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28章 惨淡

第五百二十八章 惨淡

接下来的几天倒是静悄悄的,除了给胖子转过去了50万,其他的一点事也没有,老顾和胖子等人也没有来过,连个电话都没有,章文也不敢打电话过去。这种沉默的状况更是让章文觉得心惊肉跳,看样子情况不妙啊,仔细的想想也是啊!捅了这么大的娄子,善后工作肯定是困难重重啊!

“轻点!怎么一个女人家一点也不知道温柔呢?”章文对着身后在帮自己肩膀上涂抹跌打药膏的苗香叫道。

“可是本来就是要搓的发红发热才能吸收的嘛!”苗香很不满意的叫道。

“好吧好吧,随你便吧!”章文其实是心里不踏实才冲着苗香抱怨的。

“老板,我上次说的增加投资的事怎么样啊?”商悦也在一旁问道。

“嗯!要不就用这几个月的赢利转为投资吧!”章文心里发苦,本来是想自己投资的,现在只好动用店里的盈利资金了。

“那也得和时静姐说一声啊,也不知道她同意不同意?”商悦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呃!那你和她商量嘛?这点小事也要我去说啊?”章文现在最怕的就是时静,要是问起去澳门的事,怎么说呀!

“好吧,那我去问她!”商悦看到章文坐立不安的难受劲,心里也是觉得好笑。

“哎呦!你怎么也在上药膏啊?不会也是被邢春花打的吧?”

这时门口走进来了很久没有露面的朱文宇,一进门就调侃着问道,看到朱文宇来了,章文倒是很高兴,这两天一个人都没来,他很有些觉得不适应,特别是朱老大也没有一点消息,现在朱文宇露面了,看来还是出手了。

“嘿嘿!区区不才正是被我家大姐稍稍的教训了一番,现在每日三省,痛定思痛!快,快,给领导上茶!”章文对商悦很是夸张的叫道。

“呵呵!行,这一顿揍没白挨,知道反省了!”朱文宇的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不高兴嘛!

“嗯!说说,我们老大现在怎么样了?不会也被老婆收拾了一通吧,这两天连个电话都没有?”章文问道。

“唉!你们啊,真是能惹祸,一下子搞掉了一千多万,也算是有本事了!”朱文宇摇头叹道,这次的事也给朱文宇敲响了警钟,虽然朱文宇自己为人处世很理智,凡事处理的很低调,却是忽略了朱志元这种从一个小老板一下子变身为大老板的心理变化,输掉点钱还是小事,要是太过张扬,那才是最大的隐患。

所以朱文宇这两天和朱志元好好地谈了谈,倒是并没有过多的埋怨,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还是攻心为上,到底俩人还是亲戚,再说自己的姐夫,还能怎么说?

至于这次朱志元输掉的800多万,朱文宇不得已,只好出面借了500万转给了朱志元,当然这都是朱文宇手里信得过的关系,如果算算朱志元的公司现在一年的利润,这800多万也不算什么,所以朱文宇的表现并没有章文想象中的大动肝火。

“怎么?老大的事就这么解决了?敢情我们几个里面,他倒是恢复最快的!草,真是不该和土豪一起去澳门!”章文不禁哼道,很是惊讶朱文宇的能量,还真是深藏不露啊!

“也只是暂时解决了,还要靠以后的利润来弥补的。好了,这事就不要再提了!你们怎么样?都能善后吧?老顾那里我已经帮他搞定了150万的贷款。”朱文宇不愿意再谈朱志元的事。而是问起了其他人。

“唉!再怎么样日子肯定都不好过,我没什么问题,胖子也应该没问题,就是老余不知道现在怎么样?嘿嘿,皮肉之苦是少不了的!”章文苦笑道,连自己都挨了一擀面杖,那老余恐怕就更惨了!

