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10章 旁观者清(中)

第五百一十章 旁观者清 中

readx;

感谢:兰花飘香,旅游狂人01,了又了,千年只为一叹,盘锦红杏,g-stefan,等书友的打赏和月票支持!鞠躬!——

想了半天,好像也就商悦还能沟通,人也聪明,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红颜知己,能给自己拿个主意……

“老板,有什么不方便?说给我听听啊?我帮你拿主意!”商悦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和兴奋,催促的问道。

本来就魂不守舍的章文一惊,很疑惑得看着满眼放光的商悦,才明白原来女人都是很好奇很三八的,连表情都差不多!

“哦!没什么,一些小事,我估计她是不会来的,到底也是有家有小的。我说的不方便是指她现在的情况不方便,呃!不是说我有什么不方便!”章文有些后悔了,不该问商悦的,更不该想着什么红颜知己,根本就是个三八嘛!

只是章文远远的低估了一个女人三八时的热情,更何况还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商悦马上就捕捉到章文最后一句话里有问题,有点画蛇添足的感觉,于是商悦锲而不舍的说道:“说说呗!我真的是想帮你出主意,有时候旁观者清,你解决不了的事,旁人一眼就能看出关键所在!”

“没什么好说的!”章文没好气的说道。

“?嘻嘻!说说嘛!要不中午我请你吃饭?吃小龙虾,怎么样?”商悦执着的想要把这事搞清楚,凭直觉,这绝对是连纪清和莫心兰都不知道的绝密。商悦觉得要是不能打探清楚,作为女人来说简直是无可估量的损失。

章文听了顿时一呆,小龙虾?又是小龙虾?章文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两年前的记忆中,那是为了赚到了一点外快,心里是多开心啊!常晓蓉也是为了打探章文的**很舍得花本钱的请他吃小龙虾。眼前的情景是何其的相像啊!看着商悦,章文感觉好像是在看着常晓蓉……

“那就说定了!”商悦好像马上就要挖到宝了一样,美滋滋的转身走了,她还要想办法怎么样才能花言巧语的把苗香给哄住,让她老老实实的待在店里……

章文根本没有听到商悦的话,他的思绪还在很遥远的过去飞舞着,沉浸在那段很**的回忆中!倒是胖子的匆匆闯进来,打断了章文的回忆。

“文哥!快,把你的车借给我,我老婆有点不舒服,我送她去医院!”胖子心急火燎的说道,林巧妹的预产期是七月初,原本打算再过一个星期住进医院去的,没想到今天忽然有些不对劲,胎动得很是厉害,一家人都吓坏了,赶忙送她去医院,但是巧妹不愿意坐店里的面包车,因为长期的送盒饭,车里有股菜肉味道。胖子那辆桑塔纳避震又太差,所以胖子跑到章文这来,要用章文的suv,这车又宽敞又舒适,正合适!

“那让苗香帮你们开过去吧,她开车又快又稳!你现在心里着急,开车不安全!”商悦的反应飞快,马上在一旁说道。

“对,对,让苗香帮你开过去!”章文也连连点头道。

“哎!那好,我也好方便照顾巧妹!”胖子很是感激的看了看商悦,想的真是周到。

等苗香开着车,带着胖子走了,章文才算是有点感觉不对劲了:苗香开车又快又稳?这商悦不是胡说嘛!可别还没到医院,就把孩子给震出来了!

……

等到十一点的时候,章文给胖子打了个电话,知道一切平安,巧妹已经顺利的住进了医院,才算是放了心。

“老板,我们走吧?”商悦悄悄地到楼上换好了衣服,然后来请章文。

“嗯?到哪去?”章文看到商悦换了一身衣服,还淡淡的瞄了妆,眼前一亮,随即问道。

“去吃小龙虾啊!你不是答应好的嘛!”商悦的表情比他更惊讶。

“我?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你就是答应的,走吧,不许耍赖!快点,去晚了连位置都没有了!”商悦理直气壮的说。

“真的去吃啊?不是已经输给你们两千块钱了吗?还要敲竹杠啊!”章文无奈的站起身说道。

“是我请你!真是的,一早上就说好的!”

“啊?倒贴钱啊?等等,等等,我看看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章文一点也不记得吃饭的事,倒是想了一上午和常晓蓉一起吃小龙虾的事。

章文还有些迟疑的跟着商悦来到外面,这回好,连车都借给胖子了,附近好像也没有什么吃小龙虾的饭店啊?还是商悦干脆,抬手叫了一辆的士,三转两转就找到了一家专营小龙虾的饭店。看这样是早有预谋啊,章文这会有点反应过来了,恐怕苗香也是被商悦“好心”的支出去的!看来是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章文顿时提高了警惕!

