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26章 轰炸机(上)

第五百二十六章 轰炸机(上)

readx;

??m

这一把章文等人是押在了庄上,荷官发完牌以后,先翻开了闲上的牌,4点。然后轮到朱志元博牌,朱志元小心翼翼的把牌转过来转过去的,反正一套博牌的流程是够标准的,已经初步具备了专业人士的水准,也是!这一把牌就是普通人的三年的工资了,能不小心吗?

朱志元博出了5点,比闲牌大一点,这让大家对这一把牌赢牌的信心大增,接下来是闲补一张牌,只要是公牌(10,j,q,k)或者是6,7,8,9朱老大都可以赢,可以说赢面是很大的。可是结果却是闲补来的居然是一张梅花2,闲牌最终变成了6点,直接赢了朱志元的5点。

“庄5点,闲6点,闲赢。”

随着荷官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台面上的筹码全被收走了。这一下在座的都傻眼了,这也太气人了,胜负转眼间就被逆转了。

看着自己的筹码一下子就被收走了,老顾张了张嘴,虽然心里对朱老大很是不满,但是现在最需要的是团结,不能相互埋怨,还好输掉的都是刚才赢来的,所以老顾嘴里埋怨的话变成了安慰朱老大道:“呵呵,别急,这进口的战斗鸡群还没有适应本土环境,大概是还有点水土不服,等过一会就好了!”

“扯尼玛蛋!这理由也太; 扯淡了!”章文不听到他的话还好,听了以后,心里大骂不已,这叫什么歪理,你要安慰老大也倒是找个好点的说词啊!

“换张台子!这张台子太邪门了!”朱老大也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本来章文打出了个不错的开局,没想到自己一把牌就前功尽弃。

一帮子人都起身跟着朱老大去了另外一张佰家乐台子,这动静可是够大的,特别是胖子,不但要收拾自己的筹码,还要把一大堆的泥码也搬走,还真是麻烦。

换张台子也还是差不多,依旧是赢小赔大,几个人的运气都不咋地,这回就算是换章文来下紸博牌也不行了,看着有输有赢,但是每每想下重注的时候就是输了个干净利索,才两个多小时,又是一百多万输掉了,还好这会儿台面上正在换新牌,众人也都做到了吧台这里缓一口气。

这中间大概最郁闷的就是章文了,这帮孙子输了钱也不打个电话来,早知道就不赶过来了,从吃完饭到现在就没怎么赢过,已经快20万下去了,更疑惑的是,这帮货到底叫了些什么样的战斗鸡啊?倒像是一个轰炸机编队,专门朝自己人头上扔炸弹!

“老大,怎么办?要不回去吧?”老余是已经乱了方寸,他可是自己这一段时间攒下来的零用钱,一下子损失了三分之一,顿时没了方向。

“回去?总共才输了三百多万,你们几个加起来还没我一个人输得多,怕毛啊?等会你们帮我下紸,每把10万,我先到至尊厅去看看,总包方的老总也到了,我去打个招呼,说不定还赢点回来。”朱老大给老顾留下了100万的筹码,然后自己带了几百万筹码去了至尊厅,他!倒是不担心这些人会拿着他的筹码瞎赌,不过话说回来,下注赌钱,本来也就是瞎赌嘛!

“好嘞!你去吧!等你回来说不定已经变成300万了!”老顾忽然手里的筹码暴增,信心也是瞬间大涨!

……

时静这会儿正坐在章文的店里生闷气呢!没想到章文又瞒着她跑到澳门去了,刚刚建立起来的安全感瞬间又消失了,还是得替他操心啊!本来这几天经过章文的开导已经心情恢复了,时静忽然觉得很想女儿了,再说也想来章文这里看看,没想到来到店里才停商悦说起,章文一大早就去了澳门。这家伙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你也不打电话告诉我!”时静有些怪怨的说道。

“我以为你知道的!再说他是老板,我怎么说呀!”商悦很委屈的说道。

“唉!算了,看来还是我给他的压力太大了!”时静有些后悔,没有考虑到章文会做出那些反应,因为章文的想法有时候是和别人不太一样的。

“其实我感觉他这次去会……会输的,我也劝过他的,但是他……”商悦有些迟疑地说道。

“嗯!算了,也许输了钱会让他清醒点,也冷静点,只要别闯出大祸来!”时静忽然脑子里闪出了‘情场得意赌场失意’的字句来,心里隐隐的既怕他输又盼着他输掉,但是又不能输得太多。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时静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禁有些走神了!

“时静姐,那个老板……真的要打算移民吗?”商悦有些迟疑的问道,但却是明知故问。

“嗯!呵呵,早呢,八字还没一撇呢!如果像他现在这德行,这一辈子也出不去!”时静还在为章文偷偷跑到澳门去而恼火,但是只是瞒住她一个人,又有些小得意,看来这混蛋还是真是最怕自己的。

“那时静姐你也应该会移民吧?”

