是学习不肯下苦功,喜欢耍小聪明,真是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女儿。”提起欣儿,时静忍不住笑了。

“哦,那就好!我就怕她因为纪清生了孩子,心理产生什么抵触情绪。”章文听了时静的话,放心了不少。

其实时静也一直在比较两个女孩子的优点和缺点,也是两种不同的模式下教育出来的孩子,到底谁能发展的更好,原本很自信的时静现在也有些确定不了了,曦儿学习认真做事有韧劲,但是处理事情和待人接物上却是没有什么主见,也比较呆板,以后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员工,会像自己一样,一步一步的升到一定的高度。欣儿却是恰恰相反,凡事凭兴趣,学习不肯用功,但是遇事活络,人小鬼大,反应迅速,以后说不定能闯出点自己的事业来。时静现在很喜欢两个孩子待在一起,这样能够相互取长补短,事实也是如此,曦儿现在性格开朗了很多,欣儿学习也认真了许多。

“唉!要操心的事太多啊!”章文感叹道。

“呵呵!现在知道发愁了?一片绿叶要衬着两朵鲜花,够忙的吧?”时静轻笑道。

“我才不是什么绿叶呢!绿油油的!我是两朵鲜花插在一坨牛粪上!再多几朵也插得下!”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恶心!你还不知足啊?还想怎么样啊?”时静小声叫道。

“知足了!其实我就根本不是个能放得开放得下的人,不想让她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所以确实感觉累,现在是有贼心没贼胆了!”章文有些疲惫的说道。

“真的这么想的?”时静看到章文的样子,莫名的有些担心起来。

“嗯!我感觉可以喜欢或欣赏的人很多,但是却是不敢再爱了!”

“喜欢?爱?有什么区别?不都是越陷越深?”时静感到这家伙有时让人开心,又是却又让人操心。

“喜欢是淡淡的爱!”章文仰着头靠在沙发上闭着眼说道。

“那!爱呢?”

“爱是深深的喜欢!全身心的!多了就会太累!”章文依旧闭着眼轻声说道。

“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时静嘴里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出神的看着章文,心里很有种揪心的感觉,停了好一会,时静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我们呢?”

“嗯?我们……介于两者之间,我既不敢靠你太近,也不愿意离你太远!”章文睁开眼看着时静,想了想,然后认真的说道。

时静的心里乱极了,有失望也有释然;有不甘也有轻松;有认可也有些酸楚,看着章文现在的样子,又像原来在学校读书时的样子:我作业没做,你看着办吧!而且还摆出一副唯命是从的表情。不禁又气又恼的说道:“你过来!坐下!”

“是!”章文老老实实的坐到了时静的旁边。

“你说,太近是多近?太远是多远?”时静幽怨的看着章文问道。

“我也不知道!从来都是你做主的!在学校里就是这样!”章文低着头回答。

“你!你个死人啊!还是那副德行!真被你气死了!”时静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在学校时的感觉,心里最深处的珍藏的记忆又被开启了,青涩而甜蜜,时静挽住了章文的胳膊,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闭起眼睛喃喃的问道:“是这样吗?”

“差不多!”肩膀有些轻微的颤动。

客厅里静悄悄的,都没有再说话,似乎都在重温过去的时光,良久,章文稍微动了动胳膊:“是不是距离还是有些太近了?”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时静还是沉静在回忆当中。

“嗯!好吧,朱老大搞了几套房子,内部价打九五折,让我也买一套,我想听听你的意见!”章文只好说点别的,这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你还有钱吗?”时静也睁开了眼,本能的开始思考起来。

“朱老大刚还给我50万,我手里还有差不多十万元。而且还能办房贷。”章文回道。

“嗯,那就买吧!房价虽然在涨不了太多了,但是要跌下来也不太可能,只能通过货币贬值来变相的跌价,所以从房子的保值功能来看还是值得买的。再说,我最不放心你身边有太多的钱!”时静转眼又恢复了她的睿智。

“哦!好吧,我会去再问问清楚,什么时候交钱?”章文听了心里有的底。

这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两人连忙分坐开来,时静微红着脸捋顺了微微散乱的秀发,章文也悄悄的端起了咖啡杯。

欣儿和曦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