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34章 聚会(下)

第五百三十四章 聚会(下)

同学聚会能谈的话题不少,但是最后总是集中到了房子,孩子,票子上面,虽然说的比较含蓄,但是还是不自觉的互相在攀比着,章文还真有些汗颜,要不是这两年有所起色,还真是没一样拿得出手的。当然,莫心兰是毫无顾忌的把自己和章文的那点家当全都搬了出来,连纪清的那些房子也算是章文的了,再说下去,章文感觉自己快要成这些同学中的首富了。只是说到最后,连时静都被牵扯了进去,大家看时静的眼光都有些异样了,这让时静很是恼火……

但是大家都在谈论房子,票子和孩子的时候,却是忽略了熊大伟的感受,这些同学再怎么样,也都安置了一个家,而熊大伟却是卖掉了一套房子,现在做的也是提心吊胆的活。所以,越听越不是滋味,好像这些同学专门是说给他听的。

酒至半酣,熊大伟端着酒杯走到了施光明的面前,还用一只手撸/着施光明的头,貌似很亲热,皮笑肉不笑的:“光明!咱俩也好久没见了,来,来,干一杯!”

“嗯!大伟啊!行,那酒干一杯吧!”施光明对于熊大伟的举动很有些反感,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自从施光明扣留的熊大伟钱自己的钱以后,熊大伟就在没有和他来往过,现在这样的动作,很有点挑衅的意味,弄得施光明有些难堪,还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所以,施光明想站起来顺便摆脱熊大伟的手,没想到熊大伟手上使劲,硬是压着施光明,使得施光明没能站起来。

“熊大伟!干什么你?耍流氓啊?”施光明的老婆当场就发飙了,冲着熊大伟怒斥道。

“干什么?我是和光明好久没见了,怪想的慌,怎么着?看着老同学落魄了,连喝杯酒都不够资格了?”熊大伟顺手推了一下是光明的头。这已经是公开的挑衅了。

但是这会儿施光明很是被动,坐在那里使不出力,一时间脸涨得通红。在场的这些同学都有些不知所措,很明显的,熊大伟这是要闹事。

“嘿嘿!熊大伟,来!过来!我今天刚剃得头,正想有个人来撸一撸!”章文挠着自己的短发嬉笑道,但是眼光却是冷冷的。

“草!你当我怕你啊?要不是你们几个,我还不至于这么惨呢!”熊大伟仗着酒劲还真的冲到章文的面前来了。

“啪”

章文一把扣住了熊大伟的手腕,压了下去,熊大伟也不甘示弱,想要再把手腕搬回来,相持了没多久,终究是被章文把他的手拧了下去,熊大伟的身体也随之跟着倾斜弯曲。

“你放开我!怎么着?还想几个人一起来打人啊?”熊大伟喘着粗气叫道。

“哼!收拾你我一个人就绰绰有余!别找不自在!”章文这时也在熊大伟的脑袋上撸了撸。

“你!你等着,我和你没完!”熊大伟恼羞成怒的叫道。

“嗤!不就是开了两天黑车吗?你当是入了黑道了,你也不看看你这把年纪,还想玩横的啊?

”章文不屑的斥道,单手把熊大伟甩出去好几步远。

熊大伟有些发狂的甩开酒杯,伸手想从后腰上拔刀,但是看到许林已经和章文并排站到了一起,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心里终究是没这个胆量在这种场合把刀拔出来。熊大伟现在岁审视带着一把藏刀的,因为晚上开车也是有点危险性的。

不过这会儿拿把刀出来吓唬吓唬施光明还行,想要威胁章文和许林,那后果很可能,不!是肯定自取其辱,这俩家伙可不怕这个。

本来熊大伟是想吓唬吓唬施光明,出出心理的恶气,他一直对施光明把欠款10万元给扣回去的事情很不满意,认为施光明是在落井下石,却没有想过欠了这么多年,自己从来也没有还过一分钱。上次施光明把钱给扣回去了,他倒是一直耿耿于怀,心生怨恨!再加上今天这些同学都在谈论房子,这使得熊大伟进一步的受到了刺激,再加上他最近是结交了几个和他一样开黑车的,外快的活越做越顺手,有点混出头了的感觉,以至于忘了早他20年就开始混的章文还在这里呢!结果还是没能逞凶,又被打回原形了!

看到这么一闹,不但没震慑住众人,还惊动了酒店的保安,熊大伟还是赶紧的开溜了,临走还冲着章文叫嚣道:“你等着,你现在惹到我,没你的好日子过!”

