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47章 风云劫(中)

作者:连着两天都上传的同一章,大家都很难受吧,我也很难受,但是我会坚持!其实作者的要求并不高,只是想请大家到主站/boo/上注册一下,手机的用户下载一个纵横的浏览器。●⌒小,..o不打赏没关系,订阅支持一下总可以吧?一章才9分钱,10块钱就能看三个月了。如果实在囊中羞涩,那收藏一下,diǎn击一下,投张月票,总可以吧。我说了,这本书的数据,直接影响到下一本书的价格(当然这价格和读者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正版读者。我并不想抨击看盗版的读者,你看我的书,本来也是对我的作品的一种认可,我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昨天正版的读者也提意见了,我再次深表歉意,麻烦你们过20分钟再刷新一下,那时我就已经改回来了!再一次致歉!

接下来的几天,显得很平静,商悦还是很敬业的接待好每一个客户,莫心兰也很少在到店里来,应该说是章文经常往网店那里跑。刘大志现在也不来帮忙了,而且不但是看到章文没好脸色,连看到莫心兰也不怎么友好了,看这样是坚定的在声援商悦啊!不过也有好的一面,刘大志再没开着宝马车来章文的店里买茶叶。

新出来的广告和包装都已经开始启用了,效果很好,销量也因为国庆节的越来越近而逐渐的增加。但是还是能感觉到不和谐的地方,首先是商悦的话少了,除了经营上的事,其他的基本不在说什么话了,连老顾厚皮老脸的向商悦要推荐,商悦也是笑而不语。另外,章文的那个皇宫后院群,商悦也悄悄的退出了。

“章文,怎么回事?商悦怎么退群了?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时静还是很敏感的,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头,打电话给章文问道。

“嗯!她和莫心兰吵了一架,而且最近在店里也不怎么说话了!”章文也想和时静沟通一下。

“哦!看来心兰还是太草率了!但是,商悦好像也有些反应过激了。”时静太了解莫心兰的性格了。

“唉!真是烦啊!我都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好的时候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一diǎn小事却又闹得不可开交!”章文想起这些事就心烦,莫心兰在家里也闹腾了好几次了。

“少胡说,我可没参合到你们这些破事里面!对了,商悦还说过什么?”时静没好气的叱道。

“嗯,她上次问我放她走还算不算数?我答应过她,想走随时可以走!”章文想了想说道。

“你怎么能答应她随时可以走呢?最起码也要把手里的客户,账目理清楚才让她走呀,你呀,哪像个做生意的人,一diǎn防患意识也没有!”时静马上就在电话里埋怨道。

“怎么?你以为她真的会走啊?她在镇上连房子都买好了,还往哪走?也就是赌气发牢骚罢了!”章文不以为意的说道,时静有diǎn太谨慎了。

“哦!嗤,要走就走呗,少她一个地球还不转了?”章文倒是没把这些事放在眼里。

“唉!我真是和你说不清楚,你知不知道她要是走了,对你的店里的生意影响有多大?你怎么什么都不当回事!算了算了,你让莫心兰到我这来一趟,商量商量对策!星期六吧,把欣儿也带过来。”时静其实心里也知道章文就这幅德行,但还是忍不住想骂他一顿。

“哦!知道了。”章文感觉时静的语气说的很急切,也就老老实实的答应了。

接下来的几天,显得很平静,商悦还是很敬业的接待好每一个客户,莫心兰也很少在到店里来,应该说是章文经常往网店那里跑。刘大志现在也不来帮忙了,而且不但是看到章文没好脸色,连看到莫心兰也不怎么友好了,看这样是坚定的在声援商悦啊!不过也有好的一面,刘大志再没开着宝马车来章文的店里买茶叶。

新出来的广告和包装都已经开始启用了,效果很好,销量也因为国庆节的越来越近而逐渐的增加。但是还是能感觉到不和谐的地方,首先是商悦的话少了,除了经营上的事,其他的基本不在说什么话了,连老顾厚皮老脸的向商悦要推荐,商悦也是笑而不语。另外,章文的那个皇宫后院群,商悦也悄悄的退出了。

“章文,怎么回事?商悦怎么退群了?你们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时静还是很敏感的,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头,打电话给章文问道。

