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33章 聚会

第五百三十三章 聚会

从老顾那里回来,章文心里倒是有些失衡了,怎么感觉刁学富现在居然过得比自己还要滋润,老婆也逐渐恢复了,时不时的还中个奖!照理来自己可比刁学富的实力强得多呀,咋就没人家那么知足呢?

到底还是彩票改变了生活,要是没有这几次的中奖,刁学富能过得这么滋润?这让章文对自己的足彩投紸又充满了期望。,是不是多投点呢?

“商悦,帮我转点钱过来?”章文感觉自己手里的钱好像有点少。

“没有钱!现在店里的账面上就只有一些流动资金!”商悦倒是回答的干脆。

“怎么会没钱?我刚看过报表啊?上个月的赢利可不少啊?”章文不满的问道。

“多余的钱都转到时经理那里去了,她了,你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给她打电话!”商悦回到道,脸上还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浅笑。

“啊?那……还是算了吧,放她那里总不会错!”章文顿时就泄了气。

看到章文垂头丧气的样子,商悦心里很是羡慕,唉!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像时静那样就好了!

……

转眼间就到了同学聚会的日子,章文不但早早的和莫心兰把时静接上,还陪着她们一起去到美发厅做了个头发,也不知道都做了些什么,又是好几,敢情女人这收拾打扮起来还是很需要花点银子的,相比之下,还是男同胞比较方便,章文剪了个超短的头发,顺便再剃须修面,一共才花了五十块钱。

到了下午六点,一行三人赶到了聚会的九重天大饭店,也算是惊艳亮相吧!章文的器宇轩昂,再加上身旁两侧的温婉典雅的时静和明艳妩媚的莫心兰,着实的惊艳了全场,这个原来学校里的声名狼藉的同学,一副很得志的样子,更奇葩的是时静没有像原来那样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居然也是紧靠着章文,很亲近的样子,莫心兰就更不用了,挽着章文的胳膊,无形中在显示着自己的身份。

北京的同学来了四个,其中两个还带着配偶来的,人家是来旅游的,还有两个是来参加学术交流的,都是混的不差的,话回来,那些混的不怎么好的这些年来已经渐渐的失去了联系,h的同学则是比原来少了几个,赵东辉李艳辉夫妻俩就没有来,马进利也没有露面,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来了,特别是庞丽菊,一年不见,现在已经是结婚生子,显得丰满了许多。看起来这些同学都已经从上次的集资损失中恢复了,最起码看上去还是有有笑的,不过看到章文等人,还是多少有些尴尬。

许林也已经到了,这一次还带着王梅一起来的,许林看上去黑瘦了些,到底天天在外面跑,赚点钱还是很辛苦的,不过他也算是发展的很好了,手下也有了好几个快递员,还买了两辆车,用来送货,每个月也有好几万的收入了。

许林倒是和章文经常见面,而且这一次老白买房的时候,许林也订了一套,只不过还没有拿到手,现在家里完全是许林了算,王梅已经失去了财政大权。她那厚皮老脸的父母又来过一趟,是来看外孙,话里话外的还是想要钱,但是这回许林学乖了,把这丈母娘和老丈人安排在了宾馆,别的都不管了,反正没事见面就请他们吃一顿,其他什么也不管了。

看到女儿女婿现在也是住在出租屋里,女婿每天从早上忙到晚上,王梅也是爱莫能助,老两口也是失望而归,临走许林倒是送上了一万元的贺礼,他那个舅子这会不是养了个女儿嘛,也算是有后了。要不怎么老两口又来讨钱呢,自己的养老钱都帮着儿子还债了,现在许林的那个舅子也只好正视现实,出去工作赚钱了,只是每个月就两千多块钱,老婆根本就不想出去赚钱,所以还是得靠父母接济。

本来指望养儿防老的,现在养老靠不上,还要被啃老,所以总是想从女婿这里掏一点,但是看到现在女儿女婿也住在出租屋里,也吃不准到底是有没有钱,在宾馆里住了半个月,实在是住不下去了,才算是打道回府。

为此王梅没少和许林埋怨,但是许林却是长记性了,绝不再借钱出去,倒是给老两口提了个建议,让他那个舅子来这里打工,一个月万把块钱还是有保证的,而且吃住全包,老两口看到许林每天起早贪黑的赚钱方式,估计自己的宝贝儿子也吃不了这种苦,也就没敢同意。灰溜溜的回去了。

