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64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上)

第五百六十四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上)

拉斯维加斯和澳门的赌场,两张佰家乐赌台都在博牌,澳门那边是朱志元亲自出手,他押的最多呀,这一把居然押了三十万,老顾也是重拳出手,重注二十万,胖子也是十五万,胖子本来是不敢下紸这么多的,但是他在章文这里的跟注已经输了好几千美元了,只能是在这里押回来。这一把三个人总共下紸六十五万,堪称是大手笔了!所以这回老大朱志元亲自博牌,老顾和胖子在旁边张牙舞爪,鬼哭狼嚎的在助威呢!

整个贵宾厅里就他们这一桌声势最大,呼声最高,其实他们已经是赢利状态了,但是这一把不但是所有的赢利都押上去了,另外又倒贴了一半,充分诠释了赌鬼贪婪的一面,所以还是很紧张的,特别是老顾,这次大队亲友团的开销能不能拉回来,就看着一把了!

也还真是有不开眼的,庄上还真有人押了筹码,而且还不少,有十万左右,问题是人家前面两张牌是7点,不用在博牌了,而朱志元前面两张牌是5点,还能博一张牌,发过来的居然是两边空档,那只能是a,2,3了,要是博个2,还能打平,要是a的话,那……这六十五万就回不来了!

你说老顾能不着急嘛!拿着他的那把扇子,翻了个面,特意换了个站位,把‘带你装逼带你飞’对着朱?志元这一面,无形中那另一面‘让你转眼变成灰’对着押庄的那位老兄,嗬!扇的这个起劲啊!

“出头了!哈哈,有赢没输,再顶!”看到朱志元小心翼翼的把补来的这张牌一点一点的卷起,胖子眼尖,首先看到了一个黑桃图案露出了头,那就是说至少也是个黑桃2啊!胖子立刻吼了出来。

“哇哈!有赢没输,老大,再使把劲——杀死个庄!”老顾把扇子举得高高的,恶狠狠地叫道。

对面那位押庄的哥们已经没法淡定了,什么事啊?从本来的形势一片大好,被这帮人又吼又叫,还拿着把大扇子来回忽悠,愣是把五点的牌博成了不输的牌面了,再仔细看看那个矮挫肥拿着的扇子上面的字——让你转眼变成灰。顿时觉得血压升高,有种要吐血的感觉。

“八点!收钱!”朱志元这时怒喝一声,把牌扔在了台面上——一张黑桃3。

“哈!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爽!”胖子的嗓门更大。

“哼!古有神笔马良,今有神扇老顾!神扇一出,谁与争锋?”老顾扇的更加起劲了。

看着六十五万的筹码转眼变成了一百三十万,堆在台面上,熠熠放光,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相视而笑,喜极而嚎:“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对面那位押庄的哥们郁闷之极,面对这帮‘好汉’,只能起身恨恨的离去:真他妈的倒霉,怎么和这帮没素质的人在一张台子上玩,扇个扇子也就算了,最后还特么的来个‘好汉歌’,我呸!一帮无赖……

相比之下,章文这边就文明多了,基本上没什么特别的吵闹,博牌的是个老外,简单直接,看了看牌就摊开了,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庄闲各补了一张牌,结果还是闲以6点胜出,章文很高兴的拿回了自己的筹码,现在也就输三千不到了,只是听着手机里的好汉歌,实在是没法在玩下去了,谁知道这帮‘好汉’会不会还要再利用他这块他山之石,再去攻打什么地方?

不玩了,转眼已经快两个小时了,晚上还要和时静莫心兰一起去享受拉斯维加斯的美食呢!

……

晚上的赌城才显示出了它最辉煌的一面,到处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各式建筑流光溢彩,把这座不夜城装点的缤纷绚烂,置身其中才知道这里才是真正的赌城,澳门虽然也有赌城之称,但是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纪红带着他们去了一家法国餐厅,今天几位女士要品尝法国大餐,钱一没有来,也不知道哪去鬼混了。章文一对三倒是也没有觉得不妥,就是到了餐厅里帮着三位女士拉餐椅比较费劲,绅士嘛!人家都只要照顾一位女士,他可好,一下子要照顾三位,当个绅士容易吗?

