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8章 赌一把(上)

下午的时候,莫心兰已经安排好手头上的事赶过来了,而且很夸张的拥抱亲吻,明显的在章文的脸上留下了两个唇印,然后喜滋滋的拿着毛巾帮着章文把脸上的鲜红的唇印擦拭干净,快两个星期不见,亲热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章文总觉得莫心兰是在姓某人示威呢,但是,随后就见莫心兰和商悦很亲热的围着章文诉说这几期的足彩的情况,商悦的最原始的推荐,然后是莫心兰和商悦商量以后精简成千元复式投紸的思路,两人相互补充,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间隙。

章文实在没心思再分析女人之间的想法,太过深奥。倒是商悦的推荐让他很有兴趣,商悦最原始的推荐还是14场双选,如果这几期完全按照商悦的推荐买,还是能中一次二等奖的,而且奖金不低,至少能把前一期的成本收回来,但是,不可能每期都买个三万多元的足彩啊,土豪也受不了啊,而且现在五大联赛都结束了,每期的销量只有一千万左右,有几次连一千万都不到。

让章文感兴趣的是,这几期足彩的几个冷门都给商悦打中了,这说明只看数据而不看球队的强弱选出来的勾选还是很客观的,假以时日,商悦的这张欧赔表能够再准确些的话,再由自己来筛选精简,那可是很值得期待的。

该汇报的都汇报了,还没到下班时间,章文就被莫心兰强行拉着提前下班了,看着莫心兰春意盎然的样子,还临走前瞟了商悦一眼,商悦忍不住在心里暗爆粗口:**,又发/春了!

商悦这回倒是没有冤枉莫心兰,两个星期不见,莫心兰还真是春心荡漾,一进门就缠在了章文的身上,包也掉在了地上,脚上的鞋东一只西一只早就踢飞了,喘着气在章文的身上使劲的摩擦扭动着,引得章文热烈的回应,章文这两个星期日子过得其乐融融,但是却是禁欲的生活,纪清刚生产完,是不能过夫妻生活的,所以这会儿章文也是按耐不住,白日宣/**。特别是这半个多月的母乳喂养,让章文好像有些精力过剩,这会儿正好可以宣泄了……

从进家门到卧室。一路上袜子,短裤,内衣,胸罩,一样一样掉落在地上,等到了卧室已经是赤诚相待了,没过多久,室内的温度就已经明显的超过了室外的气温了……

“你真棒!干嘛这么长时间才回来?你不会中间回来一趟?”莫心兰微微娇/喘着,还贴在章文的身上怨道。

“呵呵,就想看看我不在,你能把我的家当管理好不?”章文揽着莫心兰一起坐了起来。

“嗤!这有什么难的,网店有我在,实体店有商悦守着,能有什么事?”莫心兰很自信的说道。

“唉!不是生意上的事,是小戴的事,前几天小戴来过了,和商悦说了些什么,你知道不知道?这俩人到底怎么样了啊?现在小戴都跑到澳门去赌钱了,我真是有点担心啊!”章文问道。

“我也不清楚,小戴来的时候我也不在,商悦也没有多说,好像是谈得不怎么好。我感觉小戴还是太年轻了,要是我,也看不上的,不够成熟。”莫心兰回道。

“是吗?难不成你们都喜欢像我这样成熟成功的人士?”章文恬着脸问道。

“少臭美!还成熟成功人士呢?你不给我惹点祸就不错了。”莫心兰忍不住笑骂道。

“你别搞错,等我把镇上的房子买好,至少也是超过了小康水平了。”章文叫道。

“德行,等你超过了我和纪清再显摆吧!哎,对了,你说我要不要也买一套和你买在一起?”莫心兰问道。

“没必要,在这镇上买房子,增值的潜力不大,你一个人买两套房子意思,就算是租出去一套,一年也赚不到多少钱。你要是真想买,还不如把纪清隔壁的那套房子买下来呢,那套房子是纪红的,如果你买下来,我在楼梯口装个铁门,整个12层都是我们家的了。”纪清的那套房子是一梯两户的顶层。

“好呀!就是不知道纪红肯不肯?现在那的房价已经涨了不少了,而且还在涨!”莫心兰听了以后很是心动,经过上次大被同眠之后,大家都感觉三个人住在一套房子里还是挺别扭的,并没有想象中的亲密,反而很尴尬,最好的办法就是两套房子在一起,却又各自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应该会同意吧!现在纪红正处于热恋期,智商最低下的时候,可以乘虚而入。”章文盘算着说道。心里也后悔,上次纪红要把房子让给他,怎么就没要呢!

“嘻嘻!去死,哪有你这么说人家的,纪红听到了,肯定不会卖给我!”

“废话!这都是属于夫妻夜话,能到外面随便明说吗?难不成你们女人连**这点事也交流?”

“嘻嘻,商悦要是想听我就告诉她!”

“额!真是不可理喻!”

……

接下来两天章文这里很是清净,因为是七一,老顾和朱志元都在参加镇上组织的活动,老顾七一还正式的宣誓入党了,朱志元现在也是预备党员。连胖子也在积极地向党组织靠拢。就章文没什么事,他还不算是镇上的人,估计等到他买好了房子,应该可以算半个镇上的人了,所以明年章文也准备向党组织靠拢。

不过这两天让章文关注的是足彩连着两期都是一等奖空缺了,奖池里已经有不少的累积了,下一期是七月六号开奖,所以章文现在正在看下一期的对阵形势。等到商悦下一期的推荐出来,章文准备提高买彩/金额。因为加上奖池里的奖金,下一期的总销量很有可能突破两千万,这在近期是极少见的,所以章文也有点兴奋起来了,跃跃欲试。

正在这时,安静的气氛被打破了。

“商悦!商悦!你出来,我要和你……喝酒……开房!”小戴推门进来,一身的酒气,进门就在喊叫。

“小戴?”章文看见小戴这副摸样,不禁皱了皱眉头。

“文哥!……正好,我正要找你……嗝!”小戴看到章文,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

“哦?找我干什么?”

“我要……和你……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