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399章 赌一把(中)

“我要……和你……赌一把!”小戴别看说话不利索,可是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章文。

“你喝醉了!”章文静静地看着小戴,感觉他的眼神明显带着敌意。

“我……没醉!我就是要和你……赌一把!”小戴在章文的对面坐了下来。

“你干什么?耍什么酒疯?关文哥什么事?”商悦这时也赶紧跑了过来,对着小戴叱道。

“你……你不是喜欢会赌钱的男人嘛!文哥是这里公认的睹球最厉害的,我……就要和他赌……赌一把。赢了他,你该崇拜的人就是我了!”小戴看着商悦忽然笑了。

“神经病!你就算是赢一座金山,我也不会喜欢你,更不会崇拜你!”商悦涨红了脸怒道。

“呵呵,不可能,你会的!来,文哥!咱们来……赌一把!”小戴转过头又看向章文。

“好吧!你想赌什么?睹球的话,现在没有球赛,你明天再来!”章文点点头,同时轻轻地拍了拍商悦,不让她再说话。

“没有球赛?嗯,那我们来赌佰家乐,这个你也应该很熟悉吧?”小戴想了一会说道。

“行,商悦,去拿两副牌来!”章文对商悦说道,章文的店里倒是扑克牌,象棋,麻将牌都有,甚是还有一副军旗。不过,现在不可能像澳门那样拿八副牌出来。

商悦拿了两副牌过来,顺便还帮小戴倒了杯水。

“来吧,你说怎么来?”章文问小戴。

“呵呵,我做庄,你随便押,庄赢也不用抽水。每人一万,输光为止。”小戴喝了口水,口齿清楚了些。还从包里拿出了一万元现金。

“嗯!很公平!”章文点点头,商悦很自觉地去保险柜里去了一万元现金来。

“来!美女,洗牌!省的说我牌上做手脚。”小戴嚣张的冲商悦叫道。

商悦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拿过扑克牌,开始洗牌,别说,商悦看来过去也是玩过的,洗牌倒是满熟练的,连章文都有些诧异,感觉到了章文的惊讶,商悦又狠狠地瞪了章文一眼。

第一把,章文出门看庄,一千块先押在了庄上。

“……三边,吹,吹……哈哈,九点!我赢了!”小戴俯下身开始博牌,博牌的动作和顺序非常的专业,比当初的老白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一把章文就吃到了一个九点,连补牌的机会都没有。

接着,连续的几把牌,大都是小戴赢了,章文就没怎么赢过,佰家乐一直就不是他的强项。转眼一万块钱只剩下2千块了,章文笑了笑,把剩下的2千块钱在庄闲对上各押了1千,当然这只能是口头上说一下,这里有没有正规的佰家乐台子。

“哈哈,输急了吧?想一把翻身?”小戴得意的笑道。这会他好像脑子清醒多了。

“呵呵,说不定庄闲都出对子呢!”章文淡淡的笑道。

“不可能!靠!……顶,顶,顶……哦!看来你的运气还是不怎么好!”小戴看到第一张牌是张梅花9,后面一张撬开一边居然是四边,顿时紧张的顶了起来,这要是不顶一粒出来,那就真的出对子了,还好,最后是一张方块10,没出对子

章文单手把手里的牌搓开,瞄了一眼,不禁暗自可惜,一张红心5,一张黑桃4,也是差了一点点就出对子了。

“呵呵!你赢了!”章文把2千块钱扔到了小戴的面前,微微笑道。

“怎么样?怎么样?商悦,看到了吗?赌钱有什么难的,最简单的游戏,是个人都能玩!我本科毕业,英语六级,真要想玩这些东西,你们谁能赢得了我?”小戴手里拿着一把钱冲商悦挥舞着,更嚣张了。

“哼!你赢了,满意了吧?你可以走了!”商悦很不耐烦的说道。

“我走?凭什么?我赢了哎!你该跟我走了,你崇拜的人已经输给我了?你还待在这干嘛?”小戴站起来想拉商悦的手。

商悦气急了,拿起桌上的那杯水,一下子泼到了小戴的脸上,小戴顿时清醒了许多,同时恼羞成怒的叫道:“商悦,我哪点配不上你,哪点比不上他?你搞清楚,人家是有老婆的,你就算是倒贴也挤不进去的!最多做个小三,连二奶都捞不到!”

“我愿意!我就算做小三也不会喜欢你!”商悦也发飚了。

“够了!小戴,你可以回去了,今天你喝多了,我不跟你计较!”章文听到俩人越说越离谱,忍不住喝道。

“呵呵!输不起了?没关系,咱们挑你的强项来,你不是打中好几个串吗?那个胖子把你吹得跟神一样!咱们就一人来一个三串一,怎么样?我这里的2万元全押上!”小戴不依不饶的说道。

“嗤,挑三场赢陪1.1或者1.2的比赛。我也能赢出来!”商悦不屑的说道。

“那不要紧,都赢出来就看谁赢得多?怎么样?文哥?”小戴挑衅的问道。

这小子这会儿的脑子反应飞快,章文很怀疑前面是不是在装疯卖傻。

“那要是你输了呢?”章文问道。

“从今往后我就不再来找商悦!那要是你输了呢?”小戴说道,紧接着反问道。

“你说!”

“你放了商悦,也不许打她的主意,更不许她倒贴!”

“可以!”

“你神经病,你是我什么人啊?用得着你来管我?”商悦大怒道。

“明晚我们都选个2万块的三串一,报给胖子,后天见分晓!”小戴没有理会商悦的不满,而是直接划下道来了。

“没问题!”

“那!文哥,我先走了!”

“不送!”

商悦看着小戴走出了门,忍不住跺着脚骂道:“这人真讨厌,我明天就把他在我股市里的投资都去输掉!气死我了!”

“希望他是真的喝醉了!”章文心里也很不痛快。

“你干嘛还要答应他?万一真的输了呢?”商悦埋怨道。

“那不是正好,你也不用倒贴了!”章文这会儿倒被商悦逗乐了。

“少臭美!谁要倒贴了?哎!老板,你不会输吧?”商悦白了章文一眼,接着紧张的问道。

“不是我,是你!”章文老神在在的说。

“我?什么意思?”

“由你来选这三场比赛!”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