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27章 轰炸机(下)

第五百二十七章 轰炸机(下)

readx;

>

,!

现在的情况是,几个货包括章文在内输掉了800万了,相当于一个中型企业的年利润,当然这其中五百多万是朱老大的,这会儿几个人的意见高度的统一,那就是决不能回去,只有再继续搏下去,哪怕是拉回来一半的损失也是好的,连章文也是这个想法,到底都是些俗人,没有谁能做到及时抽身离场,坦然面对……

不过这次都老实了,没有去桑拿按摩这些广大干部群众喜闻乐见的文体活动,都是回房睡觉了,因为连输了两,身心疲惫,显得特别的疲劳。∮,还是洗洗睡吧!

第二早上,大家都显得精神了很多,看来昨晚上休息的不错,在朱老大的率领下冲洗杀入赌场,再一次开始了残酷的搏杀。然而结果却是没有什么好转,反而是更加的恶化,损失急剧扩大,到后来大家索性分开各自为战,希望能有哪怕一个人能冲出困境,也是好的。

胖子还是和章文待在一起,俩人的状况也是惨不忍睹,坐在那里已经有些麻木的一次一次的把筹码推上去,基本上推上去就回不来了,虽然理智告诉自己应该停手的,但是好像是惯性一样,还是在五万五万的一次一次的推上去。

“文哥,这回看样子是输定了!”胖子有些无奈的道。

“唉!大势已去,等着回家吧!”章文也是没精打采的道。

“你回去还有多少钱?”胖子问的是章文的私房钱。

“没多少了,不超过50万。”章文这一次也是受到了重创。

“回去借给我吧?巧妹马上就要生了,现在不能让家里知道这事!”胖子忧心忡忡的道。

“嗯!应该没问题。到时候我手里剩个5万块钱就行了。”章文手里的私房钱,比其他人好的地方就是不影响店里的正常的生意,这还得感谢时静,把多余的钱都收走做理财投资去了,到这会才发现,身边有个能管束自己的人是多么的重要。

想当初,九哥和范志成还给胖子规定了泥码的限额,也不让他参赌,可是后来范志成不在了以后,胖子再不受限制了,现在想想那才是大爱啊!胖子和章文输的差不多,也有一百万了,不过他还有这次的洗码的抽水,这一次的洗码量倒是不,胖子差不多能有进20万的抽水,能够抵消掉胖子的两成的损失,可见这一次他们几个人玩的时间之长,尺度之大。

“走吧!再玩还是输,打不起来了!”胖子看到刚才押上去的筹码又给收走了,收拾起桌上的筹码,不准备再玩了。

“唉!走吧……”章文也知道大势已去,其实早就可以收手了,还能少输点。

到老顾和老余那里去看了看,情况比章文更惨,老余已经是缴械投降了,呆呆的坐在一边,老顾还在做着垂死的挣扎,不过从精神状态来看老顾明显的要比章文和胖子强,二目有神,呼呼带喘,满脸通红,嘴里骂骂咧咧的,在看旁边的赌客都在和他反着押,敢情是那他当风向标了,所以现在的状况就是,每把都是老顾博牌,最后都是对方这些人欢呼雀跃,要是在镇上,估计老顾就要发飙了,然而在这里却是没人把老顾这个土财主当回事,都在尽兴的大快朵颐。章文看的直摇头。

意外的在人群里章文还看到了那个一直和老白较劲的肥佬,这才一年不到,肥佬瘦了很多,手里拿着许多的筹码,站在一旁跟着人家在押,却是没有像以往那样霸气十足坐在位置上。手里的筹码也都是筹码,脖子上的粗大的金链条也不见了,身边更是没有了**打码女的芳踪,看样子已经是沦落到在旁边混点钱的地步了。

章文没兴趣再看下去了,独自走出了贵宾厅,在门口的吸烟点点起了一根雪茄,,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和其他的输了钱的人一样,这时候都在后悔,还不如把这笔钱投到商悦提出的增加投资上面呢!但是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呢,没个赌鬼不都是这样的嘛,无论赢了多少到最后都是千日砍柴,一日烧光,有时候甚至是抱薪救火,连命都搭进去,唉!这回可是闹大了,回去以后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局面呢,估计镇上有要掀起一片血雨腥风了,别的不,老余是已经吓傻了,老顾那样子,回去一挑三也是躲不了了,朱老大?估计日子更难过,没有朱文宇出面,恐怕这次的损失他还解决不了。

