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

第565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

第五百六十五章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

到了晚上,赌场里的人可是比白天多多了,这才是赌场一天中最辉煌的时候,连声音也比白天要嘈杂许多,男女老少,各种肤色的人都有,别看远在美国,其中黄种人绝不在少数,而且下紸生猛,如搏命般的赌客大都是亚洲人,其中尤以国人最为强悍,在哪都能听到标准的国骂,让人倍感亲切----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纪红又带了一万筹码来,三个女人一人一千,剩下的全都给了章文,这回章文手里倒是有了一万四千的筹码了。三个女人玩起来也充分的显示出了各自的性格,莫心兰很随意,输赢不怎么放在心上,输了就换一个地方;时静很沉稳,喜欢按照概率来推算,所以她更多的是在玩21点,纪红则是最具备赌徒的心理,赢了敢追,输了马上离开,三个人里倒是纪红赢得最多。

和纪红在一起,章文都有些不好意思,人家比他玩的还要好;和莫心兰在一起,还累的慌,一会跑到东一会跑到西,没多久就跟丢了;还是时静最好,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玩21点,不过输赢各半,章文在时静的身后站了很久,时静才发觉,恬静的一笑,然后起身说道:“你来吧,我在你旁边看着就行了。”

“不用,一块玩呗!”章文笑着说,感觉在这嘈杂的氛围中看到这么恬静的笑容,很是清凉惬意。

“不要,我不是很喜欢赌的,我就看着你玩就行了!”时静摇了摇头说道,顺手把自己手里的一千多筹码也塞给了章文。

“好吧!你在旁边帮我参谋!”章文也不再坚持,坐了下来,时静则是站在了他的身后。

刚开始的几把牌还是很不错的,不是19点就是20点,要不就是庄家爆点了,一会儿工夫章文就赢了两千筹码。时静也在身后很高兴,不由得把一只手搭在了章文的肩上。这一下可就坏事了,章文明显的心不在焉了,连连的出现了低级的失误,拿着15,16点的牌,还在要牌,结果都爆点了,而庄家的牌不过是一个小6,完全可以等着庄家爆点的。

“哎呀!你怎么回事?16点了,还要牌?庄家才是个6点,真是的……”时静也忍不住有些着急的说道。

“失误,失误!嘿嘿!”章文连忙说道。

可是一两次的失误还可以接受,每把都失误,这就让时静恼火了:“不看了,真是的,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额!算了,先歇一会儿吧!咱们去喝点咖啡!”章文也不玩了,也是没法玩了,简直是在送钱,比菜鸟还菜鸟!

赌场里就有吧台,也有深色玻璃围成的甜点屋,赌客可以各取所需,有的人喜欢吧台上高谈阔论,有的人喜欢甜点屋里轻声细语,亲热缠绵。章文现在就是选择了甜点屋。

“她们俩呢?”时静坐下来才感觉这里的气氛很是幽静,而且还很昏暗,里面都是一男一女的在亲热,只不过东西方的差异在于:西方人都坐在甜点屋的中央,肆无忌惮的,而东方人都是坐在最幽暗的座位上。时静莫名的有些心跳,不由得问道。

“玩着玩着就走散了,没事!在赌场里还是很安全的,要走的时候会电话联系的。”章文老实不客气的坐在了时静的身边。

“要不你去玩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来找你。”时静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我就是陪陪你,看你好像不太高兴!”章文厚着脸皮说道。

“嗤!还说呢,也不知道你在玩什么,简直是在送钱!”时静想起来就恼火。

“呵呵!谁叫你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了?我能不分心吗?”章文倒是理直气壮的。

“哦!怪我呀?”时静嗔怪的说道,随即就感觉章文的手已经很自觉地揽住了她的腰,时静微微的挣扎了一下,就不再抗拒了,屋里的气氛太暧昧了,时静也有些迷醉的感觉,甚至是有些期待……

在**的热吻中,时静猛然感觉到章文的手已经伸到了里面,尽管是很向往,但是理智还是让时静做出了拒绝:“别!别!章文,你答应过我的,不会过界的……”

“你还要忍多久?你不累啊?”章文不由得很恼火的问道。

“再等等,再等等,等你实现了我给你的目标,我才能心安些,等以后……我肯定……会答应你的!现在只会适得其反。”时静又一次恢复了理智。

“什么目标?九百万?移民?”章文很是沮丧的放开了时静。

“九百万就算了,我也不想你做傻事,尽管很感人。我说的是移民,你在这里的感觉怎么样?”时静看到章文很失望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痛,轻轻地主动的靠在了章文的怀里仰着脸问道。

