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25章 选择错误(下)

第五百二十五章 选择错误(下)

不知不觉中,时静已经是靠在了章文的胸前,看着远处的江景,有种很放松的感觉,特别是章文的两只臂膀圈成的小小的空间里,更是有种踏实安全的感受。

阳光,清风,江面上行驶的船舶,矗立在对岸的东方明珠塔,这些经常在电视里看到的画面,现在是亲眼目睹,亲身体会,融入其中,感觉已经是这美丽的风景的组成部分。

时静微阖双目,眺望远方,一缕青丝随风轻摆,在章文的眼中这才是最美的风景,忍不住低头轻吻了一下这美丽的风景。

“嗯!”时静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呢喃,既没有排斥也没有回应章文,仿佛只是清风送来的一抹摩挲。

“要不拍个照吧?”章文忍不住问道。

“嗯……不用了,瞬间的美才是永恒!”时静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只是这美丽的风景没有维持多少时间,章文的身后跑过来两个小乞丐,伸手讨钱。一般人估计是再怎么样也要做出个绅士风度,扔个一块两块的,或者搂着女伴躲开点。碰到章文可好!恶狠狠地怒喝一声:“滚!没看我忙着呢吗?”

好家伙,一声怒喝,周围20米以内都听得清清楚楚,愣是把两个小乞丐吓跑了,后续的招数都没来得及使出来。

“你干什么?那么大声?你不会好好说?”时静看到周围的人都看向他俩,很有些难为情的把头索性埋在了章文的胸口,但是对于这厮的这种毫无风度的作风却是颇有不满。

“哼!好好说,你看看我斜后方的那哥们!”章文微微侧着头哼道。

时静从章文的肩膀处探出头看了看,就看见一位大叔,估计是外地来旅游的,背着双肩背包,戴着副眼镜,一脸的痛苦和无奈,正步履艰难的一步

一步往前挪着,每条腿上都抱着两个小乞丐,死也不松手,身后还有两个正拽着他的衣服。刚才施舍了几个硬币,然后就招来了更多的丐帮弟子,都是些七八岁的小孩子,不给钱就不撒手。这哥们是被吓着了,再也不敢掏钱出来了,只好一步一步的拖着六个小乞丐艰难的向前行进……

“呀!怎么也没人管管?”时静看着那哥们痛苦的前进,忍不住叫道。

“今天周末,估计城管休息!看到不,绅士不是那么好当的。”章文笑道。

“哼!……”时静也没话可说了,不得不承认章文的方法很有效,一声怒喝就把后面所有的麻烦都给扼杀了。

但是即使这样,也已经没了继续看风景的心情,两人还是移步离开了。

“真是扫兴!”章文还有点不痛快。

“算了,早点回去也好,对了,下个月又几个北京的同学来咱们这里,施光明的意思是打架聚一聚,再怎么样,也不能扫了同学的面子,再说好歹也尽一下地主之谊。”时静一边走一边说道。

“行啊!我肯定是没问题,其他人我就管不着了!”章文对于这种聚会并不是太热衷。

“我就是怕你太张扬了,现在刚刚有点起色,到时候那么多人,你低调些!”

时静提醒道。

“这不正是我的优点嘛!”章文大言不惭的说道。

“噗!还好意思说!对了,这一次熊大伟也去,听说他现在混的不错!”时静轻笑道,知道熊大伟和章文是有过节的,这一次熊大伟主动要参加同学聚会,时静怕章文会闯什么祸!

“哼!他算什么东西?我倒要看看,这一年多他能混成什么样!”章文不屑的说道。

“我提醒你,别没事去惹麻烦啊!”

“知道,知道!”

回到镇上,先到店里把机票拿好,这些事现在都交给了商悦来办,又仔细又省心,而且订的机票都是折扣最高的,反正现在章文的那点隐蔽的事都被商悦知道了,索性也就把这些不宜公开的事都交给商悦去办理了。

“老板,你还是小心点,稳当些!”商悦有些担心的说道。

“我知道,别愁眉苦脸的,来,小妞,给爷笑一个!”章文拍了拍商悦的肩说道。

“噗!讨厌!”商悦忍不住还是笑了出来。

回到家,章文的表现可卖力了,先是陪着纪清和莫心兰看韩剧,接着又身体力行的做了两次运动,感觉现在的状态是越来越好了,反应也很灵敏,今天在时静身后的时候,明显的就有了反应,硬是顶在了时静的后面,为了遮羞,章文还若无其事的紧紧的贴在时静的身后,生怕被人看到。估计时静也感觉到了,只是实在是难于点明,只好装聋作哑,但是脸红心跳的却是没逃过章文的贼眼。那感觉真是又难受又兴奋还很享受。要不然怎么对两个小乞丐那么恼火呢?正在兴头上愣是被吓回去了,能不恼火嘛!