王梅也是无奈,知道许林的做法也是对的,一旦真的借到了钱,估计这一家子连老的带的就都赖在自己身上了。

章文听了许林的这些事,忍不住大大的称赞了许林,惹得王梅翻白眼,但是又没办法,王梅看到章文还是很有些害怕的,但是许林能在镇上混的越来越好,也多亏了章文的关系,现在章文在镇上比一般的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那可要人脉关系厚实多了,许林在这里基本上没有遇到过什么麻烦。所以看着章文和许林聊得起劲,王梅也只好在一旁听着。

最后一个到场的居然是熊大伟,这厮穿了个背心,又黑又壮,脖子上还带了跟又粗又亮的金链子,这么热的天,也不嫌累赘。脸上还带着一丝的匪气,胳膊上居然还弄了个刺青,手腕上带着一串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串珠,感觉变化很大,看到章文的时候,掩饰不住挑衅的眼光。看到施光明夫妻的时候,也是凶神恶煞般的,还皮笑肉不笑的。倒是让施光明心底猛然有些发憷,不禁朝章文这里看了看。

章文和许林只是随意的看了熊大伟一眼,没怎么把他当回事。倒是熊大伟进来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坐到章文这一桌来,别看进门气势很足,但是看到章文许林这俩瘟神,熊大伟心里还是抽紧了一下。

略显紧张的气氛很快就被北京来的同学充满感染力的开场白给冲散了,同学见面还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一转眼都是中年人了,相互间敬酒聊天倒也不乏热情,其中的一个北京的同学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这恐怕是他们这一届里混的最好的了。h的同学里当然是以时静为代表,以她当行长的资历,在这种场合发个言个话,还是游刃有余的,特别是时静端庄典雅的形象,还是吸引了所有同学的眼球,貌美多金气质高贵,简就是白富美的典型嘛!

餐桌上大家都在低声含笑的聊着,那个做保险的女同学倒是很有眼光,话聊天间还是不忘做保险生意,她这会就在给莫心兰推销保险呢,章文和时静不是都有女儿嘛,这也是商机啊,而且找到莫心兰绝对是个正确的选择,莫心兰这会儿就正在享受当家做主的殊荣呢,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要交钱了!

时静却是和庞丽菊聊了个投机,庞丽菊嫁了个法国佬,虽然都五六十岁,脑袋都谢顶了,但是还是带着一种优越感,这让章文很反感,但是时静却是毫不在意,她更愿意了解一下实实在在的国外的生活,所以俩人倒是聊得很投机。

所有人里,只有熊大伟显得不伦不类,没有人和他过多的话,最多也只是相互之间敬个酒,实在是他现在的形象很有点另类,让人敬而远之。

熊大伟现在是再做拉黑车的生意,穿了就是非法营运的出租车,他也就是在所居住的地方附近跑跑,不敢跑到太远的地方,因为这种非法营运的黑车,一旦被抓,罚起来是很重的,2万打底,所以熊大伟也是只在郊区这些地方跑生意,市区或者是比较管的紧的地方是不去的,每个月倒也能赚个几千块钱。也从刚开始受排挤道现在认识了一些同行,是不是的聚在一起喝酒打牌,倒是比在原来厂里打工自由的多,而且时不时的还能捡点外快。

当然熊大伟并不满足于这几千块钱,另外找到了一个赚钱的方法,每天昼伏夜出,只做傍晚到半夜这段时间的生意,等到了半夜找个人少的地方,看到停在那里的车子,专门找那些轮胎比较新的,然后拿出千斤顶,开始一个一个的卸轮胎,凡是被他看中的车子的主人,可就倒了霉了,不但四个轮胎全部被盗,连轮毂一起被搬走了,一下子就的损失好几千,甚至是上万块钱。

这家伙还鬼得很,一个地方只去一次,然后再作案就换个很远的地方,这样子做了好几个月了,愣是没有出过纰漏,当然来钱也快多了,上万元的赃物他一两千块就出手了,有了钱就去打牌,桑拿,已经在当地混的有名气了。都知道他黑车生意做得好,赚钱多,就是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