“嗯!我要是不去,他移民也没有什么意义。”时静理所当然的说道。但是随即就觉得今天商悦的问题太多了,而且都是关于移民的事,难道商悦也有什么想法,时静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疏忽了什么。但凡是有钱有能力的女人大都是到了最后都是变成了剩女,好像商悦现在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而且虽然离开过一次,但是回来之后依旧是章文这里的顶梁柱,而且……

“哦!时静姐,我想在增加些投资,我感觉普洱茶的销售还可以进一步提高,而且现在的情势来看,只会越来越好!”商悦在征求时静的意见。

“嗯!我知道了,等他回来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吧!”时静没有明确的答复,她觉得需要好好考虑一下商悦的建议。

晚上,时静是在纪清这里吃晚饭的,要说时静心里也有佩服的人,那就是纪清,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都能泰然持之,总是很满足的样子,从来没见过她发脾气,而且自己的女儿也是明显的很喜欢待在纪清这里,自己能管教好女儿,但是纪清这里却是能吸引女儿,不但是吃得好,还有纪清的那些总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本事,都是些传统的东西,确实很吸引人,你看,现在两个女孩子就跟着纪清在学剪纸,贴窗花,刺绣等,还学得有模有样的。

“你们呀!真是太惯着他了,又跑到澳门去了,也不管管他!”时静看到两个孩子在上网,于是小声地对纪清和莫心兰说道。

“这一次不能怪他,还不是为了你提出来的移民的事嘛!”莫心兰替章文解释道,当然点出了移民的计划是谁出的,她早就猜到了。

“那也不能靠赌的呀!你见过谁是赌发财的?”时静温怒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可是怎么说他呀!”莫心兰也知道时静说的是对的。

“我觉得他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这一次是他们一帮人都去,他要是不去也不好!”纪清说出来的理由更是让时静感觉要昏倒。

好吧!其实纪清和莫心兰看上去性格迥异,但两人对于章文却是差不多的态度,毫无理由的信任和执着,要是那个混蛋再坏点,恐怕把她们俩卖了,还在帮着他数钱呢!可是偏偏人家还过得很满足!时静觉得还是有必要把距离拉得远一些,否则以后做恶人的肯定是自己啊!

……

晚上吃饭是在一家小吃店里随便叫了一点,还是省省吧,再说也没有什么胃口。

“还战斗鸡群呢!什么玩意儿?简直是专往自家扔炸弹的轰炸鸡群。这回好,都弄得没法收场了!”这回是章文在发牢骚,一个下午,朱老大不在,几个人照样输的连家都找不着了。连章文都已经搭进去50万了。

“唉!谁说不是呢?出来两对半老板,回去五个农民。这下子可麻烦了!”老顾也是哀声叹道。

“不知道老大那面怎么样了?希望老大能赢个几百万回来,还能好办些!”胖子也愁眉苦脸的说道。可是刚才打电话给朱老大,电话里的语气也不怎么精神嘛!

果然,等朱老大到了,也没怎么说话,沉着脸吃了一碗面,外加一笼蒸饺,然后才长出一口气问道:“怎么办?”

“咝!”大家一听,倒抽一口凉气,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完了!不用问啊,这是全军覆没了。恐怕朱老大在至尊厅里输的比现在还要多。

“输了多少?不会输的比我们还多吧?”老顾问道,同时还外带着把自己这里已经输光了的噩耗也顺便透露给朱志元。

“300万!连牌都搏不到,就没了!财力还是远远不够啊!”朱志元心有余悸的说道,他算是领教了总包方那几位老总的实力,下紸都是50万起底的,朱志元在里面只能是偶尔下紸一把。但是,今天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凡是他跟紸的牌,基本上都输了,弄到后来他都不好意思再待在至尊厅里了,而且人家几位老总都赢钱,使得朱志元只好找了个借口赶紧离开了。

“要不,回去吧,再输下去我老婆非要了我的命不可!”老余愁的都快哭了。

“哼!你现在回去我看也差不多小命难保。现在是骑虎难下了。今天太背了,我看还是睡一觉,明天再来。”老顾哼道。

现在大家的心里都是差不多这么想的,连朱老大也觉得就这么回去实在是难以交代,还不得被朱文宇骂死啊!他也是希望能扳点回来。

……——

祝大家中秋节阖家团圆,生活幸福!

感谢石姥爷,熬夜看书,看书识字字,书友5874480,天真的修罗等书友,中秋节还带来了月票和打赏,特别是看书识字字还是大手笔的6票轰炸!哈哈,祝你们生活如意,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