“挺好的,抛开语言和人文环境的因素,其他的都很好!”章文如实的回答。

“那就抓紧努力吧?要快哦,要不然我可就变成老太婆了。”时静貌似开玩笑的说道,其实心里还真是很担心,对于年龄的增大,时静也和其他的女人一样,也是心存恐惧的。

“那我们能不能像买房一样,先首付享受起来,再分期还款?”章文倒是很会举一反三。

“不行!我都已经答应你了,你还不知足?”时静觉得自己已经坦诚了,要不是在这暧昧的环境下,她是不会表达的这么露骨的。

“哼!好像我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章文撇了撇嘴说道。

“本来嘛!你呀,还真是个冤家,从高中就开始替你操心,想不到,最后连后半生都要搭进去了!唉,其实我要是不考虑学历职位这些东西,也许早就没她们俩什么事了!”时静心里有些懊恼,把脸贴在章文的胸口喃喃的说道。

“呵呵!其实这样也挺好!”章文这会儿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你当然是好了,端着碗里的,瞟着锅里的,还惦记着没下锅的!”时静没好气的说道,随后又问道:“你打算把商悦怎么办?”

“没什么打算啊?她帮店里赚的多,自己也就赚的多,谁都不吃亏啊?再说了,你当真的都是她的能力啊?那还不是我那些关系才显出她的能力的!”章文虽然不怎么管理,但是其中的玄机还是清清楚楚的。

“没那么简单!她确实是很有能力,但是她这个人很执着的,也很偏激,处理不好会出事的!”时静轻声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见得再往锅里加一个进来吧?我倒是无所谓,就怕纪红和莫心兰会找我拼命地!”章文嘴里说的轻松,心里还是很担心的,唯一不担心的就是纪清。

“你少臭美,这事先不急,说不定哪天缘分到了,她也就嫁人了!”时静轻轻的说,其实她自己都不相信这个理由。

“不说了!烦,我去赚钱去了,要不然真的要娶个老太婆回来了!”章文是真的有些心烦了。

“嗯!我等会儿过来找你!”时静感觉有些歉意的拉住章文,主动的踮着脚尖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算是做点补偿吧!

再回到赌场里面,章文直接去了佰家乐的台子,选了一张台子,其中的赌客欧洲人和亚洲人各占一半,为什么选这张台子呢,因为正好是一路长庄,已经出了四个庄了,章文想也没想就下紸了2千,押在了庄上,老手和新手的区别就在于这种牌的下紸上,新手总是不自觉的用概率学来支配自己,已经出了四个庄了,那么出闲的概率就应该是96.875%,而老手的想法则是既然是长庄,那谁知道会出几个呢?只要押中一把,剩下的全都是赢利,直到把这一路长庄押爆为止!也就是说,新手更看重概率,老手更看重牌势(牌的气势)

其实输大钱的人基本上都是输在这钟长庄长闲的牌路上,所以章文第一把没有坐下来,而只站在场外投紸,要是输了立马走人。在座的几个赌客也是意见分歧,押庄押闲的都有,押闲的普遍都下紸比较大,因为前面几把都输了,当然是想一把博回来。其中有两个看样子是十一长假来旅游的夫妻俩,男的操着标准的普通话:“草!刚才还赢两千多呢,转眼就没了,我就不信了,这一把还出庄!全下了!”

其实概率是没有错,理论上也确实如此,但是在赌场上,这种概率常常是轻而易举的就被打破的,一路长庄下来,哪怕是99.9999%的概率,到最后还是那0.0001%赢,所以广东人早就总结出了这种玩法的弊端:赢时赢一块糖,输时输一间厂。

果然,还是出庄,兵不血刃的以9点赢出,闲位连补一张牌的机会都没有。两个旅游客不但没有来回损失,反而是留下了5000美元,在老婆的叫骂声中离开了。

而章文这是却是坐了下来。

……

时静喝完咖啡,并没有来找章文,而是和莫心兰纪红通了电话,三个人聚到了一起,才开始来找章文,这时莫心兰手里还剩500筹码,纪红手里却是4000筹码,还真不是盖的,300%的赢利,纪红还是很强悍的。

三人找到章文的时候,却是吓了一跳,章文的面前居然堆着4沓筹码,居然都是一千的筹码,那岂不就是4万筹码了?那可是美元啊!