“呵呵!这我可就帮不了什么忙了,邢春花的厉害那可不是假的!”朱文宇也笑道。

确实如章文所说,回来以后所有的人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别看胖子从章文这里借到了50万,但是这次输钱的事,被邢春花这么一闹,还是搞得全家都知道了,这一下子可是全家出动,对着胖子兴师问罪,

胖子的老爸更是气的抄起拐杖给了胖子好几杖,还不敢跑,老爷子都七十好几了,还得陪着小心。

这还不算,邢春花这位巧妹的娘家人也没轻易放过胖子,这几天也在胖子这里和胖姐一起给胖子上课洗脑呢!时不时的还要挨两下子,胖子的心里憋屈极了。不过还好,大家都没有把这事告诉给林巧妹,还有几天就生了,哪能让巧妹受刺激啊!

老顾的家里倒是没有发生战争,最危险的就是上次邢春花冲到了家门口,老顾吓得连门都没敢开,结果,防盗门被砸出一块好大的瘪塘。把老顾吓得心惊肉跳。

再说家里面虽然没有发生武力冲突,但是要从家里面往外拿钱,仨老婆还是哭哭啼啼的,把老顾搞得心烦意乱,本来想把手里的一块墓地抛掉,但是实在是舍不得,增值的潜力很大啊,最后还是靠朱文宇帮忙贷了150万,总算是暂时度过了难关,可是心里还是郁闷的很,这会儿在家里躺在**哼哼唧唧的装病呢!不装不行啊,仨老婆老是在旁边哭闹,没病也给闹出毛病来了!

老顾现在外面也不愿意去,现在全镇的人都知道了,搞得灰头土脸的,还不如在家待着,老顾还往网上娱乐场里冲了一千块钱,闲得无聊解解闷,上次在网上娱乐场赢的钱在去澳门之前一晚上就输光了!

所有人里就章文没有受到来自家庭的责难,这还是多亏了纪清和莫心兰的大度和体谅,这几天纪清和莫心兰早就看出了章文此行肯定是输钱了,虽然在表面上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一些细微的不自然怎么可能瞒得过枕边之人呢?不过,就算是没有人责怪,章文的内心也不怎么好受,那可是一百多万啊!这要是在两年前,那可就是跳楼价了!

章文闷闷不乐的一路散步到了老白的馒头店,下午时分基本上没有什么生意,但是依旧可以看到老白在和谢慧英母女忙碌的身影,现在看看,老白才是最明智的,一边做生意一边谈情说爱,倒是很浪漫的,看老白收拾的干净利索,就知道还在加紧追求的阶段,这不仅让章文想到了和时静在外滩的情景,要是能够重来,自己也愿意再去几次外滩,哪怕是给每个小乞丐一百块,也用不着一百万啊!

“老白,还是你过得逍遥啊!”章文和老白打招呼,这一句话,说的谢慧英梁上倒是有点挂不住了。

“哪里哪里,也就是瞎忙!你们这次可是闯大祸了,看来所有人里面也就你恢复的最快!”老白一开口就是说起了章文他们此次澳门的事。也难怪,现在镇上都已经传遍了,各种版本都有,有人还说,老顾已经在准备后事了,老余更是被说得四肢不全,生活不能自理了。

“嘿嘿!都没什么事,外面也就是瞎传,好歹也都是老板,这两年也算是赚了点钱!还不至于要死要活的!”章文干笑着说道。

“镇上在传这一次你们输掉了一千多万,真的啊?怎么会输那么多,你们没用我教给你们的绝招啊?”老白心里还是很记挂着他们的,小声地问道。

“嗨!别提了,那叫什么绝招啊?还是组团去的,本来想组个战斗机群的,没想到招来了个轰炸机群,你看,这一下被炸得全军覆没。”章文听到老白的绝招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那是你们没有掌握精髓……”老白很有些难为情的小声嘀咕着。

“啊?这里面还有窍门啊?你咋不早说?”章文恼怒不已的追问道。

“啧!这不是有点不好说嘛!”老白吞吞吐吐的说道,还很警惕的瞄了一眼谢慧英。

“快说!”章文怒喝道。

“就是,就是,越快解决越好,最好几下子就完事,如果是举枪就射,那效果就更理想了!”老白无奈的交了底。

“啊?重度早/泄啊?”章文一霎时听得嗔目结舌,完了!难怪这一次输的如此的惨烈,好像上次组团去的,都是久经沙场之辈,都在论持久战啊!,特别是老顾这厮,随身还带着印度神油等一大堆的宝贝,这厮还特喜欢和别人分享……尽管章文不在,但也还是知道点的

