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38章 得而复失

第五百三十八章 得而复失

非常感谢:了又了,糊涂福,阿健宝贝,巴巴熊123,大头鬼1970,兰花飘香,看书识字字,wongchiray,gzg1972等这么多读者的打赏和月票,非常高兴,也非常感谢!

等事情告一段落了,看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钟,各自回家睡觉。没想到对于这件事,时静和莫心兰的反应要比章文大得多,才上午十点钟,时静就赶到了章文这里。

其实这一段时间时静来章文这里的频率明显的提高了很多,一来是曦儿和欣儿都住在章文这里乐不思蜀,不肯回去,所以时静只好经常过来看看女儿。二来时静最近和纪清莫心兰一直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三个人常常是聊的非常的投机,而且时静和纪红的联系也非常的频繁。虽然章文很好奇她们在一起聊天的内容,但是却是没有人肯告诉他,都是一笑了之,连最听话的纪清也是如此!三来嘛,时静现在似乎对章文的监管力度增加了很多,而且还隐隐的散发出一种热力……

“哎!章文,你说熊大伟还会继续偷吗?”时静皱着眉头问道。

“谁知道?管我鸟事!”章文哼道。

“你怎么这样啊?好歹也是同学,再有什么矛盾也不能看着他越陷越深啊?”时静恼怒的说道,莫心兰也在一旁给时静助威。

“我没有报警已经是放他一马了,还怎么样?再说临走的时候我已经提醒警告过他了,要是他还是执迷不悟,那我有什么办法?你当是小孩子啊?还要和他摆事实讲道理!嗤,他可是四十多岁的成年人了。”章文撇着嘴回道。

“那你说他还会不会再去偷啊?会不会出事啊?要是真的出事了,他的老婆孩子可怎么办啊?”时静也知道章文说的是对的,是经赶过来是怕章文还会有后续的报复行动,现在看来章文的表现还是比较成熟理智的。

“说实话吗?……我感觉他还是会接着去偷的,在暴利面前,侥幸心会被无限制的放大,再说,你没看到昨天晚上他偷轮胎的样子,棒球帽,手套,口罩,还揣着一把砍刀,完全是专业大盗啊!你想想,开黑车才能赚几个钱啊!”章文叹口气说道。他还没敢说熊大伟一晚上一挑五的壮举呢!他能舍得下这种幸福的生活?

“唉!从一开始他的选择就是错的!他赔给你的钱什么时候送来?我告诉你哦,那钱可是从公司账面上支出的,你得给我还回来!”时静一点也不给章文揩油的机会。

“是----!”章文不满的答应道。

……

到了下午,熊大伟已经把钱送来了,心惊胆战的从苗香手里接过了自己的车钥匙,转身就跑,这丫头太厉害了,现在熊大伟还感觉蛋疼呢!是真的疼,起码几天不能去洗头店放纵了。

章文在店里面隔着百叶窗静静的看着,有心再劝说一番,但是好像无从开口,本来就和熊大伟不怎么对付,现在的心理也就是抱着一种同情心,因为再偷下去,被抓是迟早的事!

“老板,这是他送过来的3万块钱。”苗香很是得意的把前放在了章文的面前。等着章文的表扬呢!

“呵呵!不错呀,来了几个月,已经帮我抢回来不少钱了!要不以后你就当我的保镖吧,走到哪,安全首先是有了保障!”章文的夸奖也是很奇葩的。

“我才不要做保镖呢!你老是欺负我!还不让我还手!”苗香摇着头说道。

“嘿嘿!我要是允许你还手,那我不是和熊大伟一个下场了!所以你这一点就不要想了,只要是在我这里打工,你就得挨着!”章文很有些无赖的说道。接着对商悦叫道:“商悦!你把钱收起来吧!哦,对了给老顾1万,飞哥那边总还要意思一下的!”

“嗯!老板,你这次怎么这么主动啊?我以为你会把钱留下呢!”商悦有些意外的笑问道。

“什么话,我一直都是这么高尚的好吧?”章文昂首挺胸道。

“嘻嘻!我好想听说时经理今天早上来了……”商悦嬉笑道。

“额!……都闭嘴,干活去!”

……

第二天上午,胖子大喊大叫的跑到章文这里来了:“文哥,你那个贼偷同学也太有才了吧!这孙子昨天半夜把我的四个新轮胎又给偷回去了,还抽光了我的一箱油!这狗日的,刚挨完揍就又开工了!”

