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09章 旁观者清(上)

第五百零九章 旁观者清 上

readx;

感谢:又看到了‘了又了’,‘阿健宝贝’,‘安也古浪’等书友的月票和打赏!有你们的陪伴,感觉真好!

再次感谢‘三年三年’的豪赏,哈哈!盟主:谢主隆恩!

老顾看到事情已经结束了,冲着周围的人叫道:“好了好了,没事了,都散了,多大点事啊,就围了这么多人看热闹?”

回到馒头店,谢慧英很勉强的和老顾笑了笑,接着就在一边闷声不响了,老白掏出了一包中华给老顾点上一根。

“老顾,能不能帮我借一套房子?我租半年。”老白也不和老顾客气。

“我哪给你找房子去?你才住几个月,谁愿意租给你?”老顾晃了晃脑袋说道。

“那你找人帮我在店里搭个隔间,反正我这个店面地方大,隔出一个睡觉的小间没问题。”老白也知道要找个短期出租的房子很难,再说过几个月又要在退组搬家也麻烦。

“那倒是没问题,明天就可以帮你开工!材料人手都是现成的。”老顾很痛快的答应了,他是没问题,时不时的要帮人家搭个灵台什么的,这种简单的木匠活,老顾还是搞得定的。紧接着老顾拉着老白小声地问道:“怎么?你真的打算把你那套房子让给她住啊?人家是有老公的,你不是也看到了,这不是找麻烦吗?”

“你想哪去了,我就是帮她一把,她现在可是我店里的顶梁柱,要是走了,我就算招两个人也比不上她一个人的能力。”老白也小声地说道,他这个店现在还真是离不开谢慧英。

“哦!这倒是好理解了,那我明天就派俩木匠来,有什么要求你自己和他们说!”老顾有些恍然的说道。从一开始老顾就不认为这俩人会有什么事,到底本地人基本上都是不太会找个外地的老婆,首先生活习惯上就有很大的差异,比方说,山西人基本上是以面食为主的,而南方人都是以米饭为主食的,还有其他的生活习惯,亲朋往来,都不方便。再说这个女人也长得一般,老顾还是觉得老白更有风度些。

大概所有人里只有章文是对本地人和外地人没有任何偏重的,本来他自己就是从外地回来的,要说心里话,他还是对本地的女人有些排斥,总觉得太过娇气,而且也不怎么勤快,倒是sh男人的勤劳能干,任劳任怨,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

老顾遗憾的离开了馒头店,本来想找点事吵个架,斗个气也没人陪他,好容易在馒头店找到一位,最后还拿了一千块钱走了,也不给老顾一个宣泄郁闷心情的机会!

老顾又晃到了卫生院的对面广场上,广场上倒是挺热闹,好些大妈都在跳广场舞,其中也包括老顾的大老婆,老顾驻足观望,还冲着老婆挥了挥手,最近香烛店没什么生意,所以他老婆也很空闲。

意外的老顾看到了刁学富也在一旁守着,在仔细看看,原来小龙女也在中间动作生涩的跟着学跳舞呢!

“学富!你不在彩票店里,跑这来看老婆跳舞?我养着你真是亏大了!”老顾一开口就是一副土财主的嘴脸。

“呵呵!是佳蓉让我过来的,她说现在彩票店也没什么事!”刁学富对于老顾的这幅嘴脸早就习惯了。

“唉!真是败家啊!这一次吃个小牛排,愣是连着两期没有买彩票!我说你老婆到底好了没有,好了的话你快点给我好好地研究你的推荐!你推荐的好不好直接关系到朱老大的买彩热情!”老顾再一次很器重的拍了拍刁学富的肩膀。

“哎!我知道了,我老婆也恢复了,就是身体还比较虚,医生说让她多参加些户外的活动!”刁学富对于这一次的中毒事件并不埋怨,相反倒是间接地帮助他改变了老婆的生活习惯,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喏!这是那个死胖子赔给你们的钱,你们俩人一共四千块!”老顾从皮夹子里点了四千块钱出来。

“啊?不用啊,其实没花掉多少钱,胖哥也不是有意的!”刁学富一直在照顾老婆,还不知道朱志元扣除了胖子的一半奖金。

“少废话!让你拿着你就拿着,这一次凡是吃过牛排的都有赔偿,我还嫌赔的的太少呢!告诉你,这都是小钱,你要是给朱老大推荐中个500万,就算是扒拉出个5%,也有20万呢!所以说,你小子好好用功,说不定哪天脑袋一拍,想出个500万的投紸单,那你就发财了!”老顾念念不忘的就是朱老大到他这里来买足彩的事!

