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39章 看人品(上)

第五百三十九章 看人品(上)

吃过晚饭,还陪着老白玩了一会麻将,几个人一上手就后悔了,果然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啊!也就玩到了12点钟。老白一顿饭钱全额报销不说,还有了一千多块的富裕,得!也不知道是谁请客了,反正老白是心灵得到了安抚,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骂了一句:“傻*!”扭头就走……

第二天几个货还不服气,盛情邀请老白再来一场麻将,结果却是一样的,这回老白连请客吃饭的钱都省了,老余更是郁闷,在旁边飞个苍蝇,居然两天也输掉了一千多块,这在以前还真不算个事,可是自从澳门经历了一场大败亏输之后,现在兜里的现金都不富裕,特别是老余,回家还真是不怎么敢向邢春花伸手。还好老白倒是挺上路,临走给老余留了一千块钱,当初老白的馒头店刚才张的时候,老余可是没少来帮忙,老白还是记得这份好的!

可是一觉醒来,老白又开始闷闷不乐了,麻将再赢钱,那也是娱乐而已,现在和谢慧英的关系变得非常的微妙,说话做事之间反而越来越不自然了,相互之间越来越客气了。原来晚饭都在店里又谢慧英做好了一起吃,大家都不用再各自回家烧晚饭了,尽管是以面食为主,但是老白这个南方人还是吃的津津有味,一点也没有觉得不适应,相反还学会做几样面食了。现在倒好,关门打烊之后,谢慧英母女回家再烧晚饭,老白只好又重新开始到胖子那里报到了。

更让老白闹心的是,邢寡妇不知道从哪打听到老白又买了一套房,于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来找老白了,想和老白重归于好,还专门找到馒头店里来了。问题是她的名声比老白还要臭,这一下子,谢慧英更是对于老白敬而远之了,老白怒火中烧的把邢寡妇赶跑了,但是,这影响是总归挽不回来了。更悲催的是,邢寡妇来过之后,老白一晚上就把前几天赢的钱全都还了回去,老白心里恶狠狠地骂道:难怪这婆娘没人敢要,一克一个准啊!克财也就算了,搞不好还克命呢!

“你说我老老实实的做了一辈子好人,就前年做了一年的错事,咋就一点也不给我个机会呢?我现在也就是想过个太平日子嘛!”老白问道。今天没搓麻将,主要是三缺一,胖子没在。

“谁说不是呢?我都做了一辈子善事了,镇上的大妈大娘还拿我的名声哄孩子----‘别哭了啊,再哭老顾就来把你活埋了!’你听听,说的我好像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老顾也感慨的说道。

“啊?难道你不是吗?”章文和老白都惊讶的问道。

“放屁!我怎么就是坏人了?你们去打听打听,谁家死个人我不去哭两声。你们去过吗,掉过几滴眼泪?”老顾大怒的叫道。

“额!那倒是没有,但是哪一回你不是哭并快乐着!人品还是有问题啊!”章文嘀嘀咕咕的说道,商悦和苗香在一旁已经是笑的喘不过气了。

“哼!好,好,好,咱就看人品,今天咱们仨一人买一张彩票,也不用多,就1024元的复式就行,看谁能中奖,看谁中的多?”老顾就算是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自己拉点生意。

“那输的人怎么说?”老白问道。

“输的人去给赢的人打工一天。你要是赢了,我们去帮你卖包子去。我赢了,你们俩去帮我卖彩票去!”老顾摇头晃脑的说道。

“一言为定!”三个人击掌为约。

三张1024元的足彩在下班前各自都选好了,老顾还真不含糊,全是自己选的,而且还挺高兴,甭管中不中奖,三千多的销量又有了。

……

“小清,快,快,帮我找一件工作服,今天的去老白那帮着做包子去!”章文早上打开电脑,看完昨晚上的比赛结果以后,冲着纪清大叫道。没想到这一期足彩的结果居然是老白中了个二等奖,奖金也有一万二千元呢!

还离着老白的馒头店好远呢!就已经听到老顾在那面吆喝着招揽生意呢,这老货闲的没事,早就来了。有老顾在这坐镇,生意还真是火爆,认识的人都得给个面子啊,不认识的也被他抓了过来。

“你,就说你呢!早饭吃过没有?没有?那还愣着干什么?排队去!”

“还有你,吃过了?没事你这么早吃饭干什么?那哪扛得到中午,再去买俩包子备着!赶紧的,等会就卖光了!”

“别跑!过来……迟到了?那你还跑个屁啊,反正已经迟到了,半个小时和一个小时没多大区别,到里面笃笃定定的坐着吃!……老白,再加一碗稀饭!”

“兔崽子,谁叫你买油条吃了?不知道都是地沟油炸的吗?扔了,重新去买包子去!真他妈的不懂事!”