果然,等到和朱老大等人重新聚在一起,大家都罢手不玩了,一行五人全军覆没,无一幸免,朱老大一个人就输了800多万,其次是老顾,输了170多万,胖子和章文差不多,都是输了100万多一点,老余还算是输的最少的,也有80万。这回没人在敢提出来再去搏回来了,而是闷声不响的往酒店走,准备收拾东西打道回府,等着迎接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几个货没精打采的走在回酒店的路上,猛然不远处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巨响,好像是重物坠地的声音,转头看去却是在一片惊呼声中,一个男人从不远处的一幢高楼坠落的声音,离着章文等人也就二三十米,却是能看到殷虹的血色逐渐的在那坠楼者的身下渐渐地蔓延开来,空中还飘散着许多港币,随着微风在空中翻舞。

虽然是初夏了,气温也很高,阳光刺眼,但是几个人还是感到手脚冰凉,背后冷汗直冒,看着那坠楼者摔成的极其怪异恐怖的模样,都没有勇气再多看一眼,几个人面面相觑,在聚拢过来的围观者中退了出来,不用问,这又是一个输光了的赌鬼,在澳门经常都有这样的事,但是给章文等人带来的震撼还是巨大的,那一声闷响,像是一记重锤,捶打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匆匆忙忙的退了房间,买好机票,几个货这会儿都想回家了,来的时候还是商务舱,回去的时候都挤在了经济舱了,在候机楼里居然还在播放着水木年华的歌

我多想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看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

……

首先是老余就听得热泪盈眶了……

回到了镇上,也没有多话,各自都回去了,都在低头盘算着怎么回家和老婆交代,也就章文还好些,由此看来,娶个温柔的老婆是多么的重要,最起码人身安全有保障的。

果然,这棒子货叫的轰炸机群的恶果在第二开始显现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老余,至于老余现在是怎样的惨样,不得而知,反正是邢春花暴怒的冲到了朱老大的厂里,把朱志元可是吓坏了,愣是没敢出来见面,还是从老顾的那个仓库旁边的进货的大门偷偷地溜走了。

朱志元心里哀叹,队伍不好带啊,出了事都会来找他这个老大,于是索性去找朱文宇了,一晚上的辗转难眠,朱志元还没有把事情和朱文宇呢!

老顾那里怎么样不知道,今棺材铺是没有开门,跳广场舞的里面也没看到老顾的老婆,彩票店里刘佳蓉也没有来上班,一切都预示着情况也不怎么乐观啊!

胖子虽然已经想好了对策,再加上章文这里借来的钱,差不多能够应付过去,怎奈老余交代的太彻底了,巧妹又是邢春花的本家亲戚,邢春花没找到朱志元,直接冲到了胖子这里,二话不就是一顿胖揍,把胖子打的嗷嗷直叫,撒腿就跑,但是这欢猪却是祸水东引,往章文这里跑,邢春花手里抄着擀面杖一路追杀过来了。

这回好,连带着章文也跟着一起受牵连,邢春花这回是真的动怒了,连章文这个干弟弟也没放过,胖子和章文俩人还没解释几句就抱头鼠窜了,章文的肩膀上还实实在在的挨了一擀面杖。把店里面的商悦和苗香等人都惊呆了。

这下子镇上又热闹了,又是重磅新闻啊邢春花一个人大杀四方!这会儿又杀到老顾家里去了,章文捂着肩膀,心翼翼的回到店里,确认邢春花不在店里,这才惊魂未定的坐了下来。

“商悦,茶……上茶……”章文结结巴巴的叫道,刚才的一杯茶已经被邢春花打碎了。

“老板,这女人好凶哦!要不要我去教训她一下!”苗香很不服气的道。

“可不敢瞎,那可是我大姐,再怎么这次也是我们闯了祸,怪不得她!”章文连忙对苗香呵斥道。

“哼!输了多少?你的肩膀要不要紧?苗香那里有跌打药膏。”商悦给章文重新端来一杯茶,轻声的问道。

本来章文是坐在办公室里静观其变的,打算着如果不妙就回到纪清那套房子躲几,没想到坐在办公室里也还是被牵连了,肩膀上这一擀面杖还是有点分量的。

“还好,还好,嘿嘿,我大姐下手还是有分寸的!”章文干笑着道。有分寸?都肿起来了,章文心里直咧嘴……

就让我回到家乡

再回到她的身旁

让她的温柔善良

来抚慰我的心伤

可惜没有歌词里的温柔,更别抚慰了!不知道老余现在是什么情况,可以肯定的是还活着!

今有点忙,所以刚写完,上传的晚了些,抱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