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1章 撮合(上)

“老爸!哈哈!”欣儿进得门来就开心的大叫了起来,随手就把书包扔在了地板上,冲了过来。⊥頂點小說,www.章文赶紧站起来摆好弓字步,来防御女儿毫无顾忌的冲击。

“呵呵!好像又重了,闺女啊!下回能不能收着点啊,我都快吃不消了!”章文由于准备的仓促,还是不由得向后退了半步。

“不行!谁叫你说我又重了!”欣儿熟练地双手搂着章文的脖子,两条腿盘在他的腰上,然后实实在在的在他两颊上亲了亲。曦儿帮着欣儿把书包放好,很有些羡慕的看着欣儿。

“哈哈!……来,曦儿,也来跳一个!”章文放下欣儿,然后对曦儿拍了拍手,随后张开双臂。

曦儿鼓足勇气,微红着小脸,也使劲的跳了上来。不过她可比欣儿文雅多了,也没有欣儿那么自然。

“来!也亲文叔一下!”章文的随意化解了曦儿的些许不自然。

和两个孩子说说笑笑的闹了一阵,还是时静的话有权威:“好了,先做功课,等会吃饭再闹!”

然后和章文到厨房开始烧饭,说起烧饭炒菜,时静的手艺可就一般了,这会儿还是以章文为主,时静主要是打下手,两人边做边聊,时静都感觉有点像一家人的味道了,特别是刚才两个孩子回来以后。

“曦儿有些内向,倒是不排斥你,要不要认个干女儿?”时静问道。

“不用了吧,这个称呼现在太敏感,没必要,叫文叔就挺好!”章文否决了时静的提议,因为章文担心欣儿不乐意,自家的女儿自己心里最清楚,欣儿别看大大咧咧的,对于这个可是很排斥的,可没那么好说话,到时候反而弄巧成拙了。

“嗯!也是!”时静也知道现在干女儿这个称呼是挺敏感的。

吃饭的时候,两个孩子神秘兮兮的拿出了一个手工制作的大红色的香囊,正面绣着“吉祥如意”,背面绣着“富贵天成”。

“怎么样?我们俩给马上就要出生的小妹妹准备的礼物,好不好?等小妈生了,静姨答应带我们去看看的,到时候我们给小妹妹戴上。”欣儿得意的问道。

“呵呵!吉祥如意,富贵天成!虽然俗了点,但是我喜欢!还是手工做的,你做的!”章文拿在手里反复的把玩。

“使我们做的,嘻嘻!当然主要是曦儿做的,但是主意可都是我出的!”欣儿笑嘻嘻的说道。

“哼!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而且,谁告诉你是小妹妹了?凭我的直觉这回可是个小弟弟!”章文纠正道。

“不对,是小妹妹,我和曦儿商量过了,肯定是小妹妹!”欣儿争论道。

“小弟弟!”章文也呲牙裂嘴的毫不相让,一点风度也没有。

“小妹妹!小妹妹……”欣儿捂着耳朵叫道。

“我也觉得是小妹妹……”曦儿也加入了战团。

一时间,餐桌上吵吵闹闹的争得不可开交,时静轻笑着看着眼前的争吵,在她眼里更像是三个孩子在争吵……

……

第二天下午,老白神秘兮兮的跑来递给章文一个复式投注单:“章文,我研究了一晚上,选出了一个复式投注单,送给你的,祝你早生贵子!”

“啊?谢谢!我看看……一万六的超级复式单子啊!老白,你太客气了!一万六啊,太多了,去掉一个勾选吧,八千多我就挺满足了,再说你手头上也不那么富裕!”章文感动的手都在抖。

“嘿嘿!我是只提供个下注方案,买彩还是你自己买,我只出力,嘿嘿!钱还是你自己出!”老白干笑着说道。

“靠!狗日的,弄了半天是空心汤团啊!”章文一听就泄了气。

“嘿嘿,脑力劳动比体力劳动更重要!我先走了啊,记住,一定要多参考我的推荐哦,我研究了一晚上呢!”老白这会儿的表情很像老顾。

看这老白颠颠的跑了,章文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家伙已经有点奸商的雏形了,最近总在动脑筋想怎么变相的涨价,唉!世风日下啊,原来那么清高的读书人,现在也开始施粪土入黄金,整天想着怎么赚钱了!