“哎!那谢谢顾老板了,谢谢胖哥,我回去一定帮朱老板好好地研究足彩推荐!”刁学富现在是真的打算回去好好的钻研钻研足彩的买彩方案!因为最近不单是因为推荐有了不菲的收获,而且,自己的任九投紸方案还得到了章文的赞赏,这章文在刁学富的心目中那就是偶像啊!

……

章文这两期足彩也只是买了一期,还是没中奖。因为食物中毒事件让他也跟着忙活了几天,虽然自己没什么事,但是商悦和苗香都是挂了一天的盐水,又好好的休息了一天,才算是彻底的恢复了,只是身体恢复了以后,这俩人在章文面前倒显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别别扭扭的,倒像是做了什么丢人的事一样,这让章文不禁哑然失笑:人吃五谷杂粮,吃喝拉撒不是很正常嘛!不就是拉肚子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无奈之下,章文还得创造条件化解她们的尴尬,这方面章文还是很有点办法的,等到胖子的赔款拿到手,章文打电话叫来了莫心兰。然后章文陪着她们玩了一晚上的麻将,只自摸不抓冲,诚心输给她们一点,到了麻将结束,如愿以偿的把两千块钱都输光了,当然效果也是很理想的,苗香又开始没心没肺的开心起来,商悦也不觉得那么尴尬了。第二天还专门把自己修改的赔率表拿给了章文。

“老板,这时我最近修改过的赔率表!嗯,胜率还是不怎么高,但是比以前稳定些,我觉得均码投紸的话,应该不会输。”商悦说道。

“那有什么用?赢不到钱还不是瞎忙嘛!”章文还是不太满意。

“其实我觉得睹球本来就是一种消遣,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就行了,今年我们的业务量增加了不少,利润也会增加,发展的很稳健,你的财富也会逐年增加,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商悦笑道。

“就是都稳定了,我才要找点事嘛!要不每天按部就班的多没意思!”章文叫道。

“嗯!你现在每一期都买足彩,这不是就有事做吗?何况这种以小博大的方式,更能力显出成就感!”商悦是有些了解章文的这种心态的,太安逸了,他就会想要搞点事出来!

“唉!难啊,足彩这玩意中个大奖太难了,好不容易中个一等奖,可往往就是个火锅奖,有时候连本钱都收不回来。我要是能像朱老大那样随心所欲的下紸,那中奖就方便了!可惜时静只给我留了这点私房钱,生意上赚的再多也是被她们管起来了!”章文也和老顾一样都很羡慕朱老大现在的财力。

“没有用的,真的有了那么多钱,你又会觉得足彩也索然无味了!”商悦很肯定的说道。

“额!那倒也是……”章文想了想业觉得是这么个理。

“哦!对了,小戴打电话来问,你原来的公司的那个做安装的预算员联系上了没有,他们那里现在很缺人!”商悦忽然想起了早上接到的电话。

“小戴?他怎么不打给我?”章文一惊,问道。

“也许他不太好意思打电话给你吧!”商悦有些尴尬的说道,上次章文和小戴睹球定输赢之后,小戴一直有意无意的避开章文,尽管他现在混的如鱼得水,已经是朱志元公司的副总了。

“哦!这个事……不太好办啊!”章文刚才一惊并不是小戴的电话打给谁的问题,而是他最不想提及常晓蓉的事。

“是不是人家不愿意过来?其实完全可以先过来谈谈看嘛!”商悦是按照正常的思路来想的。

“不是愿不愿意过来,而是我根本就没有联系过!”章文闷声说道。

“为什么呀?就算是你不愿意帮小戴,但是朱老板这里你还是要帮忙的呀!”商悦以为章文是因为小戴的事而不愿意开口。

“你想哪去了,我怎么会和小戴计较呢?我是……啊,那个有点不方便……”章文说的吞吞吐吐的,含糊不清。

“嗯?有什么不方便的?”商悦问完就后悔了,这老板这副摸样肯定是有着不为人知的事啊!

章文很尴尬的看了看商悦,心里也是乱乱的,和常晓蓉的事基本上没有人知道,也许胖子知道一点,其他人应该都不知道的。

但是章文觉得要是能有个人沟通一下,给出出主意也是挺需要的,旁观者清嘛!但是自己身边可以沟通的人好像还真是没有哦!纪清和莫心兰肯定是不行,那是自投罗网。时静?更不行了,露点马脚,满盘皆输啊!吴玫?本来是可以的,可是上次误会了那么一次以后,再去谈这事,恐怕误会还会加深的。老顾,胖子,老余?那更不行了,这些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起个话头,明天估计全镇的知道了!

想了半天,好像也就商悦还能沟通,人也聪明,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红颜知己,能给自己拿个主意……

感谢:三年三年,兰花飘香,bixo,seespencer,等读者的月票!感谢三年三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