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448章 风云劫(下)

第四百四十八章 风云劫(下)

章文十月二号就回来了,不是他想回来,是被老顾这些人给赶回来的,太背了,他跟到哪哪就不太平,哪怕是不下紸,老顾他们也觉得脑后凉飕飕的,兜里的筹码一个劲的往外跳,后来几个货商量了一下,一咬牙帮他加钱买了个商务舱,连哄带骗,连推带架的把章文送上了飞机,然后顿时觉得全身上下暖洋洋的,踏实多了……

章文回到家,纪清带着孩子去了章文父母那里,看章爸章妈的意思还要再留纪清住几天,欣儿去了章越那里,连纪红也回了纪家,家里就剩下了莫心兰,而且莫心兰最近一直有些心事重重,闷声不响的,感觉家里有些冷清。

第二天再到自己的店里看看,由于小姚趁着长假回家了,店里面也是空荡荡的,莫心兰在网店那面值班,不用去也想得出,肯定也是没几个人上班,订单也不会很多。还真是邪门,走了个商悦,好像少了一堆人似的,章文无聊的走到楼上在自己的那间健身房里打了一下午的沙袋,累的通身是汗,才算是宣泄了一些烦躁的情绪。

晚上回到家,本来就剩下了章文和莫心兰两个人,按照以往的习惯,莫心兰应该是兴奋不已的,这一次却是情绪低落,章文也一样,一个输了钱,一个输了人,都有些打不起精神,连上了床也没有了往日的**,草草了事……

等到十月六号,胖子和老顾等人一块神采飞扬的回来了,赶走了丧门星,几个人又赢了两天,虽然玩的比较保守,但是也赢利颇丰,老白赢得居然最多,超过了十万,老余还是最稳,带回来了六万赢利,老顾本来可以独占鳌头的,只是临走前起了贪心,押了把大的,一下子输掉了八万,但是还是带回来了七万块钱的赢利。胖子这次本来赚的不少,但是国庆节的宾馆酒店的价格太高,吃饭更贵,这让他贴进去不少钱,不过也带回来了六、七万块钱的洗码钱。

敢情几个人里就章文输了钱,而且还输的不少,折算成人民币居然也要48万,章文的私房钱一下子缩水了,满打满算还剩下了十几万。

几个货一回来就来找章文,知道他最近不怎么开心,都过来安慰安慰他,还拉着他一起搓了两天麻将,这一下又被搞掉了2万块钱。章文是欲哭无泪啊,这日子没法过了!

……

过了一个极度郁闷的国庆,总算是又开始恢复上班了,但是情况好像也没有什么改观,倒是又花了不少的钱,首先是店里的烟酒要进货了,这回考虑到临近元旦春节,一次性的进了不少的货,意外的是好些酒都调低了批发价,这让章文挺满意的,再者就是普洱茶也要进货了,不过这次的进货量要小很多,因为商悦不在,高档的普洱茶怕销售不出去,因为高档的普洱主要还是靠实体店销售的,网上卖出去的还是中低档的。当然这也是时静的意思,主要看看商悦不在,货源方面价格质量会不会出问题,果然,这次进的货,价格和原来一样,但要求先付款,包装没怎么变,质量却是下降了,而且人家还不承认,说到最后也就是承认价格上涨了一点,看来没有商悦把关,人家也不在乎章文这个小客户。

看来以后普洱茶的供货要重新再找一家了。这样一来,店里的流动资金也没剩多少了,商悦走的时候,她和莫心兰合股的盈利和本金还是要还给她的。当然最近今年的盈利还是很可观的,只是盈利的钱都被打到章文的股票账户里去了,所以造成了现在资金不是很充裕。

国庆节过后,纪红也就不再来帮忙了,而是忙着自己移民的事去了,莫心兰除了要管理网店的事,还要为即将到来的元旦开始准备起来,礼包的设计,还有价格的调整等等,这些本来应该商悦做的事,现在只好莫心兰自己来完成了,还好,时静会时不时的抽空过来帮莫心兰出出主意。

接下来更郁闷的是,随着反腐的力度加大,名酒的价格天天都在下跌,怪不得这次进货的时候会便宜了些,原来早有征兆啊,这下章文可算是被套牢了,好几十万啊!章文现在算是知道了,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塞牙,不就是在说他嘛!看这意思这倒霉劲还没有结束的意思啊!

