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08章 中招了!

第五百零八章 中招了!

readx;

五分钟不到,胖子就颠颠的跑来了,一进门就嚷嚷道:“老大,你也太客气了,转到我的账上就可以了嘛!还非要我高兴一下,哈哈,拿来吧,我连马夹袋都到来了!”

“滚!你个蠢货!还……还让你高兴一下?我……我……”朱志元指着胖子很想开骂,无奈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

“呦!老大,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这么伤心?还捧着一盒餐巾纸?”胖子看到在座的各位神色都不怎么对劲,连忙收起马夹袋,凑到朱老大跟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啪!”

朱志元给了他脑袋上一个巴掌,怎奈这会儿气力全无,更像是一个怨妇在发痴:“我……我打死你个混账,一路上……开着车就忙着找厕所了……都是你那个香煎小牛排害的……”

“就是!你个死胖子,我们俩上个厕所愣是花了一百块!”老顾心痛的叫道。

“什么厕所呀,这么贵?难不成是躺着拉的?”胖子惊讶的问道。

“扯淡,一百元找不开,不付钱不让拉,你说怎么办,说好了,下回还能免费98次!下回我组团去!”老顾再怎么不舒服,帐还是算的清清楚楚的。

“哦!老大辛苦,不过听您这意思是在我这吃牛排吃坏的?”胖子咧着嘴问道。

“哼!难道不是吗?你没看到,今天在你那里吃牛排的全都中招了,上吐下泻的,商悦和苗香已经在医院吊盐水呢!”朱志元怒道。

“不对呀!那我不是也吃了嘛,我不是好好地,一点事都没有嘛!我姐也事先尝过,不也没事嘛!”胖子很不服气的反问道。

“呃!……”朱志元倒是一时没了说词。

“谁能和你们家的人比啊?个个都牛高马大的,喝半斤毒鼠/强都放不倒的主!”老顾在一旁插话道。

“哦,那怎么办呢?”胖子有点挠头了,再怎么说,看样子真的是自家的牛排出问题了。然而胖子还是有话说:“那也不对啊,前些天我那个冷库坏了,打电话报修,结果试过了两天才来修好的,冷库里的温度都回升到零度以上了,我还扔掉了好多的变质的肉!”

和其他大多数的饭店一样,评判食物的好坏并没有统一的标准,都是以自己判断为主,想胖子和胖姐处理疑似变质的食物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先自己尝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说起来胖子还算是有点公德心的,真的变质了的食材,也就扔掉了,而不是加酒,加生姜,用作料的味道盖掉变质的味道。像这次的小牛排,胖姐还真是事先尝过,确认没有变质才拿出来的。

“额!我后来不是派人去修了吗?”朱志元没想到事情绕了一圈,又绕回到自己的头上来了,顿时有些无语了。其实朱老大现在发展的太快,很多的弊病都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虽然现在的业务不是以制冷为主了,但是手里面还是有着上百个冷库的维修保养的售后服务工作呢,别看一个冷库造价才几十万,可是库里的货物往往是价值上千万,一旦由于售后服务不及时造成的损失,有可能就是面临巨额的索赔!这也是给朱志元敲了敲警钟!

“好啊!朱老大,看你浓眉大眼的,想不到也干这种缺德事啊?”老顾冲着朱志元叫道。

“我,我不是忙嘛,手底下的人安排不过来……哎呦,不行,我得去卫生院吊盐水去,这事咱们回来再说!”朱老大忽然捂着肚子急急忙忙的走了。

“嘿嘿!,文哥,还是你行,一点事都没有!”胖子等到朱老大和老顾都走了,才讨好地对章文说道。

“哼!我是没事,不过苗香可是有事!到时候她要找你算账,我可管不了!”

“别呀!别吓我啊!我……我……我得去卫生院慰问慰问去……”

……

过了两天,基本上算是都没事了,只有刁学富的老婆小龙女还没有完全恢复,因为她的体质太差了,所以恢复起来也比别人慢,但是这么一闹腾,小龙女的精神状态倒是比原来好些了,新陈代谢好像加快了,也没有原来那么嗜睡了,这对于刁学富来说可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他准备等老婆恢复了,让老婆也看是逐步增加些室外的活动。

还好这次中毒的都是熟人,也没谁去和胖子闹,只是胖子的奖金被朱老大扣掉了一半,分别补偿给了中毒的这几位一人2千,胖子也没什么意见,花点钱息事宁人吧,再说这事还好没有传出去,这也让胖子松了口气,这种事传出去,对于盒饭店的生意是很有影响的。

