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40章 看人品(下)

第五百四十章 看人品(下)

感谢书友15880244,511793396,阿健宝贝,等读者的打赏和月票支持,没想到这个月的月票榜数量都不高,我们也很有希望再前进几名,书友们,大力支持啊!谢谢!——

没想到老顾会吆喝,章文更是会忽悠,谢慧英被说的有些动摇了。

“其实我觉得你们现在是合则相辅相成,分则两败俱伤,虽然犯过一些错,但是老白的人品还是值得肯定的!”章文不遗余力的在帮老白装饰着,只是这厮身上的优点实在是不多,没几样能拿得出手的。

“可是我听说他还有很多的传言,前天那个邢寡妇还来这里吵了一架,还有他原来的老婆也很厉害的……”谢慧英很低的声音说道。

“那……那只是老白犯的错里的一部分,没那么夸张,其实是众口铄金,被夸大了!”章文说的很是辛苦,前两年老白干的荒唐事可是真不少。

“其实我觉得和老白并不合适,我们都是离了婚又有自己的孩子,真的在一起还是有很多问题的!”谢慧英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低声说道。

得!章文和老顾也没词了,再说章文也不敢瞎做保证啊,吴玫那里还不得杀了他啊!看样子老白的事还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

“走吧,走吧!我请你们吃饭去,顺便下午去把彩票兑奖。那个慧英啊,你别听他们瞎说,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老白虽然心里很失望,但是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说着。

……

下午,章文有些忐忑的去了吴玫那里,也好久没去了,再说这一次去是帮着老白探探口风,希望首先吴玫这里能认可老白的一些想法。一进到吴美的饭店,马上就招致了吴玫的一通埋怨。

“你还知道来啊!我以为你这辈子不打算再来看我了!”吴玫板着脸说道。

“我这不是忙嘛!再说现在你儿子又放假回来了,我也怕打搅你嘛!”章文陪着笑脸说道。

“那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不会是又惹什么祸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两个月你们到澳门输钱的事镇上早就传开了。”吴玫还是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那是脑袋被门挤了,才一时糊涂,现在已经好了,肯定不会再被挤着第二回!哎呀,姐,你现在的气色很好啊?看来儿子放假回来让你心情舒畅啊!饭店生意也是蒸蒸日上啊!”章文很夸张的叫道,其实虽然章文最近没有来过,但是纪清和吴玫还是经常来往的。

“贫嘴!说吧,今天来有什么事?我才不相信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吴玫自从开刀以后恢复的不错,而且生意上也承蒙朱志远的有意识的关照,现在经营状况还是不错的。

“老白买了一套房子,你知道吧?是挂着老白和你儿子的名字。”章文问道。

“知道啊!干嘛?你不会是想帮老白当说客吧!”吴玫上次在吃饭的时候和老白闹得不欢而散,就是为了维护儿子的利益,所以这会儿立刻警惕起来。

“不是,老白现在不是和那个在他店里打工的女人有点意思嘛,你怎么看啊?老白也这么大岁数了,想找个伴,过点平静的生活。”章文很担心吴玫会不会发飙,现在吴玫对于儿子的利益看得很重,一点也不肯让步的。

“嗯!那个女人我见过,还行吧!是个能持家的人,也许他是需要这么一个人,才合适他!”吴玫出乎预料的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啊?这么说你不反对老白再婚?”

“那是他的私事,我干嘛要反对?只要他这套房子做个婚前财产公证就行了,至于他以后赚的财产,那就看他能不能一碗水端平了!”吴玫看样子早就深思熟虑了。

“哦!也好,把话都说开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纠纷,再说我看谢慧英也不像很算计的人!嘿嘿,那老白的事解决了,你呢?有没有什么想法?”章文有些心情复杂的问道。

“我?我暂时不会考虑这个,我的病很容易复发的,我现在主要是在改变饮食习惯和有规律的作息。所以我也不想整天为这些事弄的不开心。”吴玫自从生病以后,对于这种病有了较深刻的了解,很多人都是过一两年又重新长出肿块,最后的结果还是RU房全部切除,这是吴玫最害怕的,所以吴玫现在一直很注意改善饮食起居等生活习惯,特别是尽量让自己保持心情舒畅。不但要保住健康,还要保住美丽!