“啊?……哈哈哈哈!没想到,你忙活了半天白高兴一场啊!”章文先是一愣,接着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胖子早上起来看到自己的车子四个崭新的轮胎不翼而飞,一箱汽油也被抽的见底了。车子下面垫着四摞砖,手法是如此的熟悉,还好自己上次换下来的旧轮胎轮毂还没处理掉,只好自己动手再重新装回去。所以胖子现在心里极度的愤懑。

原来熊大伟在拿回自己的车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围着镇子绕了好几圈。章文和苗香他是不敢再惹了,但是昨天看到胖子的车子以后,确切的说是看到胖子车上的轮胎以后,就一直念念不忘,那可是自己的轮胎啊,才跑了两千公里都不到。舍不得就这么便宜了那个死胖子,所以他围着镇子找了好几圈,还真给他找到了,在车上一直睡到半夜,醒来开始干活,轻车熟路,顺便把油也加满了,才算是心里平衡些了!

这回轮到胖子不平衡了,非要吵着再去一趟熊大伟的那个镇子:“再去一趟吧,我非把这孙子收拾一顿不可!老顾,你不是还想去按摸嘛!一起去啊!”

“嘿嘿!没有那些混混撑着,你能那么嚣张?你要去也行啊,先准备个万八

千的。再加上我们几个人的开销,两万块应该差不多了!”老顾没心没肺的笑道。

“日!那我还不如直接买四个新轮胎呢,都可以买米其林的轮胎了!”胖子一听,顿时垂头丧气的说道。

正说着,老白神色不善的走了进来,和众人打了个招呼!

“老白?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你不去守着你的孙二娘了?”老顾很惊讶的问道。

“唉!不谈了,真是没劲,还不如玩足彩呢!章文,怎么样啊?今天你买不买足彩啊?”老白很有些不耐的叫道。

“嗯?我最近乱七八糟的事多,没怎么好好玩过,今天也就是个几百元的小复式。要不你拿去参考一下?老白,你----没事吧?”章文没搞懂老白这是又受了什么刺激了。

“哼!说来说去不就是嫌我过去名声不好,去澳门赌钱嘛,唉!算了,已经被人家看死了,再怎么表现也没用,还不如继续玩呢!”老白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啊?就那个谢慧英?你一个本地人去追她一个外地人,还拿起架子来了?”老顾问道,心里很是为老白不值,在他心里老白娶个外地的女人已经是很屈就了。

这也没办法,这些人都有点莫名其妙的优越感,一般本地人是不会找外地人结婚的,除了一些年纪太大,条件太差的,才会考虑找个外地的,当然这有主观上的原因,也有客观上的原因,首先户口问题就是比较麻烦的事,特别是那些还准备要孩子的夫妻。当然,老白是没有考虑过再生个孩子。

“唉!老白,咱俩是同病相怜啊!我损失了四个轮子,你损失了一个娘子,咱们一块去喝一杯吧?”胖子搂着老白叹道。

“滚!谁和你同病相怜!”老白怒斥道。

“老白!放心!五步之内必有芳草,兄弟我马上给你介绍几个年轻漂亮的孙二娘!怎么样,要不今天买个几千块的彩票,冲冲喜吧?说不定就中个500万!丫的后悔死她!”老顾也劝解道,不过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搞促销!

“唉!彩票是不会买多少的!不过今天一起去吃顿饭吧?也算是我再度回归组织,大家一起喝点酒散散心!”老白叹了口气说道。

“行!那把老余也叫上吧!”

……

在老白原来的住房里,谢慧英和女儿也有一段对话。

“妈!你真的就不考虑一下了?白叔其实为人挺好的,以前还是当老师的,很有学问的。”女儿问谢慧英。

“唉!你爸和你小姨的事我已经够烦心了,好容易现在刚过几天太平日子,你说我要是再找个赌鬼回来,以后万一出点什么事?我还怎么活?你没听街坊邻居都说,老白原先就有一套新房,才一年不到就输光了,老婆也离婚了,你说我能不担心吗?”谢慧英也很苦恼的说道,她也知道老白的心思,对于文质彬彬的老白也很有好感,但是从来也没有接触过赌的人,对于赌钱的人,或者说是赌过钱的人还是很排斥的。

“那是以前,现在白叔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了,而且我听说他新买的房子就是他改过之后靠买煎饼果子起家,慢慢的做起来的,浪子回头,这多励志啊!”女儿的华话里居然还带着一丝的崇拜。

“你不懂!事情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他还有个前妻和儿子,人家会不会以为我们是贪图他的财产啊?”谢慧英到底是人到中年了,考虑事情要周全得多。

“嗤!我们有手艺有力气,谁要贪他们的钱,要是我有这样一个店,我也能经营的很好的!”

“傻孩子,你以为光有手艺就行了,老白在镇上还是很有点关系的!”

“那到底你怎么打算啊?”

“再说吧!实在不行,我们还是搬出去住吧!”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