牛排,鹅肝,蜗牛,洋葱汤,葡萄酒等等,纪红倒是熟门熟路,一点也不计较价格,还不断地向时静和莫心兰介绍法国菜的特点。听这意思好像是挺推崇法国菜的,反正章文吃下来就那么回事,不觉得有多好吃,倒是这里的葡萄酒的味道很是不错。

“以后我打算在这里开一家餐厅,中西合璧,肯定生意火爆,不过这得要纪清来坐镇才行,她做菜有天分,也善于变通!”纪红吃着鱼子酱,说着自己的打算。

“不行!我可没打算让我老婆出来干活挣钱,纪清只要把我儿子照看好就可以了!”章文否决了继红的想法,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

“喂!就算是你老婆,你也没权利把她禁锢在家里,她要是愿意,你就不能干涉!”纪红抗议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我不愿意的事,纪清是不会做的!”章文很霸道的说道,这时候时静和莫心兰都不出声。

“你有没有搞错?我说的餐厅可是我们大家的,你也有股份的,而且还是占大头的!”纪红貌似很委屈的叫道,还看了看时静和莫心兰。

“那也得等孩子再长大一些再说!”章文本以为纪红会和他针锋相对的,没想到,仅仅是报了个委屈就偃旗息鼓了,看来生了孩子以后,连性格都收敛了不少,所以章文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

“好啦!这事还早呢,你说说今天在赌场怎么样?是不是输了?要不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时静浅笑着打断了他们的争执,换了个话题。

“没有!主要是被三个混蛋拿来当石头用了,心里不爽就回来了……”章文说起这事还有些恼火。

听章文说完在赌场里的离奇遭遇,几个女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家伙到哪里都能搞出些事来,不过这里是赌城,每天稀奇古怪的事太多了,章文这点事算不了什么!

“嗯!其实这里的值得游览参观的景点多了,还是很值得看一看的,明天我们一起去玩玩!”纪红也笑着说道,虽然刚才有点小的争执,但心情还是很好。

“就是!我也听说了,这里有好多值得玩的地方!而且拉斯维加斯还有个别称!”莫心兰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结婚之都!”章文脱口而出。

“哼!你倒是了解的真清楚!”莫心兰撇了撇嘴说道。

“是呀,从出来到现在也没见你对哪个景点这么熟悉,那你就介绍给我们听听吧?”时静似笑非笑的说道。

“额!我也只是网上看到的,这里每年发出十万张结婚证,平均每天放出二百多张,简单快捷,登记完旁边就有结婚用的教堂,从登记到结婚只需要二百多美金,省钱省时省力……”章文一路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呵呵!你记得够清楚的哦!”时静还是在笑。

“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这玩意看了一遍就记得那么清楚!连主持婚礼的那个神父我都记住了。”章文也感觉有些不对劲,言多必失啊!

“叫什么呀?”

“阿利克塞.马克西莫维奇.比什科夫”章文一下子说了一大串。

“那是高尔基的原名!”时静冷笑道,糊弄别人可以,糊弄时静可是不行,当年时静可是语文课代表,就这高尔基的原名还是时静逼着章文背下来的呢。

“啊!就是么,我就说只看了那么一遍,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果然是搞混了!”章文恍然的样子说道。

“哼!我可警告你,这里可是拉斯维加斯,声色犬马多了,你别胡思乱想!”莫心兰在旁边敲打着章文。

“哪能呢!我可是个正直的人!”章文正色说道。

“是吗?今晚上我们就陪你去赌场再去玩玩,我们三个帮你坐镇,怎么样?”没想到时静这时也来了兴致。

“好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这一下子带着三块石头去,那还不给它开瓢喽!”正直的人马上兴奋了,时静提议的,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你才是石头呢!要不就是木头!”时静没好气的嗔道。

“对对对!我是带着三块宝玉去攻美国的石头,啊不,是去攻抢美元!”章文连连说道,已经没心思吃饭了。

……

朱老大带着老顾和胖子正在按摩呢,这三个货现在可是放轻松了,总算是皆大欢喜,一块赢了点钱,已经好久没有一起赢钱了,都快忘了这种感觉了,真是好啊!

“老大!明天真的就回去了?”胖子还有些恋恋不舍的。

“你还不知足啊?你他妈的忘了输的时候,哭爹喊娘的熊样了?”朱志元还是很沉稳的,看到胖子这幅贪婪的样子,忍不住骂道。

“就是!要不是我借来他山之石,你还在冒汗呢!”本来还想再玩两天的老顾立马改了口风附和着老大说道。

“还别说,这次要是没有那块石头,还真是挺悬的!”朱志元心有余悸的说道。

“是呀!也不知道这小子垫在拉斯维加斯哪个茅坑里了,又臭又硬,愣是把上好的璞玉都给砸碎了,呵呵呵呵……”老顾一脸的奸笑。

“那这次他输掉的钱给不给他补上啊?还有我跟着他一起下紸的输掉的,你们还给不给我了?”胖子很纠结的问道,他可是为了拖住章文跟着章文下紸了不少。

“给!当然给!我还要带着这块石头再去攻玉呢!”老顾很坚决的说道。

“你说,要不咱们这次回去,在他的茶叶店旁边捐款造个公厕?你们看怎么样?”

“嗯!把他垫在下面!”

“好主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