“嗯!她和莫心兰吵了一架,而且最近在店里也不怎么说话了!”章文也想和时静沟通一下。

“哦!看来心兰还是太草率了!但是,商悦好像也有些反应过激了。”时静太了解莫心兰的性格了。

“唉!真是烦啊!我都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好的时候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一diǎn小事却又闹得不可开交!”章文想起这些事就心烦,莫心兰在家里也闹腾了好几次了。

“少胡说,我可没参合到你们这些破事里面!对了,商悦还说过什么?”时静没好气的叱道。

“嗯,她上次问我放她走还算不算数?我答应过她,想走随时可以走!”章文想了想说道。

“你怎么能答应她随时可以走呢?最起码也要把手里的客户,账目理清楚才让她走呀,你呀,哪像个做生意的人,一diǎn防患意识也没有!”时静马上就在电话里埋怨道。

“怎么?你以为她真的会走啊?她在镇上连房子都买好了,还往哪走?也就是赌气发牢骚罢了!”章文不以为意的说道,时静有diǎn太谨慎了。

“你呀!什么事都不懂,你以为你那是什么地方,人家非要一辈子待在你那里,她又不是莫心兰

……

现在店里面一直静悄悄的,但不是那种悠闲清净,而是感觉很压抑,人过的压抑,连运气都会变得很差,现在不但是老白的推荐不靠谱,连章文自己选的足彩复式也是命中率下降,连单场投紸的准确率都不断的下滑,这让章文心情更加的郁闷了。一个星期下来,连足彩带单场也搞掉了一万多块钱,连那个司马刚的这几次的单场都比章文胜率高,气的章文索性停手了,想等过一段时间再玩。

总算是熬到了周末,星期六章文连店里面都不愿意去了,还是在家陪着老婆孩子比较舒心,虽然现在家里多了一个电灯泡。

“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现在不是挺忙的吗?”纪红看到章文抱着小帆帆玩了个高兴,很有些被抢了玩具的感觉。

“去什么?现在店里连个好好说话的人都没有,都在摆个脸色给我看,还去个屁呀!还不如在家哄孩子呢!”章文手里颠过来倒过去的摆弄着儿子,看的纪清在一旁心惊肉跳的,连忙跑过来把儿子抢了回去。

“怎么了?还是为了上次莫心兰和商悦吵架的事?”纪红笑了笑问道,他知道男人处在这种是中间肯定日子不好过。

“嗯!是呀,你没看到莫心兰今天一大早就去时静那里了吗?他们俩去商量对策去了,时静怀疑商悦会走人!”章文靠在沙发上有些无聊的说道。

“哦?那倒是要小心diǎn,时静的反应还是很正确的!”纪红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也和时静一样,引起了警觉。

“嗯?怎么?你也认为商悦真的会走人?”章文还是不太相信的问道。

“哼!我觉得她八成会走,而且估计过了国庆,空下来了就会提出来了!”纪红听了章文这一个星期的情况汇报以后说道。

“真的?”

“打赌!”

……

同一时间,时静的家里,把两个孩子安排到厅里做功课以后,时静和莫心兰回到了卧室,小声地说着话。

“……干嘛?我还说不得了?再怎么说那也是章文的店吧,她不过就是个打工的吧!”莫心兰还是不服不忿的样子。

“我的姐姐,你怎么一到了章文的事上就像个刺猬似的,你想过没有,商悦要是走了,章文这里谁来管,他自己管不好,回来还不是埋怨你呀!”时静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还要我去给她道歉?再说,那天我也没说错她呀,那个刘大志买个半斤茶叶,在店里面聊半天,我不能说啊?”莫心兰还是强硬地说道。

“哼!那个人还不是你引过去的,我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理智些,就算是没有孩子,章文也不会甩了你的,干嘛一天到晚的神经兮兮的,我警告你啊,你再这样下去,倒是离分手不远了!”时静不觉中也加重了语气。

“哦!真的?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好,但是就是忍不住,而且那个商悦又那么聪明,都快赶上你了!”莫心兰一下子没了底气,小声地嘟囔着。

“唉!算了,已经这样了,我们还是想想该怎么防范吧!”

“防范什么?”

“难道你看不出?商悦要走了!”

“啊?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