……

第二天,章文一早就乘飞机去了澳门,不过他可是没敢告诉时静,至于纪清和莫心兰这俩人根本就管不了他,但是时静这里可就不一样了,一个电话就能让他乖乖的滚回来,所以从头到尾他也没敢告诉时静自己要去澳门的事,更何况这一次还是受了时静给他定下的远大的目标的刺激才想去搏一把的。

下了飞机,给胖子等人打电话,居然没一个人开机的,这倒是让章文有点抓瞎了,身上带的现金并不多,也就几千港币。住店是没问题,但是想去拿筹码就困难了,这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都上飞机回去了?章文满腹疑问的只好自己打的去了酒店开了一间房间,然后给胖子发了个短信,就躺在**休息吧!

过了一个小时,胖子的电话来了:“文哥,到了?你在哪呢?”

“还问我?你们在哪呢?怎么一个人的电话都打不通?”章文很不满的叫道。

“我们……刚才去桑拿了,都去了……我们现在正在吃饭,你快过来吧!”胖子说的含含糊糊的。章文一看时间,就明白了,这时组团去找特别服务了。也难怪,自从附近几个镇上都推出了处理嫖/娼的新举措之后,就没什么人敢去了。开玩笑,这新举措也太损了,罚款不说,还非要老婆带着结婚证去领人,那不是找死吗!所以到了澳门都开始收不住了,连朱老大都去了,还是带头大哥!

不过这么看来,那昨天应该是赢钱了吧?要不然哪来的这么高的兴致。想到这里章文还是很高兴的,急忙穿戴好,赶着去吃饭了。等找到胖子等人,章文脸上的笑纹渐渐地收拢了,看这样子不像是赢钱了啊?怎么都有点垂头丧气的。难道都被那些洋妞摆平了?不会啊?别人不说,就老余在邢春花那身板下锻炼出来的精钢铁骨,二百斤以下游刃有余啊!

“嘿嘿!老大,你们这是闹得哪一出啊?好像不怎么舒爽嘛?”章文小心翼翼的问道。

“舒爽个屁,我们几个都输了二百万了!”老顾最先叫了起来。

“啊?那怎么还去桑拿?”章文听了吓了一跳。

“这不是老白的绝招吗?咱们也去试试,这回是一个战斗鸡群,总该够劲了吧?”老顾恶狠狠地说道。

原来昨天玩到半夜,几个人的战况实在是不怎么样,这和他们想象中的大杀四方,想差的太远了。今天早上还是不见起色,于是老顾提出来先休息一下,去去邪火,下午再玩,所以几个人刚才都去了桑拿。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张弛有度,果然是大家风范!”章文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心里却是在打鼓,这帮货到底行不行啊?本来指望着跟着朱老大一起赚一票,没想到已经输了二百万了,这倒是有些为难了,还跟不跟啊?

“哼!几个人加在一起也就输了200万,我一个人就输了一百多万,怕毛啊?等会儿你先坐上去,开个好头!”朱老大说的还真是提气,在座的都觉得精神一振,信心又回来了。

“唉!好吧,我先去!”这回章文还被抓壮丁了,没得跑了!

匆匆忙忙的吃完饭,五个人浩浩荡荡的重新杀回赌场,还真是让章文先坐上去,章文也算是争气,前面的几把倒是赢多输少,半小时不到就赢回来了二十几万。

“怎么样?我说吧,一个战斗机编队,那还不是所向披靡!”老顾在一旁拿着筹码笑道,这几把他也赢回来了5万多块钱。由于各人的底气不同,这一次大家虽然是下紸的方向一致,但是下紸多少却是不一样,各人根据自己的感觉和承受能力来下紸的,朱老大这几把就赢了11万多。

本来老顾和老余都站在章文的身后,帮着呐喊助威,朱老大维持身份,大大咧咧的坐在旁边,每次下紸都是押在线上,意思是自己不博牌,让给章文博牌。

接下来这一把,朱老大把前几把的赢利全押上去了,另外又加了4万,变成了15万。章文和老顾等人也都纷纷出手重注,老顾押上去了8万,章文也押上去了6万。

没想到发牌的时候,荷官把牌发到了朱老大的面前,原来刚才下紸的时候,朱老大没注意,把筹码没有押在线上,由于他下紸最多,所以变成他来博牌了,本来是可以换过来的,但是朱老大也没有谦让,直接开始自己博牌了……

感谢石姥爷和jinshuai193两位书友的打赏和月票支持!石姥爷一发力,回到月票榜的前十了,拜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