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2章 撮合(中)

第三百九十二章 撮合(中)

受到了朱老大的压制,章文勉为其难的答应帮小戴撮合撮合,心里直觉希望不大,倒是担心把商悦给惹毛了,特别是旁边还有个小姚,这让章文很是头疼。所以推脱店里面还有事,章文匆匆的告辞了。

回到店里,先把老白和商悦的推荐拿出来,再加上自己的分析,整合出了一张1024元的复式投注单,下了班就去出票,晚上,莫心兰和商悦是一起吃完晚饭才回家的,今天莫心兰看上去心情不错,一直在谈论纪清的情况,这也是章文最愿意看到的,所以很有耐心的陪着她一起聊聊。

说到朱志元要他帮着小戴撮合的事情,莫心兰一下子兴奋起来了,非要章文极尽所能一定要撮合成功。

“喂!朱老大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小戴和商悦不合适,商悦根本没那意思,再说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小姚。更主要的是尚悦比小戴大着好几岁呢!”章文皱着眉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你没看到老顾,朱老大他们的老婆都是比他们大的,年龄大了知道疼人。我看两人就很合适。”莫心兰好像比朱老大还上心。

“我说,你现在到底和商悦怎么样啊?我怎么感觉你比小戴还着急?”

“我还不是为你好啊?你想啊,一个在朱老大那里打工,一个在你这里打工,他俩要是成了,朱老大也不用担心小戴会跳槽了,商悦呢,这么个赚钱机器,也就踏踏实实的在你的店里一直做下去了,你也可以高枕无忧了。这不是一举两得吗?”莫心兰分析得头头是道。

“问题是,就算他们俩成不了,商悦也还是在我这踏踏实实的做下去,她连房子都准备买在这里了。”章文心里知道莫心兰打的什么主意。

“哼!我就是搞不懂,她一个单身女人,在这里买一套房子算是怎么回事啊?想干什么?”莫心兰有些恼怒的说道。更郁闷的是到现在她也没搞清楚商悦到底有多少实力,越发的感觉到了潜在的威胁。

“好了!心兰,我知道你想什么?你觉得我会和她怎么样吗?”章文还是戳穿了莫心兰的小心思。

“哼,就算是你没有想法,并不代表她没有想法。”莫心兰哼道。

“那你到底要怎么样嘛?把她开了?或者我在家呆着,不去上班了?”章文有些不耐烦了,本来今天就在为朱老大的强制命令而烦心,现在莫心兰这又没完没了的。

“你生气了?我是不是招你烦了?”莫心兰怯怯的靠过来。

“嗯,也没有,我觉得你应该对我更相信些,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章文轻叹道。

“可我有时候就是忍不住会胡思乱想嘛!”莫心兰很委屈的说道。

“心兰,我知道你最近不怎么开心,我一直想多迁就你一些,尽量不让你受委屈,但是我就是一个人,分身乏术,做不到面面俱到,我已经很尽力了,也有点累了!”章文轻声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我想得太多,想要的太多……”莫心兰有些慌乱的说道,同时紧紧地抱着章文,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嗯!那先睡吧!……对了,我给你个承诺----绝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了!”章文很认真地说道。

“那……时静呢?”这让莫心兰很意外,章文很少承诺的,同时也很高兴。

“哼!你还真看得起我!”章文很有些恼火的使劲的拍了拍她的屁股。

“啊!好疼啊!你干什么?”莫心兰感觉屁股上很痛,但是心里却很高兴。

“执行家法!”

……

第二天,章文照例先去医院看望纪清,可是离着预产期没几天了,纪清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而且还很活跃,挺着个大肚子在病房里跑来跑去,章妈却是一点也不着急,足月生下来才好呢,最健康。

章文还是午饭的时候回到了店里,不过,看到商悦的神色有些不怎么对呀,好像气鼓鼓的,和谁伴气呢!

“老板,我到底碍着谁了?你们非要把我嫁出去才高兴啊?还是非要把我赶走才放心?”商悦还没等章文坐稳已经走过来发问了。

“嘘!轻点,别让小姚听到。”章文小声提醒道,同时心里很纳闷,自己这还没开口呢没怎么已经这么大反应了,难道小戴来过了?

“小姚我让她买饭去了。”商悦看来准备得很充分。

“哦!那……说吧?为什么事生这么大气?”章文只好坐直了听着。

“你们家莫太太今天一上午就在给我撮合小戴,说的这好那好的,说到底,就是想我快点找个人嫁了,她就放心了是不是?还说,朱老大也是这个意思,还让你来做说客,有这回事吗?”商悦愤愤的说道。

“没有,绝对没有!”章文立马摇头否认,心里明白了,别看莫心兰昨晚上没事了,睡了一觉起来还是忍不住,这回还亲自出面了。这下章文觉得很被动了。

“真的?那是她在瞎说喽?”商悦紧盯着问。

“啊!其实就是昨天碰到朱老大,他顺嘴提了一下,人家也就是觉得你们俩挺合适,所以才想撮合撮合!”章文感觉说的别扭极了。

“是吗?那你也觉得我们俩挺合适,是吧?”商悦一点也不放松,还在穷追猛打。

“唉!算了,说实话吧,我也觉得不怎么合适,我知道你不愿意,我过两天就和小戴说清楚。”章文垂头丧气的说了实话,这种情况下也用不着自己撮合了。

“哼!用不着你去说,他不是请你们帮忙吗?我给你们这个面子,我来和他说!”商悦说完,拿出手机打给了小戴:“小戴,晚上有空没有?请我吃饭!……你不是请我们老板帮你做说客吗?你成功了,晚上我想和你好好谈谈!”

商悦干脆利索的挂断了电话,然后挑衅的看着章文。

“商悦!那个……晚上和小戴说话注意分寸,别弄得俩人都不好看!”章文咽着口水艰难的说道。

“哼,你放心,对付一个毛头小子,我还不至于采取极端的手段!”商悦说的很自信,神色中还流露出一抹妖孽之色。

“啊!那就好,那就好,哎!商悦,你和心兰你们俩到底怎么样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没有!我们俩现在可好呢!像亲姐妹一样,要不她怎么那么关心我买房子嫁人的事?”商悦这会儿忽然满脸的笑容。

唉!老毛怎么说来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精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