“算了算了,大家别往心里去,这人有点喝多了,想不开,大家别和他一般计较!”施光明随即站起来安慰大家,到底这件事发生在北京的几个同学面前,还是挺没面子的。

“嘿嘿!这孙子现在倒是长的够壮实的!”许林砸着嘴对章文说道,心里在估计着要几下子才能把熊大伟放倒。

“哼!没用,还不如去年的力气呢!现在长的壮实是中年发福了!”章文刚才已经和熊大伟较过劲了,所以心里有底。

后来的饭局,大家也就稍微的谈论了一些关于熊大伟的事,当然章文等人是不会说关于李燕辉的事,只是少万恶的说了说集资放贷的事,随后依旧把话题赚到了大家感兴趣的方面来。

一场同学聚会还算是圆满,虽然是出了熊大伟这个意外事件,但是,还好没有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饭后又拍了几张照,也算是顺利地结束了。

当然施光明还是对章文很感激的,要不是章文,还不知道熊大伟会搞出什么事呢!所以饭后施光明夫妇特意的还过来向章文表示了谢意!

……

本来章文也就以为没什么事了,但是同学聚会之后的第三天,就出怪事了,一大早上起来,停在楼下的那辆途锐车的四个轮胎连带轮毂全都被人拆走了,车身上也被刮了好几条,这事说大不大,说不大吧还特别麻烦,更主要的是烦心,还得开着胖子的车专门去买轮胎和轮毂,好家伙一下子用掉一万多块。

刚开始章文也没多想,自己的那辆车开的少,轮台是比较新,可能是招贼惦记了。可是后来就不对头了,过

上几天就被偷一次,而且还就是偷章文的车,报案都报了两次了。无奈之下章文只好把车停在了胖子的快餐店的后院里,每天早上胖子再开出来,停到门口去,这个麻烦啊!

最头疼的事,这贼还精怪得很,章文守了好几个晚上也没有抓到,别提多郁闷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赚门偷你的车?你又在哪惹麻烦了?该不会是勾引了哪家的媳妇了吧,人家的武大郎不干了!”胖子乐呵呵的问道,不是他的车,他是不着急。

“没有啊?做生意也老老实实的,也没痛宰过哪个客户。更是没勾引过哪家的潘金莲啊?你看我像西门庆吗?”章文憋屈的说道。

“再想想,会不会是到了谁家上厕所没冲,或者一不留神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再不就是哪个债主被你逼债逼急了!”胖子很有耐心的启发这章文道。

“嗯!等等,等等,倒是有个欠债不还,后来被人家强扣掉的,但是不是欠我的钱啊?我最多也就是和他切磋了一下,较了较劲!没什么深仇大恨啊!”章文忽然想到了最近好像也就是和熊大伟有点冲突,但是大老远的跑来偷几个轮胎,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章文简单的把和熊大伟之间的事说了一下。

“这不结了?我估计就是这孙子搞的鬼,你想啊,他这一晚上不白忙活,拆回去的轮台轮毂就算是打个三折,他也能赚到好几千呢,又出气又赚钱,我都想去干一票!”胖子很肯定地说道。

“嗯!倒是有点道理,但是没证据啊?总不能冤枉人家吧?”章文想了想,觉得胖子说的还真的挺有可能的,看熊大伟一身的行头,好像有点暴发户的嘴脸,而且那天临走前还威胁过章文。

“要不咱们再把车停在外面,守着?”

“没用啊!我都守了好几个晚上了,人影也没看到一个!还困得要命!”

两人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主意,苗香倒是出了个主意:让钱一去查!不过这个建议被章文否决了,多大点事啊,也要钱一出马,先不说钱一肯不肯,就连章文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最后还是找老顾这种地头蛇想办法,还别说,这种事老顾处理起来就游刃有余了:“这还不简单?你先把他住的地方搞清楚,我再找陈培勇。让他和那面的混混了解一下,不用多问,一看他最近的开销就能知道,要是真的靠开黑车赚俩钱,肯定赚不多。”

于是,章文马上打电话找施光明,打听熊大伟的住处,还行,施光明倒还真的能说出个大概的地方,然后在让陈培勇找人去了解,过了两三天,就有消息了,虽然不能肯定是熊大伟干的,但是反馈来的消息却是显示,熊大伟的出手很大方,远远的超出了开黑车所赚的钱,而且还和一个发廊的女人混在一起,一个星期中倒是有三四天是在发廊里过夜的。

行了!估计就是熊大伟了,他的嫌疑最大,但是怎么样才能抓个现行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