只是章文疏忽了商悦的谈判的技巧和在饭桌上的酒量,一开始谈的都是实体店的生意,还有赔率等章文感兴趣的话题,让章文完全放松了警惕,然后就是你来我往的喝掉了好几瓶啤酒,再然后,章文就开始有问必答,说的那叫个详细,那叫个彻底,那叫个感人,那叫个**,到最后,都不用商悦敬酒,章文就自顾自的左一杯右一杯的连吃带喝带倾诉……

商悦却是听得心跳气喘,连一点醉意都没有的她也是满脸的潮红,看样子好像比章文还上头!还好商悦是要了一间小包房,感觉自己这会儿比常晓蓉还要软,而且,没来由的就很是从心里嫉妒常晓蓉……

一点多钟,章文被商悦搀扶着回到了店里,这回好,章文回来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了,唯一让人放心的是,这家伙睡觉的时候倒是不怎么说梦话,要不然,太惊世骇俗了!

整个下午,章文是踏踏实实的睡着了,这回轮到商悦不踏实了,一下午魂不守舍的,前言不搭后语,一会儿发呆,一会儿发笑,一会儿脸红,一会儿恼火,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小姚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还好,等胖子回来还车的时候章文已经睡醒了,人也差不多清醒了。

“商悦呢?”章文问小姚。

“她先回去了,说是有点不舒服!”小姚感觉商悦可能是真的不舒服,要不然怎么回来以后表现那么怪异呢!

“哦!可能是和我一样,喝多了!”章文放心了不少,俩人都喝多了,那就都记不得什么了!

但是这小龙虾吃的后劲十足,回家以后,不但和纪清亲热了一晚上,一大早上还跑到莫心兰那一间去晨练了一回,生猛异常!更奇怪的是,整个过程中,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和常晓蓉在一起的**场面,章文很有些疑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想,但是白天也没想太**的事啊,难道吃小龙虾的时候说了什么,想了什么?章文心里很有些忐忑的腹议着……

……

等到上班时,先把莫心兰送到了网店,看到莫心兰脸上还有余韵未散,一脸满足的模样,亲热的道别之后,章文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很是精神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商悦!上茶,上好茶!”章文中气十足的叫道。

“老板,你的茶!”商悦把茶杯放倒了桌上,似笑非笑的问道:“老板,好像挺高兴啊!”

“那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嘿嘿,算了,对牛弹琴牛不懂!”章文还在为昨晚上自己的生猛表现沾沾自喜。

“哼!”商悦很不满的哼了一声,转身用极小的声音嘀咕道:“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商悦,说什么呢?什么好东西?”章文耳朵还挺好使,愣是听到了“好东西”三个字。

“没什么!我在说货架上的茶叶!”

“哦!”

章文也没多想,心情很舒畅的情况下,兴致勃勃的打开了电脑,是这用商悦刚改好的赔率表分析一下接下来的几场比赛。

商悦接待了几个客户,又帮着章文沏了两次茶,也没见章文说什么话,很是有点沉不住气的跑到章文的旁边:“老板,朱老板请你帮忙的是到底怎么样啊?”

“什么事?”章文抬起头问道。

“就是让你把原来做安装预算的那个常晓蓉请过来啊!你忘了?”商悦生怕章文把这事给忘了,连常晓蓉的名字都报出来了

“哎呀!怎么又是这件事,我不是说了嘛!不太合适,我出面也不方便!”章文又开始头疼了。

“那你总得问问呀!说不定人家常晓蓉很想来的呢!”商悦追着问道。还特意强调了个“很”字。

“什么意思?什么叫很想来?”章文一把抓住商悦的手低声问道,惊觉商悦连常晓蓉的名字都知道了,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

“哼!做贼心虚!”商悦有点挑衅的看着章文说道。

“什么叫做贼心虚啊!喂,商悦,我昨天是不是说了什么了?”章文越发的感觉不对劲了。

“嗯!也没说什么,就说了些我听不懂的话,什么晨练啊,越狱啊,看风景啊,还有那个4串1,我都不明白什么意思……”商悦轻笑着说,但是脸却是涨得通红。

“啊!完了完了,妈的,这也交代的太彻底了!”章文松开了商悦的手,心里面不停地哀叹,然后恼怒的看着商悦:“说吧,你到底知道多少?想怎么样?”

……——

说一下啊!虽然这个月不打算争月票榜,但是现在已经被挤出前十了,这也太难看了,不得已,暗夜茗香呼叫月票支持!都看看啊,自己账户里的月票,别浪费了!——

感谢:三年三年,兰花飘香等读者的月票!感谢三年三年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