“不会的!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你再挨刀的!是不是按摩的力度不够?要不我帮你用我们家传的古法按摩帮你按摩一下?一天三次,保证见效!咱们现在就试试?”章文其实并不能体会吴玫的担忧,但还是尽力的想让吴玫高兴些。

“滚!少胡说,你少来气我就不错了!”吴玫忍不住浅笑着斥道。虽然心里有些抗拒,但是吴玫还是默许了章文站在身后帮自己按摩着肩膀,现在两人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保持着暧昧的尺度,章文的心理更愿意把吴玫当成个姐姐。

“我哪敢惹你生气啊?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亲姐姐供着的,有什么事都愿意听听你的意见!”章文一边卖力的按摩着一面笑道。

“唉!我哪能给你出什么意见啊?你身边最有远见的恐怕还是那个时静吧!”吴玫叹口气说道。

“你怎么知道?纪清和你说的?”章文有些心虚的问道。

“嗯!纪清说你打算以后移民到国外去。这个时静还真是有魄力有远见,人又聪明能干,就不知道你以后拿她怎么办?”吴玫很有深意的问道。

“管家!我们家的大管家!”

“不但管家,恐怕还管人吧?”

“额!这个问题太深奥了,我们以后再探讨!”

“哼哼!做贼心虚!”

“……”

……

“妈!你到底还让不让我吃饭啊?昨天烧焦了,今天又烧烂了,明天还是我来烧吧!”谢慧英的女儿在家里抱怨着叫道。

“哦!对不起,我刚才有点疏忽了!”谢慧英不好意思的说道。

“哎呀,有什么呀?我觉得章叔说的对!白老师现在已经改好了,干嘛老是盯着人家的过去不放呢?”女儿倒是很想得开。

“你懂什么?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他和老顾、章文还有那个胖子这些人混在一起,你没看见这几个人哪个是省油的灯?都是闯祸的祖宗。老白要是没有和他们混在一起,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谢慧英白了女儿一眼说道。

“我没觉得,我觉得章叔他们挺有个性的,我好崇拜哦!再说,要是白老师没有去赌钱没有离婚,那还有你什么事啊?”女儿不以为意的说道。

“呃!要死了,你怎么会这么想?你们这些小孩子就是喜欢胡思乱想!”谢慧英先是一愣,随后恼怒的叫道。没想到平时老实内向的女儿居然也有了自己的想法。真的是长大了,已经参与到自己的生活中来了。

“嘿嘿!我听说白老师这两天一直和章叔他们在一起……算了,不说了,反正你也不感兴趣!”女儿话说到一半忽然打住了。

“嗯?……不说就不说,我也没想知道!”谢慧英皱了皱眉,故作不屑的说道。……心不在焉的和女儿看完了连续剧,谢慧英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刚才说老白又和章文他们混在一起了?后来怎么样了?”

“嗨!你管他干什么?一群赌鬼,跟咱们一点关系也没有,睡觉了!”女儿打着哈欠说道。

“死丫头!你就不能把话说完啊?”谢慧英恼怒的说道。

“哦!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听呢!”女儿笑道。

“快说!我……是担心老白真的又去赌钱!”谢慧英勉强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嘿嘿!原来这样啊!那我就告诉你吧,他们凑在一起在买足彩,上次白老师中了一万二千元,拿到手九千六百块。现在他每一期都买一两百的彩票。不过他们在一起玩麻将就玩的很大了,输赢都要好几千呢!”女儿可是没少花心思打听这些事。

“啊?要死了,怎么这么大啊?那店里赚来的钱怎么够他输的?这人真是没救了,这可怎么办啊?”谢慧英听了着急的说道。

“嘻嘻!妈,你着什么急啊?我又没说白老师输了,他是赢钱的。他昨天赢了好几千呢!”