“……找钱?找不开,算了,这个月你就天天来吃包子吧!”

“……”

被老顾这么一招呼,各式包子马上就不够卖了,纷纷告罄,老白和谢慧英母女三个人赶紧的现包。实在是没想到老顾的战斗力这么强悍。

“章文,都几点了,你才来,快点,快点,包子都快卖光了,赶紧的去帮着做包子去!”老顾看到姗姗来迟的章文叫道。

章文二话没说,马上就加入到热火朝天的大生产中去了,还好,不一会儿纪清就赶过来了,她知道章文哪里会做包子啊,这不是越帮越乱嘛!所以她把孩子交给了商悦,急着过来帮章文解围来了。

纪清的手艺一点也不比谢慧英差,包出来的包子,个个又挺又翘,美观饱满,不像章文做出来的包子,都是垂头丧气的,倒像是馅饼了。谢慧英母女也是对纪清纯熟的手艺有些

惊讶,直到听老白说明纪清的厨娘身份,才恍然大悟。

一直忙到快九点,这才算是告一段落,纪清惦记着儿子,急急忙忙的回去了,章文还在一旁帮着和面,他也只能干这个力气活。

“谢大姐,自从你来了之后,这店里的生意是蒸蒸日上啊!”章文看到老白冲他使眼色,于是连忙和谢慧英搭话。

“今天的生意是特别的好,哎!章老板,你和顾老板怎么会来帮着卖包子啊?”谢慧英今天虽然很忙,但是也受到了现场气氛的感染,很有点兴奋。

“呵呵!我们俩昨天打赌都输给了老白,所以帮他打工一天。”章文也笑着说道。

“哦!是这样啊!你们打赌什么了?怎么老白……哦!不,白老板怎么就赢了?”谢慧英忍不住问道。

“看谁能中奖啊!我们三个一人买了一千块钱的彩票,结果就老白中奖了!所以我们这不就来打工了嘛!”章文摊了摊手说道。

“哦!彩票啊,那不是和赌差不多嘛!”谢慧英轻声说道。

“也不能算是赌吧!那可是全国公开发行的,合法的!”章文勉强的解释道。

“我看这和赌没什么区别,这么多人买彩票,我也没看到那个人中奖的!”谢慧英有些漠然的说道。

“有啊!老白昨天就中了个二等奖,一万二千块钱呢!”

“哇!这么多?那白叔不是发财了?”谢慧英的女儿忍不住叫了起来,谢慧英也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老白。

“是呀是呀!老白自从戒赌以后就没再去过澳门,就是没事研究研究足彩,他那套房子有一半是买足彩中奖得来的!”老顾也在一旁帮着敲边鼓。

“啊!难道足彩就不是赌钱?还能中奖买房子?”谢慧英有点脑子不够用了,她分不清彩票和赌钱有什么区别。

“应该说彩票也有赌博的成份,但是任何事都有两面性。关键是要有个度,其实老白现在已经做的很好了,一门心思做生意,买彩票的开销也不大,娱乐为主。”章文连忙替老白澄清。

“还说不大,你们昨天不就是一人一千多块吗?”谢慧英马上反问道。

“额!这个……啊!这可是得怪你了!”章文脑子飞快的转着,接着压低了声音说道:“老白这些日子过得可痛苦呢!借酒消愁,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所以昨天才会出手大了些……”

“我?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谢慧英惊讶的问道。

“怎么没关系?老白现在就想找个伴,过点安安稳稳的日子,没想到这点要求都被你拒绝了,所以老白伤心啊!真的这次老白是真的很认真的。你是没看到啊,这两天搓麻将杀的我们每个人都输了好几千,这叫什么?情场失意赌场得意,知道了吧,老白是真的失望极了,才会对我们大开杀戒啊!可见老白这回用情之深!”老顾也凑过来一脸的正经说道。

“啊!好几千?这不是胡来吗?现在这个店一天也才赚一千多。怎么能去玩的着呢大啊!”谢慧英不由的惊叫道。

“唉!现在的问题是,这才刚有个苗头,万一老白再一次陷进去,想当初,老白在澳门一把牌也敢推上去几十万的啊!那样的话,可就再也没机会翻身了,老白都五十多岁了!而且这回老白就认准你了,给他介绍别的女人,他连看都不看!可惜啊,有缘无份!”章文看着有点门,故意叹息道。

“可是,我……我听说他原来赌输了一套房子,连老婆都离婚了,我……我怕……”谢慧英满心纠结的低声道。

“那他不是改邪归正了吗?其实,一个男人一生中总要犯那么一次错的,其实你应该庆幸,赶上了老白犯错以后,而且是已经事业有成了!”

没想到老顾会吆喝,章文更是会忽悠,谢慧英被说的有些动摇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