“老板,这是我根据新设计的标准盘赔率表整理的这一期足彩的投紸方案,不知道有没有用,你看看。”商悦这是也递上来一张复式投注单。

“哦!我看看!”章文接过商悦的复式单子看了看,好家伙,14场比赛全是双选,总的买彩的金额达到了32768元,比老白还要多出一个勾选。

“商悦,这怎么都是双选啊?你知道这张复式的价钱吗?三万多块啊!按照镇上的房价,差不多是四个多平方啊!”章文搞不明白怎么今天塞过来的复式投注单都是大手笔的,问题这都是要自己来出钱买单的。

“我只是选出来,你在这个基础上再精简,对于足彩我不是特别懂!我只想看看这张欧赔表对于足彩选择有没有帮助。”商悦抿着嘴笑道。

“哦!这样啊!那我看看,到时候把你的选项和老白的合在一起,再加上我的方案,合成一张复式吧!”章文点点头,他也想看看商悦搞出来的欧赔表对于足彩选择有没有帮助。

“嗯,好的!老板,下午我和心兰姐一起去医院看看纪清姐,可以吗?”商悦问道。

“行啊!那就去呗!”章文很痛快的答应了。

等到莫心兰开车接商悦一起走了,章文才觉得奇怪了:怎么这俩人又走到一起去了,莫心兰不是一直防范着商悦的嘛?这些女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啊!

章文摇了摇头懒得再想这些琐事,女人的事他也想不明白,还是先好好看看这两张复式推荐吧。好歹也是老白研究了一个晚上的成果,还有商悦的研究成果,更让章文有所期待。店里只剩下了章文和小姚,最近小姚表现的很沉默,基本上不怎么多说话,做事倒是比以前熟练些了。

商悦和莫心兰走了没多久,朱志元带着小戴就来了,章文很诧异的看了看这俩人,他现在很怀疑商悦去看纪清是为了避开小戴。小姚看到小戴哼了一声,连茶都没给泡。

“呵呵!老大,这会儿到我这来有什么事?不会是专程来喝茶的吧?难道是买房子的事?”章文知道小姚的心里不痛快,也没计较。

“嗯!差不多,走吧,带你去看看房子!”朱志元有些支吾地说道。

“现在?”

“嗯!快点……”朱志元催促道。

章文只好先放下手里的投紸单,跟着朱志元出了门,走了没多远,进了一家茶室,这是家小茶室,白天是茶室,晚上就是琪牌室。

“嗯?你搞什么?喝个茶还跑这来,在我那不就行了!”章文被朱志元搞糊涂了。

“在这说话方便!老板,来壶碧螺春!”朱志元已经坐了下来。

三个人坐了下来,小戴倒是很知趣的帮两人倒茶,章文看了看两人,再想到商悦忽然要去看望纪清,心里有点明白了,所以也不响了,等着朱志元发话。

“呵呵!是这样,看房子呢,是假的!叫你出来是为了小戴的事,需要你帮忙!”朱志元干笑着说。

“我们俩不熟吗?还要把朱老大叫过来,有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说不就行了嘛?”章文看着小戴问道。

“不是,文哥!不是我请老板来的,是我们老板自己提出来的!”小戴有些诚惶诚恐的回道。

“对对对!主要是我的意思!”朱志元连忙说道。

“说吧!我听着呢!”

“是这样的,我们小戴。啊!通过接触了解和交流,感觉对你手下的员工商悦小姐,非常的有好感,但是,两人之间还有些……这个……这个……隔阂,对!是隔阂。所以我希望你能帮着两人尽力撮合一下,同时,这也是组织上交给你的光荣任务!”朱志元挖空心思整出了这么一段开场白。

“小戴!你对商悦了解多少?你知不知道她比你年龄大?虽然没有结过婚,但是,肯定是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的,而且并非完璧。我记得你是个很传统的人。”章文尽量把话说的含蓄些,对于商悦的过去,章文也知道的不详细,商悦和钱一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都闭口不谈。

“我知道,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我不在乎。”小戴闷声说道。

“咳咳!客观的说,她并不是做老婆的合适人选,年龄比你大,说实话,长得也一般,而且没……啊,这个这个……比较瘦弱,我不知道你到底看中她什么了?”章文这会儿说话比朱志元的开场白还费劲。

“她很聪明,做事认真有主见,能力强,知识面广,善解人意。我不在乎她比我大,瘦点也不是什么缺点。”小戴说起来可就流畅多了。

章文和朱志元对望了一眼,心说:这哪是商悦,简直就是居里夫人!唉,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又是一个被**烧坏了脑子的。

“可是,她喜欢你吗?”章文问道。

“我……我不知道!至少不讨厌我!”小戴顿时有些沮丧的低头说道。

“那她要是不愿意呢?”章文接着问道。

“这不是才找你帮着撮合呢嘛?”朱志元插话了。

“那……那我试试吧!”

有朱志元这个老大压着,章文觉得有些头大了!R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