唯一让章文感到安慰的是自己店面的房租还是维持原价,而别人的都涨价了,这还是托了陈培勇的关照。但是就算是再优惠,钱还是要付的啊,这会儿章文这里已经没什么钱了,只好让莫心兰网店那里把房租给付了。然后章文立马把店门口招聘店员的牌子给摘了下来,厄运当头,还是省省吧!

都十月中旬了,那些高档酒一瓶都没有卖出去,现在店里也就是每天做点茶叶的零售生意,赚的钱连维持开销都不够。不过,受名酒的跌价影响的不止章文这一家,吴玫和纪家的饭店都受到了影响,公款吃喝一下子减少了许多,连高档香烟也卖的不如原来了。

连时静也没想到,这两个月章文会这么不走运,连原来只要有货就能赚钱的高档酒也会被套牢,莫心兰为了寻找新的普洱茶的供货商也是费劲了心机,但是他们这种小客户是拿不到很便宜的进价的,而且又不敢一次性进的很多,这也让莫心兰一直愁眉不展。时静尝试着再给商悦打了一次电话,已经变成了所拨打的电话不存在了,这回是彻底的联系不上商悦了。

莫心兰自从商悦走后就变得很沉默,也很焦虑,不但要管理网店的诸多事宜,还要操心实体店的经营,尽量来弥补自己给章文带来的损失。

其实章文也只是被这些不走运的事搞的心烦,但是并没有责怪莫心兰,只是莫心兰自己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个坎,总在自责是自己的胡闹才给章文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时静很担心莫心兰的状态,只好和莫心兰悄悄地摊底牌:章文和莫心兰在她那里的钱现在都被她投进了股市,而且已经有了可观的收益,远远超过了实体店的收益,所以让莫心兰不用太着急,当然这个底牌时静没有告诉章文,以章文的性格,知道了这个底牌,恐怕连茶叶店都不想开下去了。这个底牌虽然让莫心兰心里踏实了些,但是还是很担忧----她怕章文不喜欢她了。

……

“啊!----”

正在闲的打盹的小姚看到柜台上放了四千块钱,又看到沙发上大模大样的坐了一个人,奸猾猥琐,两撇狗流须,茶几上还放着两瓶茅台,展示柜里的酒又少了两瓶,这不是上次那个贼嘛!于是忍不住发出了超高分贝的惊叫。

“怎么了?怎么了?”章文连忙从楼上的健身房里跑了下来,随后惊喜的叫道:“钱一!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死不了!真好啊!都半个月没开张了!”

“嗤!是我回来真好啊?还是帮你销掉两瓶酒真好?”钱一翻着眼睛问道。

“老板!他给了四千块钱。”小姚诺诺的提醒章文。

“啊?啊!钱一,阿不,三哥!再买几瓶吧?两瓶酒怎么够咱们两人把酒话重逢啊!”章文超热情的拉着钱一的手亲热地说道。

“等等,等的!你什么时候酒量见涨了?我看看,我看看!草,挂牌价才一千五,怪不得还想叫我再买两瓶!话说怎么才几个月没回来,这酒已经跌到这个价了?”钱一感觉章文太热情了,马上凑到展示柜跟前仔细看看,然后说道。

“谁说不是呢?钱哥,趁着便宜多买几瓶吧?”章文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的继续说道。

“首先,把我多付的钱还给我。其次,请我吃饭。我再考虑多买几瓶!”钱一摇头晃脑的说道。

“嗯?那还是算了吧!小姚,把账记好,茅台两瓶,每瓶2千元。走吧,我请你吃盒饭!”章文盘算了一下,还是这样最合算。

“哼!亏你还是刚从澳门回来的,一个筹码就能买好几十瓶酒了吧?”钱一哼道。

“靠!你知道我去澳门了?那你不出来见我,害得我担心这么长时间?”章文怒道。

“唉!我那时候伤还没好利索……”钱一无奈的叹道。

“范志成呢?”

“商悦呢?”

两人同时问道。

“走了!”又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只是含义不同。

钱一惊讶的看着章文,章文则是凝重的看着钱一。

“老五……是真的走了!”钱一的脸色黯然下来。

“真的……走了……”章文喃喃的重复着钱一的话。

“走吧,吃饭去,我一直答应带老五去吃白切大肠的!”

“走吧!”章文拎起茶几上的两瓶酒,和钱一一起出了门,谁也不再提及钱的事了,现在,钱在两人眼里什么都不是……

纯读者群:悠闲品书101971795只讨论剧情,以及对作品的意见和建议。

杂议群:327579994本群除谈论剧情,对于股票,足彩,单场足彩等讨论的较多,所以入群前三思,不喜勿入。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