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手机用户如果没有更新请看这里

其实章文也不是针对商悦,主要是被这些事闹得烦心,又被那个刁蛮的客户给奚落了一番,自觉在商悦面前丢人现眼,于是恼羞成怒,把商悦赶了出去。

凭心而论,要说合作最默契的还就是和商悦在一起。和时静在一起,多少有些受压制,自己基本上做不了主,还有原来的常晓蓉也是这样。而商悦则是极大的满足了章文的虚荣心,一口一个老板,但是老板需要做的事却都帮着包办了,只是不巧,商悦这次耍的小心眼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话说自从上次几个人冲击百万赢利未果之后,章文就开始诸事不顺,没有一件能让他高兴的事,家里被纪红雀占鸠巢,霸占了纪清的那间卧室,连前几天纪清规定的重新圆房的日子都没找重温久别胜新婚的机会。公司这里,莫心兰和商悦又闹出这么大动静,而最烦这种琐事的章文首当其冲的被卷了进去。想散散心吧,结果睹球不赢钱,足彩不中奖,连搓个麻将也是个相公。再加上这几天,商悦的离开,使得章文被搞得焦头烂额,心情能好才怪了!

还好,也许是良心发现,纪红看到章文的惨像,主动地来到店里帮着坐镇,她和莫心兰两人商量好了,轮流在店里面坐镇,这算是暂时缓解了章文的困境。纪红现在正忙着把自己公司的股权转让,为移民在做着积极的准备,而且好像进展很快的样子。以纪红做生意的天赋,很快就适应了店里的环境,就算是有什么不清楚的,打电话给商悦,还是能的到满意的答复的,尽管商悦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但是还是有问必答的,只是纪红想劝商悦再回来的时候,却是只听到了电话那头商悦伤心的哭声。

……

相比章文,其他的几个货都过得还很顺心,胖子就不用说了,苦尽甘来,让巧妹怀上了孩子,这一下胖子在家里的嗓门叫的可响了,说话也是吆五喝六的,好像立了多大的功劳似得,而且这欢猪也是真敢吹:“我告诉你们,这一次是个儿子!百分百的,以我和章文的完全一致的运势曲线来看,这个儿子是跑不了了!”

家里的人都频频点头,因为都盼着是个儿子嘛!农村里的传宗接代的观念还是很根深蒂固的,胖子也不例外,巧妹还给胖子拨了点零用钱,以资鼓励!

老顾别看麻将上被干掉了两万,但是马上就得到了补偿,一对老夫妻在相隔不到六小时,相继去世,留下了一段美好的佳话,也让老顾感动的热泪盈眶,给这对老夫妻算了个组团价。这两天老顾正哭并快乐着呢!

老余和老白则是平平稳稳的,各自做着各自的事,老白的煎饼果子生意又开始做早上下午两个时间段了,所以收入猛增,已经朝着月入八千靠拢了。

不过几个货知道商悦离开了之后,居然都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一致谴责这厮的残暴行为,这让章文大为光火:“你们这帮货看清楚,现在我是受害者,再啰嗦都给我滚出去!”

几个货面面相觑,很少看到章文发这么大的火!

还是胖子脑子灵活,马上转移了话题:“嘿嘿!文哥,咱今天不谈这个,你最近好像是有点背,要不过几天就是国庆了,咱们一起去澳门,散散心!你看怎么样?昨天澳门的小弟还打来电话说让我们去带客户去玩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久都没有接到澳门那面的电话了,突然就来邀请了,而且这次的返水也提高了,国庆节,黄毛也要带好多客户去呢!”

“哦?有这事?不是范志成来的电话?”章文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是,反正这次好像是搞什么活动,反水的比例都提高了!”胖子还是挺兴奋的,这一下可以多赚不少钱呢。

“好吧!国庆我也去玩玩,最近过的太不顺心了!”章文点头道,同时心里很担心九哥和范志成,还有钱一这几个人现在的处境。

今年的国庆放假是从九月三十号就开始的,章文早早的在二十九号下午就开始盘点结算了,时静和纪红都在,莫心兰也来了。

“什么?你把她赶走了?你发什么神经啊?人家能主动回来,已经很不错了,就等你给一个台阶了,你倒好,还把她给赶走了?这回可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时静听章文说把商悦赶走了,忍不住惊叫道,知道这次章文可是真的把商悦得罪狠了。