这当中最不乐意的就数老顾了,因为休养了两天,错过了一场足彩,而且还是一期总销量不小的足彩。朱老大因为精神不佳,再加上刁学富也在家里照顾老婆,所以这一期足彩朱老大没有买彩,这不是等于让老顾损失了一万多的提成嘛!所以老顾心里很是不爽,看到胖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接下来的事就更不能让老顾容忍了,朱老大这一期还是没有买,原来朱老大这几天在忙着把原来的那些比较重要的冷库,都去做了一次回访检查,同时又找了一家合作单位,把自己手里的冷库售后服务给包了出去,自己管肯定是没有时间和精力的,还是花点钱最容易解决。玩归玩,做起事来朱志元还是很认真地。

这一下老顾可是坐不住了,跑到章文这里来抱怨:“你说这死胖子多可恶,一顿小牛排让我损失了多少钱啊!这几天刘佳蓉又在跟我闹呢,一个人里外忙活不说,彩票的销量还不到前两期的十分之一!”

“呵呵!看看,人家客气到你这来买彩,你还就当成名份了,好像欠你的一样!人都是这副这德性!”章文撇了撇嘴说道。

“嘿嘿!我不是怕朱老大损失吗?万一错过了一个500万,找谁说理去?不过,还别说,这玩意是比我那死人生意赚得轻松,用不着陪着人家整天哭丧着脸!”老顾厚皮老脸的说道。

“告诉你!朱老大这种玩法也不会持久的,等他那边的工地一开工,他还不是要到外地去?”

“是呀!啥时候我也能每天能赚个三五万的,那我也像老大这么玩彩票!”

“千万别!把你那美好的愿望趁早收起来,那得遭多大的灾啊?”

“唉!是呀,我也是于心不忍啊……”

……

老顾一脸郁闷的端着茶壶在街上晃悠,一直踱步到了老白这里,远远地看到老白的馒头店围着好些人,老顾心里纳闷:这才下午两点钟,生意就这么好了?现在的人连吃饭的时间都改了?

走到近前,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馒头店里老白正和人家理论呢:“告诉你,还不到发工资的时候,就算是发了工资,也不是交给你。”

“凭什么?我老婆的工资我不能领啊?”店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穿着打扮看上去还是很讲究的。

“嘿嘿!怎么回事?这个门面怎么老是有人吵上门啊?”老顾在人群后面发话了,还别说,真是有威慑力,立刻给他闪出了一条通道,老顾端着茶壶,横着就晃了进来,衣领子后面还插着他那把装逼的扇子。

“老顾,快点,把这家伙赶走,什么玩意儿?”老白指着那人叫嚣着,一下子底气十足。

“你,你是谁?你干什么?”那人也看出老顾不是什么善类,紧张的问道。

“哼!我是谁?这个镇上管杀管埋的就我这一家!”

得!还是原来那一套说词!

老顾端着茶壶围着人家转了好几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那人,感觉像是家畜市场在挑牲口:“看你穿的也像模像样的,敢情都是花老婆的钱啊?怎么着?想在这闹事啊?”

“我花谁的钱你管得着吗?一家人要开销,没钱了,不找她要找谁要?”那人并不怎么怕老顾,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胡说,家里的开销都是我来的,你拿了钱就是要去吃喝玩乐!”这时谢慧英在一旁忍不住叫道,神情很是激愤!

“臭婆娘!自己家里的店不好好管,跑到外面来打工,你跟我结账回家去!”那人骂道。

“跟你回去?回去帮你赚钱,你们俩拿着钱吃喝玩乐?哼!”谢慧英怒斥道。

“先回家去,少在这里丢人现眼的,要么你先给我钱!”那人感觉再说下去很没有面子。

谢慧英看了看周围的人,也觉得再说下去挺丢人的,于是走到老白的跟前低声的问道:“白老板,能不能先给我一千块钱?”

“你真的要把钱给这种人?等钱花完了他还会来问你要的!”老白问道。

“我知道,先给他一千块钱,让他先走吧!”谢慧英恳请道。

“好吧!给你,这是一千块!”老白从兜里掏出了一千块钱叫道谢慧英的手上。

“给你,你快走吧!”

那人二话没说,拿了钱转身就走……

感谢:三年三年,兰花飘香,bixo,seespencer,等读者的月票!感谢三年三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