“赢钱的?……那也不行,动不动就成千上万的,这哪像是过日子的人啊?早晚得输光!”谢慧英听得心惊肉跳。

“妈——!其实……你不是也输光了吗?而且你连赌的勇气都没有,就直接认输了,现在房子老公不都没有了吗?其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是在赌,有的人押在了股市,有的人押在了买房,不是吗?”。女儿忽然说出了一些很深刻的话,让谢慧英猛然感觉女儿一下子长大了,已经有了自己的观点和见解。

“可……那是你的小姨,我总是要让着她的……”谢慧英喃喃的说道。

“哼!可是她有没有拿你当亲姐姐啊?好吃懒做,唯利是图,我可没有这样的小姨!”

“别说了!”谢慧英痛苦的叫道。

“还有我爸,我是不会再认他这样的父亲,也别想我认可那个同父异母的小孩!”女儿情绪激动的叫道。

“啪!”谢慧英给了女儿一个耳光:“我叫你别说了!”

……

章文和老白这一期足彩每人买了512元的复式,足彩已经连续好几期都是没有出大奖了,一等奖都是没有超过百万的。所以章文也相应的减少了买彩的力度。老顾和胖子则是把精力都放在了网上娱乐场了,不过也是存一次钱输光一次,一千两千的倒也存了好几次了,不过一两千块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不算什么,权当是消磨时间吧!

“老白!你现在情场这么失意,要不咱们凑点钱再去一趟澳门吧?”老顾谢绝了老白的搓麻将的邀请,那简直是送钱。

“呵呵!算了吧,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再说我还是不能和你们比啊!我那可是小本经营的馒头店。一个月赚不了几个钱!”老白虽说有点搓麻将发泄一番的意思,但是还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

“哎!要不我带你去个洗头店,那家伙,一个老板娘带着四个小姐,好吃不贵!去过以后,我保证你以后见了邢春花都不害怕了!”老顾忽然很猥琐的说道。

“嘿嘿!我也去!我得把我的那四个新轮胎换回来。”胖子立马就来了精神。

“算了吧,上次邢寡妇来了一趟已经给我惹了不少麻烦了,我可不想再惹事了!”老白摇了摇头说道,他脑子里现在全都是谢慧英。

“哎!说起轮胎,章文!你那个同学可是够猛的,今天陈飞(飞哥)打电话给我说,昨天一晚上连偷了七辆车,四七二十八,好家伙,二十八个轮胎轮毂啊!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现在那面几个镇上都没人敢把车停在马路上了。”老顾忽然想起来,说道。

“啊?是吗?”。章文听了不由得一呆,没想到熊大伟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的疯狂了,这要是再累计下去,按照盗窃价值来计算,那可都能判无期了吧!勉强一笑说道:“算了,愿意作死也没办法,咱们就当是个新闻,听听就算了!也别想着往那边跑了,小心警察叔叔拉网把你们给一块收进去!”

“就是,就是!还是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吧!”

老白连连点头说道。没人陪他搓麻将,老白也只好回去了,早早的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开门营业,却只有谢慧英一个人来店里上班,而且精神状态很差,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额!慧英,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女儿呢?”老白很关心的问道。

“哦!她有点不舒服,今天就不来了。”谢慧英有些支吾的说道。

“啊?不舒服?那去看过医生没有?现在是病毒性感冒的高发期,你最好带她去医院看看。”老白很紧张的说道,不知不觉他已经像是关系自家人一样关心着这母女俩。

“没事!真的,休息两天就好了!”

“那晚上我去看看她!再给她买点水果啥的!”

“不用了,谢谢!”

“要的要的,孩子生病了,我这个当叔的怎么也应该去看看的!”

“我说了不用了!你怎么这么烦啊?”

平时很温和的谢慧英突然暴怒让老白一时有些不知所措,怔了一会,默默地低头去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