“你小点声!瞎嚷嚷什么?”老白在一旁恼羞成怒的叫道。

“唉!老白啊,我怎么说你呢,做人要坦诚啊,你看这回就为了你这一点点难为情,我们就大大方方的送出去了一千多万,帮你换个家伙搧都绰绰有余了!”章文痛心疾首的说道。

“你少来,我这方法也就是救救急,你们都连着输了三天了,那还不是你们自己太背,其实我早就预感到这次会输的,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大热必死啊!我是不好意思说,怕你们听了不高兴!只是没想到你们会输这么多!”老白叱道。

“额!这真是的,大热必死!一点也不错,还是旁观者清啊!”

章文听了一呆,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老顾连装钱的麻袋都准备好了,结果输的最惨,当然这是除了朱老大以外的最惨!

等章文闷闷不乐的离开以后,谢慧英怯生生的问老白:“他们真的输掉了一千多万吗?你是不是原来也去过澳门赌钱?”

“唉!是呀,代价太大了,妻离子散啊!所以我现在都不敢和他们一起去玩了!”老白痛惜的说道。他不是输的最多的,但却是付出代价最大的!

“啊?真可怕!一千多万可以买十套房子了!”

“是呀,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赚钱最踏实,我也年纪大了,也再折腾不起了!”老白很感慨的叹道。

“嗯!我……会尽力帮你的!”

“呵呵!那太好了!”

……

章文在镇上慢悠悠的晃了一圈,经过另外两家彩票店的时候特别的留心了一下,居然生意都不错,买彩票的人络绎不绝,在转到老顾的彩票店,却是生意冷清多了,这玩意也真是奇葩,输了钱,连生意也跟着萧条了,原来老顾的生意可是纪家彩票店里最好的。但是最近另外两家彩票店都有中奖,所以确实是吸引了一些彩民过去买彩票,而老顾这里虽然足彩也有中奖,但是连续几期的超低的火锅奖,让足彩的销量大幅下滑,许多人都不愿意再买了,更何况,足彩不像双色球,随机或者守号,都可以,想买就买,足彩是需要赛前分析的,许多人还是喜欢在网上买足彩。

而其他的几家彩票店,由于更靠近外来务工人员的居住地,所以彩票的销售反而倒是更好些,因为双色球这类彩票,购买的中坚力量正是这些外来打工人员,其实全国所有的地方都是如此,买彩最执着的,恰恰是那些低收入人员,都盼望着一旦中奖,就改变了一生的命运,与其说是买彩票,还不如说是买了一份希望,只是真正能靠中奖来改变生活的,只有万分之一都不到。

“学富!老板这几天来过没有?”章文进到彩票店问道。店里只有刁学富一个人在研究下一期的任选九。

“章老板,顾老板没来过,刘佳蓉最近也是来一会儿就离开了,最近生意不太好。特别是另外的两家彩票店最近老是中奖,好多人都跑大盘免去买彩票了。”刁学富看见章文连忙站了起来。

“呵呵!正常现象,等你们这里也出个双色球大奖,来买彩票的人也就多了。学富!最近的任选九也没有什么大奖哦!”章文笑道。

“嘿嘿!反正我是小注买彩,就当是个乐趣,无所谓,不过这几期买足彩的人真是越来越少,奖金太少了!”刁学富倒是挺关心彩票店的生意。

“没事,过两天偶就重新开始买足彩,你还是把这一期的任选九的单子先给我参考一下!”章文觉得自己的心态还不如刁学富的心态好呢。有时候身边的钱多了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哎!行,你要是买任选九,我也跟一份!”刁学富还是挺愿意和章文一起买任选九的,到底买的金额比较大,中奖的概率也高了很多!

“好!没问题!”

……

感谢:g-stefan,兰花飘香两位少侠的月票支持,呵呵,还有‘路上一头猪’读者的5票支持!这名字取得很是喜感哦!谢谢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