“我当时不是心情不好吗?谁知道她会那个时候来到店里,弄得我当众出丑,能怪我吗?”章文嘴里还狡辩着,声音已经是弱了下去。

“你呀!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脑子,有你这样当老板的吗?”时静这回可是真的又气又急,因为前面她是估计到了商悦还会回来,没想到事情却被章文越搞越糟。

“静!别说了,都怪我不好!”莫心兰也在一旁跟着难受。

“你们俩一样,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时静难得的发了一通火,连莫心兰一块兜了进去。紧接着连忙拿起电话给商悦打了过去,希望还能挽回现在的局面,只是,时静失望了,商悦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时静连忙赶到商悦的新房子那里,也是不在家,看来是已经出门旅游去了。时静无奈的叹口气,人算不如天算,终于还是没能留住商悦。

章文倒是没心没肺的把店里的事交给了莫心兰和时静,自己又甩手不管了,不过倒是很大方的给公司的员工发了一笔不小的奖金,放假七天,当然值班的人还是要有的。越是处境不利越是要给员工树立信心嘛!然后就打起背包和胖子一起去了澳门。

时静知道了,更是暗骂这个混蛋老板,本来就是个混蛋,现在更是混蛋加三级!

……

重新回到了贵宾厅,感觉人员变化很大啊!原来认识的几个澳门的码仔都没看见,客户倒是很多,也许是十一长假的原因吧!

老顾和老白都跟着来了,连老余这一次也被邢春花放出来了,还破例多给了他1万块钱的零花钱,老余感动的声泪俱下,也不想想被邢春花抢去了30万块钱。现在拿了1万块钱就激动成这样,这不是犯贱嘛!

章文还特意去了一趟至尊厅,还好门口的服务生还认识章文,让他进去了,在里面找了一圈也没看到范志成和钱一的影子,更别说九哥了。悄悄地问了问服务生,都说不清楚,这让章文有点搞不明白了。

没搞明白也就算了,坐在至尊厅里,莫名其妙的跟了几把,居然输掉了20万,这才想起来这根本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赶紧打算离开,临走前却看到了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进来在至尊厅里巡视了一圈,荷官和服务生都很恭敬的样子,更重要的是她手上带了个扳指可是眼熟得很,那是九哥的,这女人是谁?章文不禁仔细的打量了这女人一番,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但是表现出的气质确实很沉稳,而且还隐隐的透露出一股杀气,和范志成身上的一样。

那女人也注意到了章文,因为全场只有章文大模大样的在看着她,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忍不住稍稍瞪了章文一眼。章文这才醒悟过来,盯着人家美女看是多不礼貌的行为啊!

从至尊厅出来,也没心思再想其他的事了,莫名其妙的输了20万这才是让人着急的,怎么就没注意会跟了几把呢。章文连忙打起精神做到了一张台子前,这次来是不准备洗码了,主要是来散散心,但是好像还没散心呢,已经开始揪心了……

接下来的时间证明,章文的厄运根本没有结束,而且好像是更加的背了,不但没能把至尊厅里的损失拉回来,而且又输掉了15万,章文只好回宾馆睡觉去了。

第二天,又输了20万,没法再玩下去了,再玩下去,自己就要破产了,章文无奈的停了手,再了解一下其他人的战况,居然都比他强,还都赢钱了!这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就盯着我一个人往死里打呀?我已经这段日子很倒霉了,到了这还居然变本加厉了!

自己运气不行,那就跟着老顾,老白他们下紸吧,结果,章文跟到哪,哪就输钱。害的老顾和老白一帮人看到章文就躲,这家伙又恢复了丧门星的本色了,而且好像比原来跟更加的丧心病狂了!

“唉!你们为了钱连兄弟都不要了吗?”章文悲愤的问道。

“兄弟!你还是行行好吧!哥赚几个钱不容易,你就别闹腾了,看中哪个小姐,甭管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你只要说一声,钱,我们来付!这总行了吧?”老顾再章文面前苦苦的哀求道。

“能把你们的赢利分给我一半吗?我现在对女人不感兴趣!”章文也哀求道。

“滚!”

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吼道。

纯读者群:悠闲品书101971795只讨论剧情,以及对作品的意见和建议。

杂议群:327579994本群除谈论剧情,对于股票,足彩,单场足彩等讨论的较多,所以入群前三思,不喜勿入。I1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